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成小说网

正文 175 进书院卖吃食(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早在来之前,汤斐君便跟汤家人商量过,读书人家境贫寒,多是举全家甚至全族人之力来供养一个读书人,卖给他们要多放些鸡鸭鱼肉,价钱也要比卖给客商们便宜。不过,当她报出六钱银子一瓶的价钱时,有人目瞪口呆,有人说太贵,还有人嘴里含着一口饭给喷了出来——便是那个曾刁难问是不是细作的男子。

    “我说什么来着?就算他们不是细作,也没安什么好心,卖得这么贵,都够去酒楼吃顿好的。”男子讲完,仗着比姐弟二人高,开始驱赶。

    “我们长了脚,自会走的!”汤子义火冒三丈,满肚子火气,想把手里的空琉璃罐子给摔了,又舍不得是花了钱买来的,憋得面红耳赤。

    汤斐君后退了两步便站定了,“您们都是读书人,难道孔孟之道教的便是吃了别人的东西,不说给钱,连一句谢谢都没有,还要以小人之心猜别人是细作,赶人走?如果真的是学这些,圣贤书算是白读了,不如回家种田去。”

    “就是,我们好心好意叫你们尝尝自家做的梅干菜烧肉,你们还这样对我们,实在不像话!那你们可晓得要做这一罐梅干菜有多难?”汤子义见无人搭理,他便自说自话:“也是,你们整日读圣贤书,哪晓得一蔬一饭来之不易?我告诉你们,去年中秋后开始种芥菜,浇水挑粪抓虫,再把叶子撇下来,洗干净……”

    “别说那么多,你们卖得那么贵,就是不对!没人要买你们的臭东西,快走!”男子再次赶人。

    有人诚心想买,张口还价:“六钱银子一罐,确实太贵了,我身上也没这么多银子,能不能便宜点?”

    六钱银子一瓶,已比卖给上个客人便宜了许多,要是再降价,真没什么赚头。汤斐君柔声婉言:“我晓得大家的钱不是大风刮来的,都是父母从牙缝里省出来给你们用的。只是这琉璃罐子非我们自家做的,也是从别处买来的,单是花钱买,便要两钱银子一个。上头的铁盖子,也是专门去找会做的铁匠打得。加上买肉和自己做梅干菜,再烧火做成梅干菜烧肉,装进琉璃罐子里,成本摆在那,一道道工序算下来,实在是没什么钱挣。要不这样,我五钱银子一罐卖给你们,等你们吃完了再把琉璃罐子还给我。”

    “五钱银子还是贵了。”

    学子们面带遗憾地摇头。

    汤斐君从未期待第一次进书院就把全部东西卖出去,仍面带笑意,“大家现在不买也不要紧,等八月秋闱或明年参加县试,再找我买了带进号舍里吃也不迟。”

    众学生对进场考试和号舍略有耳闻,有人问:“你们这东西能保存好几天?”

    “岂止是好几天,就是放个一年半载的也没事,打开盖就能吃。”汤子义骄傲答话。

    “我娘早就担心我乡试考九天吃饭咋办,有了这些菜,配些官府发的蒸饭,简直是神仙滋味!不过,我手头钱不够,能不能过几天再来?”

    此话一出,许多学子附合。

    汤斐君想了想,开口道:“刚才那位相貌堂堂的公子也说了,我们是闲杂人等,轻易进不来书院的。还请有意想买的各位公子,留下姓名、想吃的菜和取用的日子,再付一点钱当订金。届时,我们会按日子送来,再收剩下的钱。”

    “此法甚好!”

    “我去拿纸笔!”

    一炷香的时间后,姐弟俩走出书院。

    看门人见了两个圆竹篮还沉甸甸的,随口问:“你们这就走了?东西好像没卖出去。”

    “是没卖出去,不过……”一两句话说不清楚,汤斐君欲言又止。

    看门人心怀好意鼓励道:“一回生二回熟,下回肯定能卖出去。”

    “借您吉言。”

    “好走不送。”

    火伞高张,汤子义把盖在圆竹篮上的蓝布丢到汤斐君头上,再挥起鞭子赶牛车。

    张来福 一瓶梅干菜烧肉一瓶红烧鱼 七月二十 已收五十文钱

    林长富 一瓶白切鸡  七月二十三 已收三十文钱

    陈正  一瓶红烧猪蹄 七月十八  已收一钱银子

    ……

    汤斐君看着白纸黑字写好的名单,心中默算应收总金额该是二两八钱银子,将兜里收到的碎银与铜板一数,惊讶地发现收了二十八枚铁片!

    她回想收钱的情形,当时有人捡了一个没坐人的八仙桌专放纸笔,想买的人全挤在一团,有人把铜钱亲手交到她手上,也有的人往桌上一扔,要她去捡。人多嘴杂,又是饭点,饭菜的味道与男人们身上的汗味交杂在一起,熏得她头昏脑胀。因她想着都是读书人,应该没什么人钻空子,压根没有细看收到的银子与铜板,等人家写完,把字条一收就出来了。

    她喊道:“子义,停下!有人滥竽充数!”

    “啥意思?”

    汤斐君把铁片全挑出,递到汤子义手里。他接过一看,铁片上的铁锈用手一刮就能掉下来,粘在手上像刚出锅的红豆沙,与铜板生锈的铜绿大不相同!他怒不可遏,“这是哪个臭王八干这种缺德事?买不起就别买,竟用铁片当铜钱,当咱们瞎?是可忍孰不可忍,我非要去把那个乌龟王八蛋给揪出来!”

    “算了。”汤斐君拦住他。

    汤子义急得跺脚,“姐,你什么事都算了,摆明了是好欺负。这次他敢给花不出去的铁钱,下回拿琉璃罐子付剩下的钱就敢给几千个铁钱。这事不能算了,咱们不能吃哑巴亏!”

    正修书院已逐渐静了下来,汤斐君猜测学生们该休息去了,“子义,你去大闹一场,就算揪出他来,让人家当众出丑,他从此恨上了你,得不偿失。不如回家去,咱们从长计议。”

    “姐,你刚才说算了,现在说从长计议,可别一回家就再也不提,不然我可不跟你回去。”

    “你放心,我会问祖母和娘,该怎么暗中揪出他来。”

    “成,咱们一起去问,没的叫那个王八羔子白占便宜!”

    不曾想,高氏和傅氏没空理会这个小麻烦,正为天降大麻烦弄得焦头烂额。www.ecnovel.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