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成小说网

正文 第507章 这个小白眼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那桂花酥的味道混合着她身上的香气,让秦峥的神情微深,奈何再看现下她这模样,秦峥又不由得失笑。

    小丫头不自觉的撩拨,也不知现下是在折磨谁。

    他叹了口气,才想说什么,却见顾九的眉心又蹙了起来。

    葵水来的时候虽然会疼,却不是一直都在疼的,而是间断性疼一阵儿。

    顾九才好了些,现下又开始疼,整个人都蜷缩在了秦峥的怀中,一面还不忘记蹙眉呢喃道:“上次也没这么严重啊。”

    她才想到这儿,就被秦峥敲了敲额头,道:“你说为何?”

    这种特殊时候,她还敢吃蟹!

    顾九一怔,瞬间想起来缘由,顿时哀叹道:“我可真是自己作死,谁都挡不住。”

    谁知她话音未落,就被秦峥捏了捏她的下巴,无奈道:“瞎说什么呢。”

    死啊活的,小姑娘嘴上倒是半分都不忌讳。

    顾九见他这模样,笑吟吟的道了一句:“老古板。”

    可惜自己的笑容还没扯出来,就先被疼的蹙起了眉头。

    见她这模样,秦峥也没心思再去打趣她,抱着人小心的哄着。

    夜里的时候,顾九果然疼的睡不着觉,秦峥就抱着她哄了一夜。

    直到天将拂晓,顾九方才沉沉睡去。

    小姑娘睡得不安稳,便是在梦里,眉心也是皱着的。

    秦峥伸出手来,替她将眉心抚平,又将被子给她盖好,这才小心翼翼的下了床。

    他的动作格外小心,顾九根本就没有察觉到他的离去。

    等到她睡了个心满意足,已经临近正午了。

    秋高气爽,顾九伸了个懒腰,先去换了衣服,便懒洋洋的拥被靠在床上休息。

    白术等人早知道她的习性,明白她现下身体弱,索性便拿了小桌进来,将饭菜给她摆在了床上。

    顾九净手后先喝了口粥,又想起一件事儿来,因问道:“夫君何时走的?”

    她都完全没有印象。

    闻言,白术笑着回禀道:“卯时末走的,临走前还嘱咐了奴婢们一堆事情,全都是关于您的。”

    衣食住行秦峥都给吩咐了个遍儿,那细心妥帖的,简直是京中男人典范。

    顾九听得这话,眼中也多了几分笑意,再想起昨夜秦峥哄着自己的模样,连心里都跟着暖洋洋的。

    秦峥对她的爱都在细微处,让她处处心安。

    ……

    接下来的两日,因着顾九身体不适,所以便在府上待着。

    自然,阿芒也没有被送回去,暂且留在府上陪顾九。

    用秦峥的话来说,便是:“你既然喜欢,便先留两日,过几天我再着人送过去。”

    这是个意外的欢喜,不过却是阿芒自己争取来的。

    毕竟,只要顾九一想将它给了旁人,阿芒便叫的格外哀怨可怜,且还拿小爪子去抓顾九的衣服。

    它生的圆滚滚,顾九只瞧着便觉得心都融化了,央求了秦峥之后,终于得了几日相处的时间。

    “慢点吃,没人跟你抢。”

    顾九慢悠悠的将一块鸡肉撕成了小碎块,给阿芒放在了盘子里。

    阿芒就蹲在她面前的桌子上,肥胖的身子成了一个圆球,低头吃的津津有味儿。

    吃东西的时候,不管顾九怎么摸它,阿芒都格外乖巧,连头都不抬一下。

    谁知才吃了个肚圆,它就直接歪头躲开了顾九的手,一个箭步跳了下去。

    顾九先是一愣,继而无奈的笑道:“嘿,这个小白眼狼。”

    她扶额笑了笑,又让丫鬟将桌上的肉收了起来,嘱咐道:“放在门外地上,让它自去玩。”

    白芍笑着答应了,顾九则是将旁边看了一半的书拿起来,继续默背。

    庄子期近来给她整理了些毒经,不同于先前看的医书,这上面洋洋洒洒写的……都是如何害人。

    顾九起初不大明白庄子期是什么意思,可看到后来,却是自己先生了兴趣。

    先前她只听庄子期说医毒不分家,还有些不大了然,如今倒是全都明白了。

    见顾九看书看的认真,白芍轻声退了出去,留了顾九一个人在房中。

    谁知她才打算关门,却见白术从外面快步走了进来。

    “夫人呢?”

    听得白术的声音,顾九在房中应了一声,抬眼见她脸上带着薄汗,因问道:“情况如何了?”

    昨日的时候,下人们出去采买,回来跟她回禀,道是周家跟宣国公府彻底撕破了脸皮,今日要对簿公堂呢。

    顾九当下便留心了此事,晚间的时候问了秦峥才知道,原来这两家起初闹到了皇上的面前,谁知道圣上是个一碗水端平的,如今偏袒谁都不是,索性直接大手一挥,将此事交给了五城兵马司。

    而那开堂的日期,便定在了今日。

    顾九今日一大早便将白术派出去探听消息,这会儿见她回来,就知道事情必然是有结果了。

    闻言,白术先是行了礼,继而恭声道:“回夫人,那宣国公府的小姐被抓起来了。”

    这话一出,顾九倒是神情一亮,继而又蹙眉道:“她竟会被抓起来,可是周家找了人?”

    按理说来,那宣国公府既然要护着嫡幼女,便是五城兵马司也得给宣国公一个面子,不会直接动手抓人?

    白术却是摇头道:“并不是,是小周夫人。”

    说来,今日的事情也算是离奇了。

    原本周家跟宣国公府闹得事情都为着一样,便是宣国公府的嫡幼女下毒谋害周春和的两位夫人。

    自然,这种事情,周家跟宣国公府的掌权人自然都不会出现。

    周家来的是一个老管事并着周春和夫妇,而宣国公府则是来的那位当事小姐和一个官家。

    两边各执一词,周家说要讨公道、而宣国公府则是表示无凭无据乃是栽赃,也要讨个公道。

    而那五城兵马司的指挥使是个惯会和稀泥的,瞧着情况,便打算做个和事佬。

    谁知他这和事佬还没说两句话,小周夫人姚纤云却先递了一封状纸,状告那位宣国公府的嫡幼女残害人命。

    且害的不是旁人,正是身边的丫鬟们。

    姚纤云有备而来,不但带了被害丫鬟的父母亲人,还带了仵作的验尸证明,外加当初宣国公府为了平息事态而给的银钱和书信等物。

    这一下,人证物证俱在,便是那宣国公府的小姐自己也无可辩驳。

    公堂上哭嚎不断,皆是要讨公道的,宣国公府的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事儿给闹了个一脸懵,那宣国公府家的小姐倒是气了个倒仰,自己先骂了一句:“我都给过钱了,当事分明说的是此事了结,你们如今这般,是想要敲诈本小姐么?”

    可怜那位老管家才想着要如何替自家小姐脱罪呢,她却先将罪名给坐实了!

    “说起来,那位小周夫人也是个厉害的,当下便拿住了话柄,字字句句都是逼问宣国公府家的小姐,硬生生将她逼得落了下风。”

    白术说到这儿,又蹙眉道:“谁知道那位小姐刁蛮任性惯了,大抵是被气得没了理智,竟然敢当着五城兵马司指挥使的面儿,直接抽了小周夫人一鞭子!”

    而正是她这一鞭子,不但让周春和震怒,也让五城兵马司神情难看。

    若是来的是宣国公,兴许此事还有挽回的余地,可惜来的是那老管家,那分量可就不大够了。

    原本经历了这些事儿,周春和对于宣国公府的观感就一落千丈,只是先前被长辈教诲,再加上念着姨母的苦苦哀求,这才勉强答应任由官家决定,自己不落井下石。

    可谁知道,姚纤云竟然当着他的面儿被打了,偏生眼前的女子还格外的嚣张跋扈,口口声声道:“你这等贱人,也配在我面前叫嚣?”www.ecnovel.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