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成小说网

正文 88、吃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次日下午, 陆嫣提着她妈精心研究制作的小甜点, 送去公司给陆臻尝尝。

    办公室里, 陆臻满心期待地打开餐盒,发现里面就只剩了一块马卡龙小饼干。

    指尖拾起那颗抹茶色的小饼干, 嘴角咧了咧:“你妈就让你这么一小个?”

    “就这一个,我妈已经...已经做得很不容易了好吗。”

    陆臻无语地望着她:“那你嘴巴上的饼干粒要不要擦一擦啊。”

    “唔...”

    被抓包的陆嫣盖上餐盒拔腿开溜:“走啦。”

    身后陆臻气呼呼地说:“下次再偷吃我老婆给我做的任何食物,打断你的腿,臭丫头!”

    陆嫣并没有马上离开, 一个人在公司漫不经心地溜达着, 经过落地窗的全开方式会议厅,望见了沈括。

    他坐在长桌尽头, 慵懒地靠在椅背上,西服剪裁得体,衬衣系到了颈上, 被工整的领带束缚着, 阳光打在他精致的脸上, 深色的眸子被照得通透。

    沈括垂着眸子, 看着手里的一份文件,前面有男人站着, 正紧张地做汇报。

    他认真地听着,时不时蹙眉, 从陆嫣的角度可以看到, 那个作报告的员工的背都被汗水润湿了。

    就算是混迹职场多年的“老人”, 面对沈括恐怕也没有不会紧张的, 他的气场太强了,平白就会给人一种压迫感。

    陆嫣站在落地窗边,心里想着,她怎么会喜欢这样一个男人呀。

    有时候她甚至会想,幸好她的爸爸是陆臻,要是沈括这样的男人成为她的老爸,成天管着她,肯定是世界末日大灾难。

    可是偏偏,这男人居然成了她的男朋友。

    直到现在陆嫣都想不明白,她到底是怎么喜欢上他的,还这么这么喜欢,成天满脑子都是他...

    仿佛,出自本能。

    倏尔,沈括抬头望见了她。

    他眼底的严肃顷刻间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微微上扬的眼角和浅抿的唇,嘴角勾出一个旋儿窝。

    沈总居然在开会的时候,笑了!还笑得这么甜!

    全办公室的人不约而同回头,望向沈括目光所及的地方。

    陆嫣那小丫头早已经跑得没影了。

    接下来的会,开得相当之迅速,沈括简单地把问题指出来,分派

    任务,然后火速散会,大步流星走出了会议厅。

    走廊边,他环顾四周,早已经不见了陆嫣的身影。

    有路过的女同事见状,非常贴心地戳了戳走廊右边,温馨提示:“沈总,陆小姐在休息室吃点心哦。”

    沈括朝着走廊右侧走去,忽然想起什么,回头。

    女同事立刻道:“国际机密!我不会告诉陆总哦!”

    沈括满意地点头——“嗯,去人事领二十天带薪假。”

    女同事兴奋得都要跳起来了:“谢谢沈总!”

    陆嫣百无聊赖地在休息室坐了会儿,也不知道沈括的会开完了没有。

    本来她刚刚都要离开了,走到电梯口,有员工低声对她说:“沈总的会马上就开完了。”

    她假装没听见,进了电梯,刚出去又有员工凑过来小声讲:“休息室有新做的小点心,建议陆小姐再坐一会儿。”

    所以她这一路走到大门口,这些员工个个都像地下组织接头似的,在她耳边低声絮语:“陆小姐,请您再等等。”

    “陆小姐,要不我给您泡杯咖啡。”

    陆嫣:……

    所以沈括到底是怎么训练他手下这帮员工的,一个个都跟成精了似的。

    全公司都知道他们的事,偏她老爸还傻乎乎地蒙在鼓里。

    陆嫣还是去了休息室,很快,有漂亮小姐姐送来了各式各样甜品点心,全都是她喜欢吃的,而且都是热腾腾刚做出来的...

    很明显,都是特意为她做的。

    陆嫣刚刚已经吃了不少,现在蠢蠢欲的小手手伸出去又立刻缩回来。

    不能吃了!再吃就变成大胖妞了!

    一偏头,望见沈括倚在门边,嘴角含着清浅的笑意,望着她。

    什么时候来的!

    沈括走进来,靠在茶柜边,笑着说:“你怎么那么馋啊。”

    陆嫣立刻缩回手,讪讪地说:“我才不吃呢。”

    就...看看而已。

    沈括随手剥了一颗酸酸的陈皮糖,放到她的嘴边:“真不吃?”

    “不吃。”陆嫣别过头。

    沈括将陈皮糖扔进自己嘴里,左边腮帮子别撑得鼓了起来。

    “咦,你不是不吃甜食么?”

    “给你吃啊。”

    陆嫣还没反应过来,沈括扣住她的后脑勺,将她拉过来,口勿住了她的唇。

    “!

    !”

    他逼迫她张开了嘴,将那枚温热的陈皮硬糖渡送过来。

    唇齿间,是陈皮糖微酸微涩的味道,这一颗糖,在两个人的“游戏”中被送来送去。

    持续了很长时间,直到...最后一点甜腻被彻底融化。

    陆嫣的嘴唇都泛红了。

    两个人的“交流”中,他占有绝对的主权,陆嫣这株小白花压根招架不住,每次都被他弄得面红耳赤,全身没力。

    一个禁了十九年的男人会有多可怕,陆嫣想都不敢想。

    她眼睁睁地看着他,又剥开了一枚陈皮糖...

    *

    晚上,陆嫣回到家,听陆臻说周末公司这边有一个温泉旅行,他准备带着全家人一起去,问简瑶有没有时间。

    简瑶问:“那些人啊?”

    陆臻回答:“是我们公司和阳华科技搞的一个类似单身联谊相亲性质的...你也知道,我们公司单身狗太多了,上至沈括梁庭,都四十了还单着,更别提欧阳月她们这一众优质单身剩女。所以,我们也得给员工提供脱单机会嘛。”

    简瑶还没说话,转头就看到陆嫣这丫头紧张又期待地望着她。

    她无可奈何地问:“那沈括也要去咯?”

    “沈括说,我去,他就去...”

    简瑶笑了起来:“你跟他关系挺好啊。”

    “是啊,他最近越来越依赖我了。”

    简瑶的手臂撑着他的肩膀,顺手揉了揉他的脑袋,满眼慈爱地望着他——

    真是个小傻逼。

    “所以我怎么可能跟他去泡温泉,要去我也带我老婆闺女去啊。”

    陆臻温顺地蹭了蹭简瑶的手:“你有时间吗?”

    陆嫣一把握住了简瑶的手,克制着什么都没说,但是眼神已经开始冒小星星了。

    “那就...去呗。”

    虽然她周末确实有安排,不过...简瑶终究还是疼她闺女的。

    *

    周末,公司的同事们在大门口集合,大伙儿聊着天,很开心,兴致也格外高涨。

    他们陆陆续续上了大巴车,当然,陆臻他们几个高层主管是有自己开车的,排头的第一辆就是沈括的黑色宾利轿车。

    他穿着一件日常白T,戴着鸭舌帽,看上去运又休闲。

    他回头,清浅的视线扫了陆嫣一眼,陆嫣就跟被勾了魂似的,径直朝他走过去了。

    简瑶眼

    疾手快,一把将她拉住。

    这货望沈括的眼神都直了,要不要这么...迷恋啊。

    恰是这时,陆臻将车开了过来,说道:“老婆,上车。”

    简瑶犹豫了一下,对陆嫣说:“闺女,咱们去坐你沈叔两千万的宾利车好不好哇!”

    陆嫣感激又感地望了她妈一眼。

    亲妈,绝对的!

    陆臻看着俩人的背影,喊了声:“喂,你们俩...过分了啊!”

    沈括的车上早已经准备好了零食,陆嫣自觉地坐到了副驾驶,简瑶坐在后排。

    沈括侧过身,给陆嫣系好了安全带,回头对简瑶笑了笑:“谢谢妈。”

    简瑶嘴角抽了抽:“平白冒出这么大个儿子,我也是有福气啊。”

    陆嫣赶紧说:“我们会好好孝顺您的!”

    简瑶捂着额头:“得,你们还是闭嘴吧,我怕我高血压。”

    沈括启引擎,将车驶了出去,同时把自己买的零食拿出来,塞陆嫣怀中:“慢慢吃。”

    “嗯!”

    简瑶皱眉:“你别太宠她,这丫头给颜色就上天,回头够你招架的。”

    沈括笑了笑,扔了一包薯条给简瑶:“妈放心,我能收拾她。”

    简瑶一脸无语:“你这声妈...叫得真是顺口啊...”

    “我等了十九年。”沈括单手开着车,漫不经心说:“早就准备好了。”

    简瑶轻轻地叹了一声。

    她心里其实偏向于沈括,哪怕陆臻一千个反对、一万个反对,她都会心软帮他。

    因为当初,是简瑶把沈括从自杀的边缘拉回来的...

    她给了他一个渺茫的希望,支撑他活到现在。

    陆嫣离开之后有一段时间,沈括失踪了,陆臻和叶迦淇他们找遍了北城的大街小巷,毫无踪迹。

    简瑶怀孕七个月,也在帮忙寻找他。

    后来,她想起陆嫣曾经跟她讲过,沈括喜欢去江边看日落,那里也是他们经常约会的地方。

    简瑶赶到的时候,沈括已经坐在了堤坝上。

    简瑶吓得魂飞魄散,大着肚子艰难地爬上堤坝。

    “沈括,你在这里干什么!快跟我回去!大家都在找你,别像个小孩子一样。”

    她的声音被江风吹散了。

    沈括漫不经心回头睨了她一眼:“你来干什么?”

    “我不来,你就死了!”

    他

    笑了笑,站起身来,身形已经消瘦了大半,轮廓锋锐,满眼血丝:“你以为我会自杀吗?”

    “我知道那种感觉。”简瑶走到他身边,用力抓住了他的衣袖,生怕他真的跳下去——

    “相信我,我真的知道。”

    她就曾经在生死的边缘走过一圈,那种长夜无眠、暗无天日的绝望...

    然而沈括扯走了自己的袖子,嘲讽地说:“你怎么可能知道。”

    你失去过吗?

    我的生命.之.光,承载了全部的意义和爱的那个人,“你没有失去过,怎么可能懂。”

    简瑶知道他有心结,如果解不开,这个男人可能下一秒就会从这里跳下去。

    她带走了他的全部信仰,活不久。

    简瑶走到他身边,摸着自己凸起的腹部,柔声说:“你要不要和她打个招呼啊,她偶尔会踹我,是个调皮的丫头,应该会像她爸。”

    沈括背过身,嗓音有些哑:“简瑶,我不会自欺欺人。”

    她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并且永远离开了他。

    “为什么不试试看呢?”简瑶望着他,固执地说:“给自己一个机会,沈括,你等她长大,说不定真的会回来。”

    沈括的手攥紧了拳头,却被她拉了起来,抚到了自己的肚子上。

    “你摸摸她,她每天都吃很多,也在拼命努力长大,她也想快些见到你啊...”

    碰到她的那一刹那,沈括的情绪终于绷不住了...

    简瑶可能这辈子都忘不了,大风呼啸的江边,那个心若磐石、遇到任何挫折都可以咬牙挺过去的沉默男人...

    跪在地上,哭得像个找不到家的孩子。

    那天之后,沈括不再自暴自弃,他开始健身,开始规律地饮食和作息,自律性强大到简直不是丧心病狂。

    所有人都以为他已经走出了失去挚爱的阴霾,甚至连陆臻都这样以为,但是......

    只有简瑶知道,沈括不是走出来了,而是...陷得更深了。

    支撑他活下去的唯一的希望,就是年幼的陆嫣长大以后,还能回到他的身边。

    二十年啊,太漫长了,如果没有强大的信念支撑,他可能真的坚持不住。

    所以沈括努力健身,努力生活,努力去做这一切,都只是为了以最好的状态迎接未来的挚爱。

    在她成年之前,

    他绝不打扰,这也是为了让简瑶放心。

    简瑶太清楚了自家女儿的性格,和陆臻一样,她就是个傻白甜小丫头,不可能抵挡得住沈括这样的男人的魅力。

    只要他出手,她一定会不可自拔地爱上他。

    沈括谨守约定,在她成年之前,没有露面。而如今,简瑶自然也不会反对。

    毕竟...是她把他从生死一线拉了回来,给了他希望。

    ……

    简瑶从沉思中回过神来,对沈括道:“我不反对你们,但是约法三章,这次温泉之行,你们给我乖一点。”

    陆嫣连连点头:“我会乖的。”

    “陆臻一时接受不了,我慢慢给他做思想工作,你俩可别给他找刺激。”

    沈括道:“放心。”

    无论如何,简瑶的心终究还是向着陆臻,她也不愿意和陆臻唱对台戏,更不愿意让他伤心。    <p/www.ecnovel.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