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成小说网

正文 第328章 你早就失去做我父亲的资格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他正合计着该如何跟红姐谈下去,却突然发现一辆黑色轿车缓缓驶来,停在了别墅门口,车门一开,一个身材高大,衣着考究的男人下了车,一眼瞥见陈曦,似乎微微愣了下。

    这个男人就是顾晓妍的父亲顾兆峰,现在省内一家著名的大学任副校长,半月前,陈曦深夜去医院探望顾晓妍,曾经在门前偶遇。

    一见未来岳父大人驾到,他赶紧对红姐说道:“这样吧,我这边还有事,稍晚我再联系你。”说完,也不待红姐回答,直接便挂断了电话,然后赶紧迎了上去。

    刚迈了几步,别墅的门一开,胡介民大步走了出来。

    “听说你闺女在这儿,饭还没好,居然就来了。”他大大咧咧的说着,见此情景,陈曦赶紧闪在一旁,顾兆峰也不看他,微笑着和迎上来胡介民亲热的握手,寒暄了几句之后再一抬头,却发现顾晓妍也出来了。

    “晓妍!”顾兆峰喊了句,几步走过去,想要撩开女儿额头上的头发,看看伤口如何,却被顾晓妍轻轻闪开了。胡介民见状,眼珠一转,指着陈曦道:“晓妍啊,是我介绍,还是你自己来啊?”

    顾晓妍迟疑了下,低着头轻声说道:“他是陈曦,是我......男朋友。”

    陈曦赶紧走上前去,微微鞠了个躬,说道:“顾叔叔您好。”

    顾兆峰很有风度的笑了下,伸手轻轻拍了下他的肩膀,一句话没说,拉过女儿,与胡介民说笑着朝房间里走去。

    陈曦被晒在了那里,心里隐隐升起一丝不悦,可又不便说什么,只是无奈的耸了下肩膀,默默的跟在众人身后。

    到了屋里,顾晓妍去厨房帮忙,陈曦则陪着顾兆峰和胡介民在客厅的沙发上坐着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

    顾兆峰和胡介民不是一种类型的人,他的话不多,而且谈吐很文雅,脸上总是挂着一丝温文尔雅的微笑,第一眼看去,感觉如沐春风,非常有亲和力,可不知道为啥,陈曦却发现那种亲切的笑容背后,似乎隐藏着一丝冷漠,令他感到无所适从。

    胡介民还跟往常一样,说话大大咧咧的不拘小节,顾兆峰似乎也习惯了,两个人之间好像是有一种默契,既保持着格格不入的风格,却又彼此包容。

    “老顾啊,我听说你又要高升了?我算看出来了,咱们同学里面,就属你他娘的官运亨通啊!”胡介民一边说,一边用力的拍着顾兆峰的大腿,啪啪的,听着陈曦都感觉有点疼。

    顾兆峰却表现的很从容:“你不也一样,年底就要当副市长了吧?”

    “我那算个屁啊!老子压根就享受副市级待遇,在华阳公司,我是一言九鼎,所有人都围着我转,可到市里当个副手,还得处处受别人挟制,根本算不上升官,说良心话,要不是黄书记一再动员,再加上老子也想证明给某些人看看,我都不想挪这个窝,可你不同啊,你那是实打实凿的步步高升啊!”胡介民笑嘻嘻的道:“日后还得指望你多多提携。”

    “你啊!”顾兆峰笑着摇了摇头:“我算是服了你这张嘴了,横竖都是你的理。”

    胡介民哈哈一笑,随即站起身说道:“别废话,为了你即将高升,今天咱俩得好好喝一杯,你等下啊,我去拿酒。”说完,快步上楼去了。

    客厅里只剩下了陈曦和顾兆峰两个人,顾兆峰默默的点上了一根烟,眼睛也不看他,低着头轻声问道:“你和晓妍好了多久了呀?”

    陈曦略微想了下,如实说道:“大概两个月了吧。”

    顾兆峰嗯了一声,随即又问:“你是什么学校毕业的呀?”

    说实话,陈曦的毕业院校实在很一般,在省内属末流,但未来岳父问,也只能硬着头皮说了,顾兆峰却没了下文,陈曦偷眼望去,却见他面无表情,眼睛看着窗外,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看来,晓妍的父亲好像不怎么喜欢我啊!他默默的想道,其实也难怪,换位思考下,如果自己如花似玉的女儿,突然找了个各方面条件都很一般的男朋友,我恐怕也是这个态度!

    这样想着,不由得在心里长叹一声,说穿了,就是看不起我呗!站在做父亲的角度,也许无可厚非,可在陈曦看来,其实就是狗眼看人低,尽管这句话用在顾兆峰身上不怎么恰当。

    说话之间,胡介民已经从楼上下来了,手里还拿了一个很有年代感的瓷瓶,往顾兆峰身边一坐,笑着道:“瞧瞧,我他娘的多重视你,这是1975年的赖茅,四十多年了,今天晚上,咱俩就把它消灭了吧。”

    顾兆峰接到手里看了看,也是不住的点头,略微想了下,说了句稍等,便急匆匆的出去了,胡介民和陈曦有点纳闷,顺着窗户朝外望去,只见他打开车门,从车里取出一本书,然后快步走了回来。

    “老胡啊,这是我新近写的一本书,叫做《中国经济前途》,你请我喝这么好的酒,我一介文人,也没什么好回赠的,就送你一本吧。”说完,取来一支笔,在书的扉页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郑重其事的递了过来。

    胡介民接过书,翻了几下,随即笑着说道:“老顾啊老顾,你可真滑头,这本书售价才48块钱,可我这酒4800也不止啊,这交易也不对等,中国的经济,要都是你这样的人来搞,迟早得把全世界的钱都赚回来。”

    二人皆大笑,陈曦也跟着笑了几声,不知道为什么,却突然想起了刘禹锡《陋室铭》中的一句话: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是啊,人家喝得是四十年的老酒,送得是出版的大作,相比而言,自己还真就是个白丁!也难怪瞧不起我,这差距实在有点大啊。

    顾兆峰已经开始介绍他的书了,胡介民也饶有兴趣的听着,他却感到有些无聊,于是便站起身,胡介民见状问道:“你要干嘛去?”

    “我去厨房看看,帮阿姨忙下。”他赶紧说道,胡介民听罢也不客气,直接挥了下手。

    到了厨房,却见顾晓妍和胡夫人已经忙得差不多了,见他过来了,胡夫人笑着道:“咋了?是不是饿了呀?”

    他连忙摇头,胡夫人则歪着头道:“骗不了我,我儿子跟你差不多大,稍微饭吃得晚一点,就饿得嗷嗷叫,这么大的小伙子,哪一个不是能吃能睡的。”说完,指着一盘子切好的肘子肉,低声说道:“过来先吃点,要不一会喝酒,肚子里没底,醉得快。”

    他的心里一热,突然想起了自己的母亲,妈妈在世的时候,逢年过节做点好吃的,也是经常偷摸塞给他几块,然后会笑着说,赶紧吃,一会你哥哥看了,又该抢了,于是他便狼吞虎咽的吃了下去。

    想起这些辛酸的往事,心里不由得一阵难受,赶紧低着头假装收拾垃圾,把眼圈里的眼泪又憋了回去。

    “你怎么不陪着说话呢?这里不用你帮忙的。”顾晓妍压低了声音说道。

    他叹了口气:“我也插不上话,还是过来帮忙吧。”说完,见水池子里有些碗盘,便走过去洗了起来。

    顾晓妍本来就很敏感,见他闷闷不乐的样子,随即意识到了什么,于是走过去,轻声问道:“怎么了?”

    “没怎么。”他道,只是继续洗碗。

    他能感觉到顾晓妍在他身后默默的站了一会儿,然后一句话没说,转身又去忙了。

    饭菜很快就都摆上了,虽然不多,但也算丰盛,而且看得出,胡总夫人的厨艺不错,虽然都是家常菜,但香味扑鼻,闻着就让人有食欲。

    几个人落座,胡介民开了酒,先给顾兆峰和自己各自满了一杯,然后瞥了眼陈曦,似乎犹豫了下,只给倒了半杯酒。

    “这么好的酒,给你个瘪犊子喝都糟践了,喝一口就算了。”他板着脸道,话音刚落,胡夫人却劈手将酒抢了过来,笑着道:“你咋那么抠门呢,上次汉英不是给你拿了一箱嘛!孩子第一次上门,哪有喝酒给倒半杯的?”说完,直接就给倒满了。

    “这娘们,就胡说八道,哪只眼睛看汉英给我拿一箱了?”胡介民挠着脑袋嘟囔了一句,然后,端起酒杯:“来吧,我和兆峰是几十年的朋友了,晓妍又是我爱人的干闺女,所以啊,咱们也算是一家人了,一家人就不要说两家话,先干一杯,感情深一口闷!”说完,先和顾兆峰碰了下杯子,又和陈曦碰了下,陈曦则站起身,恭恭敬敬的想去碰顾兆峰的酒杯,却发现人家并没有碰杯的意思,只好又尴尬的坐了回去。

    闷头喝了几杯酒,心里越发有一种说不出的愤懑,此时此地,又不敢发作,只好低着头一声不吭。

    胡介民注意到了这份不和谐,却也不方便多说什么,只是频频举杯,嘻嘻哈哈的说一些往事,酒桌上的气氛倒也还算热烈。

    吃到快一半,顾晓妍突然放下筷子,也不瞅顾兆峰,而是面向胡夫人说道:“干妈,我打算今年和陈曦结婚。”

    胡夫人听罢,立刻呵呵笑着道:“这是大好事啊,你这个老闺女终于要出阁了,怎么样,日子定了吗?我和你胡叔叔一定得送一份大礼啊,说吧,你想要什么?”

    顾晓妍的眼圈突然红了,沉默了片刻,这才喃喃的说道:“我什么都不要,就想让你当我妈!”

    一句话说完,顾兆峰的脸色刷得就变了,把酒杯一推,深深叹了口气。胡夫人的眼圈也红了,看了眼胡介民,赶紧拉过顾晓妍的手道:“傻孩子,我从来就把你当成亲闺女啊!”

    顾兆峰轻轻咳嗽了下,然后斟酌着说道:“晓妍啊,婚姻是人生最重要的选择之一,我觉得你有一点草率。”

    顾晓妍扭头看了父亲一眼,冷冷地说道:“是吗?就跟你当初选择我妈一样,也很草率呗?”

    “晓妍!别这么跟你父亲说话。”胡夫人赶紧扯了下她的手,却被顾晓妍轻轻甩开了:“对不起顾校长,我的婚礼,你不能参加,我怕舅舅和姥爷见了你,会打断你的腿。”

    顾兆峰的脸色越发难看起来,脸上的肌肉都不停的抖动着,半晌,才深深吸了一口气道:“我可以不参加你的婚礼,你也可以不认我这个父亲,但我不能不认你这个闺女。作为父亲,我不同意你和陈曦结婚,而且,我也会跟你姥爷和舅舅沟通的,我想,他们也会考虑我的意见的。”

    “你早就失去做我父亲的资格了!”顾晓妍冷笑着道,然后站起了身,扯着陈曦便往门外走去。www.ecnovel.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