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成小说网

正文 67、67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过年, 陆嫣和陆臻放寒假回了北城。

    那天下午, 陆嫣陪着简瑶逛街买过年的衣服, 步行街人头攒,相当热闹。

    短短几年的时间, 人们的消费水平直线上升,现在实体经济相当繁荣,不过等过不了几年, 人们的购物倾向便会转向于网络。陆嫣一直在鼓励陆臻朝互联网电商领域开拓,这一块儿现在没人看好, 但陆嫣知道,星辰大海, 实则大有可为。

    陆嫣去买了一瓶柠檬水递给简瑶,简瑶摸摸她的小脑袋:“谢谢乖女儿。”

    陆嫣甜甜一笑:“不谢,妈妈。”

    “你还真叫我妈啊!”

    “是呀!”

    简瑶叫陆嫣女儿,完全是开玩笑的叫法,却没想到陆嫣这小丫头竟然还挺喜欢这种角色扮演play。

    “行吧。”简瑶拧开了柠檬水瓶盖,第一口先递给陆嫣喝。

    就在这时,迎面走来的一个男人,陆嫣看着有些面熟。

    那男人穿一件拉风的灰大衣,头发烫着当年最流行的爆炸头, 刘海很长, 完完全全挡住了眼睛, 呈现一种慵懒颓废感。

    这人...好面熟啊。

    陆嫣连忙用手肘戳了戳简瑶, 让简瑶留意。

    简瑶抬头睨了他一眼, 说道:“这不是吴天翰么?”

    “谁啊?”

    “吴天翰,咱们高中的,对了,你妹妹施雅不是在和他谈恋爱么?”

    陆嫣这才想起来,这人是施雅的男朋友,施雅追随她的男朋友吴天翰,念的是本省的一所民办独立学院的高校,两人的关系似乎很稳定。

    不过......

    陆嫣抬眼望去,站在吴天翰身边的女孩,可不是施雅啊。

    “分手了么?”简瑶八卦地问。

    陆嫣茫然地摇了摇头:“不知道。”

    两个女孩目不转睛地望着吴天翰,眼睁睁看着他揽着身边这女孩走进对面的一家宾馆。

    简瑶“哟~”了一声,拿出陆嫣的手机,“咔哒”拍了一张照片。

    陆嫣笑着说:“别这么八卦呀!还拍照。”

    “随便拍拍嘛,难得遇到。”简瑶收回手机:“走吧,继续逛街!”

    很快,陆嫣便把这件事抛之脑后。

    晚上,吃饭的时候,施雅也来了,施雪娴求了陆简很长时间,终于同意让施雅来

    陆宅过年。

    陆简挨个问了自家的两位儿女学业和生活上的事,显得很有兴趣。

    陆嫣一五一十地回答了陆简,不过陆臻就比较敷衍了,男孩子终究不比女孩贴心。

    施雪娴见陆简没有问施雅,于是伸手拍了拍施雅的背,笑着说:“我们雅雅在学校里表现很棒呢,参加学校的歌唱比赛还拿了一等奖。”

    不过这句话说完,桌上无一人回应她,气氛显得稍许有些尴尬。

    陆简用餐巾擦了擦嘴,说道:“大学是一个锻炼自己的过程,希望你们进去之后,不要放松学习,知道吗?”

    施雅立刻道:“知道了陆叔叔,我会好好努力的!不会辜负您的期望。”

    陆简叉起一块牛肉,放进了陆嫣的碗中,又是一阵漫长的沉默,气氛尴尬得都快爆炸了。

    施雪娴看出来,陆简对施雅并没有抱期望,这话他是说给自己的一双儿女听的。

    她心里有些不舒服,但面上还是挂着笑,说道:“这一年,雅雅真是懂事了很多呢,再接再励哟!”

    “我会的,妈妈!”

    施雅望了望陆嫣,眼神里酝了些许不善的意味,故作漫不经心地说:“陆嫣,你什么时候把你男朋友带回家,让陆叔叔看看呀。”

    陆嫣拿勺子的手蓦然一紧,望向施雅的眼神冷了冷,施雅大大方方迎上她,脸上挂着得意之色。

    陆简放下刀叉,好奇地问:“小嫣,交男朋友了?”

    “呃,嗯。”

    “叫什么,哪里人,人品家世如何,是你的同学吗?”

    陆简很重视陆嫣谈恋爱的问题,问题跟连珠炮似的扔了出来。

    陆嫣感觉...压力有点大。

    陆嫣选择性地回答:“他...他叫沈括,人品很好。”

    陆简俨然是要开始查户口了:“是本省人吗,父母是做什么的?”

    “父母...”

    不等陆嫣回答,施雅立刻插嘴道:“陆叔叔你还不知道呢,高中的时候他们就在一起了,那男孩没妈,家里只有一个老爸去年还病死了呢,家里一穷二白的...”

    陆臻手里的叉子重重地扔在盘子上,发出“砰”的一声脆响,吓得施雅一跳。

    施雪娴立刻道:“陆臻,你摔叉子做什么!”

    陆臻舔了舔唇,拖着懒散的调子对施雅道:“

    一穷二白关你屁事啊。”

    “你说话真难听。”

    “这是我家,我说话就这样,不爱听,滚啊。”

    “够了,我没问你们两个,都闭嘴。”陆简喝止了他们两人,转而望向陆嫣:“他的父母都...不在了?”

    陆嫣点点头,坦荡地回道:“他的父亲离世一年了。”

    “听着家境似乎不太好。”陆简脸上浮起一丝担忧:“性格方面...”

    陆嫣还没开口,施雪娴悠悠地说:“这种家庭的男孩啊,一般性格都会有缺陷。”

    陆嫣的手握紧了勺子,桌底下,陆臻轻轻拍了拍她的膝盖,说道:“沈括是我的哥们,他挺好的,没什么毛病。”

    “就算性格没问题,不过家世也不匹配啊。虽然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不讲门当户对了,但是也不能差太多吧。小嫣的家境比他好这么多,说不准...他就是拣高枝儿攀呢。”

    施雪娴掩嘴笑了笑:“别怪我把人想得太坏啊,但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性,对不对?”

    陆简脸色渐渐沉了下去,显然,施雪娴的话他是听进去了。

    陆嫣是他最宝贝最疼爱的女儿,他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欺骗她的感情。

    陆简道:“嫣嫣,大学还是应该以学业为重,男朋友的事,容后再考虑。”

    “爸,你这话说的...”陆臻听不下去了:“大学这么好的青春时光,你不让人家谈恋爱,将来毕业了就要催着结婚,这不是很奇怪么。”

    陆简语气松缓了些,说道:“我不是不让小嫣谈恋爱,她叔伯们家里的哥哥们,都是青年才俊,我看叶迦淇就不错。”

    他一直都很欣赏叶迦淇,满心想着让他当女婿呢。

    “那也要看小嫣自己的喜欢吧。”

    “这件事容后再说。”陆简不想和陆臻争执。

    陆嫣冷冷地望向施雅,施雅也正看着她,脸上露出胜利者的微笑。

    “说到男朋友,施雅,你还在和吴天翰谈恋爱啊。”

    “是啊。”

    陆嫣提到吴天翰,施雪娴脸色更加得意了,对陆简说道:“雅雅的男朋友真是不错,吴家的大公子,家世人品样样都有,将来要是结成亲家啊,说不定对你们生意上还会有帮助呢。”

    陆简不置一词,他从来没想过要靠子女的婚姻来巩固公

    司利益,更何况,施雅跟他又没关系。

    陆嫣从容说道:“吴天翰跟施雅感情一直都很好,昨天我还看见他们一起逛街呢。”

    施雅愣了愣:“昨天?”

    “是啊。”陆嫣漫不经心说:“步行街,吴天翰给你买了好多衣服啊,街尽头的那家宾馆,叫什么来着...哦,友缘宾馆,你们一起进去的,不是吗?”

    闻言,施雅脸色大变,站起来指着陆嫣道:“你诬陷!才没有!我才没有!血口喷人!”

    “诶?这不是你吗?”

    陆嫣摸出手机,翻开相册照片,递到施雅面前。

    感谢老妈高中毕业的时候给她换了带照相功能的手机。

    施雅看到照片里的两个人,男人的背影正是吴天翰,他揽着的女孩...却不是她!

    他们两个人贴得很紧,姿态亲密,吴天翰手里拎着大包小包,很明显,都是给身边女孩买的东西。

    这招照片是简瑶拍的,最绝的地方就是,她居然把友缘宾馆四个字拍了下来,当成了背景板。

    这招杀伤力太大了,施雅的眼眶当即红了一圈。

    施雪娴一把将手机夺了过去,看着照片里的男女,急切地质问施雅道:“这是怎么回事!这女孩是谁!”

    “我怎么知道啊!”

    “你不是说,他很喜欢你吗,怎么还会和别人!”施雪娴也急了,她很满意吴天翰这个好女婿,满心盼着自己家女儿嫁进吴家,自己在陆家的腰板也能挺直些,不至于这般受气。

    施雅终于呛哭了出来:“我不知道,他...他最近很少给我打电话。”

    “王八蛋!这个混蛋...”

    陆简有些不耐烦了,好好的一顿团圆饭,被这对母女给毁了,他说道:“要吵你们出去吵,别影响吃饭。”

    施雅擦着眼泪,转身跑出了房间,而施雪娴也顾不得什么,追上去问清楚情况。

    桌底下,陆臻冲陆嫣比了个牛逼的手势,这都能让她遇到,遇到便罢了,居然还拍了照片。

    果然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沈括那种心机boy在一起久了,小丫头的段位也提高了不少啊。

    虽说这个话题翻篇了,但陆简还是有些放心不下,晚上,他叩响了陆嫣的房门。

    “请进。”

    陆简推门而入:“嫣嫣,还没睡呢?”

    陆嫣正趴在桌边,用电脑看一段舞蹈视频:“没呢,马上就睡。”

    “嫣嫣,你的那个男朋友啊,有时间,让他来家里坐坐啊。”

    “您不用担心,沈括他对我很好的。”

    “老爸总还是比你看人更透彻些,让爸爸给你把把关。”

    毕竟是自家的亲闺女,陆简还是担心小丫头受人蒙骗,万一遇人不淑,将来伤心的可还是自己。

    陆嫣想了想,说道:“行,爷爷,我问问他吧。”

    “好,好。”陆简揉了揉小丫头的脑袋:“还叫爷爷呢。”

    “唔...”

    本来就是爷爷嘛。

    陆简也没在意,随便这小丫头怎么叫,她开心就好。

    在陆简转身出门之际,陆嫣忽然道:“我发现您变了。”

    “什么?”陆简不解。

    陆嫣笑着说:“您变了,和以前不一样了。”

    过去陆嫣也曾从陆臻的只言片语中了解过她的这位爷爷,陆臻说起来,他简直就是家里的暴.君,他要做的事情,没人敢拂逆,他认定是对的事情,哪个敢说不对。

    陆臻是个出软不吃硬的主,在陆简这种严酷的父权压制之下,他脾气越发刚烈,也越来越叛逆,最后闹得个断绝父子关系的下场...

    其实陆臻很爱他的父母,他很喜欢讨孟知宁的开心,甚至会在老妈面前故意装傻撒娇,逗她笑;

    对于老爸,他更希望得到他的认可,他要是能夸他一句,他甚至可以开心好多天...

    然而过去的陆简从来不会夸陆臻,在他眼里,陆臻就是不学无术、一无是处,完全没有好的地方。

    这些年,陆简在潜移默化中,也变了许多。

    不管儿子有没有出息,首先他应是一位慈父,其次,才应该是一位严父。

    陆嫣笑着对他说:“陆臻其实很崇拜您,您是他的偶像。”

    陆简退出房间,站在门口顿了很久,然后踱着步子,走到了陆臻的房间门口。

    房间门的缝隙里透出微蓝的光亮,他没有上锁。

    陆简听他的朋友们说起过自家的小孩,一回房就把房间门关起来,也不知道在房间里搞什么。

    陆臻没有锁过房间门,甚至大部分时候,他的房门都是大大方方地敞开着...

    他从来不会把自己和家人隔绝开来。

    陆

    简透过门缝隙朝屋内望去,陆臻趴在床上,曲着身子,笑得像条狗似的——

    “宝宝早点睡哦。”

    “嗯嗯,我写会儿代码,就睡了”

    “爱你,亲一下。”

    “再亲一下...”

    陆简:……

    有时候可能还是锁上门比较好吧。

    他敲了敲房门,陆臻防备地坐直身子,把手机藏到身后。

    “啊,爸,有事吗?”

    “没事,早点睡。”

    陆臻有些受宠若惊:“啊?”

    “让你早点睡觉,不要熬夜。”

    “哦!”

    陆简拉上了房间门。

    陆臻听着他脚步声渐渐远去,嘴角勾了起来,这一刻的他,幸福感简直爆棚了。

    *

    今年的年三十,下了一场纷纷扬扬的雪,气温越发低了。

    早上家里的暖气坏掉,沈括拿着扳手上楼去修好了暖气,不过房间的温度还是升不上去。

    索性作罢,反正他只在家里住几天,便要回学校了。

    家里冷冷清清,没什么过年的气氛。虽然以前过年他们家也不热闹,但好歹有老爸和他两个人,看看春晚,吃一顿年夜饭,总是团圆的。

    今年,就只剩他一个人了。

    沈括看着墙上老爸微笑的黑白照片,这个男人很喜欢笑,即便是在他怀里落气的前一刻,嘴角都是扬了微笑。

    他问遗照中的男人:“蜻蜓为什么断了翅膀还能飞?”

    生活里没有老爸的冷笑话,沈括还有些不太习惯,他自答道:“因为它很坚强。”

    一阵冷风吹击着窗户,发出哐哐的声响。

    真是够冷的。

    他转身出了门,无论如何,还是买点年货回来,把今晚年三十给过了。

    四十分钟后,他提着白色的塑料口袋回来,却看到门前站着一抹嫣红的身影。

    女孩穿着一件大红色的羽绒服,衣领帽檐处缀着洁白的兔毛,柔软的在冷风中翩飞。

    她将戴毛绒手套的手放在嘴边,呼出白色雾气。鼻尖冻得有绯红,卷翘的睫毛上挂了一层薄霜。

    她站在冷风中,不断搓着手,看上去有些呆头呆脑。

    沈括加快步伐走过去,一把将女孩揽入怀中,轻轻抚着她的背,替她升温:“你怎么来了?”

    陆嫣提了提手里的塑料袋:“买了好多吃的,来和你一起过

    年啊。”

    沈括拉着她进了屋,打开了效果并不是特别好的暖气片。

    “过来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万一我今晚不在怎么办,你准备站在外面等多久?”

    陆嫣将口袋放在柜子上,摘下了手套说:“我给你发了短信呀。”

    沈括摸出手机看了看,她的确发了短信,问他在做什么,沈括回她在外面买年货。

    陆嫣每天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都会给他发短信,沈括还以为这是她的日常问候,没想到她会过来。

    “我这边暖气坏了。”他回头对她说道:“你坐会儿,我送你回去。”

    “坏了吗,完全没感觉到哎。”小丫头满脸真诚。

    沈括说:“你上的表演课卓有成效。”

    演技很在线。

    陆嫣撇撇嘴,不满地说:“特意来陪你过年,屁股还没坐热呢就赶人家走。”

    沈括也很无奈,若是平时就算了,今天暖气坏了,他不敢让她呆太久。

    “留下来把饭吃了,然后我送你回去。”沈括说完,拎着两包塑料袋去了厨房。

    陆嫣磨磨蹭蹭走到厨房门口,提议道:“沈括,要不今晚你去我们家过年吧,我爷...我爸说他也想见见你。”

    沈括的手顿了顿,然后道:“不用。”

    “你...不想去我家吗?”

    他背对着她,回答道:“现在有点早。”

    他也还没有做好见家长的心理准备。

    陆嫣将脑袋搁在门框边,闷声说:“对哦,是还早,万一哪天就分手了,这家长不就白见了,对吧。”

    沈括听出了小丫头语调里的不悦,往后扔了一颗小蒜苗,不偏不倚,稳稳命中陆嫣的额头。

    陆嫣捂着脑袋,微怒道:“做什么呀!”

    “不要轻易说出那两个字。”沈括回头道:“我会生气。”

    “我还生气了呢!”

    陆嫣气呼呼地走到客厅,盘腿坐在沙发,背过身去不理他了。

    巴巴地大老远过来,吹了好久的冷风才进屋,进屋都还没坐下来呢就被下了逐客令;她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试探性地提议让他回去见见她的家人,却被一口拒绝...

    这种滋味好受么,一点都不!

    沈括走出厨房,坐到她身边,陆嫣立刻往边上挪了挪,离他远些。

    有什么东西递到了她的手边

    ,又塞进了她的掌心里,硬硬的。

    陆嫣抑制不住好奇,低头望去——

    几枚五颜六色的水果硬糖。

    哼,她又不是小孩子,几颗糖就想把她哄开心,门都没有。

    陆嫣把糖推开:“才不要呢。”

    耳边传来糖纸哗哗的脆响,沈括慢慢地剥开糖纸张,然后将水果硬糖喂到她嘴里。

    “不吃!我不爱吃糖!”

    有骨气的陆嫣正要把水果糖吐出来,沈括忽然凑过来,吻上了她的唇,同时封住了她的嘴。

    “唔!”

    水果糖酸酸甜甜的味道弥漫于唇齿间,沈括吻了她好半晌,卷走了她舌尖的水果糖。

    “不吃还我。”

    “喂,你...”

    怎么这样!

    陆嫣揽住他的颈子,主吻上他,要回了那枚水果糖。

    “我要吃。”

    沈括轻轻蹭了蹭她的鼻翼,轻声说道:“第一,不是赶你走,因为家里真的很冷;第二,我说的还早,不是指我们的关系,而是我现在一无所有,不好见你的家里人。”

    陆嫣抱紧了他:“我不介意,我家人也不会...”

    “可我介意。”

    陆嫣住嘴了,她懂得他的骄傲,也懂得他有自己的坚持。

    “等再过半年。”沈括向她保证:“半年的时间,够了。”

    陆嫣乖巧地点点头:“对不起沈括,我不该乱发脾气,以后不会了。”

    相互理解,是两个人相处的前提。

    沈括松开她,揉揉她的脑袋,笑着说:“以后也可以发脾气。”

    “咦?”

    “因为你很好哄。”一颗糖就能哄回来。

    陆嫣舌尖抵着酸酸甜甜的水果糖,说道:“这么好脾气的女朋友,某人很幸运哦。”

    “是,我很幸运。”

    沈括拉着陆嫣的手,拨弄着她颀长漂亮的手指尖,徐徐说道:“今天我的心情不太好,但是现在我很开心,谢谢你来陪我。”

    陆嫣望了望墙上沈叔叔的照片,又望了望空空荡荡的家,明白了为什么他心情会不好。

    “只是家里实在太冷了。”

    “不管,来都来了,至少得把饭吃了,对吧。”陆嫣推着沈括去厨房:“快做饭,我好饿。”

    沈括笑了笑,脱下外套,将她的小脚裹好,然后起身去了厨房。

    衣服暖暖的,带有他的体

    温,也有他的味道,陆嫣的冷冰冰的脚立刻暖了起来。

    她望着他在厨房里忙碌的背影,心里也是暖暖的。

    这个时候的沈括,虽然脾气控制得很好,但多少带了些少年意气,不似中年之后的他。

    陆嫣恍然想起来,她和中年的沈括有过一次跨年的经历。

    那是她搬进沈宅的三个月之后,年三十,家里所有的仆人全都回家了,空荡荡的沈宅,只剩了她和沈括两个人。

    沈括一直在公司忙到晚上九点半,才回到家,一身西装革履,风雪中显得格外肃杀生冷。

    连司机都已经回家团圆了,所以他是自己开车回来的,回家的路上,顺道去市场买了两桶烟花。

    因为...家里还有个小丫头,他想放烟花给她看。

    男人一进屋,便看到小丫头抱着靠枕窝在沙发里,偷偷抹眼泪。

    陆嫣想回家,想回去和爸爸一起过年...

    沈括原本温热的心蓦然被浇了一盆冷水,看着家里冷锅冷灶,又看看可怜兮兮的小丫头,心疼了。

    他脱了外套,随意地扔在沙发上,坐到她对面,沉声问:“想走吗?”

    陆嫣小心翼翼地点头:“沈叔,我...我想我爸了。”

    “那走吧。”

    陆嫣诧异地望向沈括。

    男人望着窗外,浅淡的灯光之下,他轮廓分明的五官笼上了一层矜贵与清冷。

    “我不留你了,今天年三十,回去和家人团圆,回去之后,也不必来了。”

    他说完,起身上了楼。

    陆嫣看着大门,又望望沈括:“那...沈叔你答应放过我爸的事...”

    “说到做到。”

    陆嫣连自己的行李都来不及收拾,生怕沈括改变主意,连忙跑到门边,匆匆换了自己的运鞋,离开了沈宅。

    走出百米之后,听到身后有烟花炸开的声音,她回头,只见沈宅的上空升起了一簇簇漂亮的烟花,照亮了半边夜空。

    沈括一个人在楼顶放烟花。

    陆嫣看着天空中灿烂的烟火,看着那个人站在楼顶的孤独身影,一股莫名的悲伤忽然涌入她的心中,她怔怔地转身,想要回去,想要回去陪陪他...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一道远光灯扫过来,陆嫣眼前一片白光,紧接着便是天翻地覆的车祸...

    她失去了知觉,然后离开

    了那个世界。

    *

    施雪娴真的是一天也受不了了,这个家只要有陆嫣在一天,她永远也别想有出头之日。

    她根本不相信陆嫣是陆简的女儿,当年那个走失的小女孩,不可能回来的,她怎么可能回来...

    那天下午,她趁陆嫣不在家,她将佣人骗出去买东西,然后悄悄溜进她的房间。

    房间里环顾了一圈之后,施雪娴来到陆嫣的窗边,戴上白色的塑胶手套,捡起了她遗落在枕头边的一缕发丝。

    看着那缕发丝,她眼角泛起一丝恶毒之色。

    只要证明陆嫣和陆简没有血缘关系,不是亲生父女,如陆简重视亲缘血脉的男人,势必会把她赶出家门。

    施雪娴将那缕头发丝小心翼翼地撞进了薄膜袋中。

    ※※※※※※※※※※※※※※※※※※※※

    今天评论前150有红包!    <p/www.ecnovel.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