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成小说网

正文 第613章 好好的,为啥看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冷月一脸懵逼。

    好好的,为啥看我?

    “你们聊,可以当我不存在。”

    冷月一本正经的说了一句,胡加眼底仅剩的一点光,这一次,彻底的暗淡了下去。

    而夜九宸却因为冷月这一句话,好悬没直接喷出一口老血。

    幸好胡加此时全部的精力都在怎么处置他自己这件事上,所以并没有注意到冷月的失言,不然光凭刚刚那一句话,就足以引起人的怀疑。

    夜九宸无奈的朝着冷月看了一眼。

    冷月也顿时反应过来,自己刚刚那句话,似乎是有点不合时宜。

    她现在是羌无的大武士奇犽,不是冷月。

    想到此处,冷月装模作样的正了正身子,随即给了夜九宸一记“安心”的眼神。

    慌毛线。

    反正睁眼说瞎话,她最擅长了。

    了解冷月如夜九宸,怎么会猜不透她此刻的想法,看着这样一本正经的冷月,夜九宸终是宠溺一笑,随即回过头,重新看向胡加。

    胡加依旧跪在地面之上,死死的低垂着头,毫无生气。

    夜九宸顿了顿:“所以,你确定什么都不说么?”

    胡加:“胡加自知是羌无的罪人,多言已是无意。”

    “好,那就等回到羌无的时候,等大汗亲自处置吧。

    你家里,还有什么人么?”

    不知道夜九宸为什么会突然间问起自己的家人,胡加不由得心神一凛,但也自知这件事是没有办法隐瞒的,便知能如实说道:“家里还有一位患病的妻子。”

    “我和大武士,会照顾你的妻子。”

    胡加闻声心脏猛地狠狠震颤了一下,抬眸间却见夜九宸一脸淡然与惋惜。

    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然而夜九宸已然不想要再继续下去,“你回去吧,好好珍惜,最后的这几日吧。”

    说完,夜九宸已然起身走向冷月,丝毫不管胡加脸上是怎样一副表情。

    胡加身子紧绷僵硬,足足在地面跪了好久,想要从冷月和夜九宸的脸上看出一丝端倪。

    如果说,刚刚夜九宸的话他还不明白是什么意思,那么现在,想要不明白,都不可能了。

    他的意思是,自己回去之后,会被大汗处置么?

    按照羌无的律例,自己这一次犯了如此大的失误,害的羌无丢掉三座城池,确实该当死罪。

    可是临行前蒲巴伢秘密召见他,明明已经说过……

    不!

    蒲巴伢那样阴险毒辣的人,由贵为羌无大汗,他想要一个人生或者死,只不过是一个念头的事情,他的承诺,想要成为承诺便可以成为,想要不可以成为,便可以不成为。

    那自己……

    胡加不敢想了,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相信蒲巴伢。

    相信他心中那个一言九鼎,高高在上的君主。

    想到此处,胡加随即深吸了一口气,跪着朝冷月和夜九宸行了一个礼,便悄然起身,退了出去。

    待到胡加一离开,冷月就忍不住朝夜九宸问道:“你吓唬他干嘛?”

    夜九宸有点冤枉。

    “我可没有吓唬他,我说的是实话。”

    “啊?”

    “蒲巴伢那样出尔反尔阴险狡诈之人,不管之前曾经允诺过胡加什么,如今胡加害他丢了三座城池,都不可能独善其身。

    所以我的话,并不是危言耸听,只是提前让他有个心理准备而已。”

    说着,夜九宸不禁叹了口气:“可惜了,原本是因为我们的关系,才让他落得如此田地,本想帮他,可是他却不信任我们,如此,也只好爱莫能助了。”

    冷月认真的眨巴了两下眼睛:“其实这个胡加,挺聪明。”

    “嗯,的确是一个可用之才。”

    毕竟,冷月会在三国会谈之时,给江听白提出三道题的赌约这件事,除了她自己和夜九宸,就连冷宵都是不知情的,所以胡加所得到的命令,应该也是让他见机行事之类的。

    也所以那第三道题,应该是胡加自己的。

    这个时代的人,居然会知道冷月所在世界的有名的,什么数学的问题,倒是真的难得。

    这个人的聪明才智,绝对不容小觑。

    只可惜,控油聪明才智,却被人抓住了软肋。

    冷月看了看夜九宸,突然郑重其事的开口:“夜九宸。”

    “嗯?”

    “如果有一天,有人拿我要挟你,你会怎么做?”

    “不会。”

    夜九宸几乎不加思索,只接给了冷月两个字。

    冷月有点没懂:“什么不会?”

    “你不会被人拿去要挟。”

    冷月心里的小人正要为夜九宸的这句话翘辫子,就听夜九宸紧接着促狭着说了一句:“你不要挟别人就不错了。”

    冷月:“……”

    怎么听着不像好话呢?

    ……

    夜色,渐渐浓重下来。

    今夜虽然看似是尘埃落定的一个月,但也是众人最无心睡眠的一个月。

    夜陌寒放弃了在房间里独自一人饮酒看月亮,月亮就挂在那里,不管他看或者不看,都不会有任何的改变,更加不会因为他有任何的阴晴圆缺。

    如今他突然就有了耐心。

    他可以等。

    等到一切,该有了解的那一天到来。

    其余的,就顺气自然吧。

    可是为什么,还是好想要再见冷月一面,哪怕是最后一面?

    心里这个念头一涌起来,夜陌寒发现,自己就没有办法克制住,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不知不觉的,走到了华清宫的门前。

    夜陌寒微微怔楞一下,抬眸看着华清宫清隽有力的匾额,不由得垂眸,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看吧,夜陌寒。

    不管你心中辗转挣扎过多少次,不管你矛盾纠结过多少次,只要一看见冷月,你建立起来的所有堡垒,你做下的所有决定,都会轻而易举被击溃。

    你只能承认。

    身后的柳青和朔风见到夜陌寒这副样子,不由得都心中泛起酸楚。

    他们是亲眼见证着,夜陌寒和冷月这一路走来的所有过程,也见证了夜陌寒一次次决定放下冷月,而又一次次的忘记那些决定。

    他们有时候也很疑惑,为什么做什么事情都杀伐果断的夜陌寒,偏偏就对冷月,如此反复。

    他们没有经历过情爱,也不懂得爱一个人,究竟是什么滋味。

    顿了顿,朔风上前:“帝君,我们回去吧。”

    听闻了朔风的声音,夜陌寒随即点了点头:“嗯,好。”

    是该回去了。

    看的再久,最后都要回头,不是么?

    想着,夜陌寒随即转身准备离开,然而就在这时,却听见身后传来一个声响。

    “见过二武士。”

    二武士?

    那不是……

    夜陌寒脚下的步子微微一僵,紧接着就听见一个声音在自己身后响起。

    “见过帝君陛下。”

    夜陌寒闻声转眸,虽然这个声音极其的陌生,但是他心里清楚,这个声音是从谁的嘴里发出的。

    他转过头,面对着一张陌生至极的脸,可是那双眼,却熟悉到不能再熟悉。

    夜九宸!

    他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出来?

    夜陌寒微微点了点头,并没有说什么,倒是夜九宸上前一步:“不知,帝君可有时间?”

    夜陌寒眉心微微一动,似乎在探究夜九宸的意图,但是最终,还是点下了头。

    皇宫,月光,巍峨而又庄严,神秘而又不可靠近。

    夜九宸和夜陌寒坐在御花园的凉亭之中,周围花香四溢,百花齐放,头顶夜穹墨蓝,却月光皎白苍凉。

    夜陌寒盯着夜九宸看了半晌,突然笑出声。

    “所以,你找我,只是为了让我陪你赏花看月亮?”

    夜九宸此时已经恢复了自己的声音:“怎么,不行么,四哥?”

    一声四哥,像是一根绳索,将夜陌寒的记忆,瞬间拉回到从前。

    从前,在大周的时候,他和夜九宸,还只是皇子。

    可是转眼间,一切已经物是人非。

    明明是发生了很久远的事情,久远到快要让人忘记了,恍若隔世一般,却又好像只发生在眼前,发生在昨日。

    夜陌寒抿了抿唇。

    “这声四哥,是这么多年来,你叫的最真心的一次啊,七弟。”

    “四哥这声七弟,又何尝不是?”

    “哈哈!”

    说完一句,两人都相视而笑了起来。

    这一刻,两人似乎都很有默契的暂时的放下了彼此的恩怨,像是一对真正的兄弟一般,赏花聊天。

    夜陌寒笑着笑着,突然正起了神色。

    “其实,关于冷月的事,我一直欠你一句对不起。”

    说起冷月,夜九宸也敛起了笑意。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其实我不止一次的想要放弃她,我告诉我自己,她是你的,这辈子,下辈子,都是你的,我没有机会的。

    可是每一次我告诉自己,也确实做到了之后,只要一见到冷月,那些所谓的决心,就会不攻自破。

    我也恨这样的我自己,可是七弟,我真的……控制不住我自己。

    所以这句对不起,是我欠你的。”

    夜陌寒突如其来的话,倒是让夜九宸微微有着讶然。

    他虽然一直都知道夜陌寒对于冷月的心思,但是却从来没有,听他说过如此卑微的话。

    夜九宸抿了抿唇,黑眸也随之微微半眯起来……www.ecnovel.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