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成小说网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七章大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还是这个样子”慕葭看着不远处,陈锡泉和宣莹两人的样子,不禁摇了摇头。

    陈锡泉一个劲的解释着,但是宣莹就是无动于衷,这让慕葭很是无奈,不知道宣莹到底在想些什么。

    “让莹儿解开心结,怕是要当事人当面对质,皇宫中的人,相信一个人,并没有那么容易,特别还是伤害过她的人。”宣松泽皱了皱眉头,缓缓说道,语气里满是无奈。

    三日后,在陈锡泉的努力下,宣莹的脸色缓和了不少。

    慕葭和宣松泽这才松了一口气,这一日,慕葭陪着宣莹前去京城买点东西,陈锡泉和宣松泽自然是跟了上去。

    大街上的热闹自然是让愁绪冲散了不少。

    宣松泽今日也高兴不已,那个臭小子终于没有出现在他的眼前了!终于不会和他抢葭儿了!

    “葭儿,那边有个天台,我们去那看看,风景一定很美。”说着,便提裙走了上去,而慕葭自然也是跟了上去。

    “我去买点点心。”见此,陈锡泉立马朝不远处的铺子走去,而宣松泽则是看到旁边卖小孩子的衣服,不禁走了过去。

    然而,就在此时,一名女子缓缓的走了过来,宣莹的神色也在这一刻变了。

    慕葭挑了挑眉头,什么话也没有说。

    “宣莹,我们又见面了!”这是那女子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却让慕葭两道黛眉蹙了起来,听这个口气,这个女子应该是来者不善,没有如其他人一样开口就楚楚可怜的求饶,这倒是和她的外表有所不同,但是从薇儿那看起来柔弱,实则野心勃勃的眼中,慕葭还是可以看到她深藏的想法。

    慕葭担忧的让了一眼宣莹,刚才宣莹还那般的伤心,如今还要面对这个丫鬟,心情可想而知。但见宣莹的盈盈水眸中虽然有一抹淡淡的黯然,慕葭却发现,在这抹黯然之上,更多的则是一种决心和坚定。本想开口的慕葭在看到宣莹这般的眼神后,将要维护宣莹的话收了起来。

    她可以保护宣莹一时,但不可能保护一辈子,总有些事,会是慕葭看不到的,不方便插手的,宣莹的人生还是要她自己决定。

    这淡淡的一个眼神和决定,宣莹却是感觉到了。她的眼中透出一丝感激望着慕葭,和陈锡泉的事情本来就是她的事,慕葭却在帮着她处理,若是她总是让慕葭帮着自己,如何成长起来,难道以后到婆家还要慕葭帮着吗?

    于是,宣莹定了定心中的气怒,脑中浮起慕葭说话时那种自信,还有母后教导她的,女儿家要外柔内刚,不能好强,也不能软弱。

    渐渐的,宣莹的全身聚着大家女子的气度和风范,面容如同梅花般散发着一种坚毅的气质,不缓不慢的望着那名女子道:“我是宣莹,你是谁?”

    仅仅一句话,就让那名女子脸上的表情一颤,没有什么比对手根本就不知道你是谁更侮辱人了。她知道,宣莹一定知道自己是谁,毕竟,她在徐州的时候可是上门挑衅过的。

    想到这里,那女子看着面前大家闺秀般秀丽端庄的宣莹,眼中迸出一丝恨意,然而她却没有就此露出什么别的表情,只一瞬间,又恢复了柔和的笑意,双眸看着宣莹,声音里带着一丝挑衅道:“也怪宣小姐不认识我,我是锡泉的贴身丫鬟薇儿。想必他也一直没跟你提起过我,都怪锡泉太小心,一直都将我藏的好好的,不让随便见人,免得不小心伤了我们的孩子。”她说着,手还在肚子上摸了摸示威。

    锡泉。喊的真亲热,一个贴身丫鬟就可以唤他的名字……

    宣莹垂眼掩饰心中微微的刺痛,目光扫过她的肚子,眉间却溢上了一股笑意,“虽然我和陈公子两情相悦,但是知晓府上每一个奴婢的情况,这等事情是管家而不是主母做的。而且,陈公子不让你见人,大概是他觉得你不合适让人知道吧。”

    她梅花般的容颜带出一抹淡淡的笑意,慕葭却心底暗叹,莹儿平日里很少说这等尖锐的话,如今一开口却是字字说到重点,暗指薇儿卑贱的丫鬟身份,根本就上不得台面,而且还将她时时展现的肚子里的孩子也说的卑贱不已。

    “你!”自己的丫鬟身份是薇儿永远的痛。

    薇儿看了一眼旁边的高台,眼里闪过一丝厉光,她朝前走了几步,看着宣莹说道;“我告诉你,只有我才能成为陈夫人,你还是死了这条心了吧!你说,我要是这样跳下去,这周围的人会怎么说你?”说着,露出了阴冷的笑容。

    平日里无比温柔的宣莹在这一刻,全身也散发出了逼人的气势,竟骇得威胁人的薇儿不禁的扶了一下旁边跟着她出来的小丫鬟,声音里有着一丝深藏不露的害惧,“你要干什么?”

    “知道吗?我觉得你很恶心。”宣莹平日里如雪一般纯澈的嗓音里透出了厌恶,就像是看到了最肮脏的东西,“枉费你生的一张杜鹃般的面容,却有一颗黑色的心,我只有想到未来的夫君身边会有你这样的女人,就会觉得我再答应嫁过去,简直是愚不可及!”

    那水眸中射出来的视线让薇儿觉得自己在这样冰晶一般的人面前显得十分丑陋,然而此时她顾不得自己的丑陋,而将宣莹的话听的清清楚楚,杏眸睁大道:“你的意思是不嫁……”薇儿眼里一喜。

    可惜,有些事情,总是在人所预料不到的范围。

    就像此时的宣莹,她做出的事情,连慕葭都觉得一振。

    只见她朝着薇儿一笑,笑容就像天空里飘下来的冰凌雪花,纯澈中带着一抹讽刺,照出人心的贪欲,“你错了,就算我不嫁给他,也不会让你得逞,这世界上不止你会威胁人……”话音还在半空之中,就见宣莹疾快的转身,朝着观雪台倒了下去……

    慕葭被她这一个动作骇得心脏都差点停止了,提步猛的跳过去,抓住宣莹的手,却还是没来得及,只看宣莹的身影消失在透风风口处。

    “宣莹……”慕葭朝着下面一看,却见宣莹的身影被一抹青色的身影在半空之中接住,这才放心,先想起宣莹倒下去时说的话,瞳眸中掠过一道狠厉的光,先使了个眼神让紫苑下去看看雪莹的情况,然后整理了下表情,声音里充满了惊慌的连声唤道:“薇儿,你怎么可以推雪莹下去,就算是为了池墨,你也不可以对雪莹下这样的手,你真的太狠了……”

    慕葭的声音如泣如诉,不大不小,所有的人的目光都投了过来。

    薇儿还没从宣莹那个决绝的姿势里反应过来,直到她回神的时候,已经看到了左右有人影过来了,她先看了一眼慕葭,然而咬了咬牙,闭着眼也要对着外面跳下去。

    谁知,一只手牢牢的扯住她的动作,声音里带着明媚的音色,高扬中又带着一丝嘲讽,“你不用打小算盘说是宣莹和你打闹的时候一起掉下去的,我一定会死死拉住你的!”

    “这么高被推下去,人不死都要没半条命啊……”

    薇儿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看着周围的人想要解释,却不知道从何解释。

    慕葭睨了一眼薇儿,淡淡的说道;“陈公子可是从来就没有提起过你,你这肚子里的孩子真的是陈公子的?该不是跟谁有了就想赖到陈公子身上吧?”

    “原来是一个不知廉耻的女人!”周围的议论声再次传了过来。

    “就是,居然和别人苟且赖到了其他人身上,果然是不知道羞愤。真不知道是哪家的女儿。”

    “就是就是”

    周围的议论声刚好传到了薇儿的耳中,她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

    她大老远从徐州过来,就是想要告诉陈锡泉自己怀孕的事情,但是却没想道遇到了宣莹,自然是要好好炫耀一番,毕竟自己怀了的是陈锡泉的骨肉。

    “我这可是锡泉的骨肉,是铁板上的事实!”薇儿红着脸说道,眼里满是怒意。

    “谁说这是我的孩子?”一道阴沉的男声传了过来,陈锡泉和宣松泽还有宣莹一起走了过来,宣莹的脸色十分的苍白,不过应该没有什么大事,毕竟刚才陈锡泉可是接住了宣莹。

    “不用假惺惺的了,带着你的丫鬟赶紧离开这,这里不欢迎你!”宣莹冷冷的看了一眼陈锡泉淡淡的说道。

    薇儿听此,不干了,怒道;“你是什么人?你说不让我们在京城就不让我们在京城?你算什么东西?”

    “住嘴!”陈锡渠怒吼一声,吓得薇儿缩了缩脖子。

    慕葭见此,道;“找个地方好好聊聊,莹儿,我想,你也想知道真相吧。”

    说着,不有分说的拉着宣莹走到不远处的酒楼去,宣松泽拍了拍陈锡泉的肩膀,也跟了过去。

    “锡泉”

    “谁给你的胆子?”陈锡泉讥讽的看了一眼薇儿,冷冷的说道,“你以为你的计划很完美?呵呵。”说着,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薇儿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立马跟了上去。

    众人来到酒楼,慕葭和宣松泽坐到一边看着这三人,陈锡泉勾起唇角,这才开口说道:“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我的。”

    这句话,陈锡泉是对着宣莹说的,眼神里有着说不出的坚定,而宣莹看着陈锡泉这样的眼神,正欲开口说话,一旁的薇儿急了:“锡少爷,你,你怎么能这么说?那天你喝醉了,明明就和我”说着,咬了咬嘴唇,一脸的娇羞,随即脸色一转,豆大的泪水流了下来,让人心生怜惜,只是这样,就更让宣莹误会了。

    “那一夜?你确定我喝醉了?所以你决定你在茶里面下的媚药我也不知道?”陈锡泉冷哼一声,看着薇儿。

    而后者,脸色已经苍白起来,显然是没有想到事情会是这样。

    而宣莹脸上也露出了疑惑之色,看着两人,不知道该相信谁。

    陈锡泉也不再多说,拍了两下手,出现了一个黑衣人,那黑衣人手里提着一个男子。

    “说说吧。”

    陈锡泉看到薇儿,立马就说出了事情的缘由。

    原来薇儿一直做着不切实际的梦,想要成为陈夫人,但是陈锡泉早就看出了她的想法,将她调离了自己的身边。

    薇儿心生怨恨,在一天前去庙里的时候,被眼前的男子所玷污,薇儿心生歹念,趁着陈锡泉喝醉的那天,在他的醒酒茶里面下了媚药,想要偷龙转凤。

    而陈锡泉虽然喝了酒,但是清醒的很,自然对薇儿什么都没有做,一切都只不过是自导自演。

    刚开始薇儿还狡辩,当那男子说出薇儿身上的印记的时候,宣莹这才知道是自己误会陈锡泉了。

    就在此时,一大群侍卫涌进了酒楼,对着众人就拜了下去:“参见公主,参见世子,参见世子妃!”

    薇儿此时的脸色更加苍白了,她没有想到,宣莹居然是公主!

    宣莹知道自己要回宫了,看了一眼陈锡泉,想说什么,却不知道从哪里说起,倒是陈锡泉站了起来,握住宣莹的手,缓缓说道;“等我,等我考取功名那一日,我就来娶你。”

    宣莹愣住了,随即笑了,只是那笑容中还带着点点泪花,点了点头;“好,我等你。”

    回到山间,慕葭和宣松泽送走了陈锡泉,两人对望一眼相视一笑。

    “对了,这就是你给不悔买的鞋子吗?挺可爱的。”慕葭从宣松泽怀里拿出了那一对小老虎鞋,调侃着说道。

    宣松泽脸色一红,尴尬的说道:“什么啊,我是看他便宜所以才买的,谁特地给那臭小子买东西!哼。”

    “噗嗤”慕葭笑了起来,“哦,真的吗?我刚可是看到某人千挑万选的哦!”

    “葭儿,你嘲笑我”宣松泽可怜兮兮的看着慕葭,那表情,似乎慕葭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一般。

    慕葭一愣,随即捂嘴笑了起来,而宣松泽揽着慕葭的腰身,二人看着夕阳,余晖洒在了两人的身上

    碧蓝的天空上,白色的云朵如同一朵朵绽放在天空的雪梨花,纯洁无暇,点缀在如丝绸细腻的天空中,金亮的阳光穿过白云,树叶,屋顶,落在青石的地板上。偶有一阵微风吹过,浓密油绿的树叶悉悉索索的发出细声,摇晃着,将阳光割裂成大小不一的碎片。

    风景如此之美好,令人心旷神怡。

    可偏偏就在如此美妙的景色之下,偌大且壮美的山间府内,发出了一阵阵不和谐的的声音,将这份好心情破坏的干干净净。

    但见百花盛开,香气馥郁的花亭之中,一个男子趴在石桌上,神态夸张,嘴张眼眯,脸上的肉都挤到了一起,一手拍着桌子,对着面前的男子,上气不接下气的,断断续续的道:“哈哈哈哈……不行了,不行了,我要笑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宣、宣松泽……哎哟……”

    对面的男子一身绣着蟠龙图案的雪色宽袍,明亮处光泽闪闪,一张俊脸雪白如裳,却更添一分玉色,唇角微微勾起,角度似笑非笑,然狭长的双眸却微微眯起,透出一丝异光牢牢的锁在面前笑的见牙不见脸的美貌男子身上。

    “陈锡泉,你笑够了没!”

    一字一句宛若从牙齿中间费力挤出,尽力克制着自己喷薄而出的怒意。

    若是平常人见到如今这位位高权重的世子露出这般的模样,早就吓得收了笑容,颤颤的站在一旁,收起了狂妄的笑容。

    谁都知道这位世子虽然看起来好说话,嘴角的笑容几乎是天天挂在唇边,样貌也是相当养眼,可绝对不是一位好惹的人物,若是不小心得罪了他,最后怎么被整的都不知道。

    可是面前的这一位,他也不是平常人,因为宣莹的关系,陈锡泉便弃商从仕,更何况他和宣松泽因为宣莹也成为了好友,虽然时间不长,但是两人可谓是相逢恨晚,见他如此脸色,想要憋住表情,一秒钟之后,反而“噗”的一声笑的更大,比起之前更甚,使劲摆手道:

    “不要瞪……不要瞪……真的是太好笑了,哈哈……你竟然被儿子撒了一脸尿,哎哟,这种事情没让我看到……真是太可惜了,太可惜……”

    他今日到山间府上,经过一处时,正巧听到三两个仆人在说悄悄话,凑过去一听,原来是说小世子小鸟威猛,把童子尿撒到了世子脸上的事,于是一路狂笑飞奔进来找到宣松泽,不住的嘲笑他。

    损友就是说的这种人,得知朋友的笑话,不遮掩,反而一个劲的大笑。

    真想把陈锡泉那花一样的脸挡住,宣松泽翻了个白眼,暗骂,宣不悔,这下你舒坦了,让你爹丢脸都都丢到陈锡泉的面前了。

    他哼了一哼,“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童子尿你知道吗,可以保养肌肤的,你懂什么!”

    陈锡泉顿了一下,两只漂亮的桃花眼眨了眨,望着宣松泽又眨了一眨,像是真的要将他的皮肤看的清清楚楚,“保养肌肤?童子尿?宣松泽,这么自欺欺人的话你也说的出口,果然是,果然是……噗哧……”又是一阵笑声传来,连带着捶桌面的笑声。

    越和陈锡泉接触的久,就越发现他是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感情以前那种云淡风轻全是装出来的!

    “你够了啊!”真是忍无可忍,在家里被鬼机灵的儿子欺负了也就算了,这陈锡泉跑来就对着他一个劲的傻笑,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上爹的宣松泽微微有点郁闷,为了儿子被人嘲笑,这种事,真是让人有点不舒服啊!况且,这种事都过了那么久了,为什么还会有人提起来!

    臭小子,等下见到你,老爹我就要揍你两下,出气!

    “啊呀咿呀……”

    宣松泽皱了皱眉,最近小子总张嘴说话,咿咿呀呀的从早到晚,害他都出现幻听了。

    “咿呀依依依依……”

    甩甩头,声音怎么越来越大了,宣松泽转头,拍耳朵,动作顿时顿住,视线落在走来的女子身上,女子着了蓝色的长裙,修长身姿,浅笑盈盈,煞是好看,宣松泽眼底的表情一瞬间就柔和了起来,可是紧接着下一瞬间,眉头却皱了起来,目光落在她怀中抱着的的小孩身上。

    慕葭带着宣不悔来了。

    他就说怎么有咿咿呀呀的声音,但见皮肤雪白,唇红眸黑的小胖纸宣不悔,正挥舞着小拳头,望着宣松泽的大眼睛闪着一下一下的光彩,好似看到父亲非常兴奋一般。

    只有宣松泽知道,这哪是兴奋,是挑战呢!自从这臭小子出世一来,就跟他过不去,不是吐他一身奶,就是趁他亲热的时候来捣乱,夜里还死活要慕葭抱着才肯睡!

    “哎哟,我的小侄子,来来,给叔叔抱一抱!”陈锡泉早听到了小不悔的咿咿呀呀声,当看到这个帮他欺压了宣松泽,报了仇的小家伙,自然一脸欢喜的看过去,撇开这里不谈,但是小不悔那人见人爱的小模样,他也忍不住要去摸摸。

    慕葭瞧着他一身碧绿色的花袍子,一如既往的张扬绚丽,将手中的小不悔递到他手中,“抱得动吗?别看他小,还挺沉的。”

    “抱得动,抱不动也必须抱得动啊,这可是我的好侄子哟!”陈锡泉平日里也抱过小孩玩儿,抱起孩子手势并不生疏,慕葭看了才放下心来,奶娘跟在陈锡泉的后头,时时刻刻的照看着。

    待走到亭子里,慕葭清浅的眸子一扫宣松泽脸上微带郁闷的表情,琉璃般的眼眸转到了他视线落到的不悔身上,猜测十有八九这位和儿子不对盘的爹,郁闷的事情铁定和不悔有关了,嘴唇微微一勾,目光转到正抱着不悔在腿上癫,一边斜睨着眼睛朝着宣松泽暗笑的陈锡泉道:“皇上交代的事情这么容易就办好了?怎么也不见莹儿过来?”

    在小不悔胖脸上亲了两口,陈锡泉笑眯眯道:“今儿个上午回来的,这不,一回来就来找宣松泽了,莹儿她怀有了身孕,不宜出来。嘿嘿……”他目光轻悠悠的瞟了一眼宣松泽,提到宣莹的时候,让人忽视不了他眼里的宠溺。又低头看了一眼笑眯眯的像个糯米团子的宣不悔,低下头抿嘴,肩膀拼命抖动。

    宣松泽手指握紧,陈锡泉,你够了!

    睨了一眼丈夫,知晓他在儿子的事上,就变得不那么淡定,慕葭捂嘴一笑,望着偷笑还不忘逗不悔的陈锡泉,轻声道:“看来,驸马很喜欢孩子,想必莹儿会多生几个了。”

    她声调轻柔,话语缓慢,吐出来的话也是十分的悦耳。

    “臭小子”宣松泽看着宣不悔,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不管怎么说,都是他的儿子啊!

    从进来之后,小不悔就和陈锡泉玩的不亦乐乎,此时听到有人用臭小子指自己,终于回过头来,默默地盯住他爹,大叫“咿呀一一一呀呀啊啊”,胖手对着宣松泽不停的挥动,表示自己无声的抗议,不对,不是无声,是无言的抗议。

    宣松泽将眼神傲娇的从儿子身上划过,不会说话,反正你反抗什么我也听不懂,就当你唱歌好了。

    看着父子两人之间的互动,慕葭无奈的笑了。

    就在此时,一个身影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看到陈锡泉,眼睛一亮,风一般的跑到了他的面前:“驸马,驸马,不好了!”

    “不好了?什么不好了?”陈锡泉放下怀里的宣不悔,看着仆人,眼里闪过一丝疑惑。

    那仆人显然是鼓足了劲跑到这里来的,此时的他上气不接下气,好不容易喘过气来,这才说道;“是公主,公主要生了!”

    “什么!”陈锡泉懵了,再一眨眼,人都不见了。

    慕葭和宣松泽对视一眼,笑了起来,莹儿要生了,果然是好事。

    宣不悔看着自己父母之间的互动,伸手想要自己的娘亲抱抱,可是宣松泽哪里会给这小子机会,唤来紫苑,让她将宣不悔抱走。

    宣不悔自然是不干了,对着自家娘亲撇这个小嘴,但是宣松泽说了:“你以后是个男人,不能这么黏娘亲!”

    慕葭笑了起来,知道宣松泽是在和宣不悔置气。

    “葭儿。”宣松泽看向慕葭,脸上满是笑意。

    “嗯?”慕葭疑惑的望着宣松泽,他眼里的狡黠,她自然是看到了,只是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让他如此的开心。

    “如今莹儿也要生了,你说,我们是不是应该再生一个,让那个臭小子有个伴?”宣松泽抱着慕葭,缓缓说道,这一下,谁都明白这位世子的用意了。

    慕葭虽然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了,但是听到如此的露骨的话还是羞红了脸,而宣松泽自然是不容许慕葭逃避。

    无奈之下,慕葭只好点了点头,她也想再生一个女儿出来。

    宣松泽眼睛一亮,一把将慕葭抱了起来;“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要好好的努力了!”说着,飞快的离开了。

    慕葭一愣,随即笑弯了眼,闭上了眼睛,一切都过去了

    ——————全书完——————www.ecnovel.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