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成小说网

正文 89、释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温泉山庄修在半山腰, 开车五个小时才到, 山上的温度很低, 非常适合泡温泉。

    陆臻订了一间家庭套房,房间里有一个很大的温泉池, 位于走廊一侧,木质的地板湿漉漉,绿植掩映、山雾缭绕。

    陆嫣换上了简瑶给她准备的泳装, 连体式小碎花,比较保守, 很适合跟父母长辈们一起泡温泉。

    虽然陆嫣已经成年了,但是在陆臻看来, 她还是个儿童,完完全全没有长大。

    全天下的父母好像都喜欢自欺欺人,觉得自家小孩永远不会长大。

    陆嫣看着全身镜里的自己,她的身材相比于过去,已经开始抽条了,无论是腰身还是臀,有显出了流畅的线条感。

    不过...还是还是差一点。

    她回头望了望镜子前的简瑶,她只穿了一件性感比基尼,高挑纤长, 凹凸有致, 根本就是模特身材。

    她又望了望自己的小豆丁。

    好吧, 比不了。

    她完全继承了她妈妈无论怎么吃都不胖的体质, 可是这种体质必然会导致某些地方的缺失。

    陆臻回头, 望见陆嫣在暗搓搓地偷看简瑶试泳装,他抓起一个方形抱枕扔她身上:“不准看。”

    “那是我妈,怎么不能看啊。”

    “那是我老婆,我一个人的!”

    “真霸道啊你!”

    “你跟女儿争什么。”简瑶给自己抹了护肤膏,同时也过来,在陆嫣的胳膊和脖颈间抹了抹:“待会儿你自己下去泡温泉,我就不管你了。”

    “妈,你不下去啊?”

    “嗯,我就在房间泡,不下去了。”简瑶说话的时候,目光不自觉地下移,落到自己的腿间。

    陆嫣知道老妈小时候被烫伤过,不过前几年陆臻带她去韩国做过修复手术,现在她腿上的疤痕已经不明显了,不仔细看的话,根本看不出来。

    但简瑶还是很少会在人前露腿。

    “那爸也在房间陪妈哦?”

    “你说废话么。”

    陆臻当然是要留下来,和简瑶两个人泡...温泉。

    陆嫣出门的时候,回头望了他们一眼,踟蹰地问:“那你俩...啥时候结束啊,我...我掐着时间回来。”

    简瑶:……

    陆臻:……

    简瑶走过来,拿着防水袋挂小

    丫头脖子上,将她推出了房间:“你随时回来,我们又不做什么。”

    她乖乖地“哦”了一声,披着浴巾出了房间门,来到一楼花园的温泉区。

    整个温泉山庄已经被星辰公司包场了,所以人不算很多,花园里有大大小小的温泉池六十多个,漫布于层峦叠嶂的小树林里,些温泉池藏于曲径通幽的白雾缭绕处,环境很好。

    温泉池基本上也是男人和女人泾渭分明了。

    男人们泡在正中间最大的那个中药池里,各自聊着工作上的事情。

    而女人们则分布在周围的玫瑰池或者牛奶池,三五一群,聊着关于时尚或者明星的话题。

    陆嫣不太认识公司里的人,除了她的几位叔叔以外。

    但是她也不可能贸贸然地跑到叶迦淇和梁庭那边的男人堆里,那样太奇怪了。

    她先下了离自己最近的玫瑰池,池子里的几位漂亮小姐姐似乎不是星辰公司的,因此她们也不认识陆嫣,只对她礼貌地笑了笑。

    “你们刚刚看到沈总了吗?那肌肉量,我服了!”

    “他哪里像40几岁的男人,那长相,那身材…顶多26岁出头。”

    陆嫣诧异地问:“这么夸张啊?”

    “你是星辰的人还不知道吗?”

    呃…

    她还真不知道脱了衣服的沈括是什么样子?

    有女孩说道:“你们公司的沈总,真的是冻龄哦!怎么会保养的那么好!”

    “听说他经常健身。”

    “那肯定啊,你们没看到他那一身肌肉量,哪里是一年两年练的出来的,肯定是长年累月的健身啊。”

    女孩们的话题全转移到了沈括身上,讨论他的身材、讨论他的事业、讨论他至今仍然单身的各种猜测。

    陆嫣泡了一会儿觉得有些热,走出玫瑰池,凉风拂面,她赶紧穿上浴袍,流连在石板林荫步径边,想找个稍微安静一点的池子泡温泉。

    经过一间小木屋,发现是湿蒸房,陆嫣好奇地打开了门。浓郁的白雾扑面而来,看不清房间里的状况,不过里面没有说笑声,应该没有人。

    她索性钻了进去,关上了房门。

    进去之后,她白雾中摸索着,坐到了靠墙的木板座位上。

    眼睛渐渐适应了周围的环境,才发现房间里竟然还有一个

    人。

    她看清楚了,坐在她对面的男人,正似笑非笑地望着她。

    沈括。

    昏黄的灯光下,他靠墙坐在对面的木椅子上,白色的浴巾环在腰间,上半身肌肉线条流畅而结实,朦胧的白雾中,隐约可见他板块状的八块腹肌。

    刚刚那些女孩果然没有夸张,这样的身材足以唤醒女人的浮想联翩的幻想。

    陆嫣突然感觉有些热,手足无措地站在他面前,傻了吧唧的样子。

    白雾中,他似乎笑了笑,然后冲她扬手,示意她过来。

    陆嫣犹豫了几秒,还是乖乖地走了过去。

    沈括拉她坐在自己身边,漫不经心说:“外面太吵了。”

    “唔…是。”她脑子发热,思维有些迟钝。

    “你爸妈呢?”

    “他们…他们在房间里。”

    身边的男人似乎又笑了:“是么。”

    两人坐了一会儿,沈括的手摸到了她的手背上,轻轻的划了划:“所以你到底在紧张什么。”

    “我没有紧张,我哪里紧张了,乱讲。”她狡辩。

    沈括摸到了她湿漉漉的掌心:“还不紧张?”

    “…这里太热了。”

    陆嫣感觉自己舌头都打结了。

    沈括说:“这里没人,你想不想吻我。”

    “啊?”

    “吻我。”

    陆嫣胀红着脸,凑到他的唇角,“吧砸”,快速地亲了一下。

    沈括笑了:“笨蛋,只有小孩子才会这样亲。”

    她小声说:“那...你要怎样?”

    “我以前教过你,忘了吗。”他的手落到了她的下颌,抬了抬,然后吻了上去。

    这一个吻,来得温柔而长久。

    他睁着眼睛,一边吻她,一边看她,目光灼灼,撩得陆嫣心越发羞涩,脸颊滚烫。

    沈括松了松手:“你来。”

    “啊...”

    “吻我。”

    陆嫣耳垂都已经开始火烧火燎起来,她还是个没什么经验的小白兔,哪里好意思主回应。

    他将脸凑过去,闭上了眼睛。

    “我不会...”

    他用鼻翼蹭了蹭她的脸:“就像我刚刚那样,嗯?”

    陆嫣学着他刚才的样子,生涩地吻了他一番,他不声色,似乎在给她表演的空间。

    陆嫣真的是...要羞死了。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男人的声音,“嘎吱”一声,木门被

    推开了。

    陆嫣赶紧松开沈括,朝边上挪了挪,进来的是公司的几位男高管,见沈括也在,他们立刻拥了上来。

    “原来沈总在这里啊,外面那些个女孩子,找好您半天了。”

    “哈哈哈,沈总在这儿躲清净呢。”

    陆嫣和沈括的事,只有公司里有眼色年轻的员工们知道,这些叔伯辈的当然不可能看得出来。

    所以有时候,沈括觉得自己不管是年龄还是心态,其实还是更偏向于年轻人。

    相比于这些同龄的高管,沈括喜欢和公司这些年轻有干劲、充满蓬勃朝气的年轻人共事,更有默契,他们也很懂沈括的点。

    “哎?这是陆总家的丫头吧。”

    “都这么大啦!”

    “我小时候还抱过你呢,记得我吗,王叔叔。”

    “那时候才多大,丫头哪能记得。”

    陆嫣作为一个女孩,在一群叔叔辈的男人堆里显得有些窘迫。

    沈括立刻解下自己的浴巾搭在了她身上,严严实实地裹住了她的身子,推了推她:“找你爸去。”

    陆嫣早已经如坐针毡,得了机会,赶紧起身离开了湿蒸房。

    身后男人们还说:“沈总真是爱护晚辈啊。”

    “是啊是啊,沈总对年轻人一直很关爱。”

    ……

    陆嫣走出小木屋,凉凉的寒风驱散了她脸颊的红晕,她不想再泡了,索性去温泉浴室洗了澡,换上了舒适的棉质睡衣,回到了房间。

    不过她不敢直接刷房卡开门,害怕进去之后撞上羞羞的场面,那样就太尴尬了。

    她很乖地靠着墙壁,蹲了会儿,又在走廊上来回走了几圈,磨磨蹭蹭捱了半个小时,偷偷摸摸将耳朵贴在房门边听了会儿。

    房间隔音效果实在太好,她什么都听不到。

    就在这时,遇上梁庭拿着红酒走过来:“小嫣,你站在这里做什么?”

    “我...”

    “怎么不进屋?”

    梁庭顺手抽走了陆嫣手里的房卡,还没等陆嫣反应,他刷卡推开了门。

    陆嫣赶紧捂住眼睛。

    房间里,简瑶在走廊边弹吉他,叶迦淇和陆臻两人坐在沙发上看足球,桌上摆着下酒菜和几个红酒杯。

    梁庭兜着惊讶的陆嫣进屋:“你们干嘛把小嫣一个人关门外?怪可怜的。”

    陆臻

    抓起花生米扔嘴里,回头睨了陆嫣一眼——

    “这丫头满脑子黄se废料,甭理她。”

    陆嫣:……

    *

    第二天,员工们组织去爬山活,人力部门还搞了一场有奖比赛,登顶前三名都能拿到一年二十天的带薪假期,第一个爬上山顶的人,还可以额外得到一台高档的按摩椅。

    山地下,员工们磨拳擦掌角逐冠军。

    实物奖品不是最重要的,但是对于上班族来说,带薪假期才是最珍贵的奖品。

    简瑶推了推陆臻,笑着说:“难得你们沈总心情好,肯大出血,去给我把按摩椅搬回来。”

    得了老婆大人的命令,陆臻当然踌躇满志,准备要拿第一。

    绝大多数穿高跟鞋、画美美的妆的女员工们都去排队坐缆车了,准备在山上等他们。

    陆嫣是个运废柴,本来也想跟着她妈坐缆车上去,陆臻没同意,连拉带拽地将她抓来一起爬山,说是要带她锻炼。

    不过路上,陆臻又嫌她作太慢了,被拖后腿,所以也懒得带她,兀自一个人朝山顶爬去。

    陆嫣在后面唤了他好几声——

    “爸,你等我啊。”

    “别让我一个人啊。”

    “爸~~”

    陆嫣是个娇气包,撒娇是从小撒到大,不过陆臻已经爬很远了,根本没搭理她。

    选择爬山的绝大部分都是男人,路上也没人和她说话聊天,没劲儿极了。

    陆嫣破罐子破摔,磨磨蹭蹭地一个人走在最后面,基本上所有的员工都超过她了。

    她边走边拿周围的花花草草撒气,没成想一脚踏空,把脚给崴了。

    陆嫣吃痛地皱起眉头,踮脚坐到了树荫下的休息石椅旁,又热又委屈,想给老爸打电话哭一顿。

    摸出手机才发现,这半山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连信号都没有。

    陆嫣这下子是真的要哭了,边哭边骂陆臻,只宠着老妈,根本不爱她......

    沈括快要登顶了,回头看了陆臻一眼,这家伙哼哧哼哧地追着他,就跟小时候一样,做什么都要和他较劲儿。

    没看到陆嫣的身影,沈括问他:“陆嫣呢?”

    “还在老远的后面呢,这丫头被养娇了,身体素质差得很。”

    “你他妈把她扔后面?”

    陆臻见沈括忽然炸毛,擦了擦

    鬓间的汗,不解地问:“咋了?”

    “山上有野猴子。”

    “她一成年人,怕什么猴子啊。”

    沈括懒得和他多费口舌,大步流星朝下山的方向走去。

    陆臻在后面喊道:“喂!沈括,不比了?”

    比你大爷的...

    沈括简直想捶爆陆臻的狗头,也是摊上了这么心大的老爸,之前车祸也是...

    下山的时候,沈括心里已经开始筹谋,把小丫头带到自己身边养着。

    山路上,员工们看到沈括火急火燎地折返,都挺疑惑。

    “沈总。”

    “沈总好。”

    “陆嫣呢?”

    “啊,陆家那丫头啊,还在老后面吧。”

    四十分钟后,沈括终于在险要的山腰间望见了小丫头,她一个人靠着步道的铁栏杆,手里拿着一根小木棍,哆哆嗦嗦地冲着一帮猕猴大喊:“不要过来你们!”

    这些野猴子也是常年见惯了游客,不怕人的,喜欢去抢游客的包,在包里翻零食饮料。

    猴子和人一样,都是欺软怕硬的主儿,人多它们不敢欺负,见陆嫣落了单,齐聚了过来,想要抢她的包。

    偏她的包里装了不少零食小饼干,猴子们刚刚看她拆饼干,知道包里肯定有货,所以这会儿一齐拥了过来,想要抢她的包。

    陆嫣淌着眼泪,又怕又着急,腿还崴了跑不了,哆哆嗦嗦胡乱挥舞着棍子:“不准过来,我真的要打你们了!”

    猴子们似乎察觉到陆嫣的恐惧,并没有被她威慑,反而跃跃欲试地要上前。

    就在陆嫣倍感绝望之时,沈括走过来,接过她手里的棍子,冲这帮野猴子挥舞一气。

    他这一过来,猴子们立刻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知道面前这人不好惹。

    有老猴子不信邪,跑过来冲沈括呲牙,沈括也是个心狠手辣的,一棍子敲过去,吓得老猴子喳喳大叫着跑开。

    陆嫣看到沈括,紧张的心绪终于绷不住了,扑进他的怀中,紧紧抱住他。

    “呜,吓死了。”

    她真的被吓得不轻,从来没见过这种成群结队的猴群。

    不只是他,沈括都被吓到了,看到那群猴子围着她,他脑门一麻,全身的血液都逆流了。

    那一刹那,他仿佛又回到了十九年前失去她的那一刻,漫天的恐惧几乎

    将他的灵魂吞噬。

    沈括安抚着她的手都在颤抖...

    陆嫣环望四周,树影摇晃,野生猴群都已经荡远了,她松了口气。

    “伤到没?”

    陆嫣摇摇头,她倒是没受伤,就是被吓坏了,紧紧抱着沈括不肯撒手,鼻涕眼泪都蹭他衣服上了。

    “我...我还以为我死定了,呜...”

    “我在。”沈括抱着她:“我不会再让你出事,我会保护你,以后我都会保护你。”

    陆嫣察觉到沈括情绪好像有些不对劲,她泪眼惺忪地望向他,他眼眸里蕴着很深的恐惧。

    “我没事了。”她反过来安慰他。

    沈括紧张地检查她的身体:“伤到没?”

    陆嫣摇摇头:“就是...脚扭了。”

    沈括蹲下身检查了陆嫣的脚,的确是扭到了,索性对她说:“我背你。”

    “啊?”

    “上来,我背你。”

    陆嫣看着沈括宽阔的肩膀,担忧地说:“我很重哦,我爸都背不我了现在...”

    “你居然拿陆臻跟我比?”

    陆嫣终于破涕为笑,安心地趴在了沈括的背上。

    他稳稳地背起了她,转身朝着山上走去,陆嫣拍了拍他的肩膀:“走错方向啦!”

    “既然来了,总要上去看看风景。”

    “哎?可是我真的很重......你要背着我上山,行不行啊?”

    “你问我行不行?”

    沈括加快了脚下的步伐,背着她健步如飞朝山上走去。

    虽然他身体真的很好,不过陆嫣知道这家伙绝对是在死撑,爬山本来就很累,更何况保持这样的速度、还要背着她。

    陆嫣看到他泛红的侧脸,莫名眼睛也有些湿润。

    他一直为那个女孩保持着少年气。

    真是好羡慕呀,能得到这男人一生最诚挚的爱。

    沈括真的背着陆嫣上了山顶,这会儿太阳已经快落山了,正好是看日落的绝佳好时机。

    沈括将陆嫣放到了开阔的观景台,他极力维持着平稳的呼吸,可是陆嫣看得出来,他都快累得不行了。

    “别硬撑啊你,当心喘不上气来。”

    沈括笑了笑,终于张开了嘴,大口地呼吸,山顶清凉的微风吹散了他脸颊的潮红,通体舒畅。

    陆嫣从包里摸出纸巾,仔细地擦试着他鬓间渗出的细密汗珠,微笑着说:“你啊,一

    把年纪了,逞强什么啊。”

    沈括双手从腋下穿过,直接将小丫头抱了起来:“谁一把年纪?”

    “说你啊。”陆嫣咯咯地笑了起来:“你就是一把年纪!老男人!”

    沈括轻而易举便将她举了起来,扛在了肩膀上,转了一圈。

    陆嫣倒挂在他肩膀上,甩得七荤八素:“哎,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你不老,你是我哥,行吧?”

    “快放我下来,晕......头晕,高反啦!”

    沈括这才放过她,将她稳稳地放在石椅上,和她一起等日落。

    陆嫣情不自禁地望向他。

    夕阳暖黄的光线照着他深邃的轮廓,但他的气质并不柔和,他漆黑的眼底藏着深渊寒潭一般的冷寂。

    是被岁月沉出来的一种孤冷。

    陆嫣情不自禁地靠他更近了些,倚靠在他的肩膀上,用力地抱着他的胳膊。

    “沈括,我忽然不介意了。”

    沈括不解地望向她,她细密的睫毛轻轻颤着,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也没有解释。

    不介意他过去那段轰轰烈烈的爱,不介意他心里有别人,甚至...不介意自己是不是代替品。

    她只想陪着他,只想用余生最热忱最真挚的爱去温暖他,让他的心不再那样冷。

    沈括似乎懂了她未尽之言。

    前半生四十年,万山险阻、荆棘遍布,仿佛都只是为了迎接这一刻......

    他那干枯颓败的世界终于再度有了光。

    他站起身,像个意气蓬勃的少年,冲蓝天与山河大喊一声——

    “陆嫣!”

    她的名字荡着山风,一声声地回响在山野间...他眼底盛满青春,盛满希望,盛满了爱...

    “哎呀!”陆嫣连忙拉住他的手臂:“别喊别喊。”

    好尬啊。

    沈括大笑了起来,从未见他笑得如此爽朗,如此开怀。

    陆嫣被他感染了,她也扶着他的肩膀站了起来,双手合起来放在嘴边,冲着山野大喊:“沈括!”

    “陆嫣!”

    “沈括!”

    ……

    他们的名字一声声地回荡在峡谷里。

    回程的山径上,不少人抬头朝山顶上的两人望过去,确认了没错,是恋爱的酸臭味。

    简瑶看了看身边那个正戴着耳机摇头晃脑自嗨的傻大个,嘴角咧了咧,摸出他的手机默默调大了音量...

    ※※※※※※※※※※※※※※※※※※※※

    还有几章...    <p/www.ecnovel.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