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成小说网

正文 第九百零九章 巨钉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鹿宗平每天的安排渐渐确定下来,早起用饭,陪托莉尔去工作,中午回来用餐后或可小憩一会儿,下午锻炼,钻研钉术,晚饭后研究魔法,晚八点准时睡觉。一些生活的细节,吃喝拉撒的工作,也规定了时间,入睡前洗个澡,这样就很好。

    他当然是需要排泄的,只要有摄食就需要排出废物,除非把物质转化成能量。鹿宗平的体质还是很奇异的,排出的废物没有气味——而且是上好的肥料。这证明他体内没有菌群的繁殖,全靠完善强大的消化功能对食物进行处理。当然他可以选择不吃不喝,也不知会不会饿死。

    鹿宗平挥舞骨钉,就像是在转动一块门板似的。

    在三维的构建中,骨钉以他的身体重心为轴,可以在一个广阔的范围里用各自姿态出现。也就是说,鹿宗平其实有无数种出招方式,假如使用穷举法,应该能找到一套合格的技击路线,包括挥舞进攻的角度、力度,步伐的配合,身体力量的运用。但那需要大量的练习,最好是有一个练习对象。

    他需要一个目标,不单是实际的目标,同样,他也需要一个虚幻的目标。

    一个假人可以勉强满足前者,但后者实在难以追索,暂时来说,鹿宗平练习钉术,只是为了酷,为了感受不一样的生活,但这样的理由,不够冷硬。

    心里一直说自己冷酷又强大的男孩终究意识到自己的软弱。

    他可以对着木桩劈砍,将其砍得伤痕累累,木头不会疼,不会求饶,不会哭,可鹿宗平只是抚摸着木桩上的凹坑就暗自愧疚。

    武器是用来对付敌人的。无敌是一个伪命题,武力上的无敌不能持久,人际关系上的无敌绝无可能。

    鹿宗平暂时没想那么多,他就是为了好玩才练习的。

    用木桩练过几回后,他就不愿继续。木头不疼,他心疼。

    托莉尔可以用幻术魔法给鹿宗平创造一个魔法幻象,但很不经打,而且呆呆的。

    鹿宗平无奈,后来找了一条瀑布,每天尝试用骨钉斩断水流。

    男孩的力气是足够的,挥舞一柄六斤重的铁制骨钉,也能呼啸成风。他想用骨钉劈出具有杀伤力的剑气,但总是不太成功。想要瞬时把骨钉加速到音速,他还没有那个技巧。只有把骨钉抡两三圈再猛地挥出去,这才有点感觉,空气在急速的骨钉下发出浑然的闷响,尖端音爆声音极响亮,仿佛抽鞭子。

    力量,速度,技巧,鹿宗平需要技巧,极其需要。

    “托莉尔,我怎么样才能提高自己的技巧呢?”

    白羊温声说,“我不懂这些,但我知道,真正的魔法大师,只需要知道魔法的流动,那些法术自然就会被他掌握的。”

    鹿宗平点点头,“我明白了。”

    这是一个混沌的世界,无数细节的堆砌,在严酷的自然界,就如身处火场滚汤之中,不但有痛苦的折磨,还有杂乱无条理的现象,无数信息被接受,被过滤,留下的是纯粹的条理。

    技击,钉术,保护自己,打倒敌人。鹿宗平天生就知道战斗的本意是胜利。

    在考虑一个宏大命题时,过多的选择却往往让人分心。

    鹿宗平要的是简单的实用钉术。既然没有人教,他自己创造。

    在创造技艺的道路上,人与武器是互相成全的。鹿宗平慢慢习惯了这柄想对他来说过大的武器,他创造出来的钉术自然也是巨钉术。

    他会了解武器的每一个构造在不同情景下的变化。

    因为骨钉过于钝,所以将其当作钝器也是一样的,缺点和优点是可以互相转化的。

    骨钉没有护手,剑体本身就已经保护了双手,而且以巨钉术的要求,他势必不允许敌人近身的。

    武器大的一个好处就是可以用作盾牌——多少算是苦中作乐的说法。门板一样大的武器,真的挥舞起来,肯定会有些优势的,至少能在出招时遮挡更多破绽。

    不过鹿宗平倒真的慢慢摸索出合格的钉术套路,双手持钉,克敌于四尺之外,哪怕剑刃再钝,至少急速的剑尖是可以撕裂血肉骨骼的。鹿宗平天然的距离空间感让他始终能保持一个相应的距离。当他试着劈砍木桩时,留下的凿痕是同样深浅,同样长度的。他也试着这么去切瀑布,只是水流的形状并不固定,所以没法直观感受自己的进步。

    挥舞时拧腰侧身,这样面对敌人时,露出的空门少,而且他也可以借腰力打到更强更快的出招目的。

    为了磨练短促猛烈的爆发力,鹿宗平也试过很多方法。他观察过地上的虫豸,大多数虫子的瞬间弹跳力都很好,在它们起跳时,肢节折叠蓄力,有弹簧般的轻盈感。

    鹿宗平灵光一闪过类似拔刀斩的思路,但仔细考虑,实践一番后被他否决,操作太不方便了,主要还是手短的缘故。把骨钉收在腰间蓄力,剑尖就戳地,把骨钉横放在胸前,一手捏住剑尖蓄力,也不理想,使不上劲是致命的。

    至于拖刀斩,那又是另一套思路了。

    总的来说,鹿宗平的巨钉术1.0版本是防守有余,进攻不足的。

    其实就三招,斜撩接下劈接前刺,然后转体再上撩,循环往复,连绵不断,再添上一两个散招就可以开始随机应变的实战环节了。

    就这点东西,练了他一个月。

    当初他爹练到这个程度只花了两个夜晚——情况不同,另当别论。

    毕竟是个新嫩,鹿宗平很为武器的发挥而考虑,为了顺畅的剑招,让身躯服从于武器的意志,也摈弃对战局的整体把握,在鹿宗平想来,战斗是电光火石的事情,哪有时间多想,上去把剑招打出来,生死就看这三板斧了。

    男孩的心中有激涌的热血,他迫不及待想要实战了,然而他还是只能对着瀑布空挥,并且是个不忍心伤害木桩的家伙。

    什么时候能切断水流呢?

    单靠剑招是不可能的。

    鹿宗平胡思乱想,有没有可能用骨钉释放魔法啊?那这就该叫魔杖了。www.ecnovel.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