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成小说网

正文 60、60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艺术系一直都是陆嫣梦寐以求的专业。

    当年陆嫣就想要报考艺术类院校, 可是这个梦想在高二的时候, 就被陆臻残忍地扼杀在了摇篮。

    那时候的陆臻也是固执得可以, 放了话说,所有专业都随她挑, 但惟独艺术系,不可以。

    绝对不可以。

    陆嫣不是个肯乖乖听话的女孩,所以那时候, 陆臻把她妈妈的照片摆在沙发上, 让她看着她发脾气砸东西,一言不发。

    瑶瑶,我护不住你,但我即便是死,也会护住她。

    姜还是老的辣,胳膊肘拧不过大腿, 陆嫣根本不是她爸的对手。

    因此,即便她有这方面天赋,却也因为错过了艺术类招考的报名时间, 无奈只能放弃。

    唱歌是富二代少女陆嫣除了吃喝玩乐以外, 唯一感兴趣的事情, 既然她老爸不让她走艺术的道路,所以报考大学专业的时候,陆嫣就表现得很佛系, 连志愿参考书都懒得翻。

    陆臻知道她是破罐破摔了, 他也没责备她, 毕竟还是有点小心虚的。

    所以那时候的陆臻,无论是西装革履出席董事会的时候,还是和客户见面吃饭的时候,他手里总是捧着一本志愿书。

    有时候还会和周围人商量讨论,什么专业有发展前景,什么专业能让小孩学到真本事。

    全世界都知道陆臻疼他的这位独女,所以也很热心,七嘴八舌帮他出谋划策。

    有董事说,学金融管理好,将来继承你的事业,但立刻就有别的董事凑过来,摆手说不行不行,太累了,女孩子嘛,学点语言类就行了,或者学文学,培养文学素养...

    陆臻思来想去,给陆嫣报了个法语专业。

    具体有什么用,陆臻是没想过。若是陆嫣将来出国工作,他当然也不愿意,但是就觉得法语好,多浪漫多有气质。

    所以陆嫣莫名其妙学了法语专业。

    她自己对这个专业完全不感兴趣,凑合学吧,成绩不好不坏,保持中等就行了。

    唯一的好处可能就是,她学会了唱法语歌曲,而且还唱得挺不错。

    任何知识技能,学了就总有用武之地,哪怕是当时没用,但在漫长的人生道路中,总能有用得着的时候。

    陆

    嫣没想到,她人生挣得的第一桶金,不是靠她的天赋,而是靠的她过去破罐破摔随随便便学的法语专业。

    那段时间,本院系的女生都传疯了,说芭朵在招品牌模特,这一季度的品牌代言开始启用素人,而且要年轻有灵气的小姑娘。

    芭朵品牌是外国的奢侈名品,占领中国市场之后,一直深受中国高端奢侈品女装市场的喜爱。

    有传言说,芭朵会到传媒大学选人。

    南城传媒大学里的学生,无论是长相还是气质,都是能够上得了台面的。

    如果真能选上好苗子,签下长期代言的合约,将来如果她们真的能有更好的发展,这也是双方互利的事情。

    这件事在大学里都传疯了,芭朵品牌啊,那个年代,哪个女孩没有梦想衣橱里能有一两件芭朵的裙子,或者出门逛街、闺密聚会拎着芭朵的包包。

    不过奢侈品终究是奢侈品,也不是谁都能买得起他们家的衣裙。因此,芭朵成了无数少女心中冒着粉红泡泡的美梦。

    这样一个极具商业诱惑力的奢侈品牌,这一季的新款衣裙居然选用全素人作为广告代言,而且还会来学校选人,这让她们兴奋得连觉都睡不着。

    陆嫣不像她们这般兴奋,她对广告代言其实没有特别大的兴趣,只对唱歌有兴趣,如果是有唱片公司来学校选苗子,她兴许会更有积极性。

    陆嫣也听宿舍的徐淼淼说,那个拍广告出身的“童星”许盼阳对芭朵的代言势在必得,甚至都放出话了,让全院系的女生拎着些。

    拎着什么,大家自然心知肚明,许盼阳有家世有背景,据说在娱乐圈还有资源,否则也不可能从小就接拍广告,成为“小童星”了。

    绝大部分没有涉足这行的同学,知道她志在必得,自然是不敢和她争抢的。

    徐淼淼还总是愤愤不平,说许盼阳就是仗势欺人,本来是大家公平竞争的机会,现在搞得好像非她不可似的。

    陆嫣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安慰徐淼淼几句。

    徐淼淼情绪很消极,叹息道:“毕竟,娱乐圈本就是个拼资源、拼背景的地方,像我这种普通家庭的小孩,注定红不起来的。”

    这话,简瑶就听不下去了:“任凭她有再多资源

    背景,若是没有实力,自然也撑不起来。”

    徐淼淼连连点头,补充道:“所以她只有广告,没拍过电影啊。”

    简瑶刚洗过澡,穿着一件松垮垮的小吊带,头发湿漉漉地垂在肩头,站在阳台边晾晒着自己的罩衫:“所以啊,年轻人不要那么消极,总看到世界的黑暗面,那多没劲啊。”

    她将手臂随意地搭在陆嫣的肩膀上,笑着说道:“任何地方都有污浊和黑暗,但黑暗的缝隙里,总有黎明的微光照进来,所以小嫣,那条灿烂的星光大道,一定会有我俩的一席之地!”

    陆嫣听得很感,她说得对,人总是要有希望,而后努力。

    虽然努力不一定成功,但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简瑶就是这样一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性子。

    有时候陆嫣真的很骄傲,她有那么温暖的老爸,还有这么优秀的妈妈。

    还有那么好的沈括...

    上辈子所有的遗憾,似乎在这个世界,都已经补齐了。

    “我要开演唱会!我要让我的演唱会变成大合唱!我要红,一定会红!!!”

    简瑶旁若无人地冲着远方火烧云大喊了起来。

    操场上不少人都抬头看她,她也毫不在意。

    隔壁许盼阳正在晾晒衣服,听见她的声音,轻蔑不屑地睨了她一眼,喃了句:“痴人说梦。”

    “至少我还有梦可做。”简瑶云淡风轻地说:“不像某些人,红了这么多年,连部像样的作品都拿不出来。”

    许盼阳被戳中了痛处,急红了脸:“你...你有什么资格说我!”

    简瑶笑得很开心,才懒得理会她。

    不与小人计长短,这时简瑶一贯秉持的原则。

    她性格张扬且爱憎分明,看不上的人,是不会多费唇舌的。

    陆嫣看着她红润的脸颊,看着她清澈湛亮的眼睛,她无法想象,有朝一日她会离开她、离开陆臻。

    不,陆嫣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

    那天下午,陆嫣去上课,经过食堂一楼侧面的西餐厅,看到两名女士走出来,其中一位较为年轻,金灿灿的头发,一字裙配白衬衣,外搭一件小西装,相当职业化的打扮。

    另外一位外国女性年龄稍长,穿着打扮也轻松随意了许多,一件纱织的流苏裙

    子,颈间配了一条考究的纱巾。

    不止纱巾考究,她的包、她的靴子...都相当有品味啊!

    陆嫣好难得能在这个年代看见穿衣打扮如此有品的女性,这位女士的衣品,跟孟知宁有的一拼了。

    年轻的那位职业女士,她正和周围的同学比划着手势,不过同学们似乎听不懂她们再说什么。

    她们不是说中文,说的是法文。

    陆嫣隔得远,隐约能听懂几句,她们好像在问路。

    她看了看时间,快上课了,有点纠结。不过看着这两位女士一脸无奈的模样,她还是好心地走了上去,用流畅的法文问她们,是要去哪里。

    一听见如此流利有纯正的母语,那位一直没有说话的年长的女士立刻抬眼望向陆嫣。

    望见她,她的目光便有些收不回来,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地将她打量了一番。

    陆嫣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于是礼貌地微笑着,询问她们,是否需要带路。

    年轻的女性立刻热情地回应,说她们是要去艺术学院。

    “我也要过去上课,我带你们过去吧。”陆嫣如是说。

    两位女士欣然同意,连声向她道谢。

    周围的同学都惊呆了,完全没有想到,陆嫣居然会说外语,而且还不是英文,是他们根本听不懂的语言。

    南城传媒大学没有外语系专业,所以这就更让他们对陆嫣刮目相看了。

    当然,不只是周围同学,这两位外国女士也相当惊讶,这么流畅的、完全没口音的法语,居然从这么年轻的女孩口中娓娓道来,相当难得了。

    她们问这女孩是不是在学校里从事翻译类的工作人员,然而陆嫣说自己只是学生,她们俩眼神对视,表示不可思议。

    那位年长的女士夸赞了陆嫣衣服好看,当然,出于礼貌,陆嫣也夸她丝巾和衣服的搭配,相得益彰。

    年长的这位女士眼神里透出些深长的意味。

    陆嫣将她们带到了艺术学院之后,就向她们告辞,说自己要去上课了。

    这位年轻的职业装女士自然很会察言观色,见自家boss对这女孩有意,于是委婉地向她询问班级和姓名,说要感谢她。

    陆嫣立刻发扬“做好事不留名”的活雷锋精神,连连摆手,表示这只是举手之劳,让她们

    不要放在心上。

    年轻的女士还想说什么,但是她家老板立刻拉住了她。

    恰是这时候,上课预备铃响了起来,陆嫣微笑着向她们告辞。

    待她离开之后,年轻的女士才说道:“苏珊,您是看中了这个女孩么?”

    “她眼睛里有光,是我要找的人。”

    “那为什么不让我问她的姓名。”

    “先不必惊扰她,这样资质的女孩...绝不会淹没于人群,总会找到的。”

    “您也是觉得,打草惊蛇不太好吧,毕竟,能代言我们芭朵品牌...这是何等的殊荣和光环,恐怕没有女孩不会感到眩晕吧。”

    苏珊笑了笑,没有说话。

    陆嫣今天的课程是古典舞,她一路小跑来到舞蹈教室,在室友们的身边站定。

    班上绝大部分的女孩都是穿瑜伽服或紧身的舞蹈服,不过有几个女孩格外不一样,她们精心打扮,穿上了各自最好看的衣裙,脸上还画了精致的妆容,其中就有许盼阳。

    徐淼淼低声在陆嫣耳边说:“也不知哪里来的消息,说今天下午会有芭朵的人过来选苗子,许盼阳她们最先得到消息,所以就精心打扮过咯,我也是到教室才听说,就没来得及回去换衣服了。”

    简瑶在杆子上压着她无比吸引眼球的大长腿,说道:“这是上舞蹈课,你还想换什么衣服?”

    徐淼淼笑着说:“舞蹈课虽然重要,但是比起这个...还是芭朵的选拔更重要一点,是吧,陆嫣。”

    陆嫣耸耸肩,拿出了自己的汗巾:“不啊,我觉得舞蹈课更加重要。”

    她有舞蹈基础,不过丢开好久了,现在也不知道能不能施展开...

    徐淼淼叹了一声:“你们也太无所谓了,果然是有钱人啊,视金钱为粪土。”

    “她是有钱人,我可不是。”简瑶一边拉伸,一边辩解道:“不过我觉得,先把基本功打扎实,将来要什么广告代言没有,何必急于一时。”

    徐淼淼很快就被说服了:“唔,你说的也是。”

    就在这时,许盼阳那边的闺蜜堆里有人说了句:“好酸啊,听到一股酸醋味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哦。”

    “没错,我也闻到了。”

    “实话告诉你们,芭朵那边人已经定下来了,我们学校推的是盼阳,费尽心机想

    要红的家伙,到头来,什么都没有咯。”

    简瑶也不生气,笑着说:“怎么这就定下来了?”

    “当然,不信你们等着吧。”

    徐淼淼说:“可能学校推荐了许盼阳吧,她很有背景,有什么好事学校都是首推她的。”

    陆嫣说:“那岂不是对别人很不公平。”

    “所以我之前就说过啊,这社会本就不公平,更别说娱乐圈那种地方。”

    陆嫣不再说什么,简瑶纤细的手臂搭在陆嫣的肩膀上,笑着说:“忽然有种预感,感觉今天下午幸运女神会落到你的身上。”

    陆嫣也笑了:“你别立flag好不好。”

    “什么是flag?”

    “唔...意思就是,一般而言,信誓旦旦说出来的话,都会朝相反的方向发展。”

    “是么!”

    “无所谓,反正我也不会去的。”

    “为什么?”

    “不感兴趣呗。”

    女孩们正商量着,舞蹈老师进教室,拍拍掌招呼大家上课了。

    许盼阳观察着舞蹈老师的神情,看上去似乎没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更没说芭朵会在今天过来选人。

    她心里有些忐忑不安了。

    舞蹈老师打量着许盼阳和她朋友的衣裳,有些不满地说:“这是舞蹈课,你们怎么不穿训练服啊。”

    几个女孩看看自己身上漂亮的纱裙,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

    舞蹈老师还算温和,并没有责备她们,只说道:“穿成这样没办法跳舞,快回去换一件。”

    女孩们面面相觑,都不大想回去换衣服,毕竟许盼阳那边有消息,说是芭朵她们今天下午会过来选苗子。

    舞蹈老师不解地问:“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回去换衣服啊,还上不上课了?”

    许盼阳举手说:“那个...老师,我们今天身体不太舒服,就不能练舞了。”

    “身体不舒服?”

    其他女生连连道:“是啊老师,我们、我们今天来例假了。”

    “你们都来例假了?”

    女孩们用力点头。

    舞蹈老师虽然有些怀疑,但终究也没多说什么。

    “好吧,既然身体不舒服,你们就在边上休息吧,其余同学,继续上课。”

    陆嫣和简瑶她们规规矩矩地跟着遇到老师学作。

    陆嫣有舞蹈基础,而且从小学钢琴,对于的节

    奏感也相当到位,所以舞蹈老师把她安排在了排头,让同学们跟着她的舞蹈作来学习。

    没过多久,两名金发碧眼的外国女士站在了教室门口,同时身边还跟了一位翻译,他们一起在观摩着同学们练舞。

    舞蹈老师立刻停下教学,走过去和她们简单地交流了几句。

    许盼阳和周围几个女孩很兴奋,低声道:“来了来了!”

    陆嫣看到那两位女士,竟然就是方才她带路遇到的那两位,稍许有些惊讶。

    舞蹈老师进教室,摆摆手对同学们说:“同学们,这两位是芭朵品牌的负责人,苏珊女士和奥菲娜女士,大家欢迎。”

    同学们齐声鼓掌。

    舞蹈老师将许盼阳带到苏珊面前,用磕磕巴巴的法语对她们说了几句话。

    陆嫣能听懂,翻译说的是:“这位就是我们学院推拒的许盼阳同学,她各方面素质很不错的。”

    许盼阳连忙拎着裙摆,向苏珊女士致意,并用英文向她问好。

    苏珊女士只打量了她一眼,便不再多看,礼貌地点点头,转过身,在人群中找到了陆嫣。

    见她对自己微笑,陆嫣也连忙点头示意。

    她听到苏珊说,想要看看其他同学的舞蹈,考察一下肢体协调度。

    舞蹈老师立刻对同学道:“大家就给两位女士展示一段我们前两天刚学的古典舞吧。”

    同学们见芭朵的人好像没有要选择许盼阳的意思,跃跃欲试,兴奋地一字排开。

    简瑶低声说:“你们认识啊?”

    “刚刚给她们带路来着。”

    “哟,不错哦。”

    反正许盼阳脸色变得很难看了。

    她身边的几个女孩见芭朵的负责人要看同学们跳舞,急了,连忙对舞蹈老师说:“老师,我们也要加入。”

    舞蹈老师道:“你们不是例假,身体不舒服么。”

    “唔...已经好了。”

    舞蹈老师还是拒绝了她们的请求,说道:“你看看你们,穿裙子就罢了,还穿高跟鞋,这怎么跳。”

    “可以跳的!”

    “我不同意,这太危险了。”

    女孩们欲哭无泪,甚至都想回去换衣服了。

    可是现在回去换衣服,时间肯定来不及,到眼前的机会可不会等她们。

    她们怨怼地看着许盼阳,要不是

    许盼阳瞎传消息,她们就不会穿成这个样子来舞蹈教室,谁能料到芭朵的人选广告代言人还要看跳舞!

    许盼阳也能敏感地察觉到苏珊女士对她的无视,显然是没看上她,她心头更是窝着火儿,没处发泄。

    舞蹈展示了几分钟,同学们都费尽心机想要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示出来,表演结束以后,苏珊女士连连鼓掌,对舞蹈老师说了几句。

    陆嫣向简瑶翻译道:“她说我们班同学的基本都很好,舞蹈非常美!”

    简要不可置信说:“你还真懂法语啊!太厉害了吧。”

    “一点点啦。”

    这时候,苏珊女士望了望陆嫣,对舞蹈老师附耳说了几句,舞蹈老师惊诧地望向陆嫣,不可置信道:“陆、陆嫣同学,苏珊女士说...想请你出任芭朵的产品代言,不知道你是否愿意!”

    此言一出,全班静谧。

    陆嫣也愣住了。

    怎么就真的选上她了啊!

    刚刚跳舞的时候,她故意混迹在人群中,没有冒头,就是不想被选中啊!

    女孩们朝陆嫣投来羡慕嫉妒的眼光,尤其是许盼阳...死死攥着裙角,裙角都要捻皱了。

    陆嫣很抱歉地说:“那个...老师,我是没有想过要出任代言什么的...”

    舞蹈老师以为自己听错了,不可置信地问:“什么?你不想出任芭朵的代言?你...你说真的吗?”

    在场的女孩子,谁不是踌躇满志,挤破了脑袋地想要展示自己,想要被苏珊女士选中,现在大好的机会就摆在陆嫣面前,她居然拒绝?

    许盼阳她们看她的眼神,红得都快要滴出血来了。

    简瑶冲她们扬扬下颌,心里一片快意。

    苏珊女士似乎从众人惊讶的表情中猜出了陆嫣的回答,她走到陆嫣面前,拍拍她的肩膀,说道:“我很欣赏你,希望你再考虑一下。”

    陆嫣用流利的法语回道:“谢谢您,但我现在正是要练基本功的时候,可能没有太多的时间精力去兼顾别的事情。”

    同学们完全听不懂两人在说什么,但是陆嫣居然会说法语,这是她们完全没有想到的。

    许盼阳连忙走出来,用英文对苏珊女士说:“既然陆嫣不想要这个代言,您是否要考虑别的同学,我以前也有做过广告,盼盼学习

    机您知道吗,就是我代言的...”

    苏珊女士和身边的助理奥菲娜女士低头耳语了几分钟,然后对许盼阳说道:“抱歉,你的风格和我们芭朵品牌并不协调,你代言的广告,学校发给我们总部看过,那边的领导并不满意,觉得有点幼稚。”

    外国人说话是很直接的,而且这句话用的是英语,周围同学或多或少都能听懂大概的意思。

    她们低声议论着,脸上浮现些许快意。

    平日里许盼阳仗着自己接过广告,以童星自居,在学校里耀武扬威,现在人家明明白白地挑出毛病拒绝了她,看她以后还得意什么。

    许盼阳气得脸蛋胀红无比,下唇都咬白了。

    苏珊女士并不多做理会,只掏出一张名片递给陆嫣,用英文对她说道:“这是我的联系方式,你再考虑考虑,这个位置,我为你保留三个月。”

    三个月!

    同学们惊呆了,芭朵这边居然给陆嫣整三个月的时间考虑,摆明了...是非她不可啊!

    ※※※※※※※※※※※※※※※※※※※※

    国庆快乐!

    今天评论前三百有红包!    <p/www.ecnovel.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