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成小说网

正文 教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穹苍懒散地斜坐在椅子上, 翘起一条腿,在腹中组织着语言。

    丁希华一脸期待地看着她。

    穹苍终于想好,以一派悠闲的腔调开口道:

    “范淮……其实没什么好说的, 你应该很熟悉。你父亲出于某种原因, 曾经给他做过伪证,为他入狱送上了关键的助攻。而在范淮出狱之后, 你又帮忙杀死了你父亲这最后一个人证。为范淮的平反关上了最后一扇门。”

    “我不知道。他……”丁希华喉结滚了滚,才将后面的字吐出来,“我爸爸, 他已经死了。我不知道他当年做过什么。那时候我还小。我会杀了他,只是一场意外。”

    穹苍说:“是吗?我只是觉得命运的巧合,简直令人拍手惊叹。”

    丁希华撇撇嘴, 说:“你是在奚落我,还是在讽刺我?你不是在聊你的学生吗?”

    穹苍做了个手势,示意他稍安勿躁。

    “除了范淮,我还有一个学生,让我印象深刻。”穹苍说,“他跟你有一点像。他非常的聪明,有轻微的社交障碍,平时沉默寡言, 不擅拒接。他有着超乎常人的空间思维能力和数学计算能力,所以他的数学学得特别好。”

    穹苍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但是,一个有着天才头脑的人, 不一定有足够的经济头脑。纵然他十分的聪明, 他也仍旧在做着最普通、最寻常的统计工作。每个月拿一万多块钱的工资, 为了房车、婚姻、家人,而四处奔波。因为性格的原因, 他经常替同事做着繁重的工作,却等不到升迁的机会。他的生活过得很不开心。”

    丁希华说:“能力不仅仅包括于智力。单纯而不会运用的能力,是会被计算机所取代的。”

    “你说的不错。”穹苍道,“他是一个很完美的学生。认真谦虚地对待师长、友善温柔地对待同学。性格甚至可以说有一点懦弱,即便是受到类似欺凌和勒索的行为,他也会选择逆来顺受。他讨厌说话,讨厌交流,讨厌展示,讨厌竞争。有时候我光是看着他,都能感受到他身上的疲惫。”

    丁希华两手环胸,说:“听起来,我不认为我跟他有哪里像。”

    穹苍竖起一根食指,让他不用着急,接着道:“就算是我,也从来没有在他的脸上,看见过任何类似于怨怼、憎恶、痛恨之类的情绪。他脸上的每一寸肌肉,每一个表情,都在描述说他是一个老好人。他在漫长的社会教育中,根据他人的行为表现,很好地学会了伪装自己。完美地扮演着他给自己设定的人设。”

    丁希华不以为意道:“不好意思,如果是我的话,我更喜欢高调的人设。”

    “他享受别人对他是一个‘好人’、‘懦弱’之类的评价,也享受躲在网络的背面,看着所有不明真相的人对凶犯进行最恶毒的唾骂,却又一次次与他擦肩而过。可以说他沉迷于此。这种极端的反差,带给他无与伦比的成就感。”穹苍张开双臂,“‘看,我一直站在所有人的面前,谁又能认出我是真正的凶手?’。所有的社会精英人士,都在接受他的愚弄。”

    丁希华换了个姿势,歪头看她。

    “而他最享受的,是不停地出现在我面前。因为他认为,那是最具有挑战性的事情。他很崇拜我,准确来说,是膜拜,甚至将我视作神明。”穹苍露出些许无奈的神色,“从第一次动手,到警方正式将他抓捕归案,四年期间,他一共杀了二十三个人。为了表示对我虔诚的信仰,他将凶案现场进行装饰,留下了许多关于我的线索。导致我被警方严密监控了三个月,连上课都得不到自由。不管我如何给他们进行分析,他们都坚定不移地认为,我才是真正的凶手。当时我甚至怀疑,这个某个极度憎恨我的仇人对我的报复。”

    丁希华闷声笑了出来,说:“这样拙劣的手法,难道不应该第一时间排除你的嫌疑吗?”

    穹苍也笑:“说真的,我十分讨厌那样的感觉,因为看着一群苍蝇在你面前乱晃,任何人都会感到厌烦。我希望他们能够聪明一点,就算不够聪明,也要学会听取意见。不要随随便便一受人挑唆,就被玩弄在鼓掌之中。

    “更可怕的是,直到现在,他们之中还有人以为,是我在幕后唆使我的学生犯罪,像盯着一匹恶狼一样地盯着我,每年都要对我进行没有一点用的犯罪倾向测试。如果心理测试真的有用,连我的学生都可以避开,他们为什么会认为,我会过不了考核呢?”

    丁希华点头:“所以能力不同的人,是难以交流的。我们的世界不一样。”

    穹苍喝了口水,继续道:“他被逮捕之后,行刑前要求见我一面。我去跟他聊了很久,然后我发现,他就是一个极尽自私、卑劣,又懦弱的男人,他的所作所为,跟他的天分没有丝毫的关系,不过是给他多了一个自我安慰的理由。”

    穹苍很失望地说:“他跟你不一样。他没有帅气的外表,没有殷实的家庭,没有社交的手段。他就是一个普通平凡,又性格阴郁,处处被人看不起的失败男人。所以,他通过杀人,来享受支配生命的快乐。因为人在面对死亡的时候,会摒弃尊严,会低低地伏在地上,恳求他放过自己。他将自己被欺辱的愤懑,全部发泄在了那些死者的身上。”

    丁希华说:“本质,只能欺凌弱小。”

    穹苍说:“对,他挑选的所有杀人对象,要么是社会底层,要么是单身独居。从孤苦无依的老朽,到背井离乡的工人,亦或者是,无法申诉的性工作者。这样死者就不会在第一时间被发现,警方会错失很多重要的证据。他见到我的时候,已经变成一个像瘾君子那样的疯子。他喊我过去,只是为了问我一句话。”

    丁希华:“他问了你什么?”

    “他问我,他是不是表现得很完美。似乎在寻求我的肯定,我觉得相当之莫名其妙。”穹苍说,“我说不是。因为正常人,不会每次微笑的时候,都保持在同一个弧度。从他杀第一个人开始,他就已经走在了变态的路上。”

    丁希华一直盯着她的眼睛,越发觉得她的眼神幽暗深邃,与之对视,会有种被旋涡吸收的错觉。

    他指着自己的脑袋,突然问道:“传说是真的吗?你真的能看见吗?是线条、代码,或是别的什么。”

    穹苍思考了一会儿,回答说:“都有,再加上一点感觉。所以不要在我的面前说谎,我看的出来。”

    “真是奇迹。”丁希华赞叹道,“简直就像上帝特别修改过的佳作。”

    穹苍哂笑道:“你也可以往自己头上开个窟窿,看看上帝愿不愿意为你开这个窗。印证一下你的幸运。”

    丁希华摇头:“我从小就不幸运。”

    “难道我就幸运吗?”穹苍耸肩,指向自己的脑袋,“我这个窟窿,可是我亲妈打的。”

    丁希华指着自己的胸口:“我这个窟窿,也是我亲妈打的。”

    ?

    谢奇梦听见这段对话时愣了下,脸上露出困惑的表情。

    何川舟直接问道:“他们在说什么?什么线条?”

    方起解释说:“极少数人在大脑受伤之后,会影响视觉和感知出现变化。比如,有些人会对角度的变化特别敏感,有些人可以直接看见曲面的切线,而有些人的世界里,会出现对应着颜色、线条、物品的编码。穹苍小时候脑部受过创伤,治愈后留下了一点后遗症。”

    何川舟惊叹道:“她真的能看见吗?”

    “能啊。一个杂乱的房间,只要她看过一遍,就算你只动了其中的一支钢笔,她也能发现。她说,光线不一样了。但她到底能看见什么,她从来不告诉我。”方起说着瞥了眼谢奇梦,“不过某些人会认为,这是在装神弄鬼。”

    谢奇梦沉默,内心混乱如麻。

    何川舟恍然大悟道:“难怪,丁希华说,有很多人会喜欢挑战被解码的感觉。她的天赋吸引变态啊。”

    方起:“……”虽然事实证明是如此,可为什么听起来那么奇怪?

    ?

    穹苍还没来得及与丁希华探讨一下同病相怜的感触,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铃声震碎了二人之间的和谐氛围,丁希华危险地眯起眼睛。

    穹苍拿起手机,直接挂断,并用短信跟对面交流。

    丁希华没有打扰她,静静看着她编辑文字。等她重新放下手机,才刻意避开案件的话题,问道:“你的学生听起来没有任何优点,你是真心觉得,我跟他很像吗?”

    “他的性格,背景,环境,条件,都跟你截然不同。但是,”穹苍的眼神里带着凌厉,直直刺去,一字一句道,“我知道,你们是一类人。”

    丁希华愠怒道:“你是在羞辱我?”

    穹苍说:“他曾经是一个很老实的人,虽然有一段不算单纯的童年,但最后会发展成这样,并不是必然。他到死都不知道,他是被人挑唆洗脑,误入歧途。他以为自己主宰了命运,其实不过是别人作乐的棋子而已。蠢货伤害弱者,而真正的天才,更喜欢玩弄天才。这样才有挑战性,不是吗?”

    丁希华好笑道:“你觉得我也是?”穹苍认真地说:“你是啊。因为你无意间说出了跟他一模一样的话。出于教师的直觉,我不得不怀疑你们,师出同门。”

    丁希华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眼神也布满杀气,犹如暴雨来袭前面对天敌的凶狠动物。

    穹苍说:“你那么认真地打听他的事,难道不是已经有了依稀的预感吗?”www.ecnovel.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