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成小说网

正文 第189章 大嫂,再来两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老黑听得众妖议论,却是心中一愣,细细的琢磨着:‘嗯?老黑我没伸腿儿啊?怎么却说是五脚?’

    想到这里,总算适应了多眼不再眩晕的触角,相互看着、数了数,顿时大惊:‘不会吧?这么邪性,难道刚才老黑伸错了?不对,是那只不停使唤的假脚,怎么不偏不正、正好这时候显现出来。哎呀!坏了,恐怕又着了贼螃蟹的道。’

    想到这里,急的四只触角来回搅动着,被气的整个葵身更加粉红了。晃动着,一脚、一脚试着想要缩回去,可口都被封上了,怎么缩的回去?

    却听老鳖壳内一阵娇斥传来:“帅鳖,外边闹哄哄的,怎么了?难道那傻葵又不听话了?快放娘子出来,我可憋了一肚子好话骂他呢!”

    看到众妖欢呼,邓小鲜不忍拍了拍大哥鳖头,轻声说道:“大哥,别藏着了,好媳妇得亮出来啊!再说了,嫂子说的没错啊!”

    沙四方缓缓游了过来,冲着邓小鲜一阵点头:“可不,让嫂子出来,再来两支抽抽。”

    说着,还伸着硕大脑袋,瞅着龟壳一阵寻找龟娘子,顿时好奇的忍不住开口问道:“哦!看不出来哥哥这壳里,还真宽绰啊!这下好了,下次出门,至少不用住店了。”

    “九、、、、、”

    大哥银鱼大声叫好:“好!海葵坚持住,在喊一声,哥们儿定然把我的崽子们,赏你一筐吃。”

    龟娘子听在耳中,却是再也憋不住了。嘭!的一声撑开了龟壳,双手持着鳖壳两镲,敲的咣咣作响。随着巨响,顿时场中众妖全都被巨响吸引,重新看向了龟娘子。

    没了壳仅剩枯皮、皱肉的鳖妖,忍不住委屈的喊道:“媳妇?你男人可裸着呢!”

    龟娘子听得声音,扭头一阵娇笑:“嘻嘻!刚才,你不也炫耀娘子一阵?现在也该轮到我了,你这么帅,也别藏着掖着,也让她们妖女看看,让娘子也炫耀炫耀帅男人。”

    忘了化身人形的鳖妖更委屈了:“我也没让你光着炫耀啊?”

    龟娘子连连摇手,笑着解释道:“不急,等会儿,再等一会儿、会轮到你炫耀的。”

    抱蜷成团的帅鳖一阵紧张:“哎呀呀!不行,那可不行,帅鳖裸着是小,娘子你可得矜持点啊?”

    大哥银鱼撅起了小嘴:“嘘!!!裸鳖又什么好炫耀的?”

    鲎妖顿觉银鱼碍眼,双腿儿一蹬,游上了银鱼脑顶,“可不是吗?有我鲎妖好看吗?”

    小鱼再次撑开了大嘴,讽刺道:“龟娘子,赶紧把男人藏你壳里吧!小心那只妖女被五根宝毛帅晕了,抢你帅鳖。”

    龟娘子绿脸上,顿时俏目圆睁,大骂道:“他娘的,还敢抢老娘男人?让她来个试试,来一个咱夹死一个。”说着双手持镲咣咣大响。

    邓小鲜讨好一般,捧着烟卷游了过来:“嫂子,你再来一根儿?下下火?”

    龟娘子仰起了脑袋,冲着邓小鲜夸赞道:“看看?还是二叔有眼色,来,给大嫂点上。”

    帅鳖终于想起了化为妖神,却仍是萎靡的哈着腰,伸着脑袋问道:“媳妇,这可是丈夫的口头禅。”

    龟娘子冲着帅鳖扬了扬头:“没错,咱夫妻也得调调个,轮流得意不是,看那个敢不服?”

    说着,一把抓过烟卷,叼在嘴中。恶狠狠的扫视一圈,又冲着沙四方努了努嘴,“三叔,给靓龟点上。”

    邓小鲜却是紧游一步,捧着灯笼,蹭着了烟卷儿,提醒道:“嫂子,咱先放下炫耀,让赌葵收回去一脚啊!”

    龟娘子深吸一口,顿时脸更绿了,气得好似脑门上都隐隐冒着绿烟:“什么?老娘我没让他伸脚,他个鸟葵还敢冒头?”

    说到这里,抓着两镲,游到了台子斜上空,咣咣两声,指着老黑骂道:“我不管你鸟葵,到底是个爷们儿还是娘们儿。今天靓龟话撂这儿了,你他娘要不缩回一脚,非把你宰了,让我家男人尝尝靓龟的厨艺不可。”

    帅鳖撇着嘴小声劝说道:“娘子,低调,低调啊!”

    嘭!嘭!嘭声响起,剪手螃蟹气得不住拍打着台子,两只线眼却再无耐心,冲着龟娘子骂道:“你个鳖娘们儿,再要恐吓赌葵,非把你那帅鳖晾出去不可。”

    “你敢?”咣咣!又是两声。

    看着绿脸美女嘟着小嘴儿,瞪着俏目,惊艳的剪手螃蟹,是再也提不起气来,撇嘴笑了笑,心想:‘吔呵!这小娘们儿当真有点意思,看的螃蟹我心肝扑通!扑通!的,哈哈,靓龟,等着帅鳖把你输给咱家二爷吧!’

    众妖被眼前的靓龟惊傻了,都是挂着嘴角的口水,贪婪地再次瞄了过去。

    大个银鱼捧着红脸,低着脑袋,哈哈大笑:“哈哈!绿脸儿小娘子,要是赌葵不听你的话,就不伸脚呢?”

    黑葵妖人猛地挺起了脑袋:“赌葵不听话,我黑葵给你伸脚,只要小娘子多撅撅嘴儿,我算全拽了也是开心。哈哈!”

    剪手螃蟹却也跟着起哄道:“可不,到时候,你家帅鳖非把你也押上去不可。”

    龟娘子却是并不在意:“哼!我家男人这么帅,押上定然比靓龟值钱。”

    半大虾米妖人一阵嘘声:“嘘!看到没,赌葵动了。不要啊!别动啊!”

    一阵惊呼,众妖全都再次看向了赌葵。只见赌葵胡乱的扭动着触角,葵腹不住的收缩着。

    虾米妖人瞅着赌葵,还冲着台顶一阵招手:“荷官,别傻着流口水了,赶紧喊号啊!”

    咣咣的声音再次传来,龟娘子一手持镲蹭着娥首,一手持镲指着章鱼,大吼一声:“慢着!靓龟我可掐着算着呢!还没到喊号的时候。”

    说到这里,绿脸扭向了海葵,转眼间却是娇笑连连:“葵兄弟,姐姐我求求你了,给靓龟点面子好不好?如果你能缩回一脚,咱愿意献上香吻一枚。怎么样?不亏本儿吧?众妖可都羡慕你呢哦!”

    帅鳖萎靡的声调再次传来:“娘子,不是说好了,你只亲帅鳖的吗?”

    龟娘子气呼呼的回首瞪向了帅鳖,“你傻啊?靓龟我骗骗傻葵不行吗?哎呀!说漏嘴了,跟着帅鳖我怎么也学傻了?我不管,你个鸟葵,今天要是不给我缩回去一脚,靓龟我就飞过去一嘴全咬掉。”

    剪手螃蟹示威似得举起了巨螯,小螯指着龟娘子斥责道:“还敢威胁赌葵?你过来,让爷爷剪你一手。”

    龟娘子小嘴一撇,“切!我爷们儿的双镲可是个宝,一壳夹死你。”说着更是高举壳镲咣咣作响。

    听得声音,憋屈的老黑,心中一阵叹息:‘哎!是老黑我不想缩吗?可是这玩意儿缩的回去吗?哎呀呀!气死老黑了,老黑我快憋屈死了,不行,不能让哥哥们寒心,不能让大嫂看不起我。’

    想到这里,却听章鱼清了清喉咙,伸出八爪晃动着,止住了众妖喧哗。

    见章鱼要喊,归媤璐急了,不住的拍着手中两镲咣咣作响,使劲儿抽了一口嘴角的烟卷,冲着章鱼呸了过去,大骂道:“你个软湫湫的货色,急什么急?等着。鸟葵要是没缩回去一脚,你就别给我瞎叫唤。三叔,再来一支。”

    饼子妖鱼冲着龟娘子一阵唏嘘:“唔!龟婆娘,拿着你的两镲去给爸爸奏乐吧!咱这地界可不是你说了算。”

    大个银鱼对着饼子脸就是一巴掌:“滚!给爸爸奏乐,哥们儿还能看到绿脸娘子耍镲玩吗?”

    鲎妖今天、点头点的脑后小辫,扎的背后不下数十个小洞,这次却是学乖了,拽着小辫仍是一阵点头,“可不是吗?章鱼快喊,爷们儿等着看靓龟委屈的哭呢!”

    大个银鱼大张着鱼眼,狠狠瞄着美人儿,哦着嘴儿吼吼直叫唤:“吼吼!是啊!肯定更是美艳。”

    听得龟娘子一个转头瞪向了银鱼,呲牙叼着烟卷,狠狠的一声:“你敢?”

    看的大个银鱼鼻孔噗噗冒血,还傻笑着说道:“吼吼!不敢,不敢,真好看,靓龟把烟卷赏给我吧?”

    章鱼晃晃脑袋,又是清了清喉咙。正要开口,却听龟娘子冲着赌葵大叫道:“好!你个鸟葵,帮了姐姐,龟娘子咱也不吝啬,赏你一个飞吻。”

    说罢,撅着小嘴儿,冲着赌葵吐出了一个气泡,缓缓飘了过去。

    鲎妖:“兄弟们,看到没?王八被傻葵给绿了。”

    咣咣两声,龟娘子大叫道:“谁说的?看我不用两镲拍死他。”

    剑鱼妖人脑顶尖刺指着台上提醒道:“我说章鱼,还没看够啊?愣什么愣?喊啊!”

    一句话听得老黑更急了,葵脑袋中不住的寻思着,猛地心生一智:‘他娘的,老黑我死都不怕,还怕缩不回去一脚。哥哥们,你们看着吧!’

    想到这里,四只触角全都冲着杀脚伸了过来。猛然间缠住了,就如拔萝卜似得吭哧吭哧!往外拽。

    龟娘子总算露出了笑脸,大笑道:“哈哈!好葵,做娘们儿的就该这样,女人向着女人吗?给我使劲儿拽,咱姐儿俩一起加油。”

    做了一辈子荷官的章鱼、何曾见过如此场面,顿时愣了,楞的嘴中再次:“嘶、嘶、嘶、、、”越是着急,越是喊不出声来了。www.ecnovel.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