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成小说网

正文 72、7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晚上,陆小嫣叩响了陆嫣的房门, 过来跟她道歉。

    陆嫣让她进了屋, 她进来之后,眼睛很不听话地在陆嫣的房间里扫描。

    陆嫣站在了她的面前, 阻隔她的视线。

    她真诚地说:“对不起, 我不该对你发脾气,妈妈说我的精神状态还不稳定, 希望你能原谅我。”

    陆嫣并没有把这些事放在心上,漫不经心说:“没什么,我们是一家人。”

    “没错!我们是一家人!”陆小嫣将一个小布偶娃娃送给了她, 说道:“这是我亲手封的, 送给你,希望你喜欢。”

    陆嫣接过小布偶娃娃, 娃娃是用灰布缝制的,内底捏着似乎像是塞着米, 外面用圆珠笔画上了人的五官,布偶的嘴角扯着笑, 用红笔涂抹,宛若血盆大口, 圆圆的眼珠用黑笔不规则地涂满, 模样有些吓人。。

    陆嫣感觉头皮有些发麻,不过这是小丫头的一番心意, 她还是欣然接受了。

    “谢谢你。”

    陆小嫣很自来熟地坐在了陆嫣松软的大床上, 弹了弹, 用闲聊的调子对她说:“真神奇啊,你竟然是来自未来,还比我小一辈,有时候我看你,就像在照镜子似的。”

    陆嫣打量了她一眼,不得不说,她们的确像,五官神似,只是眼睛略有差别——

    陆小嫣继承了孟知宁的杏眼,而陆嫣的眼睛和陆臻、乃至陆简如出一辙,清一色桃花眼。

    因此陆小嫣的眼睛显大,显萌;而陆嫣的眼睛不自觉地上挑,显魅。

    陆嫣坐在陆小嫣身边,好奇地问她:“你是怎么好起来的呢?”

    陆小嫣耸耸肩:“不知道,可能是有一次在田埂上玩,磕着脑子了,后来恢复了半年,思路慢慢清晰起来,自从我醒过来以后,他们对我就挺好的了,可能是见我好起来,觉得我很可爱,真心想把我当女儿吧。”

    陆嫣不置一词。

    她知道,这个年代,重男轻女很严重,尤其是农村,周姓家里已经有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了。对于陆小嫣,多半害怕的成分大于喜欢吧。

    小时候她神志不清,倒无所谓,现在醒过来,大概是害怕她将他们的罪行说出来。

    但因为她来历特殊,所以他们也不敢对

    她怎么样,只能好吃好喝养着,让她对他们少一分怨憎。

    这也只是陆嫣的猜测,不管怎么说,她经历这次磨难,平安无事,终究是好事。

    “对了,你是我爸爸的女儿,那你就是我侄女。”小丫头忽然抓着陆嫣的衣袖,说道:“这样的话...沈括就是你的叔叔咯。”

    提到沈括,陆嫣的心沉了沉,望了她一眼。

    她眨着圆溜溜的大眼睛,一脸天真无邪。

    “我以前,叫过一段时间沈叔。”她说:“后来,就不这样叫了,因为我们年龄差不多。”

    至少现在,是这样。

    陆小嫣忽然说道:“以前大家都以为你是我,你冒充了我的身份,这样的话...沈括肯定也以为你是我哦~”

    “所以?”

    陆小嫣笑了笑:“没有啦,本来你也是代替我存在的,现在我回来了,不知道你会不会忽然又回去你自己的世界呢,毕竟...你本来就不属于这个世界啊。”

    陆嫣脸色沉了下去。

    陆小嫣依旧笑靥如花,小丫头年龄不大,眼睛里藏不住心思,她过来与陆嫣和好是假,她时时刻刻都在提醒她——你是我的代替品,你所拥有的一切,都应该属于我。

    “幸好沈括找到了我,把我救了出来,我才能再跟爸爸妈妈见面,我还没好好谢他呢。”陆小嫣自顾自地说:“你都不知道,他当时为了就我,简直不要命了,被几十个村民追赶,甚至还被......”

    “还被怎么样?”

    陆小嫣忽然顿住,见陆嫣脸上溢起担忧的神情,笑着说:“既然你不知道,那这就是我和他的秘密了。”

    “......”

    看着陆小嫣脸上“胜利者”的表情,陆嫣知道,这家伙是假借道歉之名,反击她来了。

    陆嫣站起身,直接将那个布偶娃娃扔进了垃圾桶里,然后走到陆小嫣面前,指尖落到她的下颌,轻轻地擦了一下。

    “过去,沈括的确以为我是陆嫣的妹妹,但是,这跟你本人没有半毛钱关系;同时我还要告诉你,没有我,你这辈子都别想回来,所以,心怀感恩吧。”

    她说完这句话,直接将陆小嫣扔出了房间,关上房门。

    在“敌人”面前一通硬气的操作,但是一个人的时候,她就有些心慌意乱了。

    那段时间她和

    沈括还闹着别扭,都没怎么搭理过他。

    不过这会儿她已经顾不得闹脾气了,立刻给沈括打了一个电话,电话响了很久他才接到,陆嫣直接问他,在村里到底有没有发生危险。

    沈括随意地说:“有啊,当时救人的时候,被几十个村民放狗追过。”

    “受伤了吗!”

    “能受什么伤。”沈括的嗓音低醇,不过语气却是轻飘飘的,说道:“我在外面看房子,晚上再说。”

    “你要买房子啊?”

    “嗯,这一季的分红到了,我准备先买套房子。”

    陆嫣思路立刻被带偏了:“买买买!现在买房子简直不要太合适啊,你要是有多的钱,就多买几套!”

    她知道这会儿的房价完全没涨起来,在北城,十万不到就能买到一套房了。

    当然,这会儿的rmb也还没贬值,但无论如何,买房投资肯定是大赚特赚的。

    沈括笑了笑:“我不投资,买来自己住,将来也有用。”

    陆嫣好奇地问:“将来还有什么用啊。”

    “你猜。”

    陆嫣想了想,猛地一拍大腿:“拆迁对不对!我就知道,将来拆迁的话,可以分到大笔拆迁费哦,拆二代就这么来的,哇沈括你简直太有经济头脑...”

    “我要娶你。”

    陆嫣蛮脑经济,叽叽喳喳话音未落,沈括却忽然来了这么一句,吓得她手机都快飞出去了。

    “你.......说什么?”

    电话那端,少年轻笑了一声:“我拆迁啊。”

    “不是,你明明说的不是这句。”

    “不然呢?”

    “沈括。”她带这调子撒起娇来:“你刚刚明明不是这么说。”

    “好了,先挂了。”

    “哎...”陆嫣挂掉了电话,撇撇嘴。

    明明说的是要娶她。

    *

    傍晚时分,她骑着她的自行车来到沈括家门口。

    沈括家的门掩着,不知道家里有没有人,陆嫣在门边望了望,然后走到窗户畔,朝着屋内望去。

    房间的光线很暗,陆嫣将手圈在眼眶处,遮住阳光,勉勉强强能够看清屋内的场景。

    沈括背对着她,斜侧着身子上身赤着,背部肌肉结实流畅,看上去真的A爆了。

    陆嫣情不自禁发出一声“哇”。

    这两年,他的身材真是越发走俏了,太炸了吧!

    沈括没注意到窗边偷看的小丫头,他侧着身,正在弄他的手臂,因为光线和角度的问题,陆嫣不知道他在做什么,直到他稍稍转身,拿起纱布擦拭手臂的时候,陆嫣才看清楚——

    他的左手手臂滑下来好长一条伤口,伤口经过专业处理,已经用线缝上,密密麻麻就像蜈蚣一样,可是因为还没有愈合,显得格外血腥。

    陆嫣睁大了眼睛,整个人都懵了。

    沈括上药的时候,嘴里咬了一块步,药粉撒上去,他的身子都跟着颤了颤。

    陆嫣感觉心脏像被钝锥子给猛刺了一下。

    沈括忍着疼,重新包扎了手臂,侧过身,陆嫣连忙靠墙蹲了下来,蹲在了角落边。

    这么严重的伤,他居然还装得若无其事,瞒着她。

    而且居然还成功了,她完完全全没有察觉到...天知道,他有多疼。

    不远处,一个流鼻涕的胖嘟嘟的小男孩,抱着皮球,不明所以地望着陆嫣。

    陆嫣急促地呼吸着,眼泪止不住地掉下来。

    她用手捂着嘴,生怕发出一点声音,心好疼,疼得快要窒息了。

    就在这时,她的手机在包里发出嗡嗡的震声。

    陆嫣连忙跑出去,手忙脚乱地从包里摸出手机,结果包里的口红、纸巾等全都洒落了出来。

    远处,小男孩越发不解地望着她。

    电话正好是沈括打过来的,陆嫣咬了咬手背,稳住气息,接了电话——

    “沈括。”

    “在干什么?”

    他的气息也有些沉,兴许是因为刚刚的疼痛未消。

    “我在...家里。”陆嫣一边接电话,一边将地上洒落的物品装进包里:“有事吗?”

    “没事。”他嗓音极有磁性:“没事,想听听你的声音。”

    人在病痛的时候,总是格外脆弱。

    “听我的声音,做什么呀。”

    “不知道,想听你说说话。”

    陆嫣捂着嘴,她勉力控制着气息,说道:“说什么呀?”

    “说陆嫣好喜欢沈括,这辈子都不会离开他。”

    “陆嫣...陆嫣好喜欢沈括,这辈子都不会离开他。”

    沈括调子扬了扬,似乎有些惊讶:“今天这么乖?”

    以前要让她说点什么肉麻的小情话,那简直比杀了她还难受。

    “你还想听什么,我都说给

    你听。”陆嫣站起身,靠在了绿藤爬满的墙角边。

    沈括沉默了很久,问道:“你不在家,到底在哪里?”

    “我...在家啊。”

    “是么。”

    “那我挂了啊沈括。”陆嫣说完连忙挂掉电话,她怕自己再说下去,会真的忍不住大哭起来。

    这么多天,沈括苦心孤诣地瞒着她,怕她难受,怕她心疼,她自然也不愿意拆穿他。

    她什么都做不了,只会哭,一点用都没有。

    待到女孩哭哭啼啼地离开以后,沈括从门边走出来,来到青石板路径边。

    耳边传来对门那个胖胖的小男孩和妈妈说话的声音——

    “那个姐姐哭得好惨哦。”

    沈括艰难地屈身,捡起了女孩遗落的那枚口红,眸子里涌起了暗流。

    傻姑娘。

    ……

    晚上约莫十点,陆嫣接到沈括的电话,让她下楼。

    她穿好了衣服,又拿起粉,冲脸上一顿狂扑,遮遮稍有些红肿的眼睛。

    然而事实证明,晚上扑粉绝对是傻逼行为,站在路灯下的她,简直像个勾魂索命的白无常似的。

    沈括从夜色里走过来,漆黑的眸子掩在他挺阔的眉峰之下,显得格外深邃。

    他单手推着她的粉色自行车。

    陆嫣愣了愣,才想起她今天下午是骑了车,她落荒而跑的时候,居然把自行车忘在了沈括家门口。

    笨啊!

    陆嫣真恨不得锤死自己。

    沈括推着车走到她面前,伸手抬了抬她的下颌,漫不经心喃了声:“你这个妆,太吓人了,远了看,像个女鬼。”

    陆嫣闷闷地说:“那近了看呢。”

    沈括嘴角扬了扬:“近了看,是漂亮的女鬼。”

    他在故意逗陆嫣开心,但是陆嫣一点也笑不出来,她走到他身边,摸了摸他的袖子,像羽毛一样轻飘飘的。

    “早知道,就不叫你去。”她攥了攥袖子,低垂的眼眸里满是心疼。

    沈括有点无奈,对她说:“皮外伤而已。”

    “这是在手臂上,要是换别的地方...要是你出什么事,我会受不了。”

    陆嫣嗓音低哑,似乎压抑着强烈的情绪:“任何人都不值得你拼命,任何人都不值得...”

    沈括单手抱住她的背,轻轻拍了拍:“你值得。”

    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

    。

    陆嫣咬紧了下唇:“以后我会好好保护你,沈括。”

    沈括淡淡笑了笑:“好。”

    “对了。”他从兜里摸出陆嫣的口红:“总是丢三落四。”

    陆嫣脸颊微微泛红,不好意思地伸手去接,沈括没让她拿到,他打开口红盖,然后将膏体拧出来,目光无比柔和:“我很喜欢这个颜色。”

    “嗯?”

    他将口红膏体凑近了她漂亮的樱桃唇,小心翼翼地替她涂上一抹嫣红。

    他的呼吸轻轻慢慢,漆黑的眼神清澈而干净。陆嫣盯着他凑近的英俊五官,感觉心都快化了。

    “你...你会涂吗?”

    “会。”

    “嗯?”陆嫣还没有反应过来,沈括压着她的后脑勺,已经吻了上去。

    !!

    陆嫣感觉到,他冰凉的唇碾压着她的...舌尖将她唇上的嫣红一点点舔舐殆尽,极尽缠绵。

    陆嫣终于笑了:“好吃啊?”

    “嗯。”

    他轻轻咬了咬她的下唇:“好好吃,还要。”    <p/www.ecnovel.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