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成小说网

正文 37、37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华灯初上,娱乐街的各种歌舞厅也开始热闹起来。

    陆嫣抱着膝盖,蹲在雨后湿漉漉的街头。

    路边有小贩在卖烤串,她吸吸鼻子,肚子又开始打鼓了。

    早知道不该这么老实,把钱全部给了沈括,现在她身无分文,晚饭又成了问题。

    陆臻连带他那一帮兄弟,都被警察叔叔抓走了,她现在也不知道去哪儿找老爸。

    陆嫣叹息着站起身,摸摸肚子,走进了离她最近的那间歌舞厅。

    那时候的歌舞厅与现在的迪厅酒吧异曲同工,只是设施比较简陋,地上铺设拼花地板,天花板上装着一颗一颗的星星灯,旋转的玻璃球折射着五颜六色的光斑。

    舞池边有卡座包间,摆放着折叠式桌椅,几个摇头电风扇懒洋洋地吹着。

    人们在中间的舞池跳舞,不像现代酒吧里群魔蹦迪。

    那时候跳舞,跳的是交谊舞。

    陆嫣找到歌舞厅经理,问他有没有工作给自己做。

    经理问她:“你会推销卖酒吗?”

    陆嫣呆呆地摇了摇头。

    “算账会不会。”

    依旧摇头。

    “那你会什么?”

    “我唱歌可以。”

    经理忙碌着招待客人,没空搭理她:“我们这里不缺唱歌的。”

    陆嫣看着台上那个扭着身子唱歌的女人,诚实地说:“我唱得比她好听。”

    此言一出,经理回头打量她一眼,见她衣服脏兮兮的,一脸落魄的模样,他笑了:“别吹牛,莹莹是我们这里的专业歌手,你算哪根葱,能唱得比她好听?不自量力,走走走,别影响我工作。”

    周围几个服务员脸上浮现轻蔑的神情,像看笑话一样看陆嫣——

    “莹莹是我们这里最受欢迎的歌手,说自己唱得比她好听,这不是砸场子吗。”

    “她就是吹牛皮吧。”

    “真上台,怕是一个字都吐不出来了。”

    陆嫣没理会他们的嘲讽,她一贯不爱与人争执。

    她唱得比台上那女人好听,不是在说大话,她甜美的歌喉绝对属于老天爷赏饭吃的那种。

    上一世,自她在直播视频中民谣弹唱一炮走红之后,就有不少经纪公司想签她,然而陆臻

    坚决反对。

    为此甚至不惜关她禁闭。

    陆嫣也和父亲闹过吵过,甚至绝食抗议,然而…陆臻态度坚决。

    听梁亭叔叔说起过,父亲这般厌恶娱乐圈,似乎和自己母亲的死有关。

    想到无数个长夜里,陆臻坐在沙发上抽烟的孤独背影,她终于不再和父亲吵闹了。

    她放弃了自己的梦想,放弃了做最爱的事情。

    重生2000年,或许是她重拾梦想的契机。

    就在陆嫣陷入回忆之际,“这里最受欢迎的歌手”莹莹却出了点乱子,场子里有客人打断了她的演出——

    “怎么翻来覆去都是这些歌啊,能不能有点新鲜的。”

    “这些歌都听腻了,换点新的。”

    莹莹被打断了演出,很不爽,皱眉望着他们:“你们要听什么呀。”

    “唱点新鲜的呗。”

    “这些都是歌单上的歌,要听新鲜的,你自己上来唱啊。”

    此言一出,客人闹起来了:“你会不会说话啊!我们上来唱,要你干什么啊。”

    莹莹平日里被捧惯了,是有脾气的主儿,当即撂话筒不干了:“爱听不听。”

    眼看着场子就要乱起来了,经理急得宛如热锅上的蚂蚁,恍然看见陆嫣还没走,连忙把她叫过来:“你不是会唱歌吗,他们要听新歌,你能唱吗?”

    新歌?那也太会了吧,她以前在直播里唱火过的每一首歌,放在现在来说,不都是新歌么。

    “会啊,但你不是说我不自量力么。”

    经理急切道:“哎呀,只要能救场,今晚佣金你随便开。”

    若是换了从前,按着陆嫣的脾气,说不定挤兑挤兑这狗眼看人低的经理,但是现在她饿得不行了,索性直接上了台。

    经理问她:“你要什么伴奏,都可以说。”

    “不用,我要的伴奏你们没有。”

    陆嫣回头,看到舞台上有一架钢琴,于是径直坐到了那架钢琴边,调了调音。

    莹莹眼神带了些复杂的意味。

    她是这里的台柱子,她要是撂挑子不唱,今晚这些人就别想跳舞了。

    本来她是想等着他们求着她上台,却没想到,经理居然这么快就找到替补了,而且这个替补歌手,还会弹钢琴?

    要知道,这个年代会弹钢琴的可不是普通人啊,钢琴

    是书香门第富家小姐的标配,可不是大街上随便拉个人来都会弹的!

    陆嫣调好了音,很快便开嗓了,唱了几首比较擅长的情歌,场子里无论男女,所有人同时望向她。

    歌的确是新歌,而且是她近年大爆网络平台的歌曲,传唱程度极广,深受年轻人喜欢。

    而最重要的一点,这是他们从来没有听过的歌曲。

    陆嫣嗓音清润人,配合着钢琴轻快活泼的旋律,将歌舞厅的气氛掀上了高1潮,从来没有这么热闹过。

    沈括恰好路过歌舞厅大门,斜倚在门边,望着舞台正中间弹钢琴的女孩。

    女孩脸上挂着甜美的微笑,唇畔带起两颗清甜的小酒窝,褐色的眼眸清澈,透着干净无邪的意味。

    这样的眼神,他一看就知道,是没吃过苦头的富家乖乖女。只有自小被宠爱呵护着长大的女孩,眼里眉间才会有这般爽朗愉悦的神态。

    不似他,即便是笑,都笼着一层虚伪的狡意。

    沈括别开目光,低头点了根烟。

    *

    经理付给陆嫣三十块钱的出场费,对于这个吃一碗粉只要两三块钱的年代来说,三十块已经够她生活好几天了。

    经理像是挖到宝了似的,相当兴奋,想让陆嫣来他们这里当歌手,价格随她开。

    陆嫣回头望了望咬牙切齿心有不甘的莹莹,笑着拒绝了,只说有时间的话,可能会来这边兼职。

    经理欣然同意,还说他们歌厅经常会有星探出没,如果陆嫣过来这边唱歌,以她天籁般的歌喉,肯定会被星探发掘。

    总而言之,对她来说,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她老爸!

    陆嫣拿着钱,走到一家夜宵大排档,要了碗羊肉汤粉,呼噜呼噜地吃了起来。

    她琢磨着,今天晚上还能去小旅馆凑合住一夜,不用露宿街头了。

    算起来,这区区三十块钱,还是她挣得的人生第一桶金呢。

    想到过去和闺密们去一次娱乐会所happy,随便刷卡都是四位数乃至五位数,每天过的是挥金如土的奢靡生活。

    真是恍如隔世。

    就在陆嫣忆甜思苦的当口,几辆摩托车轰隆隆地停在了夜宵大排档门口。

    陆嫣眼睁睁看着她英俊伟岸的老爸从哈雷摩托车上下来,走到她的面前,护目头

    盔往桌上一搁,拎着裤子大大咧咧坐下来,叫了碗羊肉粉,只要羊肉不要粉。

    “老子到处打听,总算找到你了。”

    “爸!”

    陆嫣感至极,没想到陆臻居然能还能想到她,果然是亲生的!

    陆臻掰着陆嫣的脸,左看看,右看看,又把她的刘海往上撸了撸,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仔细打量着...

    像,真像,真的太像他当年被人贩拐走的妹妹了,连这智障的眼神,都一模一样!

    陆嫣眨眨眼:“爸,你看什么?”

    陆臻拍拍她的脸:“来,告诉我,你叫什么,家里几口人,还记得小时候的事吗?”

    陆嫣不明所以:“我叫陆嫣,家里只有我和爸爸,小时候就是我和爸爸一起生活。”

    “你爸爸呢?”

    “就是你啊。”

    “……”

    陆臻眼神有些复杂,似乎陷入了沉思,热腾腾的羊肉粉端上来他都没顾得上吃。

    “你很有可能,是我多年前丢失的妹妹。”陆臻严肃地对她说:“我妹妹脑子不太好,是先天智障,我看你和她真的很像。”

    陆嫣:……

    她恍然想起来,她爸以前说过,他的确有个妹妹,也就是她的小姑姑。

    有次陆臻带小姑一起去游乐场玩,结果小姑被人贩拐走,音讯全无。

    小姑姑的丢失,让陆臻这么多年来一直处于极度的愧疚和自责中,甚至陆嫣出生以后,陆臻为了怀念亡妹,给她取了小姑姑的名字——陆嫣。

    后来,陆嫣慢慢长大,全家人都说,她和年轻时的小姑姑越长越像了。

    陆嫣曾经看过小姑泛黄的旧照片,她们真的长得很像,尤其是那秀气水灵的眉眼,如出一辙。

    侄女长得像姑姑也是有的,尤其两个人处于年龄相仿的阶段,被认错也很正常。

    原来陆臻真是把她错认成了自己的妹妹,这才马不停蹄地四处寻找她。

    但是陆嫣不想将错就错,她必须得跟陆臻把话说明白。

    “爸,我不是小姑姑,不是你的妹妹,我是陆嫣啊,是你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独生女。

    陆臻像看傻逼一样看着她,和梁庭有商有量道:“就是她了。”

    “嗯,很像你妹妹。”

    陆嫣深吸一口气,继续道:“虽然这样说可能会被当

    成智障或神经病,但是我还是要告诉你,我20岁那年出车祸了,然后重生了,重生回现在。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但你相信我,我真的是你女儿啊!”

    她一口气不停说完这一席话,然后期待地望向陆臻,然而,他只是伸出手揉了揉陆嫣的脑袋:“我妹妹的病好像更严重了。”

    陆嫣见他不相信,快速思索着怎么向他证明,自己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对了,爸,我妈叫简瑶,你身边有一个叫简瑶的女生吗,她就是我妈妈呀!你很疼她的!”

    陆臻和梁庭对视一眼,表示都没听过这个名字。

    “老子有女朋友了,不是你说的那个人。”陆臻不满地说:“你这丫头,到底怎么回事,再说胡话我不管你了啊。”

    陆嫣可怜兮兮看着他:“我没有讲胡话。”

    梁庭指了指脑子:“你妹妹不是这里有毛病吗,她能讲明白什么,姑且你就暂时当她‘爸爸’,先把她弄回家,到时候做个亲子鉴定就真相大白了。还有,你家老陆不是想女儿都快想出毛病了吗,就算亲子鉴定不是,这么像你妹妹的女孩,留在家里养着,当个干女儿你家也不缺那口饭吃。”

    陆嫣望着梁庭,愣愣地说:“梁庭叔叔,原来你年轻的时候就这么聪明啊!”

    梁庭“叔叔”扯着嘴笑了笑,不好意思挠挠头:“谢了啊。”

    陆嫣知道老爸至交好友梁庭叔叔是个高智商的男人,老爸后来和爷爷闹掰,脱离家庭独自出来闯荡,全靠了梁庭这个智囊军师帮他运筹帷幄,才让他顺风顺水地把公司做到世界五百强。

    年少时的陆嫣很叛逆,经常和老爸在家里对着干,有一次陆臻骂她是废柴,于是她反击陆臻:你倾其一生不过都在向爷爷证明你不是废柴,有什么资格说我。

    这句话把陆臻伤了好久好久。

    后来梁庭告诉陆嫣,你错了,你爸爸当初毅然离开家,独自在外面闯荡,住过地下室,吃过白水泡盒饭,他倾其一生不是为了向任何人证明什么。

    他想成为你妈妈和你这个小公主永远的靠山。

    陆嫣情不自禁按住了陆臻的手。

    总之,回来真是太好了。

    能够重新见到少年时的老爸,真是太好了!

    陆嫣再度看向陆臻,发现他的眼睛居然有些红。

    不会是要和她抱头痛哭吧,陆嫣情绪都还没酝酿到位呢。

    陆臻盯着小丫头看了许久,一言不发地拉着陆嫣走出了羊肉汤粉店,来到摩托车边。

    找到失散多年的妹妹,他那因为极度自责而备受煎熬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爸...你哭了吗?”

    “老子没哭。”

    陆臻说着揉了揉绯红的眼睛,将护目头盔戴在了陆嫣的脑袋上,拉着她上了自己的哈雷摩托车。

    “跟我回家。”

    <p/www.ecnovel.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