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成小说网

正文 7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上一世,陆嫣的中学成绩在学校里属于中等水平,但是那会儿的北城三中师资力量雄厚,老师对学生的要求比现在可严苛百倍。

    因此学校的重本升学率高达百分之九十。

    在这样的环境下,陆嫣即便没有太用心,成绩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再加之陆臻对她的学习方面看顾很紧,每天晚上下班了还会翻她书包检查作业,看看老师的批注评语。

    陆嫣算是被赶鸭子上架,高考马马虎虎也考上了省内的一本院校。

    现在北城三中的入学考试题目对于陆嫣来说,算是相当遥远的课业知识了,不过好歹基础底子扎实,只要买些教辅资料温习温习,她要通过考试应该不成问题。

    那天下午,陆嫣独自去了新华书店,准备买几套教材。

    城中心的新华书店一直到陆嫣念中学那会儿都还一直开着,经历了好几次大的翻修和整改,年代悠久。

    这会儿的书架上没有那么多五花八门的图书,图书的种类整体较少。

    陆嫣找到教辅资料类书架,取下了一本厚厚的数学教材配套练习。

    透过书架缝隙,她晃眼看到一个五官英俊的少年,正站在对面的书架前,低头做笔记。

    陆嫣顿住脚步,倏尔,来到书架拐角处,朝他望去——

    沈括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气质清秀干净。他手里拿着钢笔,正泛着一本教辅书,在泛黄的笔记本上抄录誊写着什么。

    陆嫣宛如做贼般捏手捏脚走过去,看清楚了…他正在抄写教辅书上的几道数学题目。

    他写得非常专注,以至于陆嫣都站在他身后了依旧全无察觉。

    半晌,他阖上了崭新的教辅书,重新放回书架。陆嫣连忙躲在架子后面,避开了他。

    沈括经过陆嫣身边的时候,依旧目不斜视,看都没看她一眼,但是他的脚步明显顿了顿。

    待他离开,陆嫣走到他刚刚所在的位置,拿出了那本《高考数学全解析》的教辅资料书。

    这套教辅书价格不算太贵,但是他宁肯将资料上的题目抄写回去自己做,足见他家境困窘。

    陆嫣终于意识到,这男人为什么能够用短短十年时

    间,靠双手挣下一片江山,一跃成为北城上流社会的豪门新贵。

    他心性沉稳,能屈能伸,能忍能耐。

    跟他比起来,现在幼稚又暴躁的陆臻...简直就是个被按在地上碾压的渣。

    **

    陆嫣桌上堆了厚厚一沓教辅资料,开始每天早起晚睡备战入学考试,高考她都没有这么用心努力过。

    施雪娴好几次让施雅去陆嫣那里探探风,看看她的复习情况如何,但是施雅觉得妈妈真是想太多了。

    “她一傻子,加减乘除都算不清楚,还想通过招生考试,别开玩笑了。”

    施雪娴却并不这么认为,她清楚地记得陆嫣过去是什么模样,天真痴傻,结结巴巴连话都不太说的清楚。以前施雪娴在陆简这里受了气,曾经偷偷掐过陆嫣的手心,陆嫣除了哭,什么都说不出来。

    而这次回来的陆嫣,跟过去的陆嫣染大不一样。可……若说她不是陆嫣,她又怎么会知道家里的这么多事情呢。

    施雪娴心里难免有些担忧。

    “如果她考不过招生考试,你陆叔叔肯定会找关系让她进学校,到时候顺带也能把你捎上。”施雪娴叮嘱施雅:“你最好摸清楚她的底细。”

    施雅却不以为然:“你觉得她还真能考得比我好啊,太不相信我了吧。”

    施雪娴想想也觉得是,陆嫣是先天智障儿,或许流落在外变得机灵了些,但智障就是智障,变不回正常人。

    ……

    当然,不仅仅是施雪娴,其实就连陆简,对陆嫣都没有多大的信心,他也不指望她能考什么名牌大学,只要她能在学校里过得开心,他就满足了。

    等待学校录取通知的日子里,施雅也是信心满满,每天都很兴奋,和施雪娴计划着中考结束要去游山玩水。

    陆嫣考完之后心里却没底,这次考试的难度大大超乎她的预料,本以为时光倒退二十年,学习会轻松一些呢,没想到...这也太难了吧!

    果然人人都想往里挤的重点中学,这样难度的入学考试,筛选的都是优质生源。

    那天清早,邮递员送来了一封录取通知书,施雅一阵风地跑下楼,欢天喜地接过了录取通知书,冲屋里大喊:“妈,陆叔叔,我考上了!”

    陆嫣从房间出来,站在二楼

    的走廊栏杆前,望着客厅里喜不自胜的施雅。

    她手里只有一封录取通知书,果然,没考上么...

    陆嫣有些泄气,虽然上一世她对学习从来不上心,但这一次也是卯足了劲儿,终究没考上,看来学习还是不能一蹴而就啊。

    陆简和施雪娴听到施雅的声音,走出了房间。

    施雪娴望了望站在走廊边一脸丧气的陆嫣,眸子里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轻蔑之色。

    “雅雅真棒。”她走过去轻抚她的脑袋,夸赞道:“听说这次考试非常难,我好几个牌友都说自家的小孩落榜了,没想到咱们家雅雅这么争气!”

    陆简问施雅:“只有一份吗?”

    “是啊,只有我这一封录取信呢!”

    陆简耸耸肩,倒是也没觉得失望,这本就在他的意料之中。

    施雪娴催促施雅:“快拆了信封,给你陆叔叔好好看看。”

    于是施雅问仆人要来了剪刀,拆开了录取通知书的纸壳信封。

    施雪娴对陆简说:“我想给雅雅办一场盛大的升学宴,宴请亲朋好友,还有你的合作伙伴,一起庆祝雅雅考上三中,毕竟,三中这样的重点中学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考上的,你面上也有光。”

    陆简没有回应,说到底不是亲女儿,为继女办升学宴,他面上能有什么光。

    施雅满心欢喜地打开了信封,看清楚通知书排头,忽然写的竟是“陆嫣”两个字,她傻了。

    施雪娴见女儿嘴唇惨白,一把丢开了录取通知书。

    她诧异地捡起了地上的通知书一看,也跟着傻眼了。

    这封录取通知书,属于陆嫣。

    陆嫣拿过了施雪娴手里的通知书,看到了自己的分数,614。

    她情不自禁地喃了声:“我也太厉害了吧。”

    自小到大,陆嫣就从来没考过上六百的分数。

    陆简更加不敢相信,拿着通知书翻来覆去看了又看,然后沉默地给校长打了电话,向他证实。

    校长笑着说道:“陆总真是太谦虚了,今年的招生考试题目很难,参考人数两千人,只有18人考上了六百分,令爱可是名列前茅,考了614啊!”

    “你...你确定?”

    “如您所说,若她没有在学校修习过初中课程,能考到这样的分数,那里是智力有问题,根本

    就是天才啊!我们不仅要让她入学,还要给她奖学金呢!”

    陆简晕晕乎乎地挂了电话,没反应过来,智障女儿居然变成了天才女儿。

    这几个月,陆嫣买了大摞的参考资料回家,每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埋头苦学,他还不以为然,只当女儿心血来潮。

    没想到,她居然真的考上了!

    施雪娴连忙问施雅:“只有一封吗,你的录取通知书呢?”

    施雅受打击不小,跺脚道:“我怎么知道!”

    “你不是说题目很简单,能考上吗!”

    “你问我,我问谁去啊!”施雅气得跑回了房间,重重关上房门。

    陆简站在阳台边打电话,给亲戚们报喜。

    陆嫣考上了,施雅没考上,施雪娴想让陆简帮忙找关系给施雅入学都不好意思开口了。

    施雪娴回过头,正好撞上了陆嫣的目光。

    她面无表情的望着她,嘴角微微挑了挑。

    施雪娴能看出她眸中的讽刺。

    她感觉这小丫头似乎有意...针对她似的,难道当年她走丢的事情,她知道了什么吗?

    施雪娴忽然感觉背后毛了一层细密的冷汗。

    陆简后来还去咨询了医生,医生说或许令爱的病情正在慢慢好转,这种情况万里无一,但也不是没有可能性。

    陆简真是高兴得不行,甚至办了一场盛大的升学宴,宴请了不少合作伙伴一起分享陆嫣考上北城三中的喜讯。

    开学前几日,陆臻神秘兮兮地将陆嫣带到大宅后院,说要给她一个惊喜。

    陆嫣好奇地随他走过去,赫然发现青绿色的草坪上放着一架崭新的捷安特自行车!

    说实话,陆嫣已经好多年都没有骑自行车了,从高中开始,老爸为了防她放学之后出去鬼混,每天都派司机来学校接她。

    其实陆嫣打心眼里还挺羡慕那些有自行车的同学们,可以一起骑车上学放学。

    现在陆臻送了她一辆崭新的自行车,某种意义上来说,或许算是一种补偿。

    陆嫣兴奋地抱了老爸一下,迫不及待地骑上了这辆秀气的女式自行车。

    车型不大,跟她娇小的体格也相当匹配,陆臻是典型的直男审美,觉得女孩子都喜欢粉红色,所以选了一辆颜色特别粉嫩的自行车。

    而这样的直男

    审美一直保持到他中年时期,无论是陆嫣小时候的衣裙还是她的房间设计,一应都是粉粉嫩嫩的少女款式。

    陆嫣喜欢骑着自行车出去瞎溜达,那个时候满大街自行车都是老旧款式,能拥有一辆小众潮牌自行车,是相当拉风的一件事。

    现在的北城市周边还没有规划,所以显得格外小,大马路上随处都能遇见熟人。

    陆嫣拐过一个街角,忽然看到沈括那高挑的背影。

    他穿着工字背心,拎着一袋黄澄澄的雪梨,朝着近旁筒子楼巷道走去,似乎是要回家了。

    陆嫣踩上脚踏板,连忙跟了上去,保持着距离他十多米的距离,避免被他发现。

    小巷里住了不少居民,很多人家为了图方便,直接在巷子里烧蜂窝煤做饭,还有晾晒衣服的,小孩子拿着纸飞机跑来跑去...

    这样的小巷总是弥漫着浓浓的人间烟火气。

    沈括挺拔的背影在夕阳下,笼上了一层淡淡的柔光。

    周围那些四处奔跑的顽皮熊孩子一见到他走过来,纷纷大喊着坏蛋来了,一哄而散,躲得远远的。

    有正在巷子口晾晒衣服的女人,在沈括经过之后,故意放大音量骂道:“家里有个病秧子,成天瞎叫唤,吵得小孩都没法专心学习了,早点死了对谁都好。”

    沈括脚步蓦然一顿,回头冷冷睨她一眼。

    那女人被他寒凉的眸子一扫,心里有些惧怕,强撑着胆子骂骂咧咧道:“本来就是,还不让人说了啊,真是的。”

    沈括没有与她计较,转身朝小巷另一端的筒楼走去。

    陆嫣骑车经过小巷,故意加快了速度,朝着那女人身边的水洼骑去。

    “哗”的一声响,自行车溅起水洼里的泥污,泼洒在那女人刚刚晾晒的被单上,惨不忍睹。

    女人猝不及防,气得柳眉倒竖,冲陆嫣破口大骂:“没长眼睛啊!”

    陆嫣冲她挑衅地笑了笑,踩上脚踏板,一阵风似的离开了。

    女人想追她,不过她这肥胖的体态,跑不了几步路便累得气喘吁吁,只能站在路口泼妇骂街。

    陆嫣以前没见过这么凶悍的街头泼妇,被追着骂,她其实有些怵,不过见沈括被人欺负,陆嫣感觉心里不太好受。

    他就像一根绷得紧紧的弹簧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触底反弹。

    他所有锐利的锋芒,后来都会刺向陆臻,刺向他们家。譬如他那些年对陆臻的疯狂报复,短短数年将他磨得倾家荡产。

    陆嫣骑车进过沈括的筒子楼,猝不及防间被一双手拎住了衣领,直接将她从自行车上扯了下来。

    陆嫣惊呼一声,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就被男人矫健有力的胳膊肘按在了墙边。

    “为什么跟着我。”他声音低沉有力。

    陆嫣望着他近在咫尺的五官,心跳骤然加速了。

    他五官线条格外硬朗,眉峰如刃,眼底寒意森森,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生人勿近的味道。

    “刚刚看见你了,想跟你打招呼来着。”陆嫣心虚地说:“你把我的手弄疼了。”

    沈括目光侧移,果然,她纤细的手腕被他捏着,白皙细腻的皮肤迅速漫了一道敏感的红痕。

    女孩子不像男孩,身娇体软,轻易碰不得,尤其是这娇生惯养的小丫头,更是如此。

    他稍稍松了松手,却凑近了她的脸庞,看着她闪躲的黑眸,说:“怎么,对老子有兴趣?”

    陆嫣背靠着墙壁,眨巴着一双明媚的眸子,傻愣愣地望着他。

    “是啊。”她坦率承认:“以后能再一起去游戏厅玩吗?”

    沈括冷笑了。

    他有自知之明,像她这样娇生惯养的富家女,是不可能对他这样出身的穷小子有想法。

    “老子没时间,想玩,叫你哥...”他话音未落,陆嫣竟然伸手触上了他的唇角,有淤青的痕迹。

    “你又打架了,是我哥干的?”

    沈括宛如触电一般,立刻退后了两步,唇畔还残留着少女指尖的微凉感。

    “不是。”他偏过头,避开了她的视线,心跳频率忽然加快了。

    这时,旁边的门里传来了沉沉的咳嗽声,一个嘶哑沉重的中年男声传来:“小括,你在和谁说话啊?”

    “同学。”

    陆嫣朝那黑漆漆而门缝投去一瞥,沈括立刻伸手将门掩住,对她道:“快走,不要再来了。”

    陆嫣讨了个没趣,将地上的自行车扶起来,回头望了望他住的地方。

    潮湿的一楼,铁栏的窗户里黑漆漆,看上去沉闷又压抑。

    “对了,我考上三中了,以后会经常见面哦。”陆嫣冲他微微一笑:“沈括叔叔,多指教哦。”

    “指教个屁,快滚。”

    陆嫣忙不迭地骑上自行车,加快了踩踏,骑车离开了小巷。

    他望见她身影渐渐远去,嘴角淡淡扬了扬,喃了句——

    “谁他妈是你...叔叔。”

    <p/www.ecnovel.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