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成小说网

正文 第180章 阔妖三兄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台外一阵吵闹,台内却是冷清一片。章鱼荷官被剪手螃蟹一声招呼,钻入台子旁的洞里去了。

    却见三只鱼尾俏身子的美女鱼妖,仅仅胸前遮了两个贝壳,甩动着修长的鱼尾,扭动着红、黄、蓝、三色溜光水滑的鱼屁股,推着鳐鱼化作的推车,从刚刚章鱼钻入的洞口游了出来。

    红红的俏脸挂着笑容,游走在众脚客当中,还不住的吆喝着:“瓜子儿、鱼干儿、墨鱼酒。烟卷儿、虾仁儿、海花生啊!”吆喝着,围着众妖兜售自己的商品。

    红屁股光溜鱼最是机敏,第一个游在了兄弟三妖身侧,瞄着帅鳖上下打量着,忍不住夸赞道:“哇!好帅的裸龟啊?这么冷的天儿,要不要来几只暖暖身子啊?保准你壳也不想要了。”

    三兄弟对视一眼,顿时贪婪地目光,瞅向了优美线条上的那挺挺一翘,怪笑着齐声叫好:“好!来,哥仨今天可要喝个痛快。”

    一向惜财的邓小鲜,却是忍不住撇嘴笑着开口问道:“鱼大姐,酒怎么卖啊?”

    红鱼美女轻轻探出一指,摇晃着笑着说道:“一枚牙币一只哦!”

    邓小鲜看着美鱼却是一阵肉疼,忍不住摇了摇头:“我去,人家酒馆儿可只卖三鳞币啊!”

    红鱼轻轻一抹娇笑,偷偷的斜眼瞄着三妖,忍不住一撇小嘴儿跟着说道:“看三位哥哥说的,妹妹我天天推着鳐鱼,容易吗?哎!看三位哥哥可是阔妖,今天大促销,消费五颗牙币,鱼妹妹我送上香吻一枚。”说着撅起了小嘴儿,冲着帅鳖喯儿!喯儿!吐出了两个水泡。

    飘向帅鳖水泡、波儿!的一声破裂,可这微弱的破裂,却激荡的裸鳖心神如同炸开了朵朵桃花。忍不住冲着邓小鲜说道:“弟弟,咱哥们儿现在可是有钱的阔妖,来,一人一只?”

    沙四方鱼眼撇着帅鳖,怪笑着说道:“大哥,你还裸着呢!”

    帅鳖却并不在意,一拍脑门,“哦!对啊!”回过头来,冲着不住忙活的石斑鱼喊道:“班大爷,我帅鳖赎回五毛、鳖甲。”

    邓小鲜也是高声喊道:“还有我呢,小鲜我赎回灯笼。”

    沙四方却是唉声叹气的一阵摇头:“哎!我的血红鱼翅都被煲粥了,可是赎不回来了。”

    帅鳖拍了拍鲨妖肩头,安慰道:“三弟,放心,等会儿散了场,咱去七爷店里,买上几碗尝尝不就有了吗?”

    沙四方嘴角一撇,差点没挤出点眼泪来:“大哥,你得意忘形了,怎么净说些伤心事儿?”

    帅鳖继续安慰道:“三弟,莫怕,咱再赢一盘,到时候多服用几颗灵眼,你鱼翅岂不也长的快些?”

    邓小鲜却是一阵犹豫,冲着大哥愣愣的问道:“大哥,咱还来啊?”

    帅鳖一甩脑袋:“切!区区一百二十五颗,还不够吧咱四弟寄出去的呢!”

    三条怪妖赎回了灯笼、鳖壳、五根幸运毛,沙四方也还清了赌债,兑换来了满口鲨鱼牙。

    哥仨找了一张鳐鱼大桌。游荡在赌场水上方,得意的磕着贝壳海瓜子,喝上一口墨鱼小酒。

    沙四方抓起一只墨鱼整个咬碎了,一口吞下,呲着被酒染得漆黑的满嘴尖利鱼牙,大声叫好:“好,有牙就是爽,哥们儿我还要再来几只。”

    说罢,毫不怜惜的扔掉了手中干瘪墨鱼,叼起了一支特制的海蛇烟卷。

    别愁美大惊,噗!的一声,喷了鲨妖一脸瓜子皮儿:“我去,这海里还能抽烟?能点的着吗?”

    沙四方却是并不介意,抹了抹脸,得意的冲着帅鳖挑了挑眉头:“嘿嘿!点不点得着,就看火力够不够了哦!”说罢,伸出大手一打响指。

    身旁的红腚美女鱼满脸迎合的游了过来,冲着沙四方笑了笑,撅着小嘴,噙向了海鹞子嘴上的烟卷。伸出翘舌舔了舔,顿时海蛇一阵躁动,缓缓的化为绿烟,跟着吸入沙四方嘴中。

    别愁美一阵贱笑:“哎!这也叫烟卷儿?不就海蛇爆体化为绿水,吃入你的肚中吗?”

    沙四方仰头噘着嘴儿,畅快的吐了一个烟圈。得意的说道:“嘿嘿!大哥,你外来鳖,这下可长见识了吧?这玩意儿爽着呢!你也来一根?”说着递上一枝。

    “三弟,看你那德行,来给小鲜也来上一根儿。”

    说着,自己也一把抓来一支,叼在嘴中。脑袋上的灯笼冲着烟卷蹭了蹭,顿时也是满嘴绿烟。

    这仨哥们,各自吃了不下两三只墨鱼酒,磕了一桌贝壳瓜子皮儿。全都叼着烟卷儿,满脸享受的仰着脑袋,得意的吐着绿水。

    渐渐的,三只抽烟的怪妖,脑袋全都化为了草绿色。

    别愁美指着二兄弟哈哈大笑:“哈哈!哥们儿,你俩怎么绿了呢?”

    沙四方抚了抚鱼脸,鄙视的瞄向了帅鳖:“你懂什么?这可是海妖最得意的颜色了。你瞅瞅你自己,难道不绿?”

    帅鳖一愣,一把拽过了美鱼妞,凑在光滑如镜的红腚上,仔细照看了照看,忍不住一巴掌拍了上去,“我去,本来帅鳖就是王八!他娘的,这下可更绿了?”

    红鱼生气了,忍不住娇哧道:“滚!你绿不绿管我鸟事?不行,今天得再买上二十支作为补偿。”

    这三妖当真不吝啬,一根儿接着一根儿,渐渐的抽的鳐鱼桌子范围水域,全都呈现出了草绿色,三妖就如包裹其中。

    哥俩正开心的,却见邓小鲜草绿色灯笼夹着烟卷,愣愣的看着自己手掌,忍不住悲由心生,轻声抽泣起来:“呜呜!我的四弟啊!哥哥还没来得及请你喝酒,可怜你却....嗨!”

    沙四方稳住了抽泣的肩头,“二哥,当初小沙我还将信将疑,以为老黑瞎胡扯,现在却是信了,你没听四弟自己说吗?他可是定虚老头的徒弟。”

    正得意的帅鳖又是一愣,深深吸了一口冲着沙四方问道:“定虚老头是谁?小沙你见过?”

    沙四方瞪大了鱼眼瞄着帅鳖,满眼的不信,“大哥,你可是外来鳖,竟然没听说过不赖仙师的名号?”

    帅鳖更好奇了,掐着烟卷又问道:“不赖仙师?这是个什么妖?”

    邓小鲜也是一阵点头,好奇的眼神看向了沙四方:“就是啊!二哥我也常听老黑提过他的师父,当时我还不信,也就没加深问。看来还是三弟见识多,这老头是谁啊?”

    巨妖沙四方顿时有了派头,得意的咬了一口墨鱼酒,看着急切的四目,却又深深抽了一口海蛇烟卷,这才慢悠悠的、神秘兮兮的说道:“我也只是听说啊!对不对就不知道了,听说这老头是个人妖,整天不赖不赖的送人好处。好像,咱爸爸就得过老头好处哦!”

    帅鳖听闻却是更加不信了,“哎!人就是人,怎么还成人妖了?”

    沙四方一甩鱼头,“切!你以为三弟胡吹啊?我可听说,人妖老头海里游的比咱爸爸都快,不是人妖是什么?定然是个剑鱼的混血种。”

    帅鳖吃惊的张大了嘴,就连嘴上的烟卷掉落也并不在意了,反问道:“是吗?咱爸爸认识老黑的师父?人妖老头能耐很大吗?”

    沙四方一阵紧张,脑袋伸出绿水偷偷看了看,这才小声说道:“嘘!声音小点儿,让咱爸爸的眼线听到了,可有咱哥们儿喝一壶了。不过,那老头不说比咱爸爸能耐大,至少也是平辈儿向称。”

    绿绿的水中,邓小鲜灯笼探了过来才看清了沙四方炫耀的神色,忍不住也是问道:“咱爸爸得了老头啥好处啊?”

    沙四方一阵摇头:“这个好处,恐怕也就咱爸爸自己知道了。不过,咱四弟老黑能有如此大修为师父,咱哥仨还怕没人撑腰?”

    帅鳖又问道:“可是,你说的老头这么大能耐,怎么不来救救他的徒弟?”

    邓小鲜也是一阵琢磨,“也是啊!不过,说起四弟,到时候咱的事儿成了,怎么才能收回魂毛呢?”

    沙四方神秘兮兮的凑在了灯笼下,“你小子小声点,没看到妖人众多吗?这事儿先别说,等等看看再讨论。”

    突然就听场内一阵喧哗,三妖撩开绿水,向下望去。却见《双拳太保·谢二爷》从洞内钻了出来。

    扭头对着身后尾随的剪手螃蟹和章鱼荷官嘀咕了半天。突然,一把跳入了台子正中,抓着海葵的触角数了数,伸着脑袋仔细看了看。www.ecnovel.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