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成小说网

正文 第41章 伸舌舔狗眼 张嘴咬坏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舌头一连疼了个把月,渐渐伤口复合。但狗眼上并无太大变化,反而舌头更加灵活了,还习惯性的有事没事儿就要舔舔狗眼。

    又是一个圆月夜,睡不着觉的老黑,只听得临屋小夫妻好似在吵闹。本着劝人和睦的黑狗,蹦出了屋外,凑在正屋窗下听去。

    声音虽小却躲不过老黑灵敏的狗耳。只听小莲小声怒斥着丈夫:“怎么?现在涨能耐了,老神仙在的时候你怎么不说?现在说有何用。”

    “这事儿,实在不好开口啊!再说,老神仙说了要几月才走,我想着编排编排,想好了怎么开口才好相求,谁知他竟然偷偷溜了。”

    小莲轻声抽泣着说道:“你不好开口,又不许人家开口。这下可好,难道还要再等三年。”

    “等等就等等吧?三年也不长,眨眼就过来了。”

    “你能等,我怎么等?不是你逼着我非得要个儿子才肯罢休。这下好了,再等三年小莲我都半老了,看你还找谁给你生个儿子。”

    “咱刘家一脉单传,当真绝了香火,祖宗在天之灵还不指着鼻子骂咱?”

    “骂的是你,别咱不咱的。怀不上我看问题不在我,就怪你不行。”

    “呦呵!你敢说我不行?不行咱再试试?想是以前正好不凑巧,没准这次能成呢?”

    “能成?”

    “一定能成。”

    “再试试?”

    “废话什么,试试就试试。”

    说话间,夫妻俩竟然和好如初,甜言蜜语般的亲亲我我开来。

    老黑赶紧蹲下身子,伸出爪子使劲儿捂住了狗嘴才没笑出声来。渐渐的竟心生难过:人家都亲亲我我的,我的十三妞啊!你在哪儿呢?你是不是现在也在想着我老黑呢?黑弟弟现在舌头长了,却看不到你的火红大尾巴了。你可知道你的黑狗弟弟整天都在挂念你呢!想到这里竟然偷偷流出了几滴思念的狗泪。

    正默默想念着火尾,猛地一闪只觉得狗眼异常,身旁竟显出一个黑乎乎的人影。正扒着窗户,偷偷的往屋内看着。还不住的怪笑着,手舞足蹈的点着晃着脑袋。动作虽大,但双耳极其灵敏的老黑,却是听不得半点声响。

    生怕惊动屋内正如胶似漆的二人,老黑伸出狗嘴拱了拱一旁的黑影。可黑影好像根本无所察觉,仍然蹦跳着手舞足蹈。

    伸出狗爪向着黑影划拉两下,虽有影子,却仍是空空的犹如无物。好奇的老黑默默寻思着;难道我老黑见鬼了?哦!还是个色鬼,这可不行,都说好狗护三邻,更别说我是本家狗了。

    黑影本就知道黑狗在身旁,蹦跳着斜眼瞄了一下老黑。只见黑狗暗红的双眸正盯着自己。顿时好奇,也不蹦了,低头看着老黑。

    老黑瞪着狗眼,撇着大狗嘴扬了扬头。黑影心觉不对,伸出手来在狗眼前划拉两下,却见黑狗仍是恶狠狠的看着自己。突然狗头动了,嗷的一声,猛地张开狗嘴向着手指就是一口。

    黑影愣愣的看去,却见黑狗仍瞪着自己嘎嘣嘣不住咀嚼着。再往手上看,被齐刷刷的咬掉了四指。这才想起疼来,顿时也没了兴奋劲儿,吱啊!一声怪叫,吆喝着向着身后退了一步。

    别说,这黑影嚼着还挺有滋味。想要再去咬上一口,却见黑影两手胡乱挥舞着,快步往后就跑。

    ‘呦呵!这才想到要跑?别跑啊!老黑还没吃饱呢!’想到这里忍不住嗷嗷两声,追着撵了过去,可这黑影却异常古怪的,径直没入院墙消失不见了。

    嗷嗷!又是两声。却见墙头偷偷显出一个脑袋来,挥着残手对着黑狗说道:“黑狗,爷爷我砸你家锅了?还是睡你家娘们儿了?我呸!抢个豿娘们要来作甚?哎呀呀!气死我了,你个杂毛破狗竟敢坏了爷爷好事儿。”

    老黑生气了:‘我去,偷窥了我家主人不说,还想睡我黑狗的老婆,你他娘的够资格吗?看我不咬死你。’

    想到这里,呲獠牙对着墙头低声嘶吼着,作势跃起就要再来一口。

    却听屋内传来一阵慌乱之声,刘定魁的喝喊声传了出来:“谁在外边?”

    “别问了,除了老黑还会有谁?和它师傅一个德行,别理它,让它在外边叫吧!”小莲的声音虽小,却瞒不过老黑的狗耳。

    一句话羞的老黑鼻头通红,嗷嗷叫着,再次向着墙头看去。可刚刚还在墙头的黑影,却恍然间已没了踪迹。

    老黑寻思着;我要不追,就好似故意坏他们好事儿似的。不行,可不能让那东西跑了,跑了事小,坏了我黑狗的名声可就不划算了。想到这里猛地一个蹿身跳过墙头,嗷嗷叫唤着向外追去。

    圆月照的大地泛出一地昏黄。

    前边黑影疼的嗷嗷怪叫着,还不忘扭过头来看了看,只见黑狗四腿腾跃眼看已到身前,忍不住撂下了狠话:“黑狗你等着,等老子搬来救兵,再好好收拾你。”

    昏黄的月光下趁的此时竖起了黑毛的老黑,如同黑毛野兽一般,还呲着满嘴利齿嗷嗷直叫唤。吓的黑影忍不住一阵哆嗦。“哎呀呀!他娘的一辈子净吃恶狗的亏,哎呦!疼,你狗子轻点咬!”

    却见黑狗嗷的一口咬住自己一条腿,晃着炸蓬着黑毛显得异常巨大的狗头,猛地一甩,整个大腿就被齐刷刷扯了下来。

    突然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从黑影口中喷了出来。

    老黑得意的咀嚼着咬下来的半截脚掌,不住品着滋味:不错,味道挺独特。不过这滋味怎么似曾相识,好似以前在什么地方尝过一样。

    想到这里,仔细看了看嘴边的大腿,又扭头看向一旁惨叫的黑影。

    见暗红色的狗眼正瞄向自己,黑影一阵激灵,这才从疼痛中醒过神来。赶紧伏倒在地,向着一旁墙角处如耗子一般蹿了过去。霎时,就没了踪迹。

    老黑傻乎乎的晃了晃狗头,猛地窜到墙角左找找右瞅瞅。猛地一拍狗头:‘我去,竟忘了这货能钻墙。他娘的,你小子能钻墙,老黑还不会跳墙吗?’

    想到这里,嗖的一声跳上墙头。四下里踅摸着,猛地又是一跃跳上了房顶。可这家也真寒酸,屋舍年久失修,却听噗通一声,整个黑狗载进了屋内。

    屋内一个满身瘦骨的汉子,正对着佛像潜心跪拜,还不住的祷告着:“佛祖显灵!可怜可怜,保佑我有顿饭吃吧!要不显灵,明天也只能把你卖了换口粮啦!”

    说道这里,砰砰又磕了几个头。突然,却听噗通一声,从房顶掉下一物,仔细看去,却是一条硕大的黑毛大狗。

    顿时泪流满面,“佛祖开恩啊!咱家正愁揭不开锅,您这是雪中送炭,赐了个肉狗来啊!”

    还好主家孱弱,却也被揍了满头大包黑狗,吱哇哇惨叫着逃了出来。

    见瘦弱的本宅主人,手持擀面杖追了出来。也不敢再撵鬼了,看着地上的一条大腿,想了想;这大腿一定要带回去,不说邀功,至少也要他们夫妻看看,我老黑并非他们所想,的确是在看家护院而已。

    跳起翻身扎住魂腿,夹着尾巴就往家中逃去。

    刘家大门敞开着。

    门口,刘定魁夫妻正手提灯笼照着向外看着找着。见老黑急匆匆跑来,刘定魁开口问道:“老黑,这么大半夜的你又是叫唤又是往外跑,是怎么了?难道又去偷酒喝?小心我告诉你师父。”

    老黑个劲儿的直摇头,狗嘴向着背上撇了撇,又嗷嗷叫了两声。

    “什么吗?老黑你这是喝晕了?这次小莲不怪你,毕竟你已经忍了四个月,下次可不准偷酒喝了哦!”

    “他那是忍了四个月吗?前三个月老神仙在这儿,他不敢喝。这个月,它咬烂了舌头喝不了。这不,舌头刚好又去偷吃。”

    老黑口不能言,呜啊!嘎嘎!辩解半天,可怎奈无人翻译,夫妻也听不懂。无奈甩下身上半截大腿,拿嘴拱了拱又看了看二人。

    刘定魁摇了摇头:“老黑这次醉的可不轻,你看看它又是唝地、又是晃身子的。”

    满眼无辜的狗眼看着夫妻二人,心中直叫苦:这俩人什么眼神?地上整整一条大腿没看见,怎么就认定老黑我喝酒了。凑上鼻子嗅了嗅,别说这大腿竟然还真有些酒味。

    伸出狗嘴又咬了一口,大嘴夸张的咀嚼着,看着夫妻二人。

    小夫妻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阵好奇,这黑狗怎么凭空啃咬起来了?小莲趴在刘定魁耳边轻声说道:“他们师徒一个德行,干了缺德事儿还怕别人揭穿,自己个在这儿,吓折腾一番想糊弄过去,咱回去睡吧!真要揭穿,他黑狗面子上也不好看。”

    刘定魁嘴一撇:“什么吗?这家伙喝酒可不成,老神仙可是交代过的。是为了它好。”又狠狠瞪了老黑一眼呵斥道:“这次,我夫妻就当没看见,下不为例,如有下次,定要告知你师父。”

    哼!老黑我为你俩捉贼,你们却来冤枉与我。难道,这么一大条腿你们看不到?哦!没准还真是看不到。算了,我老黑身正不怕影子斜。

    想到这里,也不去理会二人,嘴中叼着大腿跑回屋内,对着一条大腿疯狂撕咬起来。一阵撕咬过后只觉得,一团气息在腹中不住搅动着,想要排出却是不行。www.ecnovel.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