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成小说网

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 最后到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由于这是最后一架降落的运输机,所以在休息区里的那些异人.大多都猜到了里面坐着的是谁……能闯进全国三十二强总赛的队伍都不是弱队,无论是异常生命还是异人,他们在同辈之中都绝对算是拔尖的存在,或许有的人智商会低点,但也不至于愚笨,他们每个人都对彼此有清晰的认知。

    无论那些观众怎么看,他们参赛选手的心里其实都有个排.名,就算同为闯进三十二强的队伍也依旧有明显的强弱之分,如果按照梯队来划分的话,第一梯队里应该就有从赣省来的小天师队伍,还有藏区戚平安他们的和尚队,至于陈闲……虽然他从来没有展现过自己真正的实力,但依旧没有人敢轻视他,也没有人敢轻视陈闲他们的队伍,甚至在不少人眼中,陈闲他们的威胁性要比小天师他们更高。

    因为无论是佛还是道,所有的宗.教法派都互有渊源,虽不至知根知底的地步,但多少也了解一些,就因为如此,小天师他们给人的威胁感还是非常有限,像是陈闲那种不知根不知底野路子出身的异人才是最可怕的。

    “那两个人就是西昆仑的炼气士吧?”

    就在众人都抬头望着那架不断降落的运输机时,戚平安似是猛然间发现了什么令他感兴趣的事物,整个人的眼神都亮了起来,看着东南角落坐着的那两个“异人”,表情也愈发好奇。

    相比起在座的这些异人,那两个异人看起来要更特殊,虽然穿着打扮都与那些生活在都市里的同龄人差不多,可是……那一男一女身上都透着一种出尘的韵味,仿佛从未被这红尘俗世侵染半分,干净得就像从五浊恶世这摊淤泥里生出的莲花。

    那应该是同一个队伍的人。

    男子的年龄应该在二十五岁左右,看起来似乎比戚平安还要年轻一分,面容白皙精致得犹如一个妙龄女子,乌黑柔顺的长发也是用发髻扎着,嘴角一直都带着和善的笑,清澈的目光中简直看不见半点凡尘俗世该有的东西,似是传说中那种出尘的谪仙人……

    另外一个女子的年龄应该与其相仿,只不过穿着打扮要略显成熟几分,与那男子不同,这个年轻女子脸上并没有任何表情,就像是一个雕塑似的,坐在椅子上动也不动……在这个女人面前,桌上放着一柄三尺三的长剑,看起来与现代常见的法剑不同,无论是造型还是材质都透着一种古色古香的韵味。

    或许惊为天人这四个字就是为她而存在,因为这个女人无论是样貌或是身材亦或是气质,都已经超出了凡尘俗世的这个界限……那是一种绝无瑕疵已近极致的美,圣洁高贵的容颜下却是如冰山般冷冽的气息,犹如高高在上的九天仙子一般,她的那种美根本无法用语言去具体的形容。

    连心若净水的小天师都免不得多看了她几眼,可想而知她对于异性的诱.惑力究竟有多大,哪怕她身上透着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势也无法让身旁那些炙.热的目光消失。

    他们便是西昆仑派来参加昆仑会的炼气士,也是西昆仑当代弟子之中最为出彩的两人。

    男人名叫顾仙棠。

    女人叫赵脂儿。

    前者是号称西昆仑诸多弟子之中的绝顶,也是下一代昆仑虚的继承人,后者则是拥有当代昆仑仙子美名的炼气士,亦是整个昆仑虚中唯一以剑修行可斩本命三尸的女炼气士。

    据传闻她是昆仑虚中的第一美人,也是数千年来唯一成功闯入过西王母古遗迹寻得正法的人……

    “脂儿,你说在守秘局的地盘上是不是应该表现得友好一点?”

    “没有这个必要。”

    赵脂儿说话的声音很轻,但听起来却宛转悠扬似水如歌,就如山谷中涓涓细流的溪水,在这夏日听来只让人倍感甘冽,那种冰冷的气质更是令人有种忍不住想与之亲近的冲动……纵然顾仙棠与赵脂儿都是老相识了,可他每一次听赵脂儿说话都会一样的沉醉其中,恨不得她能多说几句才好。

    “那个道士很厉害,体内的能量如江似海,那个和尚也不错……放在我们昆仑虚里都是一顶一的高手。”赵脂儿并没有回避戚平安望过来的目光,默默地打量着他们,“我在道士背后看见了一道由能量形成的人形虚影,其中还有雷光闪烁……那应该就是他们龙虎山所说的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

    “还真是天尊转世?”

    顾仙棠怔了一下,随即脸上也露出了一抹感兴趣的笑容,免不得多看了张图南几眼。

    “是不是天尊转世我不知道,但他的确很强,比很多人想象的都要强。”赵脂儿如实答道。

    “那个和尚呢?”顾仙棠好奇地问了一句。

    “那个和尚……他背后有一道六臂魔像……”赵脂儿难得脸上露出了其他表情,轻轻皱了皱眉,“我曾经在藏区见过这种魔像……好像是魔罗波旬他化自在天的本相……”

    “一个个都这么神神叨叨的……如果他们是神.佛转世……你还不得是西王母转世?”顾仙棠笑了起来。

    赵脂儿看了他一眼,并没有被他的话逗笑。

    “我只是个普通人类。”

    “好好好,我知道你最普通了,那么你说我们……”

    在顾仙棠与赵脂儿细声聊着的时候,最后一架运输机已经降落到了跑道之中,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滑行减速。

    当运输机彻底停下时,舱门也随之打开。

    在场所有人都在这一刻不约而同地看了过去。

    小天师如此,戚平安如此,连那两个西昆仑的炼气士都是如此。

    哪怕远在昆仑虚中,他们也一样听说过“陈科长”的威名,对于这种野路子出身没有接受任何传承的异人……能走到当世同辈绝顶的这一步,已经足以让他们十万分重视了。

    慢慢的。

    第一个人从机舱里走了出来。

    “哎卧槽,这么多人啊……老六你快把你梳子借我梳梳头!妈的眯这两分钟我发型都乱了!”

    说话的是个贼眉鼠眼看起来就不像是好人的年轻男子,他背着一个硕.大的双肩包,左右手还各提着一个巨大的行李袋,里面鼓鼓囊囊的也不知道装了些什么玩意,但有不少异人都能闻出来……那里面装着的应该是一些类似法器的东西,随时都能感应到一种若有若无的能量气息从行李袋里渗透出来。

    紧接着,第二个人也从机舱门里走了出来,他手里提着一个似是装着武器的木箱子,一边从兜里掏出来梳子丢给第一个人,一边小心翼翼的往下走着,同时还摆出了一副不苟言笑的高人模样,硬装出来的冷冽的眼神就像是两柄利剑一般,在场也只有少部分人敢与其直接对视。

    下一秒,第三个与第四个人也从机舱里走出。

    那是一个身高足有两米五左右的瘦弱男子,皮肤白得就像是死气沉沉的塑料制品一般,瘦弱枯槁的身材也透着一种难言的诡异,凹陷的眼眶里亦是看不出半点活人该有的生气……在他肩上有一个小男孩就坐在那里,虽然这小孩的样貌精致像是一个洋娃娃般可爱,不过却面无表情给人一种生人勿近的感觉,阴沉的眸子里藏着一种极端警惕的神色,似乎对休息区里坐着的这些异人有很强烈的敌视感。

    随后,机舱里又走出来一个戴着口罩的年轻人,他抱着一个硕.大的花盆摇摇晃晃地往外走着,每走一步还得停一下,小心翼翼地看看前方的路再继续走……

    在他之后,机舱门里又陆续走出两个女人。

    不。

    准确的说,应该是一个女人跟一个女孩。

    前者年龄在二十五岁左右,身材高挑性.感,举止娴雅亦是大方端庄,那一身价格不菲的黑色连衣裙更是将她衬得知性了几分,在纤薄贴.身的丝.袜之下,她的双腿更是显得笔直修长,总是会让人忍不住想起学生时期用过的圆规,虽然年龄还不到“成熟”的界限,却也有了几分成熟.女人才有的风姿绰约。

    她牵着的那个小女孩只是十六七岁的模样,精致的五官说不出的完美,犹如一件被细心雕琢过的艺术品,粉.嫩的脸上也自始至终都是一副紧张的表情,简直像极了那些惹人怜爱的洋娃娃,也像是一只行走在山岭雾中迷了路的小鹿,那种怯生生的样子莫名让人心疼。

    “我们不会是最后到的吧……难道我们的航班晚点了?”

    “雅南姐姐这里好多人啊……”

    “别怕别怕,你不是饿了吗?一会姐姐带你去吃好吃的!”

    “嗯嗯!”

    待她们两人走下阶梯,舱门里也走出了最后一个人。

    在看见他的时候,休息区里不少人的眼神都变了,连小天师与戚平安都不例外,甚至坐在角落里的昆仑山炼气士也是如此,尤其是那个天生异瞳能见常人所不能见的……赵脂儿。

    他们都是同样的表情。

    警惕……凝重……如临大敌!

    “你觉得他怎么样?”顾仙棠忽然问道。

    “他的能量非常奇怪,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存在……”赵脂儿细声说道,语气都不禁变得沉重起来,仿佛在陈闲背后看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眼神中隐隐闪过了一丝畏惧,“他背后有许多光……”

    “许多光?”顾仙棠怔住了。

    赵脂儿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本想与顾仙棠多解释两句,但却又找不到合适的语言去形容她所见之物。

    与此同时,陈闲也站在舱门外停下了脚步,远远打量了一下这些坐在休息区里的对手。

    在看见某几个熟面孔时,他脸上也露出了一丝惊讶。

    “那不是给我八亿的好人吗……他们怎么到得比我们还早……难道是从赣省坐火箭来的……”

    与此同时,坐在张图南身边的王怀瑾也察觉到了陈闲的目光,他能明显感觉到陈闲是在看自己,所以一瞬间他的表情就变得复杂起来,可这好歹也是在守秘局的地盘上,因此他也不敢让人发现自己对陈闲有多强的敌意。

    到了最后,他只能忍不住低着头骂了一句。

    “妈的……这个讹了我八亿狗贼……迟早老子要把他狗头给打下来!”www.ecnovel.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