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成小说网

正文 68、68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周后的傍晚, 当施雪娴拿到那份鉴定报告的时候, 彻底傻眼了!

    当初她用的是陆嫣和陆臻两个人的DNA进行对比,她知道陆简的脾气, 没敢偷取陆简的头皮毛囊,怕陆简得知真相之后的雷霆震怒。

    拿到陆臻的DNA也是一样,只要最终结果显示两人不是兄妹,没有亲缘关系, 自然也就证明了陆嫣不是陆简的女儿。

    然而, 她手里的那份检测报告显示最后的红戳标明——陆嫣和陆臻的确存在亲缘关系,而且是直系血亲!

    施雪娴不懂这个直系血亲到底是兄妹还是父女,她的关注点根本不在这上面。

    他们竟然存在亲缘关系。

    她头重脚轻地走出鉴定中心, 拿着那份报告的手都在颤抖...

    怎么可能,她不可能是陆小妹,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的!

    可是真相就这样摆在她面前, 不能不信。

    施雪娴攥着那份鉴定报告, 驱车匆匆赶到了弟弟施睿才家里,将鉴定报告重重拍在他的桌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施睿才刚刚下班回来, 正就着小酒, 啃着卤鸡爪, 漫不经心道:“这次又怎么了。”

    施雪娴看了看周围, 家里没有别人, 施雅在房间里, 关着门不知道做什么, 弟妹也出去买菜了。

    她凑近了施睿才, 低声说:“陆小妹...上个月你跟我说,她现在还在村里那户人家好端端呆着,那这份亲子鉴定又是怎么回事!”

    施睿才这才拿起鉴定报告,翻了两页,他没什么文化,当然也看不懂上面复杂的专业术语,只看懂了“确认有血缘关系”几个标红的字。

    “怪了。”施睿才挠挠头:“陆小妹还好端端呆在那户人家,这没错啊,你家那个到底是谁?”

    “你问我,我问谁去!”

    “不会是你老公在外面还有什么私生女吧。”

    “私生女能和陆小妹长这么像?”

    “那可不一定哦。”

    施睿才吐出鸡爪骨头,轻松地笑了笑:“都是一个爹生的,长得像也很正常嘛。”

    “你还笑得出来!”施雪娴现在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在房间里焦虑不安地来回踱步子:“不、不可能是私生女,陆简我了解他,他不会在外面做

    这种事。”

    施睿才讽刺:“你还挺信任他的嘛。”

    “就算是私生女,那她伪装陆小妹的演技,也太好了。”

    施雪娴越想越觉得不对劲,陆嫣不可能是什么私生女,她...她就是陆小妹。

    “是陆小妹回来了,她来找我报仇了!”施雪娴脸色一阵惨白,无力地坐在沙发上:“现在陆简已经对我很不耐烦了,都是拜她所赐,都是她...她来找我报仇了!”

    施睿才轻蔑地看着他,冷冷道:“你别自乱阵脚了,上个月我才和那户人家通过电话,陆家那疯妹妹还好端端地呆在他们家,你要不信,我再给他们打个电话问问。”

    施雪娴催促道:“那你还等什么,快打啊!”

    “这会儿都几点了,他们村里面就村口小卖部有一部电话,现在小卖部也已经关门了,等明天再说呗。”

    施雪娴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又站起来,神经兮兮地问施睿才:“你没有去那户人家家里看过,对吗?”

    “那么远,坐火车要两天,到了还得翻几座山,我没事儿去他们家干嘛啊。”

    “你没去,你怎么确定陆小妹还在他们家!万一是他们骗你的呢!说不定陆小妹早就跑了!”

    施睿才挠挠后脑勺:“没这个必要吧,再说,陆小妹不是智障吗,一个智障,她能跑那儿去。”

    “那你怎么解释我家里那位...”

    施睿才还真是没法解释,只能一口咬定了陆嫣就是陆简在外面的私生女,只不过是和陆小妹长得像罢了。

    施雪娴坐立不安,当下便说道:“不行,我不能放心,我必须要亲自去他们家看看!”

    “亲自去?”施睿才惊诧地看向她:“没、没必要吧。”

    “怎么没必要,如果陆嫣真是那陆小妹,她...她要是把当年我们做的事情说出来,那...”

    “她来你们家都这么多年了,要说,早就说了,你这会儿杞人忧天,有意思么。”

    “不管了,我必须要亲眼看看。”施雪娴心里有鬼,现在已经方寸大乱,要是不亲自看看,她不能安心。

    “那你什么时候去啊。”

    “越快越好,你明天就去买车票,买最近的班次!”

    施睿才有点不乐意:“我...我也要去啊?”

    “你当然要去,不然我怎

    么找得到地方!”

    施睿才揉了揉鼻子:“行吧。”

    两个人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完全忘了家里不止他们两个人。

    施雅背靠着房门,紧攥手机的手不住地抖着...

    妈妈和舅舅的对话,她没有听完全,只听了一半,隐隐约约也能猜出大概轮廓,说陆小妹现在还在农村的某个地方,陆嫣根本就不是陆小妹!

    施雅眼神里透出某种痛快的意味。

    她根本不是陆家的女儿,和自己没有区别,凭什么可以名正言顺住在陆宅!

    *

    三天之后,施睿才告诉施雪娴,票买到了,不过要过了正月十五才行,过年的票不好买啊。

    施雪娴真是一分钟都等不下去了,可那种穷乡僻壤,也没有飞机过去,只有火车和汽车能到达。

    就算再焦躁,她也只能耐着性子等正月十五之后。

    这段时间,陆嫣总感觉施雪娴看她的眼神怪怪的,看得她心里发毛,感觉下一秒她就要变身野兽把她吞了似的。

    而正月十三的某个晚上,叶迦淇一通电话,把陆臻和梁庭他们叫了出来。

    在某个喧嚣沸腾的酒吧包间里,陆臻见到了已经烂醉如泥的施雅。

    陆臻不解,转头问叶迦淇:“这是什么意思?”

    叶迦淇关上房门,努努嘴,望向施雅:“她好像失恋了,喝了挺多,正好我陪几个朋友在隔壁开party庆生,看到她了。”

    “她喝不喝酒,失不失恋,关我们什么事,还要我们把她弄回去么。”陆臻翻了个白眼,转身便要离开。

    梁庭拉住了他:“你听叶迦淇说完,行不行。”

    如果只是单纯喝醉酒,只叫陆臻陆嫣过来就行了,叶迦淇把梁庭都叫过来了,说明事情没那么简单。

    叶迦淇说道:“她喝醉酒,说了一些话,我听着...觉得事情不对劲。”

    “她说什么了?”

    叶迦淇也没有转述,他把陆臻拉到醉酒的施雅面前。

    施雅看到陆臻,立马扑了上来:“骗子!你妹妹是个骗子!她骗了你们,她根本不是你妹妹!”

    陆臻推开了施雅,皱眉道:“你在说什么!”

    “她是个骗子,她根本不是你妹妹!”施雅红着眼睛,情绪激地说:“真正的陆小妹,真正的陆小妹还在村里呢!我舅

    舅确认过,她根本就是个冒牌货,不配住在陆家!”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啊!”

    梁庭也听出了施雅话里的不对劲,走到施雅面前,一字一顿地问:“你说...陆小妹在哪里?”

    “村里,哈哈哈哈,她还在村里呢!家里那个是个冒牌货,跟我一样,都不姓陆,是假的!哈哈哈!”

    施雅似乎被压抑太久了,笑起来的声音都要癫狂了,宛若疯妇。

    陆臻情绪瞬间上头,一把攥住施雅的衣领,将她拉近了自己:“你说,你说我妹妹她...她在哪里!”

    “我妈、还有我舅舅,他们已经买了火车票,等他们回来的时候...陆嫣那个冒牌货就可以滚出陆家了哈哈哈哈!”

    陆臻一把扔掉了施雅,沉着脸,转身便要离开。

    叶迦淇挡在了他面前:“陆臻,你想做什么。”

    “我要去找施雪娴问清楚。”陆臻喘着粗气,气得额头间青筋都爆起了:“我要把我妹妹找回来!”

    “相信我,我比你更想找回陆小妹,她也是我的朋友。”叶迦淇说道:“但是你现在去问她,就太不聪明了。”

    梁庭思忖片刻,也说道:“叶迦淇说的没错,现在去问,她完全可以矢口否认,到时候你就算是把她拉到警察局,只要她一口咬定了没这回事,法律就拿她没办法。”

    陆臻走过去,抓起醉酒的施雅:“人证都在这儿,她能抵赖吗!”

    “警察能把她喝醉酒的话当证据采纳?”

    陆臻急得鼻孔都冒烟了,在房间里踱着步子:“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说怎么办!”

    叶迦淇打开房门,给自己门外走廊边的朋友们使了个眼色,让他们把施雅带了出去,施雅迷迷糊糊步履踉跄,显然是醉得不轻。

    重新关上房门,房间里也就剩了他们三人。

    “这件事,须得从长计议。”叶迦淇坐到了沙发上,对陆臻说道:“听施雅这意思,她妈妈过几天就要离开,要和她舅舅一起去乡下,多半怀疑陆嫣不是陆小妹,要去现场确证,只要咱们跟着他们,指不定就能找回陆小妹。”

    陆臻眼睛里有了光:“真的吗?真的能找到她!”

    “八九不离十。”

    梁庭又说道:“你说跟着他们,是指什么?跟踪吗?”

    “只有这个法子,但绝不能被他们发现。”

    “很容易被发现了,陆臻那个后妈,认识咱们几个啊!”

    “所以如果真的要跟踪,绝对不能是咱几个。”叶迦淇问陆臻:“你不是有个在警校念书的朋友吗?”

    “秦皓进山拉练了,手机被收了,现在联系不上。”陆臻说:“而且就算他在,也不行,他来过我家,施雪娴见过他。”

    “花钱雇一个人呢?”梁庭提议。

    “这件事关乎陆小妹的安危,不宜声张,也不能随便找个人做,万一被施雪娴发现,花更多钱收买对方,我们前功尽弃。”

    此刻的陆臻完全没法冷静,他暴躁地说:“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说怎么办!”

    “我倒是有一个好的人选。”叶迦淇冷静地说:“只怕陆嫣不会同意。”

    此言一出,梁庭的脸色先变了。

    聪明如他,已经猜到叶迦淇提议的那个人...是谁。

    陆臻脑子就跟卡壳了似的,连忙问道:“有好的人选怎么会不同意,嫣嫣肯定支持找回她小姑这件事!你说的是谁?”

    叶迦淇舔了舔干燥的下唇,说出两个字:“沈括。”

    “沈括?”

    “他是最好的人选,不是吗?”

    叶迦淇话是对陆臻说,但目光却扫向了梁庭:“他比一般人聪明,能随机应变,跟踪应该不会被发现;同时他也拿陆臻当兄弟,应该会竭尽全力找回陆小妹;而最重要的是,施雪娴从来没有见过他。”

    陆臻左拳击右掌:“没错!沈括可以!他是我好兄弟,他肯定会帮我的,有他做这件事,一定能把我妹妹找回来!”

    他说着便摸出了手机,要给沈括打电话了。

    梁庭一把按住了陆臻的肩膀:“等一下,你是不是还应该...跟小嫣商量下。”

    “不用商量,她肯定会同意。”

    怎么会不同意,陆嫣比任何人都更像找回她小姑,现在有线索了,她肯定义不容辞支持这件事啊!

    梁庭抿抿嘴,意味深长地看了叶迦淇一眼,叶迦淇大大方方地和他对视,眼神里的意味也相当...明显。

    这家伙虽然言之凿凿都是为了找回陆小妹,但他提议让沈括,绝对有夹带私货的成分。

    “陆臻,你好好想想。”梁庭拉他坐下

    来,说道:“如果让沈括去做这件事,他势必会知道全部真相,知道陆嫣不是你的妹妹,甚至知道陆嫣重生的事情。”

    “知道就知道呗。”陆臻耸耸肩:“大家都知道,都是自己人,不会说出去。”

    “没错,大家都知道,可是为什么陆嫣就是不肯让他知道,你想过这个问题没有。”

    陆臻茫然地摇了摇头。

    叶迦淇讽刺道:“梁庭,你比人家当爹的还要了解人家闺女,几个意思啊。”

    梁庭根本不理叶迦淇,这就是个搅混水的,唯恐天下不乱。

    “陆嫣不想让沈括知道,一则她只想在沈括面前当一个正常人,二则...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她当初是为了改变未来的你破产的命运,才接近沈括,你觉得,沈括如果知道了这件事,会怎么想,他能接受陆嫣有目的地接近自己吗。”

    陆臻终于冷静了下来,怔怔地望着梁庭:“我不知道,会吗?”

    “你不知道,我上哪儿知道去。”

    他能揣度很多人的心思,甚至包括叶迦淇的心思,但他看不懂沈括...

    “所以陆嫣千瞒万瞒,你倒好,非得要把这件事捅沈括面前去。”梁庭有些愤怒地望向叶迦淇:“你别太自私了。”

    叶迦淇笑了,漆黑的眸子里满是荒唐:“我只是在争取我想要的,自私也比某些胆小鬼要好,连说都不敢说出来。”

    陆臻看着针尖对麦芒的两个人,茫然地说:“你们两个在打什么哑谜。”

    梁庭懒得理会叶迦淇,转而对陆臻道:“无论如何,这件事都要跟陆嫣商量,要不要告诉沈括,也要由她来决定。而且,沈括也并非绝对的人选,总还能找到别人。”

    “但他是最合适的,不是吗。”

    叶迦淇望向陆臻:“错过了这次机会,陆臻,你想要再见到你妹妹,可能要等下辈子了。”

    陆臻坐在沙发边,手紧紧捂着他的膝盖,似乎也在犹豫:“能想办法弄到他们火车的班次吗?”

    叶迦淇道:“我已经让朋友帮忙去查,这应该不是难事。”

    “只要知道他们的目的地,就能缩小范围,知道小嫣具体被困哪个省市。”

    “但范围还是太大了,十万大山丛,几百几千户村落,你要一一去找,谈何容

    易。”叶迦淇道:“除了我所说的...跟踪他们,没有别的办法了”

    陆臻揉了揉脑袋,站起来又坐下,坐了会儿,又不安地站起来,屋子里踱步。

    最终,他摸出手机,一锤定音:“给沈括打电话。”

    “陆臻,你至少跟陆嫣商量一下!”

    “那丫头心里藏不住事,告诉她,指不定会在施雪娴面前露出马脚,事关人命,兹事体大,为了保险起见,暂时不要说。”陆臻沉声道:“只有我们三个知道,外加沈括一人。”

    陆臻这些年,成熟了不少,虽然性子还是急躁,但是已经不再像高中时那般莽撞了。

    陆嫣是他的宝贝女儿,陆小妹是他的亲妹妹,手心手背,都是肉,但如果这次不能找到陆小妹...

    也许真的如叶迦淇所说,这辈子都不可能见面了。

    陆臻拨通了沈括的电话。    <p/www.ecnovel.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