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成小说网

正文 第172章 你只配做盘菜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猜猜几只脚赌场门口。

    五毛帅鳖得意的伸着脑袋,看着鱼贯而出,还各个如同蜕毛的死猪一般,光溜溜的众海妖。

    海妖们步履蹒跚的摇着脑袋,看的帅鳖哈哈大笑,跟着讽刺道:“哈哈!还嘲笑老子五根幸运宝毛,看到没?要不是俺帅鳖的五毛,今天岂不也变成了个裸鳖?”说到这里,伸出手来满脸疼爱的,细细抚着仅有五毛的帅气发型。

    突然,见蚌妖老黑壳里夹着晕厥的邓小鲜,身后如拖死狗一般,拽着满背血红的鲨鱼尾巴,吃力的游了出来。

    小细腿沮丧的往后踩着水,嘴里却是唉声连连:“哎!输给了崴脚海葵。哎!好说也是破劫海葵,你他娘的崴哪门子脚啊!老天啊!老黑还不如死了好受呢!”

    五毛帅鳖晃着鳖脑袋游了过来,拍了拍老黑顶壳:“嘿!哥们儿,看你输得这么惨,不如俺幸运帅鳖拿俩牙币,买你壳中珍珠行不?你也看到了,帅鳖经手的牙币,可带着五毛仙气儿的,保准大杀四方。”

    老黑猛地张开壳嘴,忍不住一声怒吼,差点没把壳里的邓小鲜给喷出去,“滚!找你的龟丈人去。”

    帅鳖激动的一阵点头:“是啊!是啊!买你珍珠,就是送给龟丈人的。不对啊!你壳妖怎么知道我有龟丈人的?”

    老黑看了看帅鳖,顿时生出个念头来:“哎呀呀!老黑忘了,你可是个飞鳖,俺给你商量个事儿呗!”

    帅鳖一甩脑袋:“你说。”

    老黑:“飞起来把我驮到妖域吧!到时候珍珠送你。”

    五毛长大了鳖嘴,歪着鳖脖儿,打量着老黑:“不会吧!我帅鳖可是小翅膀,能驮的动你?”

    说到这里,只见探出头来的剪手螃蟹,猛地蹿上前来,夹住鳖脑袋又给扔了出去。嘴里却是骂骂咧咧的:“五毛外国鳖,得了便宜还学会卖乖了!被你一顿寒掺,那个还敢再来翻本?”

    老黑又是一阵叹息:“哎!算了,算了。大哥都气晕了,我要走了,岂不寒了大哥的心?”

    ----------

    珊瑚客栈内。

    老黑张开顶壳,伸出两只小手,探入壳中,狠劲儿的拽着小肉脑袋,冥思苦想。‘不行,大哥瞧得起我!我老黑不能一走了之。而且认输,也不是我老黑的一贯作风。那赌葵..不对,是那螃蟹太可气了。哎!大哥这次连灯笼都给输了,真要回去,岂不改名大委屈了?真要不行?老黑拿我的珍珠赎回来?’

    看了看一旁,身形萎靡化为鲨鱼的沙四方,又是连连叹息:“哎!还嘲笑人家鲨妖,自己却是个什么东西呢?大哥的老婆本都给输完了。哦!对啊!此次前去,本来就为了探探场子,可想个什么法子,才能赢回来呢?老黑我可是定虚老头的徒弟,我呸!怎么又想起老头来了,现在我可不是黑狗。”

    想到这里,突然间伸手一揪肉头,心中大喜:“啊哈!有了,你个贼螃蟹等着老黑的吧!”

    身旁呜呜的哭声传来:“呜呜!我的灯笼,没了灯笼,岂不更让人笑话?”

    老黑拍了拍邓小鲜:“大哥,二弟我有个主意,定然大杀四方。想输都难。”

    突然躺倒在地上的鲨鱼,猛地一摆鱼尾,没牙的鱼嘴中惊讶的问道:“谁叫我?谁敢说想输都难?”说到这里渐渐的化为人形。

    邓小鲜撇开泪目,瞪了鲨鱼一眼,缓缓冲着老黑说道:“二弟,你怎么也学的,和小沙一个德行?还大杀四方,我看,你还不如找个龟鸟,把自己咬死得了。”

    老黑点了点头:“嗯!大哥说的没错,老黑我正有此意。”

    邓小鲜一阵紧张,赶紧伸手拽住了老黑细爪,连连摇着说道:“兄弟啊!哥哥我气话,可别当真啊!”

    老黑坚定的看着邓小鲜:“哎!大哥,都说了多少遍了。早晚我得找个会飞的妖人,咬死我。哦!是啊!今天见那五毛不错,可是貌似老黑我也打不过他啊!”

    邓小鲜没了灯笼,却是脑袋更灵活了,不住的摇着说道:“兄弟,怎么又说浑话?是不是今天输傻了?”

    说道这里,伸手拍了拍老黑肉头,鼓励说道:“坚强起来,学学哥哥,不就那点灵眼吗?咱回家种个几年妖田,不就又有了?呜呜!可惜我的灯笼了。不知道谢二爷,会不会挂在店门口,当个路灯照明用?”

    沙四方着急的问道:“刚才谁说,想输都难了?”

    老黑冲着沙四方点了点头:“放心,本来这次,咱就是去探场子的。怎成想,着了螃蟹的道。不过,老黑我已经成竹在胸,定然让谢老二,哭着找他爸爸要钱还账。”

    沙四方:“真的?给小沙我说道说道。”

    老黑一阵冥思,随又说道:“说道说道也没什么,可是其中隐秘颇多,恐怕?????”

    沙四方绷起了鳖嘴,满脸委屈:“怎么?你还不相信小沙了?”

    老黑却是并不在意,“哎!人心叵测啊!”

    “我沙四方虽说不堪,却也是个汉子,你要不相信?”说到这里,突然伸出一指,咔嚓一声咬断了,递给老黑,又说道:“做个兄弟还不信吗?”

    “好!咱三个难兄难弟,要死一起死,要发一起发。”说着伸出小细手,也咬下一根递了过去。

    一鲨一蚌两个海妖,顿时目光坚定的看向了邓小鲜。

    邓小鲜拉着老黑的细爪,轻身说道:“二弟,这鲨鱼还欠咱两颗灵眼呢!哄骗了不还不说,还要腆着脸做兄弟?”

    沙四方一阵尴尬:“哎!小沙我身无一文,也只有腆着脸,做个兄弟来还了。”

    老黑大声叫好:“好!小沙说的好。大哥,咱三个穷妖就差没把命输了,还介意什么?来吧!”

    “哎!算了,大不了三个穷妖,一起回家种田,岂不还多了帮手。给你。”邓小鲜说罢,再不犹豫了,狠心咬下一指,抵给了沙四方。

    见接过一指,邓小鲜却又噘嘴一阵委屈:“咱这么大的喜事儿,竟然没酒没菜。哎!还欠着二弟几只好酒呢!”

    沙四方又是尴尬的,冲着两个兄弟撇了撇嘴:“哎!不如咱们以茶代酒。这菜吗?对了,既然做了兄弟,小沙我豁出去一只尾鳍,给兄弟们做个菜吃。”说着幻化出鱼尾,甩向身前,张嘴就要咬去。

    二妖一阵心中一阵温暖,赶忙抱住了鱼尾。

    邓小鲜:“兄弟指头都吃了,还要什么尾鳍。”

    老黑伸出细爪,对着鲨鱼脑袋就是一巴掌,“混账,你堂堂的沙四方,难道只配做几盘菜吃?”

    正说着,就听一阵敲门。

    接着,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在家吗?横壳蚌妖,是不是住这里啊?”

    各捧着指头的三妖一愣。却见虚掩的大门,缓缓探进个鳖脑袋来。

    这鳖头瞅了瞅,却是冲着怪笑着说道:“呦!三只穷妖这是要结义,凑在一起抱团穷啊?”www.ecnovel.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