易成小说网

正文 第五百六十五章、露了行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天蒙蒙亮。

    有第一缕光线,从紧闭的窗缝之间透了进来。

    郝美人忽然惊醒过来。

    她被绑着,发不出声音,动弹不得。

    这个房间装饰雅致,布局陌生,但能看出来,有人居住的痕迹。

    “醒了?”

    不知道从哪里,响起了一道声音。

    郝美人心上蓦地一跳,又想起蒋夫人,满目惊惧地四处张望。

    “想活吗?”那人在她身后,出了声。

    这道声音又陌生又熟悉,郝美人一时间想不起来。

    她正惊疑着,身后的人伸出手来,不慌不忙地帮她解了嘴上的束缚。

    那是一双精细优美的手。

    “你还在蒋家,夫人想要杀你,若暴露了行迹,有什么下场,你应当清楚。”那人又说着。

    这道声线平稳,然而听着,却总让人有毛骨悚然的感觉。

    郝美人终于记起来了。

    这是……

    “蒋玥?”她猛地倒抽了一口凉气,“是你?”

    她是苏向晚放在蒋家的内鬼?

    被识破了身份,蒋玥也并不着急,“是我,有什么疑问,尽管问吧。”

    郝美人一时间竟然不知道问什么好。

    她犹疑了半天,才吐出一句话来:“这些事……都是你帮苏向晚做的?”

    “是。”她应得很爽快。

    郝美人窒了一下,良久,她像是认命一样,露出一个释然的笑容,“我的确不是她的对手,如今落到这般田地,也只算是我咎由自取,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若要杀你,眼下就不会救你了。”蒋玥在她身后坐了下来,依然没有露面。

    郝美人只依稀察觉到一个光影,“不杀我,难道是因为我还有什么利用价值吗?”

    蒋玥就道:“你还记得,当初苏向晚说要帮你吗?”

    郝美人语气嘲讽:“是啊,她是这么说了,可你觉得我会信吗?”

    “如今你已算是穷途末路,除了信她,你别无他法。”蒋玥声音低低的,充满了无尽的诱惑,“你还想要进宫吗?”

    “进宫?”

    当初苏向晚,帮她选了进宫这条路,而后让她接近蒋流,试探她的手段。

    郝美人自己不甘于受摆布,自然没想过要顺她的意。

    她到现在都觉得苏向晚不可能会帮她,进宫这件事,都是哄骗她的而已。

    “她若要帮我进宫,以豫王的能力,只是动动手指的小事,何必大费周章,还要送我到蒋府。”

    她说完这话,意识到什么,背脊忽地一阵发凉。

    苏向晚是要借蒋家的手。

    到时候皇帝只会以为,她是蒋家送过去,笼络人心的美人。

    而蒋家也撇不清她的关系,哪怕郝美人告诉皇帝,她是被苏向晚威胁,是被豫王威胁,皇帝也只会觉得,是蒋家为了对付豫王,让她说的谎话。

    苏向晚把豫王这个关系,摘出去了。

    蒋玥就道:“想清楚了吗?”

    郝美人喘着气,她觉得苏向晚太可怕了,光是想想,都让她胆寒。

    如今她成了下毒害蒋瑶的凶手,蒋夫人不会放过她,苏向晚就是要让她,除了进宫之外,别无选择,蒋夫人要把手伸进后宫,总还有诸多顾忌,她进宫才是最安全的。

    借蒋家的手,送她进宫,只是其中一个目的。

    第二个目的就是,让蒋瑶中毒,借蒋家的手,去找寻解蛊的办法。

    “想清楚了。”她声音有些发抖。

    郝美人能想到的只有这些,最让她觉得恐怖的,是苏向晚肯定不止这两个目的。

    这似乎是意料之中的回答,蒋玥出声道:“我会安排帮你进宫之事。”

    她准备离开。

    走到门口的时候,她又顿住了,“我知道蒋流在想办法找我出来,你若是还指望着给他通风报信,结果如何,你自己心里知晓。”

    郝美人连忙应道:“我知道。”

    进宫之前,她终于不可能再找蒋流,暴露自己,无疑是死路一条。

    但进宫之后,蒋玥可就没法威胁到她了。

    她心中有了计较,也不再试图跟苏向晚作对。

    毕竟……这是她唯一的路。

    蒋玥走了出去,她唇角微扬,眸中有一抹浅淡的讽刺。

    “这种心术不正之人,怕是找到了机会,就会不遗余力,立马调转枪头对付我们。”

    她说完,摇头笑了。

    不成气候,不足为惧。

    反正只要把郝美人送进宫里,她该做的,也都做完了。

    她回了房中,梳洗了一下,准备过去蒋老夫人的院子看望她。

    银杏陪她走在路上,一边同蒋玥道:“大少爷找夫人要人,他觉得是夫人把郝美人藏起来了,夫人发了好大一通脾气,她非说人已经被大少爷派人救走了,两人吵了一大架,吵到连老夫人都惊动了。”

    昨晚趁着蒋流去蒋夫人那里要人的时候,蒋玥让自己的人,假借着他的名义,把人截走了。

    现在蒋夫人在找人,蒋流也在找人。

    他们各自都觉得,是对方藏了人。

    不过这种误会持续不了很久,蒋玥必须趁热打铁。

    郝美人不能再留在府里。

    苏向晚的信里说了,让她尽管放手去做,不必有所顾忌。

    一路想着,蒋玥到了蒋老夫人的门口。

    来人将她迎了进去。

    她给蒋老夫人点了宁神香,一边给她按着额头。

    “祖母今日的脸色,尤其差些,可要唤大夫么?”蒋玥温声道。

    蒋老夫人心累地摆摆手:“不必了,我的身子,我自己知晓,不过是府中近来烦心事太多了罢。”

    她叹了一口气。

    蒋玥就道:“母亲说的不错,大哥带回来的女人,的确是个祸水。”

    蒋老夫人没说话,她也是这么认为的。

    蒋家因为那女人,都快翻天了。

    “当初宸安王妃大肆铺张,为了给宸安王世子挡劫,大哥那时候就不该去,没准是帮人给挡劫了,这女人说不定原先是要去陆家的。”

    蒋玥像是随意地提了一句。

    她说得漫不经心,蒋老夫人却是一顿。

    当初这宴会很张扬,各大家对宸安王妃的那点事,心里是当笑话来看的。

    特地选了地点和时间,办宴会,是为了挡劫。

    蒋老夫人那时候也觉得是无稽之谈,这会却不得不认真想了起来。

    蒋流的确是从那个宴会上,认识了那个女人。

    而现在,也的确是因为那个女人,遭了劫难。

    “或许你说的不错。”蒋老夫人忍不住道,“宸安王妃信这些不是一天两天了,如果真是假的,她怎么可能信这么多年,想来这些东西,还是有些道理。”

    她就像溺水之人,突然抓住了稻草。

    蒋老夫人连忙吩咐道:“快,去把夫人找来。”

    不管是不是,现在有个方向,哪怕做点什么都好。

    万一真的就是帮宸安王世子挡劫了呢。

    蒋流又不是贪图美色之人,他突然被迷住心窍,原本就十分奇怪。

    蒋老夫人连忙找来了蒋夫人,她直接遣退了蒋玥。

    蒋玥没有直接回去,她去院子里坐了一下。

    银杏看她心事重重的模样,忍不住问她:“小姐,你是不是在担心?”

    “不是。”蒋玥摇头,“只是想到陆君庭办宴这件事,挡劫这个名义,当时大家都是一笑了之,谁都没有放在心上,我也是如此,没想到她当时就已经铺好了这条线,。”

    苏向晚做的事,很多在当时看不出用处,但到了以后,就能有很大的用场。

    时间证明,她做的,都不是无谓的事。

    蒋玥这会觉得,很多事情,的确是只有她才可以做到,自己跟她合作,虽然并不心甘情愿,但或许没错。

    下午的时候,蒋夫人就递了进宫的帖子。

    她心神疲惫,蒋老夫人跟她提了宸安王府的事之后,她才觉得后怕。

    这会她重新看蒋流所有的行为,都觉得很不正常,短短时日,他就因为一个郝美人,不惜跟家中翻脸,除了帮人挡劫之外,她想不出其他原因了。

    蒋玥回去,又见了郝美人。

    “后天早上,你就进宫。”

    借着蒋夫人进宫找钦天监监丞的机会,让郝美人跟着进去。

    “到时候有人会引你到皇上跟前,能不能留下来,看你自己造化了。”蒋玥对她道。

    郝美人点头记下了。

    到了进宫那天,蒋玥一切安排妥当,顺利地送走了郝美人。

    蒋夫人进宫半天,回来的时候,去找了蒋老夫人说话,她丝毫未觉。

    如此安稳地过了一日,宫中还是风平浪静的模样,苏向晚就知道,郝美人留下来了。

    她给蒋玥写了信。

    鸽子拍打着翅膀,在空中划过一道明亮的弧度。

    蒋玥看完了信,认真仔细地烧干净了,又动笔回信。

    她摸了摸鸽子,在窗口放飞出去,一直到看不见踪影了,蒋玥才转身回屋。

    月光初悬,亮光微弱。

    一根利箭不知道从哪里射了出来,精准无比地射中了空中飞翔着的鸽子。

    鸽子垂直落地,到地上的时候,已然没了生气。

    护卫把鸽子脚上绑着的卷纸抽了下来,送到了蒋流的跟前。

    蒋流看了很久。

    “蒋玥。”

    他声音极低,像是被极大的愤怒压抑着,以至于扭曲得有点变了调:“居然是她。”

    从蒋瑶无故中了蛊毒开始,府中的内鬼,就开始露出了行迹。

    只要动了手,不可能藏得住。

    蒋流一直在暗地里留意着,今日终于,有了收获。

    他不可置信!

    直到这个时候,蒋流才发现自己的愚蠢。

    “把二小姐带过来。”他对着护卫吩咐道。www.ecnovel.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