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成小说网

正文 51、5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看到短信, 陆嫣哭得更厉害了。

    她很久没回他, 直到沈括的电话进来, 但她掐断了,不过紧接着他又打了过来, 陆嫣依旧掐断。

    此刻的她,根本不知道应该怎样面对他。

    第三次,陆嫣看着手机屏幕上跳跃的他的名字...她知道, 如若这一次不接, 沈括就不会再打过来了。

    女孩用手背不住地擦拭着眼角,颤抖的手终于按下了接听键。

    没有说话,甚至屏住了呼吸...

    电话那端, 她能听见医院嘈杂的背景音。

    沈括沉默了十多秒,终于开口:“嫣嫣, 我不介意。”

    如果介意,一开始就不会选择你。

    陆嫣情绪彻底崩溃, 她大口地喘息着, 带着颤栗的哭腔说——

    “可我介意啊!”

    沈爸生命垂危,都是他们家的错,沈括还对自己那么好...

    陆嫣只感觉心如刀割。

    “沈括,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她胡乱地向他道歉。

    “你没有对不起我。”

    沈括的手攥紧了拳头, 嗓音依旧保持平静:“陆嫣, 永远不要再对我说这三个字。”

    陆嫣挂断了电话, 哭了小半晌, 终于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这一睡,直接睡到下午五点。

    陆臻破天荒没有来打扰她,醒来之后,她感觉浑身软绵绵,踏着拖鞋走出房间门。

    陆臻竟还在看书,如此废寝忘食的模样,真是少见。

    连家里的帮佣李婶都说:“看大少爷这劲头,是要考状元呐!”

    陆嫣去洗手间洗了把脸,看着自己水肿的眼睛,真是好丑。

    哭过之后,她感觉心里舒服多了,问李婶要了两片黄瓜片贴在眼睛上,肚子饿,剩下的半截就让她咯吱咯吱啃掉了。

    重新回房间,陆嫣闭着眼睛,深深地呼了一口气。

    小孩子遇到事情才会哭,在沈括面前,她总是像个长不大的小孩子。

    晚上八点,陆臻早早地洗漱,准备上床睡觉,迎接明天的高考。

    睡觉前,他叩响了陆嫣的门——

    “一整天没‘问候’你了,臭丫头,看老子这么辛苦,也不知道给你老子削个苹果什么的。”

    陆嫣闷闷地应了声:“昂。”

    “开门啊。”

    “开门干什么?”

    “让老子撸把头。”

    “我又不是你的狗狗!”

    “明天考试了,沾沾运气,你运气一直很好。”

    陆嫣赶紧将黄瓜片重新贴回眼睛上,打开了房间门。

    “哎哟我的妈,你吓老子一跳。”

    “敷面膜。”

    “行吧。”

    陆臻使劲儿薅了薅她脑门顶的头发,喃喃自语:“菩萨保佑,清华北大复旦交大,南无阿弥陀佛...”

    喃了一通之后,他拍了拍陆嫣的后脑勺:“行了,快去睡觉。”

    在他转身离开之际,陆嫣忽然拉住了他的衣角。

    “干嘛?”

    陆嫣踟蹰半晌,用干哑的嗓音说:“爸,明天加油。”

    “嗯,知道了。”他摸摸她的额头,眼底划过一丝鲜见的温柔:“放心。”

    目送陆臻离开,她重新回到房间,背对着门摸出了手机。

    手机屏幕显示,有三个未接来电,都是来自同一个人——沈括。

    时间分别在下午四点、四点十分和四点二十七。

    她睡得太沉了,手机调了静音所以...没接到。

    明天就要高考了,不管她心里多么难过,都不能让沈括有任何挂念。

    她不能影响他。

    陆嫣给沈括回拨了过去。

    电话响了很久,没有人接听。

    想到下午那三个未接来电,陆嫣心底忽然升起一丝不妙,模模糊糊又说不清那是什么,她在房间里兜了一圈,决定去看看他。

    陆嫣将耳朵附在门边,听见陆臻进了屋。

    他一贯入睡很快,陆嫣估摸着他已经睡着,又悄悄溜出家门,骑着自行车一路飞驰,来到市人民医院大门口。

    甚至都来不及上锁,自行车倒地也来不及扶,陆嫣一路小跑着...冲上了三楼。

    原本以为,走廊里能看到少年的身影。

    走廊空无一人。

    三楼的特护病房,原本沈爸睡得那张床也已经空了...

    陆嫣脑子“轰”的一声,站在窗户边,睁大了眼睛看着空荡荡的病室,全身的血液冰凉。

    她像是疯了一般...开始各间病房寻找沈括的身影。

    一定是沈爸病情好转,对,病好起来肯定就会转出特护病房,一定是这样!

    他们一定在普通病房,说不定就在下一间...

    “沈括!”

    陆嫣急切地推开了各间普通病房的门,一张张

    泛黄而陌生的面孔,诧异地盯着她。

    终于,坐班的医生被引过来,止住了她的行为:“这里是医院,你小点声。”

    陆嫣不敢问医生,她不敢...

    她只能自顾自地挨个病房去寻找,希望能够找到,希望就在下一间病房...能看到沈括和已经苏醒的沈爸爸。

    “你是找今天和你一起的那个男孩吧。”

    医生追上陆嫣,他对她还有印象。

    “特护病房308的那位病人,今天下午去世了,现在已经送往太平间了。”

    陆嫣脚步猛然顿住。

    医生见陆嫣不做声,摇摇头,在医院,这种事情医生见太多了,虽然同情,但也无可奈何,叹息道:“生死不由人,得了这种磨人的病,他能坚持这么多年,已经是老天格外开恩了。

    不,不是老天格外开恩,是沈括...是沈括舍不得放手,是沈括每天精细的照料和四处求医问药,才留住爸爸这么多年!

    她嗓音颤栗,问道:“是什、什么时候。”

    “你说死亡时间吗,大概是下午三四点的样子,”

    陆嫣靠着墙,跌坐在地上。

    下午三、四点,他给她打了三个电话,可是她没有接到...

    陆嫣的手攥紧了拳头,只感觉自己仿佛站在悬崖边,任由崖底嚯嚯的冷风刺着她的骨头。

    冷意袭骨。

    他在最绝望的时候,给她打过电话,三个,她没有接。

    她无法想象那时候的沈括,是怎样的心情,她不敢想,真的不敢想...

    陆嫣走出医院,恍恍惚惚地过了马路,站在存放尸体的太平间门前,长长的阶梯通往那肃穆的漆黑大门。

    她的脚底像灌了铅,再也抬不一步。

    她没有勇气进去。

    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走出太平间,是钟恺。

    他穿着黑色的长袖外套配黑裤子,三两步跳下走出太平间大门的台阶,似有急事,匆匆向外走。

    陆嫣赶紧转身要走,不过他已经看见了她。

    “诶,小嫣?”他追上来,一把拉住了她:“别走。”

    陆嫣甚至都不敢看他,侧着脑袋,沙哑地问:“沈爸他...”

    “都叫爸了,不进去看一眼吗?呆会儿就火化了。”

    陆嫣猛然抬头,难以置信。

    钟恺叹了声,说道:“沈括的意思,早点火化,

    毕竟...他爸也痛苦了这么多年,早点让他离开。”

    陆嫣的心煎熬着,好几次话到嘴边,都说不出口,低着头,眼眸雾蒙蒙一片。

    钟恺看出她想问什么,说道:“下午他给你打了电话,你没接。”

    “我不是故意...”

    “沈叔叔临走前,醒了半个小时,可能是回光返照吧,沈括知道留不住了,一直握着他的手,和他讲话...”

    直到他说完这话,陆嫣的一口气这才吐出来。

    心如刀绞。

    “他很平静,没有哭,但是这种时候,你最好还是进去陪陪他...”

    陆嫣不等他说完,仓皇狼狈地跑进了太平间。

    走廊边,少年颀长的身影斜倚在墙边,顶灯下,他按下打火机,点燃了一根烟。

    白炽顶灯照下来,他眼眸笼入深邃的眉廓阴影中,皮肤显出异样的白。

    陆嫣的呼吸慢了半拍,犹豫地顿住脚步。

    她忽然很害怕,不敢过去...

    似乎心有所感,少年抬起头,望了她一眼。

    他按灭了只抽了一口的烟,站直了身子迎向她——

    “来了。”

    他声音很平静。

    “沈爸他...在那里?”

    沈括侧过身,让开了门。

    陆嫣脚步虚浮地走进了空荡荡的房间,房间温度很低,她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跳投望见了台上放着白布遮掩的冰冷身体...

    她慢慢走过去,双手攥住了白布,想要掀开,看沈爸最后一眼,但沈括攥住了她的手。

    “不要看了,病逝,不安详。”

    陆嫣的手滞住,眼睛又酸了。

    “沈爸。”她轻轻唤了声,然后抽抽气,似乎在平复情绪。

    “沈爸,您放心,以后我照顾沈括。”她用袖子擦了擦眼睛,继续说:“他不是一个人。”

    沈括深呼吸,微微抿了抿嘴,没说什么,攥着她走出了寒凉的太平间。

    走廊边,有工作人员过来找沈括签字:“现在就火化吗?”

    “嗯,现在。”

    工作人员拿走了本子,然后和另外几个工作人员一起进屋,将沈爸的身体推了出来,朝着火化室走去,嘴里还叽叽咕咕,为加班的事情抱怨——

    “没见这么快就火化的。”

    “听说是病死,说不定早就盼着了...”

    “现在的人啊。”

    ……

    陆嫣听到这些,

    差点又要炸毛,沈括拉住了她的袖子,没让她过去。

    “这个世界并不善良。”他平静地说:“何必奢求。”

    陆嫣诧异地望像他,他眸色很深,仿佛笼罩着一层化不开的浓雾。

    他平静得有些...异常。

    “沈括,今天下午我...”

    沈括打断了她的话:“陆嫣,人死了就死了,什么也没有,他也听不到你刚刚说的话,所以...就当没有说吧。”

    陆嫣的呼吸一窒,猛然望向他。

    幽暗的白灯光下,他脸色苍白,眼底泛着陌生的冷色:“明白我的意思吗?”

    “你是想和我...”

    她始终说不出这锥心刺骨的两个字。

    “不算分手。”沈括面无表情地说:“因为从来没有在一起过。”

    “什、什么没有在一起?”

    他嘴角扯出一抹轻薄的笑,用力捏住她的下颌,冷声道:“你还没想明白吗,我只是在利用你,报复陆臻,报复你们陆家。”

    陆嫣傻了:“你...你在说什么啊。”

    “现在他死了,我收手,这是你的幸运,知道吗。”

    陆嫣用力挣开了他的手,激地说:“沈括,你当我傻是不是,我陆嫣就算再笨,也不会蠢到相信你的话。”

    她还不至于笨到…感受不出一个人对自己的真心或假意。

    沈括立刻摸出手机,按下了一个号码——

    “陆臻,我,沈括。”

    陆嫣心一紧,不明白他到底想做什么。

    他冷笑着,继续说:“你妹妹陆嫣现在在我身边...”

    “你他妈大晚上讲什么鬼话!”陆臻被吵醒了睡觉,很不爽:“神经病吧。”

    “去她房间看看不就知道了。”

    一分钟后,陆臻炸了,电话里,他声音不稳:“她…她不在房间,你对她做什么!”

    “做什么?上了她再甩了她,你觉得这个主意好不好?”

    陆嫣忽然夺过他的手机,用力地砸在地上,声嘶力竭大喊道:“你疯了吗,明天要高考!你说这种话...”

    陆臻这种爆脾气,天知道他听到这些,会做出什么反应。

    沈括捡起手机,轻轻拍了拍灰,装进了口袋,转身离开:“等你成年,上了你再甩了你,这就是我原本的计划......不过现在,一切都没意义了。”

    陆嫣全身泛冷,入坠冰窟,她想

    起梁庭曾经的告诫…

    这个男人何等深沉、何等擅于伪装,他可是蛰伏十年让陆臻破产的罪魁祸首啊!

    他冷漠地说:“滚吧,别出现在我面前。”

    陆嫣心里像是被掏空了所有,转身跑出了太平间大门。

    沈括闭上了眼睛,全身颤抖着……手用力地攥紧了拳头。

    他以为她心碎了,以为她走了,却不曾想,女孩又不顾一切地冲过去,用力抱住他的腰——

    “我原谅你,沈括。”

    她说话太急,带出了不稳的哭腔:“今晚我原谅你说的、做的一切。”

    沈括猛然睁开眼睛。

    女孩抱住他的手那样用力,让他失去了勇气,无力推开她。

    “我原谅你对我说过的所有假话,只要其中有一句是真的,我就原谅你。”

    她带着最后一丝希冀和渴求,望向他,泪眼婆娑:“沈括,有么?”

    沈括顿了几秒,冷冷道:“没有。”

    没有一句真话。

    他用力扯开了她的每一根手指头,回身,粗砺的指腹刮掉了她脸颊的泪痕。

    “你看到了,这就是我想要的,你的眼泪...”

    他笑着说:“你比我想象的,更爱我。”

    陆嫣的胸腔里仿佛灌满了冰冷的空气,伴随着每一次呼吸,五脏六腑都在撕扯,生疼。

    全身都疼...好疼。

    “沈括。”她不再哭了,嗓音压得极沉:“你知道沈爸的死不是我的错,也不是陆臻的错,为什么惩罚我...”

    沈括的心缓了缓,轻微松了一口气。

    “因为,我就是这样自私而恶毒的人,应该有人早就提醒过你。”

    陆嫣退后了几步。

    他低头看了看时间:“骨灰盒过几天才能取到,明天考试,我现在要回去睡觉了。”

    他转身要走,陆嫣忽然攥住他的衣角——

    “你要是走了,我就不会再原谅你,永远不会!”

    沈括没有回头,扯掉衣角,转身离开了。

    ……

    沈括走出太平间,天空飘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落在脸上,冰凉。

    明明六月了,却还觉得好冷。

    钟恺蹲在花台边,见他出来,立刻站起身。

    “说了?”

    “嗯。”

    钟恺望向太平间,长长叹了声,地给沈括一支烟,说道:“冷静一下。”

    沈括接过

    烟,手轻微地颤栗着。

    “其实真的不必要走到这一步。”

    钟恺望向他:“下午不是还给她打电话吗?”

    “她没有接。”

    “昨晚帮你守了一夜,估计也累着了,你何必因为没有接到电话这种事...”

    沈括按灭了烟头,沉声说:“谁也没有料到,她会看到病历单,更没有想到,爸会走得这样快。”

    “我不愿让她一生都背负这样沉甸甸的负罪。”

    钟恺讶异地望向沈括。

    路灯在他英挺硬朗的脸上投下一层晦暗的光影。

    “如果她带着赎罪的心态陪我一生,我宁可...让她恨我。”

    她没有罪,不必赎罪。

    此刻他已然身处地狱,若有罪,一切皆由他来背负。

    沈括站起身离开,萧索的背影消失在了湿漉漉的街道尽头。

    ……

    陆嫣推着自行车回到家,身上的衣裳都湿透了。

    陆臻换好了衣服,迎门便撞到了浑身冰凉的小丫头。

    她皮肤苍白,脸上挂着雨珠,头发也全部润湿了,看上去狼狈不堪。

    看到陆臻,陆嫣眼睛一红,一头扎进了他的怀中,用力抱住他的腰。

    “爸...”

    陆臻本来是窝着一股子下不去的邪火,但是看着小丫头这哭丧的样子,他的心立刻软了下来。

    “没事,没事的。”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陆臻还是将她揽入怀中,轻轻安抚着她的背,笨拙地安抚:“老爸在,天塌不了。”

    爸爸是什么人。

    爸爸是可以为你挡风遮雨,为你刀山火海,也愿为你去摘星星的那个人。

    “我错了。”

    女孩啜泣着,无助地哭着:“爸,我错了,我该听你的话...我以后都听你的话。”

    看这小丫头这不对劲的样子,陆臻的脸色越来越沉,眼睛里泛起了血丝:“沈括他...对你做了什么?”

    “他骗我。”

    这三个字,陆嫣说得好委屈:“我从来没想过,他会骗我...”

    “老子去找他。”陆臻说完便要出门,陆嫣立刻拉住了他。

    “不要去。”她咬着牙,低声说:“沈爸今天去世了,你不要去。”

    陆臻的脚步蓦然顿住。

    *

    高考,如约而至。

    放榜日,陆简没有如往常一般去公司,他焦急地等候在学校的公告

    栏前。

    那个时候没有网络查分,高考分数由学校统一发放,每个学生的分数从前往后,明明白白地打印在纸上,张贴在公告栏前。

    从早上六点开始,公告栏前便挤满了焦急的家长。

    终于,盼星星盼月亮,盼来了张贴榜单的老师。

    家长们眼睛都亮了,连忙拥挤了过去,围着老师问成绩。

    陆臻和陆嫣俩人没有围上去,他们一站一蹲,呆在远处的花园草台上。

    陆嫣有些紧张,手心都渗出了汗,陆臻一反常态,表现得相当平静...

    自从高考之后,他整个人性子便沉了许多。

    或许是见到陆嫣那晚的悲伤失措,让他意识到,虽然平日里她总表现得像个大人,其实始终都是他的小姑娘。

    也或许是因为得知了真相,得知了沈家和陆家的恩怨,他意识到若自己无法强大,就没有办法保护身边的人...

    陆臻以一种令人难以想象的速度,成熟了起来。

    老师招呼着拥挤的家长,连声道:“别挤别挤,都能看到...”

    “今年我们学校考得不错,省状元都在我们学校呢!”

    同学们闻言,也跟着兴奋躁了起来——

    “省状元,我的妈,太厉害了吧!”

    “是谁啊!”

    “还能有谁,用脚趾头都能想到啊...不就是那位...”

    榜单公告挂出来,沈括的名字被加粗放大,赫然出现在红榜的第一条。

    那样鲜红刺目...

    省状元,除了他没有别人。

    同学们低声议论着:“他可真行。”

    当然,这调子带了点讽刺的意味。

    毕竟...前一天死了父亲,第二天跟没事人似的去参加高考,居然还能发挥得这么好。

    全省第一,省状元。

    正常人谁能不受影响。

    沈括这冷酷无情的程度,简直令人咋舌。

    陆嫣环望四周,没有见到那个少年的身影。

    他不来...也好。

    陆嫣不想见到他,一点都不想...无论沈括过去对她真心还是假意。至少,她是真心地爱过他,只要爱过,只要在意,见到他,她就没有办法强装镇定。

    陆简穿着一身西装革履,领带都系的是暗红色,求一个好兆头。

    他和一堆家长同学们挤在一起,拼命向前排涌去。

    好不容易挤到了前排,陆简从最

    后一张放榜单开始寻找,仔仔细细地数着,从后往前数过去...

    最后一张榜单没有陆臻的名字,陆简重重松了一口气。

    至少...大学应该是考上了。

    不过他对他依旧没什么信心,重点大学就算了,他的心里期待,觉得自己崽儿能考个二本其实就不错了。

    然而当他一张榜单一张榜单地数过来,数到第一张标红的红榜时,他的表情开始发生变化了...

    不可能,陆臻不可能在这张红榜上吧,要知道,能呆在这张榜单上的同学,可都是学校里名列前茅的佼佼者啊。

    陆嫣眼见陆简居然到红榜上去找人了,她兴奋地跳起来,挤进人群里:“让让,麻烦让让,哎,谢谢。”

    陆嫣挤到了陆简身边,陆简连忙将她护在身前:“快找找,找找你哥在哪里!”

    陆简声线都开始抖了,看得出来,他很兴奋,也很惊喜。

    陆嫣顺着排名一路数下来,竟然在年级第二十九位的位置,找到了陆臻!

    他考了六百三十二分!

    陆嫣心里是很高兴的,不住地冲陆臻挥手,指着红榜的位置对他喊道:“傻大个,你在这儿!过来看看啊!”

    陆臻虽然眼前一亮,但也没有表现出特别兴奋的样子。

    他慢慢走过来,望了望自己的分数和名次。

    “我答应过你。”

    他站在陆嫣身后,手落到她的肩膀上,揽着她:“答应过你的事,我就会做到。”

    他要成为她的骄傲,成为她的依凭和倚仗,不再让任何人欺负她...

    ※※※※※※※※※※※※※※※※※※※※

    今天也有红包哦,前300个!    <p/www.ecnovel.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