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成小说网

正文 53、5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沈括任由她抱了很久, 几番抬起的手, 又落回到身侧。

    “陆嫣, 松手。”他嗓音有些干。

    陆嫣抱他更紧了,身体微微颤抖着, 固执地不肯松开。

    “不!”

    “我数到三。”

    他总是这样,以前陆嫣跟他使小性儿的时候,他总是要数到三。

    “我帮你数。”

    陆嫣还是不肯松开他:“一、二...”

    还没到“三”, 沈括忽然捏住了她的下颌,凑近了她,用力地咬住了她的下唇。

    陆嫣猛然睁大了眼睛, 看着他无限放大的五官, 完全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他...他在做什么!

    诚然, 这不是吻, 但他是咬了她。

    温热的触感很明显, 他用了力,所以她的唇下破了口子, 舌间带了腥咸的味道。

    陆嫣惊慌地推开他, 往侧边退了几步,背抵靠墙, 受惊不已。

    她脸颊绯红, 连耳垂都挂了红, 宛若樱桃般, 娇艳欲滴。

    沈括目光浮现一丝玩味, 舔了舔唇角——

    “三...”

    过去, 他从来没数到过三。

    因为陆嫣总是很乖很听话,他不忍心对她使坏。

    “你、你这是做什么!”陆嫣又气又急,捂住了下唇。

    “你不就是想要这个?”

    “谁想要这个!”

    “这么喜欢我,不就是想让我吻你,不然我们换个地方,再好好‘聊’一下?”

    陆嫣难以置信地望着他,她在他眼神中望见一种从没见过的轻薄,那么陌生。

    她呼吸急促,愤怒不已:“沈括,你在说什么烂话!”

    “陆嫣,老子过去没碰你,不代表不想碰你,碰你也不代表喜欢你。”

    他一字一顿道:“老子是男人,懂吗。”

    陆嫣羞红了脸,感觉到一阵前所未有的屈辱涌上心头,她捡起地上的保温杯,用力掷向他——

    “我恨你!”

    沈括扬手接住了杯子,默然走到水槽边,将杯子洗干净了,轻轻搁放在台上。

    “陆嫣,别再自暴自弃了,这很蠢。”

    陆嫣愤恨地望着他:“永远不会了!我恨你!”

    他那漆黑的眼眸散漫地望了她一眼:“恨着吧,明年等你考上Q大,我给你一个雪耻复仇的机会。”

    *

    自那日被沈括“羞辱”之后,

    陆嫣倒一改过去颓丧的模样,把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了学习上。

    正如简瑶所说,失个恋算什么,谁这一生还没遇到过人.渣。

    她是好女孩,她不曾辜负任何人,所以将来会后悔痛苦的那个人,不是她。

    暑期,陆臻时常会去学校接陆嫣放学。

    毕竟九月就要开学了,他要去南方的Q大念书,能在一起的时间也着实不多了。

    打心眼里还挺舍不得他女儿...和女儿她妈。

    当然,目前看来,在受荷尔蒙催化的躁少年的心底,后者的分量可能还要更重一点。

    那天下午,陆臻照例拎着两杯西瓜汁冷饮,斜倚在校门外的香樟树阴影下,等着陆嫣和她妈出来。

    没等到陆嫣,反而望见了舒梦绯。

    陆臻立刻抬眼望天,假装没看见她。

    舒梦绯朝着陆臻走了过来,丝毫没有觉得尴尬,她大大方方地跟他打了招呼——

    “嗨,好久不见,陆臻。”

    当然,毕竟是曾经“有过一段”的人,陆臻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像她那样轻松自然。

    “有事?”他生硬地问。

    “一定要这么生冷吗。”舒梦绯说:“毕竟,分手后我们也能做朋友啊。”

    陆臻一贯认为,分手后能够做朋友的...都是没有爱过的,看看陆嫣现在这么要死要活就知道了,她还能跟沈括当朋友吗,这不如杀了她。

    他心里多少有些不是滋味,曾经真心对待的女孩,或许从来没有喜欢过他。

    不适的感觉转瞬即逝,陆臻早已经释怀了,所以也不在意她有没有喜欢过自己。

    他抬头望向校门口,高三预备补习班的同学们蜂拥而出,打量着时间,陆嫣应该也快出来了。

    他对舒梦绯说:“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不等他说完,舒梦绯忽然开口道:“陆臻,恭喜你啊。”

    “恭喜什么?”陆臻不解。

    “考上Q大啊。”

    舒梦绯神情略有些兴奋:“没想到你居然和沈括考上了同一所大学,真行。”

    陆臻脸上终于露出些许自豪的神情。

    过去他总被舒梦绯拿来和沈括对比,她觉得沈括哪哪儿都好,自己哪哪儿都不如他,如今他和沈括考上了同一所大学,还是同一个专业——Q大最顶尖的计算机系。

    总算

    可以扬眉吐气了。

    “我也没想到。”陆臻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谦虚地地说:“运气好。”

    ……

    陆嫣走出校门,看到简瑶倚在校门口的红墙边,抱着手臂看热闹。

    她走到她身后,拍拍她的肩膀:“你看什么呢,这么专心?”

    “丫头,来。”

    简瑶把她拉过来:“看那儿。”

    简瑶属于典型的身材高挑的长腿美女,陆嫣跟她站在一起,身高便差了一截,她像揽女儿一样,把她揽到身前:“看。”

    陆嫣抬头,顺着简瑶指的方向望过去。

    不远处路口边,舒梦绯和陆臻两人正聊着天,看这样子...还相谈甚欢啊!

    陆臻脸颊挂着绯红,眼睛里冒着光,嘴角扬着笑。

    一般而言,陆臻出现这种傻逼二哈表情,多半是有人对他吹了彩虹屁。

    陆嫣喃了声:“他俩有什么聊的。”

    自从分手以后,舒梦绯可是从来没有再搭理过陆臻了,路上遇见了也完全视而不见。

    好在陆臻性子爽朗,大大咧咧,不拘这些小节,所以也没有和舒梦绯计较。

    “真的,陆臻,我以前真的没想到,你竟然还是一匹黑马,我们班的女同学最近都在说你,说沈括考上省状元都不意外,但是你能上Q大,这太让人意外了。”

    “是吧,我也很意外,可能真是运气好吧。”

    “不,陆臻,这不是运气。”舒梦绯笃定地说:“这是实力,是你的努力换来的,我真的很欣赏这样的你。”

    陆臻这下子就更加不好意思了:“谢谢啊。”

    陆嫣听到舒梦绯说这样的话,作为女孩子的第六感,瞬间就看看懂了她的心思。

    这家伙,是眼见着陆臻考上了Q大,又想要吃回头草了。

    陆臻这傻瓜,还搁那儿傻乐呢,完全没有意识到已经被舒梦绯套路了。

    果不其然,舒梦绯走近了陆臻,说道:“陆臻,都是我不好,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好吗?你千万别怪我。”

    陆臻当然没把过去的事情放在心上,他大方地表示:“我没怪你啊。”

    舒梦绯又走近了一步,说道:“陆臻...你是原谅我了吗?”

    “呃。”

    陆臻不喜欢这样的距离,本能地往后退了退:“没什么原谅不原谅,都过

    去了。”

    他早就已经放下了,释怀了。

    “陆臻,今年我会好好努力的,努力考上Q大!”

    陆臻说:“Q大是理工类院校,你念文科,不太适合。”

    “可是...因为某人在哪里啊。”

    舒梦绯红了红脸,低声说:“我想和某人念同一所大学。”

    陆臻问:“你还喜欢沈括啊。”

    “噗。”

    陆嫣差点笑喷了,傻子都看得出来,舒梦绯说的某人,就是他自己啊!舒梦绯是在委婉地表示要跟他和好啊!

    这傻逼...

    舒梦绯脸色变了变,不过立刻道:“不,不是沈括...我对沈括,只是一时看不清,现在我看清了,他不、不太适合我。”

    “你认清就行了。”陆臻好心劝道:“我跟你讲哦,那家伙是个骗子,他把我...”

    “闺女骗得好惨”这句话到了喉咙边,又咽了下去。

    舒梦绯不想再和他讨论沈括,见陆臻这般迟钝,她终于说道:“陆臻,我想跟你说,我想说的是...”

    她加快了语速,一口气说道——

    “我们能不能和好呢!”

    陆臻愣住:“啊...”

    “这么长时间过去了,自己对你还是...还是有感情的,我想跟你和好。”

    陆嫣担忧地望着陆臻,真怕他一时脑热答应了,毕竟陆臻这种傻大个,对舒梦绯这种楚楚可怜的小白花人设,是完全没有任何抵抗力的。

    不过好在,陆臻也是有脑子的,不会在同一个地方跌两次跟头。

    他说道:“不好意思啊,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舒梦绯脸色微变:“你已经...”

    陆臻见她露出这样惊诧的表情,就知道,她从来没想过,陆臻竟然会喜欢别人。

    陆嫣情不自禁回头望了简瑶一眼——

    她抱着手臂,完全是一副作壁上观看好戏的姿态,嘴角含笑,看着他们。

    这样下去怎么行啊。

    陆嫣连忙推了简瑶一把。

    简瑶受惊:“干嘛!”

    “去把你男人抢回来!”陆嫣用力将她推了出去。

    “抢个鬼啊,喂!”

    猝不及防的...简瑶就这样被陆嫣给推了过去。

    陆臻和舒梦绯同时一惊。

    简瑶挺不好意思地跟两人挥了挥手:“打扰了打扰了。”

    当陆臻看到简瑶的时候,脸色微变,下意识地追了上去,

    拉住了简瑶——

    “你听我解释。”

    “喂喂喂!”

    简瑶连忙拍开了陆臻拉拉扯扯的手:“解释什么,跟我又没关系。”

    “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什么也没想,你不要说这些让人误会的话哎!”

    跟拍电视剧似的,她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

    简瑶可不想掺和别人感情的事,她太知道女孩的嫉妒心有多么强烈。

    陆臻过两天就走了,舒梦绯还留在这儿,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简瑶可不想平白多这么一个阴恻恻的死对头啊。

    “放手放手。”

    她扯开了陆臻的手,低声对他说:“你喜欢就答应人家,不喜欢就果断拒绝,但是不管怎样,别扯上我呀!”

    果然,舒梦绯望向简瑶的目光...变得怨毒了。

    她还没忘记上次简瑶把陆嫣带到合唱团,让她没办法上台弹钢琴的事情。

    现在新仇旧恨加在一起,舒梦绯俨然已经把简瑶当成了自己的头号敌人。

    陆臻见简瑶不太想掺和这些事,所以松开了她:“抱歉。”

    简瑶终于得了自由,转身就走。

    而这时候,舒梦绯忽然说道:“陆臻,原来你认识简瑶啊,真巧,她也是我的好朋友。”

    简瑶的脚步微微顿了顿。

    舒梦绯继续说道:“我和她小时候住在同一栋居民楼,比你认识她还久哦。”

    简瑶忽然回过头,凌厉的眼神冷冷地扫了舒梦绯一眼。

    舒梦绯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望向她那双漂亮的大长腿。

    她知道陆臻是个超级腿控,很明显,是简瑶高挑的身材和这一双匀称漂亮的大长腿,吸引了他。

    简瑶脸色越来越沉,就连边上看热闹的陆嫣,都觉察到了气氛的微妙变化。

    “陆臻,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简瑶从来不穿短裤或者裙子哦!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你敢说!”简瑶忽然发飙了:“你再多说一个字试试!”

    “哎呀,你凶什么啊,这又不是秘密,我们院儿的人都知道。”

    舒梦绯故作无辜地说:“咦,陆臻,这么大的事,你该不会不知道吧!”

    陆臻诧异地眨眨眼:“什么啊?”

    “她的腿...”

    简瑶暴躁地捡起地上的石头,砸在舒梦绯的脚边——

    “不准说!

    ”

    舒梦绯吓得跳了跳:“你干嘛这么粗暴!又不是秘密,大家都知道啊。”

    大家都知道,但是陆臻不知道,简瑶从来没有对他说过...

    陆嫣望向简瑶的腿,她恍然想起来,她真的从来没有看简瑶穿过短裤,这么漂亮的一双腿,可她从来不穿短裤。

    不仅如此,无论春夏,都是长裤小皮鞋,甚至...她连凉鞋都没有穿过。

    舒梦绯见自己戳到了她心底的痛处,眸子里溢出了痛快之色。

    “陆臻,她的腿...”

    “闭嘴。”

    开口的人...是陆臻。

    第一次,他看舒梦绯的眼神渐渐变了,带了些许冷意,也带了厌恶。

    “知不知道,你真的有点讨厌。”

    陆臻从来没有用这样的眼神看过她,没有对她说过这样的狠话。

    他虽然性格急躁了一些,对待女孩子他从来都是谦和有礼貌的,即便是过去分手的时候,他都没有用这样厌恶的语气和她说过话。

    舒梦绯的眼眶顷刻间便红了

    她还不想放弃,说道:“陆臻,她其实...”

    “滚!”

    陆臻终于发怒了,是真的愤怒,眼神里射出了冷冽的寒光:“我不想看到你。”

    那一刹,舒梦绯终于知道,自己现在做的一切,都是在自取其辱。

    陆臻已经...彻底不喜欢他了。

    她愤恨地望了简瑶一眼,红着眼睛,不甘地离开了。

    那一瞬间,陆嫣的心都差点炸了。

    让觉得自己老爸护妻的模样,真是A爆了!

    舒梦绯离开以后,周遭终于安静了下来。

    陆臻将手里的柠檬茶递到简瑶的手边,说道:“你们晚上还有晚自习是吧。”

    “嗯。”

    “那行,你和小嫣快去吃饭,别耽搁了。”

    他转身要走,简瑶忽然问道:“舒梦绯刚刚说的...你不好奇吗,不问我吗。”

    陆臻脚步顿住,倏尔,他回头,冲她挑了挑桃花眼,爽朗笑道:“好奇啊,你的一切我都好奇,不过...”

    他微微侧头,说道:“等你想告诉我的时候,自然就会告诉我啊。”

    “那我要是一辈子都...不告诉你呢。”

    “那也没关系,如果我们有一辈子的话...”那也很美好啊。

    简瑶低头看着自己的小白鞋,手攥紧了裤脚——

    “陆臻,如果有一天,你

    发现我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你会失望的。”

    她咬紧了唇:“你们都一样。”

    就像她过去的前男友——

    一个待人接物相当温柔的男孩子,笑起来的时候,嘴角有甜酒窝,他很温暖,也很关心她,他们是曾经说过要永远在一起的那种关系...

    简瑶永远无法忘记,当她以为找到了一生的爱情,战战兢兢将自己的秘密展现给他的时候,他眼神中浮现的惊惧以及极力掩饰的...厌恶。

    自那以后,简瑶再也不相信任何人,她把真实的自己层层包裹起来、藏起来。

    没有男孩会喜欢那样的自己,男孩都喜欢漂亮的女孩,身材姣好,没有缺陷...

    “如果我告诉你,你也会讨厌我。”

    没有人例外,陆臻也不例外。

    她转身要走,陆臻手揣兜里,漫不经心说:“不试试怎么知道。”

    “不用试,我就是知道,你们都一样。”

    这时候,她纤细的手腕忽然被一双宽大的手掌用力攥住,她诧异回头,迎上了少年坚定的黑色眸子——

    “我不是别人,我是陆臻。”

    简瑶凄然一笑:“你是陆臻又怎么样。”

    “不管你信不信,陆臻和简瑶,是命定要写进结婚证里的名字。”

    简瑶脸上的神情终于微微发生了变化,别说是简瑶,就是陆嫣,都被陆臻这句话感到了。

    她爸...情话很会啊!

    然而还没等陆嫣为陆臻鼓掌叫好的时候,她爸接着又补充了一句相当煞风景的话:“不只结婚证,还有房产证,还有闺女的独生子女证,还有...”

    终于,简瑶嘴角浮现了一丝轻松的笑意:“你是不是还想说,离婚证也有我们的名字。”

    “那不行。”陆臻一口拒绝:“离婚,这辈子都没可能。”

    “话别说太快,当心闪着舌头。”

    “不怕闪着舌头,我陆臻要么不结婚,结了就是一辈子的事,再说,离婚还得分走一半财产呢。”

    陆嫣扶着额头走过来,把简瑶给攥走了:“吃完饭去,别理他。”

    这好不容易小姐姐对他有那么点心思了,陆嫣真怕这傻子说着说着又给作没了。

    *

    晚上,陆臻和梁庭在河边的大排档给马上要开学的秦皓践行,秦皓被一所警校录取了,所以暑假

    没有过完,他就要去警校报道。

    陆臻和梁庭同时举起酒杯,敬他:“秦阿sir,进了警校,好好训练,以后抛头颅洒热血,保家卫国!”

    “好!”

    秦皓也举起了酒杯:“那我也祝你们,好好努力,将来挣大钱!”

    “干!”

    邻桌有不少人回头,偷偷瞥他们,都以为他们是什么穷吊丝...做着挣大钱发财的美梦。

    是啊,谁能想到,几个富二代整天琢磨的都是怎么脱离家庭、靠自己的双手挣到自己人生的第一桶金。

    主要还是让沈括给刺激的...

    他们和沈括斗了这么多年,说起来,也算是因缘巧合。

    成长过程中,若是没有这样一个竞争对手,时时刻刻鞭策着,兴许他们还真像那些蠢比富二代一样,成天脑子里琢磨的就是去哪儿蹦迪摇头、花天酒地。

    所以现在陆臻回头看过去这一路,其实也挺唏嘘感慨,沈括做的一切当然是为了报复他,但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沈括也成全了他。

    兄弟三人都喝了点酒,相互搀扶着走出大排档,似乎还没有吃尽兴,陆臻说要请他们吃烧烤。

    几人来到烧烤摊前。

    “吃点什么,随便选。”

    陆臻抬头便望见了烤烧烤的人,居然是钟恺。

    钟恺挂着白色的围兜,正忙碌着烤烧烤,生意蛮不错。

    “几位要吃点什...么。”

    他看见陆臻,脸色一变,放下烤串拔腿就跑,陆臻见他跑,连忙追上去。

    梁庭和秦皓也立刻追过来,几个少年在马路上展开了一场猫捉老鼠的“追逐战”。

    陆臻速度更快,追上去一把拉住了钟恺的肩膀,差点将他掀翻在地。

    “我艹你追老子干什么!”

    陆臻攥着他的后衣领,气喘吁吁道:“你他妈跑什么!”

    “你追我,我当然要跑啊!”

    “放.屁,明明是你狗曰先跑。”

    钟恺拍开了陆臻的手,撑着膝盖喘息了一阵子,把气息喘匀了,说道:“你们三个人,老子一个人,打不赢。”

    梁庭追上来,说道:“谁要跟你打。”

    陆臻本来也没想找钟恺的茬,不过既然遇见了,自然不能轻易放过...

    他望望梁庭,梁庭回了他一个眼神。

    陆臻心里都有了盘算,松开了手,同时手臂揽

    上了钟恺的肩膀,说道:“相逢就是缘,兄弟,咱们去河边喝一杯。”

    “我、我不能喝酒,我、我还要摆摊了。”

    “没事没事,我让我们皓哥帮你看着摊。”

    “不是...我这摊,城管等会儿过来...”

    “不怕不怕,我们皓哥是阿Sir,有他罩着你。”

    秦皓有点无语:“喂,你们葫芦里卖什么药呢,真让我看摊啊!”

    梁庭甩给他一个眼神,让他就留在那儿。

    俩男孩将钟恺忽悠进了大排档,三杯酒下肚,钟恺不胜酒力,晕晕乎乎拍着陆臻的肩膀说:“兄弟,其实我们呢,没什么深仇大恨,对吧,但沈括也是我兄弟,而且是从小跟我一起长大的兄弟,你和他之间呢...有心结解不开,我们的关系当然也就...比较尴尬了。”

    “还有这位梁庭兄弟,对你我是早有耳闻,知道你是个人才,我们沈哥都说过,这些年要不是你帮陆臻保驾护航,他早把陆臻玩死了。”

    陆臻嘴角抽了抽,梁庭也笑着点头:“是,你再喝点。”

    说着他又喂了一杯酒,灌进钟恺的肚子里。

    眼见着差不多了,陆臻和梁庭对视一眼,陆臻说道:“钟恺兄弟,我们家小嫣跟我提过你,说你很照顾她。”

    “那肯定,她是个好姑娘...嗝~~”

    钟恺打了个嗝儿,梁庭别开脑袋,挥了挥手,驱逐味道。

    陆臻老父亲这会儿已经完全顾不得嫌弃什么,专心致志套路他:“这几天,我姑娘很伤心啊,你也知道原因吧。”

    钟恺也叹息了一声:“这个事情吧,也怪不了沈括。”

    陆臻和梁庭一听有戏,陆臻故作漫不经心地又给他倒了一杯酒:“我理解,毕竟沈括的父亲...哎,不说这个,喝酒!”

    钟恺叹道:“你知道,其实他很心疼小嫣,本来他父亲这事,他是准备瞒着不告诉任何人的,包括你,陆臻。”

    陆臻连忙问:“怎么说?”

    “天意弄人,偏偏让小嫣知道了这件事,沈括这人...我太了解他了,从小要强,性子骄傲,他不会愿意小嫣与他在一起的这一生,都背负着害他亡父的罪过。”

    陆臻和梁庭两个人都是目瞪口呆,完全没想到今天误打误撞的套话,还能套出这样的因由。

    “要是沈叔叔没有

    离开,这还罢了,偏偏天意弄人,唉...”

    陆臻能够理解沈括的想法,他闺女是个重情重义的女孩,若是她会把沈父去世的罪责揽到自己身上,一生都对他心怀愧疚。

    陆臻起身,沉着脸走出了大排档。

    天空中飘起了浥浥的雨星子,梁庭立刻追了出来:“你要做什么!”

    陆臻冲进了雨中,大步流星地朝着街道尽头走去:“你没看到,我们家姑娘这几天都瘦成什么样子了吗。”

    别人不心疼,当爹的心疼。

    梁庭一把按住了他的肩膀:“你想清楚,真的要把这件事告诉陆嫣吗,沈括一番苦心,你真的要让陆嫣这一生背负这样的自责和愧疚吗!”

    陆臻垂于身侧的手蓦然攥紧了拳头。

    他低着头,死死咬着自己的舌头。

    不应该是她,这份罪责,本应由他来背负。

    他的女儿...一生最挚爱的宝贝,她应该永远生活在骄阳之下,美好而自由。

    梁庭拉住了陆臻,劝道:“她是个坚强的女孩,她能够挺过来,风雨之后又是别一番的海阔天空。”

    “海阔天空...”

    陆臻舌尖喃着这四个字,说道:“小嫣说过,我曾经独断专行,断送了她的梦想。”

    梁庭看着陆臻,这一刻,他眸子里那深沉的光,让他感觉有些陌生。

    雨星子缀在他的发茬间,他说道:“我答应过她,给她自由选择的机会,永远不做那种...‘我是为你好’的父亲。”

    ※※※※※※※※※※※※※※※※※※※※

    今天留评前三百也有红包!    <p/www.ecnovel.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