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成小说网

正文 1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寒风瑟瑟的陌生街头,几个橙衣清洁工正在打扫着路面的卫生。

    不远处校门口,有卖三角粑的小推车,飘来甜腻腻的香味。

    陆嫣嗅着空气中飘来的糯香,情不自禁咽了口唾沫,感觉肚子里像是养了只小猫咪,一饿就挠她,没个消停。

    她捂了捂肚子,走到三角粑推车前,可怜兮兮地对小贩说:“我要一个,谢谢。”

    “好嘞!五毛钱。”

    小贩给她装了一个热气腾腾的三角粑。

    陆嫣踟蹰片刻,从包里摸出她仅有的那张百元红钞递给小贩。

    小贩拿着红钞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不解地问:“这是什么钱啊?没见过啊,是假的吧。”

    “不是假的。”陆嫣连忙解释:“就...你把这张钞票保存二十年,哦不,最多十年,这张钱就能用出去了。”

    小贩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她,见她皮肤白皙莹润,模样生得清润可人,一看就是有钱人家温厚水土养出来的娇小姐,不像是骗子。

    小贩终究还没有收她的钱。

    “离家出走可不是好事,快回去找你爸妈吧,他们得多着急啊。”

    “唔,谢谢!”

    陆嫣拿着热乎的三角粑,站在墙边大口地吃了起来。

    这是她重生后的第三天,没有小说里写的那样酷炫吊炸天,她现在饿得饥肠辘辘,活下去都成了问题。

    那场意外车祸让陆嫣重生了,回到了5岁,本来以为可以重新开始奋斗,好好学习,摆脱富二代娇气包的人设,学点真本事,不至于在她爸被仇家算计破产后,什么忙都帮不上。

    万万没想到,她不是回到自己的5岁,而是回到了她爸的5岁!

    北城还是那个熟悉的北城,街道也还是曾经的街道,只不过,这里没有任何一个人认识陆嫣,因为...

    她还没有出生。

    陆嫣作为一个还没有出生的“三无”人员,在2000年初的街头,游荡了三天,真真实实地感受了一把什么是讨口为生。

    她爸当年破产,她一夜之间从富二代变成穷光蛋的时候,都没这么落魄过。

    如果再找不到年轻时的老爸陆臻,她可能就真的要饿死街头了。

    陆嫣一路打听,

    来到了老爸陆臻当年就读的中学,北城三中。

    北城三中是北城历史最悠久的中学,即便是陆嫣出生以后,北城三中都还在招生办学,后来还被评为了国重中学。

    陆嫣也是念的北城三中,她经常听老爸提起过,这里有他不堪回首的轻狂往事。

    陆嫣为这句话呕吐了好久。

    现在,她站在北城三中校门口,看着那极有年代感的绿漆正大门,忽然有点兴奋。

    这里面,藏着老爸多少“不堪回首”的轻狂往事?

    *

    陆嫣在学校门口蹲了三天,连老爸人影都没见到。

    “同学,请问你认识陆臻吗?”

    “陆少啊,他不常来学校。”

    “那到哪里可以找到他?”

    “可能在娱乐街盘人,劝你不要去,哪里太乱了。”

    “……”

    陆嫣还是决定在校门口等陆臻,她现在身份敏感,实在不宜乱跑。

    校门口一连等了三天,陆嫣都没有等到陆臻,听说这位陆大少爷并不是每天都来学校,逃学翘课对于他来说,是家常便饭。

    陆嫣想到过去那个严厉高冷的总裁父亲大人,感觉和他们口中操天日地的“陆少”根本不是同一个人。

    陆嫣蹲在街头,百无聊赖地等老爸,丝毫没有察觉到,周围有女孩也正盯着她。

    她生得貌美,尤其是那一握小蛮腰,盈盈纤细。上一世她初入大学校园便被誉为“校花女神”,迷倒了无数宅男。

    即便现在的陆嫣只有十五岁,惊艳的美貌也足以让周围女孩心生嫉妒,从而渗透出本能的敌意——

    “听说她每天都来三中校门外呢。”

    “逢人就问陆臻。”

    “啧,真够不要脸的,都找到学校外面来了。”

    ……

    陆嫣知道老爸那个年代的男孩女孩单纯保守,划三八线,眼神对上都要脸红心跳好一阵。

    她这样明目张胆在学校外面蹲陆臻的行为,在女孩们看来,是非常大胆出格的,又加之陆臻在学校里实在是…太受欢迎了!

    因此,陆嫣这种蹲人的举,实在引人注目。

    但是她能怎么办,她一还没出生的“三无人员”,要恰饭啊!

    除了老爸,她不知道该求助谁了,警察局肯定不能去,否则她不是被送进福利院就是被送

    进精神病院。

    女孩们窃窃私语的声音没完没了,偏偏还让她听到了——

    “真是执着,天天在这儿等,殊不知,陆臻早有女朋友了,人家女朋友还是校花呢。”

    陆嫣的耳朵立刻竖了起来,仔细听她们讲八卦。

    陆臻这么早就有女朋友了,难道是她妈妈吗!

    “咦,听说舒梦绯已经和陆臻分手了。”

    “为什么啊,他们俩感情不是很好吗?舒梦绯那么漂亮,和陆臻多登对啊!”

    “听说,只是听说啊,舒梦绯最近...和那个人走得很近。”

    “那个人?”

    “沈括。”

    “……”

    女孩们同时安静了半分钟之久。

    “舒梦绯疯了吗,居然接触那个人。”

    “那么阴郁的男生,想想都让人毛骨悚然。”

    “关键沈括还穷,养得起舒梦绯么。”

    ……

    听到沈括这个名字,陆嫣本能地哆嗦了一下,后背都冒了冷汗。

    沈括,多年后北城权势熏天的豪门新贵,蛰伏数年,精心谋划,硬是将陆臻原本蒸蒸日上的公司推向破产的边缘,将他踩在脚下。

    陆嫣怕死他了!

    没想到,沈括和陆臻,这两个死对头,竟然会是高中同学!

    听那几个女生八卦的意思,陆臻的校花女朋友好像还半道反水...喜欢上沈括了?

    “嘘,别说了,陆臻出来了!”

    陆嫣恍然抬头,看到陆臻骑着摩托车,跟几个打扮落拓不羁的少年们出了校门

    他穿着白衬衫,衬衣的领口微微敞开,袖口卷到手肘处,露出了好看的小麦色皮肤。

    陆臻五官精致俊逸自不必说,最勾人的却是他那双灼灼桃花眼,微微上挑,多情又放荡。

    陆嫣一双人美眸,和他爸是如出一辙。

    以前就有家人开玩笑说,生了这双眼睛,父女俩可都是红颜祸水呢。

    不过陆嫣远远望着陆臻,感觉年轻时候的老爸比她可“祸水”多了啊!

    陆臻是北城一中公认的校草,自带富家公子光环,既又会打扮又会放电,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走在2000年初的街头,回头率百分百。

    陆嫣不知道自家那个严肃稳重的老爸,年少时,竟然骚成这副逼样!

    眼瞅陆臻的摩托车,就要从她身边一晃而过,陆嫣连忙扑过

    去,挡住了陆臻的去路。

    陆臻猛地按下急刹,车轮胎在距离陆嫣半米的位置,停了下来。

    “我操,你活腻了!”

    看到亲爱的老爸,想到三天来受的委屈和苦楚,陆嫣眼眶顷刻间红了。

    “爸爸”两个字含在喉咙里,伴着哭腔,呼之欲出。

    “你碰瓷你还哭,你哭个屁啊!真撞上了就该老子哭了好吗!让开!”

    陆嫣没有让,死死地把住了他的车龙头。

    “不走是吧。”陆臻伸手掏出钱包,开始数一沓沓钞票:“老子赶时间,说吧,要多少医药费才肯滚。”

    陆臻说话相当叼相当不客气,很有浪荡不羁败家子的范儿。

    陆臻身边的好友梁庭拍拍他的肩膀,让他别这么暴躁:“人家小姑娘被你吓到了,你温柔点,不是钱的事儿。”

    他说完,递给陆嫣一条暗黑色的手绢:“同学,擦擦脸。”

    “谢谢梁庭叔叔,不用了。”

    梁庭:……

    叔叔?

    陆嫣非常熟练地接过了老爸递过来两张票子,同时握住他的手,一顿暴哭:“爸,嫣嫣好饿啊,两天没吃饭了,呜,您老人家看着再多给点。”

    陆臻:……

    我他妈?

    两个人对峙半晌,陆臻迫于无奈,钞票一连给了四五张,陆嫣收下钱之后,哭唧唧对他说:“不是钱的事儿,我真的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讲。”

    陆臻嘴角抽了抽,你讹我这么多钱,然后才说不是钱的事儿?

    陆嫣提议:“咱们找个饭馆坐下来,慢慢讲,行不?”

    “讹了钱,还想蹭饭啊,脸皮也太厚了吧!”

    陆嫣求助一般望向老爸的至交好友梁庭:“梁庭叔叔,你帮我说说话!”

    梁庭“叔叔”懵逼地挠挠头,对陆臻说:“那啥,陆哥,看她挺着急的,要不咱们就听听她要讲什么?”

    陆臻掰正了车龙头,极不耐烦道:“要是每个追老子的女人,都要给钱又请客,老子早就破产了!”

    陆嫣心说,你迟早要破产,但是如果你耐心听我讲,也许未来还有机会翻盘。

    这话她没敢讲出来。

    她可怜唧唧地望着陆臻:“爸...”

    梁庭打量着陆嫣的模样,不过十四五岁,鹅蛋脸柔润乖巧,淡淡的一字眉顺着眉弓舒展着,细

    密的睫毛宛如小刷子一般,微微缀着水珠子,看着惹人怜爱。

    还真别说,她这眼里眉间的味道,和陆臻还真是神似了。

    梁庭看看陆嫣,又望望陆臻。

    陆臻烦躁地说:“你看什么!”

    梁庭怔怔地说:“陆臻,她跟你,长得好像啊!”

    陆臻终于正眼打量陆嫣,陆嫣仰着脖子,又把鬓间的头发挽到耳后,让她爸看清楚点,这绝对是如假包换的亲女儿啊!

    她露出了白皙如雪的鹅蛋脸,乖巧的耳垂因为着急而有些泛红。

    陆臻是急性子,着急上火的时候,耳垂也总是挂着红。

    所以这父女俩,四颗红耳垂,跟樱桃似的挂着,还真是如出一辙,更遑论那神似的五官。

    陆臻脸色稍稍有点变化了,他想到了两年前被人贩拐卖的小妹,算起来,年龄和这女孩一样大,模样也像...

    就在这时,他腰间的诺基亚滴滴滴响了起来,他拿起来看了看,眼神微沉:“妈的,沈括那狗ri的已经到桌球室了!”

    几个男孩说着便要骑车离开。

    陆嫣无助地望着陆臻,踟蹰道:“爸,那我...”

    陆臻很有大哥风范地对她道:“先上车,我们要去干架了,干完再处理你的事。”

    <p/www.ecnovel.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