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成小说网

正文 第458章 乱臣贼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燕稷的手指轻轻点着龙椅,身体微微前倾:“肃亲王,朕已经给过你机会了,你可不要执迷不悟才是!”

    “本王这条老命,你要拿便拿去便是!但是要本王服你,绝无可能!本王一己之力无法和三十万大军相抗衡,本王到了地下,会先和先皇请罪,然后日日缠着你!让你永生永世都不得安生,让你死后也无颜面对盛天列祖列宗!”

    “混账!”燕稷瞪大眼睛,怒斥一声,抬手指着肃亲王,指尖哆嗦个不停,“肃亲王,本王给过你机会了,是你自己选的!”

    肃亲王冷哼一声别过了眼,似乎多看这燕稷一眼都觉得埋汰。

    “好,很好。朕便第一个拿你开刀!若是还有谁敢心存二念,你便是个例子!”

    然后他看向李凌南,冷声道:“肃亲王大不敬,朕将他正法于殿前,以儆效尤!”

    李凌南点头,手腕一转,正欲划下,却听“叮”的一声,一个不知道什么东西直接打在了这剑身上,连带着都震得李凌南手腕发麻,宝剑直接脱手而落。

    但是这宝剑还没落在地上,便见身侧闪过一个白色的影子。即将着地的宝剑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弹了起来,再次飞起,落在了旁人手中。

    地上,是一枚断成了两截的白玉簪子。

    “江清月?”李凌南看着站在自己对面的女子,眉头一皱,“你……”

    江清月左手执着李凌南的剑,右手挡在了肃亲王身前。

    “李小王爷,连肃亲王的都敢动手,您这胆子也忒大了点儿?”

    “不关你的事!”李凌南压低声音,对着江清月道,“这个时候,岂是让你胡闹的?还不赶紧出去!”

    他的声音小,江清月的嗓门可真是大极了:“出去?出哪里去?现在放我出去,就不怕我将这大殿上发生的事情全都说出去?”

    “你……”李凌南的眉头几乎就要拧成一个疙瘩,声音愈低,“胡闹什么?还不赶紧走!不然一会儿我可保不了你!”

    江清月眼睛一斜,似笑非笑地看着李凌南:“和我认识这么长时间了,我什么时候胡闹过?而且……我也不用你保啊!”

    李凌南是真的服了江清月了。

    这女人的脑子是被狗给吃了吗?平日里也就罢了,也不看看现在这是个什么场合,都不分轻重缓急,怕是这燕稷下一个要杀的就是她了!

    燕稷缓缓从龙椅上站了起来。

    “荣安县主。”他的声音响彻这天圣殿中,状似带着隐隐回音,“你这是打算和肃亲王一起谋反吗?”

    谋反?

    哎呦,这么大的罪名都扣上来了?

    “太子殿下何必在这里贼喊捉贼呢?”江清月轻声笑了笑,丝毫不畏惧地回视着燕稷,“若是说谋反的话,谁比得上您呢?这皇位本来就是传给九皇子的,却被您横刀夺去。这谋反之人,您敢称第二,谁敢称第一呢?”

    燕稷指着江清月,怒极反笑:“好,你很好。”

    然后他背过身,昂然道:“既然你这般的不识好歹,朕便削了你的爵,收了你的府邸,将你打入天牢,永生囚禁。。

    “哦。”江清月点了点头,“你开心就好。”

    燕稷冷嗤一声,赫然回首:“你以为你算是什么东西吗?没了父皇,你什么都不是!”

    “我自然不算什么,但是我就是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江清月耸了耸肩,拿一种十足不屑的眼神看着燕稷,“起码我不会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弑君杀父,残害重臣!你以为你登基之后就万事大吉了吗?就算你成为皇帝,你也只是一个暴君!你以为你会名垂千古吗?醒醒,你只配遗臭万年!”

    “荣安县主,你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肃亲王在江清月身后,不禁问道,“你说先皇是他杀的?”

    “不错,就是他。是他给先皇下毒,才导致先皇突然驾崩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他的一己私欲,他不光不忠,还不孝!”

    “江清月!”燕稷直接从台上冲了下来,脸颊涨得通红,“你再胡言乱语一句,朕直接将你的舌头给割了!”

    “你敢否认吗?”江清月冷笑一声,“先帝的身体不是你害的才越来越差的吗?邢太医不是你杀的吗?这圣旨不是你换了的吗?你敢说这一切的一切,都不是你做的吗?你敢对着你们燕氏皇室的列祖列宗发誓吗?”

    江清月每说一句,都向前一步,逼得燕稷步步后退,神色溃败。

    她竟然都知道?

    这江清月是怎么知道的!

    她的每一声质问,都像是一柄寒光粼粼的利刃,几乎要割裂他伪装出的表象。

    “反了,反了!”高丞相连声呵斥道,“来人啊!快把这个女人拿下!来人!”

    天圣殿大门突然打开,一众侍卫从外边走了进来。

    燕稷惊恐地看着江清月,浑身都在哆嗦:“把江清月给朕即刻处死!”

    已经有不少大臣听到江清月的话,开始悄声议论窃窃私语了。

    “江清月这是诬陷,是诬陷!”高丞相大声道,“她给太子殿下泼脏水,你们还信她?谁要是再多说一句,本相非得……非得割了他的舌头!”

    不得不说,这吓唬还是管用的,那些窃窃私语,瞬间便消失了。

    “不肖子孙!”肃亲王狠狠瞪着燕稷,气都不顺了,“你这不肖子孙!”

    “肃亲王!”高丞相瞪着肃亲王,“你别听……”

    肃亲王转头,一个巴掌直接挥上了高丞相的脑袋。

    “混账东西,本王用得着你来教训?”

    高丞相捂着脑袋,还想动作,但是看见了肃亲王身侧站着的,一脸冷然的江清月。

    “你们……你们两个……”高丞相的手指在两人中间来来回回指着,然后对燕稷道,“皇上,此二人不除,必成大祸!皇上,请您下令,诛肃亲王和荣安县主,以正纲纪!”

    燕稷立刻点头。

    “肃亲王,江清月,二人犯上作乱,其心可诛!即刻拖下去,午门斩首,以儆效尤!”

    话落,门外涌来许多侍卫,拿着刀剑长矛指着江清月和肃清王。

    燕稷冷眼看着江清月,这个女人在他面前嚣张了这么多次,总算,他能惩治她了。

    嚣张?以后去地下嚣张!

    燕稷狞笑着看着肃清王和江清月在一众侍卫的挟持下朝着天圣殿外边而去,却在听见一声“慢着”的时候,笑容凝固在了嘴边。

    燕稷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了,望着天圣殿门口。

    太阳升起,今日阳光甚好,有些刺目,逆光看去,他看看不清门口站着的到底是谁。

    但是,这个声音……

    燕稷双腿一软,直接倒在了地上。

    这怎么可能呢?www.ecnovel.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