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成小说网

正文 63、6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所以呢!!!”

    寝室里, 简瑶趴在陆嫣的床上, 托着腮帮子, 兴奋地听她讲述着:“所以呢!你是不是很想要他,是不是!是不是!”

    “才没有!”陆嫣面红耳赤, 将脸埋进被子里,崩溃道:“才没有,我只是想亲他而已, 仅此而已!”

    “这说明你对他有yu望嘛,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简瑶拍拍她的大腿:“正常的啦。”

    “正常吗?”

    “当然,喜欢一个人,就是时时刻刻想看到他, 想牵他的手,想亲亲他, 当然...”简瑶坏笑着望向陆嫣:“也想和他做羞羞的事情。”

    陆嫣像狗狗一样盘腿坐起来,头发蓬松, 怨念地看向简瑶:“真的没有, 我没有想过那些事。”

    “你还是个小丫头呢。”简瑶戳戳她的脑袋:“不过有时候,男孩子和女孩子的思维还是很不一样的。”

    简瑶点评道:“你想跟他走心地谈一场甜甜的恋爱,他却以为你想跟他...”

    她凑近了她耳畔, 放轻了那两个字,用气息说出来:“zuoai。”

    陆嫣抓起松软的靠枕, 抱在怀中:“呜, 好可怕...”

    简瑶把抱枕抢过来, 追问道:“所以, 亲完之后,还说什么了吗?”

    “我...忘了。”

    “忘了?”

    “嗯。”

    女孩眨了眨水灵灵的眼睛,摸着自己的下嘴唇,偷笑着说:“亲了很久,弄得我...什么都忘了。”

    “哎我去!”简瑶嘴角抽抽:“打扰了打扰了。”

    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一声脆响,很快,徐淼淼提着她沉甸甸的红色塑料洗衣桶,走进来说:“陆嫣,你养的兰花,让人给踢翻啦。”

    “啊!”

    陆嫣匆匆下床,一阵风似的跑到宿舍门外,检查她的兰花盆。

    果然,走廊里,整个花盆连花带钵整个翻到在地上,泥土也洒了出来。

    “你把花放外面做什么呀?”简瑶走出来问道。

    “下午太阳好,我放在墙边晒太阳。”

    简瑶拾起那株兰花,兰花的叶子都被踩烂了,看得出来,应该是被人故意狠狠碾了一脚。

    她忿忿地说:“多大仇啊!踢翻了花盆不算,还要把花踩死!”

    这株兰花价值不菲,是陆简的生意伙伴高价求来的

    一株珍品,送给陆简,陆简都还没来得及养开花呢,被陆臻看到了,连骗带抢地从老爸那里薅了过来,送给了他宝贝女儿。

    陆嫣很喜欢闲来养点植物,她的房间窗台边种了各种各样的花花草草。

    陆臻是个宠女狂魔,有什么好东西千万不能让他看见,只要入了他的眼,全往陆嫣那儿塞...

    别的玩意儿就算了,但是这株兰花陆嫣一直很喜欢,还千里迢迢从北城把它带了过来。

    兰花本就是很娇贵的花,更遑论是这么名贵的品种,陆嫣每天呵护照料,才让它长得这么好。

    简瑶很不爽地说:“谁的脚这么欠啊!”

    隔壁宿舍有女孩小声说:“我看到了,是许盼阳,嘘,别说我说的啊!”

    “妈的!找她去!”

    简瑶捡起花盆,气冲冲朝着走廊尽头许盼阳的寝室走去。

    陆嫣和徐淼淼也赶紧追了上去。

    许盼阳的宿舍门并没有关,虚掩着,简瑶一脚踹开了房门:“许盼阳,滚出来!”

    许盼阳正敷着面膜,闻言,睨了她一眼,慢悠悠地走出来:“你想干嘛。”

    “这花是你踢坏了?”

    许盼阳倒是也不隐瞒,大大方方地承认:“是我不小心踢到,怎么了。”

    “不小心?踢了一脚不算,你还把它踩死了!这也是不小心?”

    许盼阳看了眼那株已经被踩坏的兰花,冷笑着说:“不就一株破花吗,值得你这样着急上火,多少钱啊,赔你就是了。”

    她说着,已经摸出了粉色的小钱夹,从里面拿出一张百元的钞票:“够了吧,多的不用找了...”

    她话音未落,简瑶直接将花盆盖在了她的脑袋上,爆着嗓子道——

    “够你姥姥!你自己留着买棺材吧!”

    周围寝室围观的女生捂住了嘴,窒息地看着许盼阳。

    泥土落满了许盼阳乌黑的头发,落到了她刚敷了面膜的脸上,黏糊糊的,脏污不堪。

    简瑶这暴脾气,简直太可怕。

    整个学校,还没人敢对许盼阳做这种事,她到底是不是女生啊!

    许盼阳气得脸颊发紫,嘴唇都在哆嗦,一把抓起小花盆,掷向了简瑶:“我杀了你!”

    简瑶身形反应力敏捷,偏头躲过。

    许盼阳气疯了,抓起手边的杯子砸向

    她,简瑶躲开之后,许盼阳扑过来,用手指甲剜向她的脸。

    这一次简瑶没来得及躲避,左边脸颊被她剜伤了,伤口渗出几滴红色的血珠子。

    简瑶以前是打过架的,但是没跟女孩打过,相比于许盼阳扯头发剜脸的路数,她的作都更偏男孩一些。

    周围看热闹的女生见她们真的打起来,连忙跑过来拉开了她们——

    “别打架。”

    “有话好说!”

    “都是同学,别手呀。”

    陆嫣欺身上前,义无反顾地护住了简瑶。

    简瑶拉开她,不让她参与。

    辅导员闻讯匆匆赶了过来,问清楚了情况,对许盼阳说:“你踢坏了陆嫣的花,应该要赔给她。”

    许盼阳哭哭啼啼地抹眼泪,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对辅导员说:“老师,我本来也是说要赔陆嫣花的,谁知道简瑶不由分说,上来就骂人,不仅骂人,还打人呢!她太嚣张了,简直就是...就是女流氓!”

    陆嫣心疼替简瑶贴了一枚创可贴,愤愤地望向许盼阳。

    许盼阳都哭成了泪人,很会装可怜,相比于她,简瑶倒是不声不响,没为自己辩解一句。

    “简瑶,打人是你的不对,你应该跟许盼阳道歉。”

    简瑶正要说话,陆嫣一把拉住了她的手,对辅导员道:“在简瑶道歉之前,许盼阳是不是应该先给我道歉,她踩坏我的花,不管有意无意,都应该赔偿我的损失。”

    辅导员同意陆嫣的说法:“你应该赔偿陆嫣。”

    许盼阳一边哭一边摸出了钱包,抽出一百元递过去:“我是说要赔给陆嫣的,她们自己不要罢了。”

    陆嫣冷冷道:“一百块?你开什么玩笑。”

    许盼阳防备地望向她:“你什么意思。”

    “这株莲瓣兰,是我爸的朋友走遍大江南北,在江南一处小镇寻来的珍品名种,价值两百万,我现在要你原价赔偿。”

    陆嫣一字一顿道:“一分都不少!”

    两百万这话说出来,周围所有女生都惊呆了,她们是看到陆嫣每天都在侍弄这株兰花,却没想到...

    这株兰花竟然这么贵!

    这简直就是天价啊!

    但其实想想也不足为奇,陆嫣是陆氏集团陆简的女儿,陆氏集团放眼全国那都是数一数二

    的集团企业,这株兰花是别人送给陆简的礼物,自然不可能太便宜。

    她们看向许盼阳的眼神,是真的从同情变成了...超级同情。

    两百万啊!

    许盼阳这一脚,直接踢出两百万的天价,这他妈也...太可怕了。

    许盼阳仿佛被冰封了似的,甚至已经忘记了抹眼泪,怔怔地看着那株死掉的莲瓣兰,傻了。

    “你...你敲诈,哪,哪有这么贵的花。”

    陆嫣平静地说:“花株就在这里,你要是怀疑它的价值,我们可以去找专业机构鉴定,只是让他们鉴定,这株花的价值便只会多不会少了。”

    许盼阳仿佛是被抽空了全身的力气,一下子跌坐在了地上,看着那株被她恨恨碾坏半耷拉着的兰花株,肠子都快毁青了。

    “我不赔!哪有这么贵的花,我不赔!”

    “不想赔也行啊,咱们就法院见吧。”

    简瑶望了陆嫣一眼,她表情很冷淡,看上去真是了怒。

    难得啊,这小丫头平日里与人为善,倒不会轻易与谁计较,这次居然为了她,和许盼阳杠上了。

    辅导员也很为难,她知道,兰花市场好像的确是如此,品种稀有的兰花拍卖出百万千万的价值,都不足为奇。

    这事涉及到这么高额的经济纠纷,她可做不了主了,索性让许盼阳把自己的家长叫过来。

    许盼阳拿着手机,哆哆嗦嗦背过身去给爸妈打电话。

    当她爸听到说一下子要拿出两百万来赔给同学,还是赔同学的兰花,气得当场就要犯高血压晕过去了。

    “爸,你快想想办法吧,要是不赔,她们就...就要告我了,呜...”

    许盼阳这下子是真的哭了:“我不想吃官司,我不能有丑闻啊...”

    陆嫣和简瑶对视一眼,心下这口恶气总算是出了。

    许盼阳父亲直说不会管她,让她自己想办法,请求同学的原谅,弥补自己所犯的错误。

    许盼阳算是彻底被吓怂了,哭兮兮地走到她们面前:“我...我爸让我给你们道歉,你们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我...对不起,真的对不起,陆嫣,你原谅我好不好,简瑶、简瑶我让你打回来,你打我吧,我不还手!”

    她说完紧紧闭上了眼睛。

    陆嫣正要说话,简瑶拉了拉陆嫣的衣袖。

    陆嫣收

    到了简瑶眼神里的意思,让她别太咄咄逼人,没必要,周围这么多同学看着,别让她将来落一个恶名。

    陆嫣耸耸肩,说道:“好吧,可以不赔。”

    许盼阳重重地松了口气,感恩戴德地说:“谢谢,谢谢你!”

    “但是...…”

    许盼阳心里一紧。

    陆嫣将那株被踩坏的兰花递到许盼阳手边:“帮我种活它,活了,我就不要你赔偿了。”

    许盼阳看着那株奄奄一息的兰花,根茎都快被她给踩碎了…这、这要怎么养活啊!

    但是她不敢说不,蹲下身,小心翼翼地将兰花放进花盆里:“我尽量...尽量把它养好。”

    晚上,陆嫣和简瑶回到宿舍里,简瑶没忍住笑了出来:“让她把花救活,真行啊,这你都想得出来。”

    陆嫣坐下来,脑袋搁在椅子靠椅上:“不然怎么办,总不能真的让她赔两百万吧。”

    这只不过是给双方一个台阶下,顺带再给许盼阳一点教训。

    徐淼淼好奇地问陆嫣:“话说,那株兰花真的值两百万啊?”

    陆嫣噗嗤一笑:“胡诌的,吓唬她呢,我又没问价格,就觉得这花好看,又是陆臻送的...就养着了。”

    徐淼淼捂捂胸口:“吓死我了,还以为真的这么贵呢,我上次看到它开了小花苞,我我我...我没忍住,摘下了一朵,这要真这么贵,那我这一摘,不是摘掉好几十万啊我的妈。”

    陆嫣跳起来挂在了徐淼淼身上,挠她痒痒:“啊!原来偷花贼是你!我就说呢,好不容易才结的花苞。”

    徐淼淼咯咯地笑起来:“sorry!sorry!明天我就去花鸟市场,我再去给你买一株盆栽好不好。”

    “我要水仙,水培的。”

    “好好好!给你买水培的水仙花!”

    ……

    次日下午,简瑶刚下舞蹈课,一走出舞蹈教室就被一阵“龙卷风”给卷走了。

    陆臻连拉带拽、几乎是要把她抱着跑,跑到没人的阶梯边,紧张地捧着她的脸,仔细端详:“伤的重不重,有没有破相,给我看看。”

    说完不等简瑶反应,这傻大个直接把她脸上的创可贴粗暴地撕了下来。

    简瑶吃疼,抬腿就赏了他一膝盖骨,稳稳地顶在他的肚子上。

    陆臻捂着肚子,惨叫了一声。

    “你

    太粗暴了。”简瑶捂着脸:“你看...给我弄出血了!”

    陆臻顾不得肚子疼,赶紧凑过来,看见她脸颊的伤口果然又见红了,他心疼又自责,连忙说道:“对不对,对不起宝宝,哎,我真是个猪。”

    “猪都比你机灵!”

    说完他抽出纸巾,小心翼翼地给简瑶擦了脸。

    简瑶知道他本就是毛毛躁躁笨手笨脚的性子,也没有过多责备他,没好气地问:“诶,肚子踢疼了没?”

    “不疼不疼,完全不疼,宝宝膝盖撞疼了吧,来,我给你揉揉。”

    陆臻说完就蹲了下来,揉着简瑶的膝盖。

    简瑶索性就坐在了阶梯上,将自己的大长腿递到他面前。

    陆臻立刻坐到她下面的一级阶梯上,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腿,见她没什么反应,于是他的手又很不听话地落到datui上。

    简瑶拍开他的手,说道:“帮我揉膝盖,乱碰什么呀!”

    陆臻立刻规矩地缩回手,继续给她揉,说道:“以后不要和人打架了。”

    简瑶咕哝说:“是她挑衅我先。”

    “以后谁惹你不高兴,告诉我就好,我帮你揍他。”

    “女的你也揍啊?”

    陆臻想都没想,坚决说道:“揍!欺负我们瑶瑶,管他男女老少鸡鸡狗狗,我都不会放过。”

    简瑶抽回腿,说道:“嘴皮子谁不会,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陆臻那双桃花眼轻轻挑了挑,笑道:“我不喜欢用暴力解决问题,你也不要随便跟人手了。”

    “是因为你打不过别人吧,以前高中那会儿,你每次挑衅沈括,都被他按在身下蹂..躏。”

    陆臻不服气地说:“我那是让他的好不好!是男人才不和他计较。”

    简瑶笑了笑,摸了摸陆臻的脑袋:“陆臻,我发现,你真的好可爱啊!”

    陆臻像被奖励的大狗一样,蹭了蹭她的手窝:“反正...你是要当明星的人,保护好自己的脸,别破相了。”

    ”那我破相了你还喜欢我吗?”

    “开玩笑!”陆臻立刻站起来,挡住了天窗边斜落进来的阳光,宽大的阴影笼住了她的脸:“你以为我喜欢你的脸吗?”

    简瑶伸手拉他:“干嘛这么激。”

    “我明明,喜欢的是你的腿。”

    “……”

    简瑶

    忽然默了下来,拉他的手也缩了回去。

    陆臻见她脸色沉了下去,心里有些慌,坐到她身边,用手肘推了推她:“怎么了?”

    简瑶脑袋偏向一边。

    “宝宝...”

    “我不是你宝宝,别乱叫。”简瑶脸色微冷,站起身便要离开。

    陆臻这下是真的慌了神,连忙拉住她的手腕:“ 你别生气,我说笑的。”

    简瑶目光微敛,看着自己这一双腿。

    她知道陆臻喜欢它们,他时常望向她,炽热的目光都落在她的腿上,也喜欢摸。

    “陆臻。”她嗓音低沉:“你知道我为什么从来不穿短裤和裙子?”

    “你不喜欢裙子,我知道,我不要你穿裙子啊。”

    “才不是。”

    她回头,眼梢间微红,用力地说:“哪个女孩不喜欢裙子,可是我穿不了,因为我不能穿!”

    会...会吓坏别人,也会吓到你。

    陆臻从后面抱住了她,下颌搁在她的肩膀上,像一只大熊似的,紧紧地抱着她:“跟我说啊,有什么你都可以跟我说。”

    以前那个人也这样讲,她相信了他,然后他离开了。

    “陆臻,我们...还是算了吧。”简瑶闭上了眼:“我大概率应该...不是你喜欢的样子。”

    “算什么算!”陆臻情绪上来,有点激,抱她更紧了:“天底下哪有你这样的女孩,明明答应了要在一起,又说算了,你这样...很不负责任!你在玩弄我的感情!”

    “那又怎样!你就当我自私,我不想拖到后面...”

    我不想当我泥足深陷离不开你的时候,你却被我吓跑...

    经历过一次背叛,她绝不想再尝试那样绝望的滋味,永远不想。

    就当她自私吧。

    陆臻握住了她的手腕,用力地将她攥下楼梯,一鼓作气跑出了校园。

    “干,干什么呀,你带我去哪里!”

    陆臻没有说话,拉着她穿过马路,来到学校对面的一间酒店。

    他死死攥着简瑶的手,简瑶根本挣脱不开,慌张地看着他:“陆臻,你想做什么?”

    陆臻沉着脸,没有回答她。

    事实证明,脑门一根筋的男人,绝对不能轻易招惹。

    陆臻在前台递了身份证,拿到了钥匙,然后拉着她径直去了房间,扔进去,然后用力关上了门。

    “分手这种话都说出来了,我倒要看看,你腿上到底有什么。”

    “喂,你...耍流氓啊!”

    “你是我老婆,不算耍流氓。”    <p/www.ecnovel.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