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成小说网

第353章 卷土重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不敢如此猜测,只是九星没有太大的抱负,他只想快快乐乐地唱唱歌过好日子,公主身份尊贵,与他相差甚远。”

    沈鸾笑出声音来,“我就很奇怪,牧江大人究竟以什么身份跟我说这些?听着,仿佛九星是你可以左右的人似的。”

    牧江犹豫了一下,“我……我是九星的朋友……”

    “朋友?仅仅是朋友,能操心成这样?我也是他朋友,可我不会把他当做一个无知小儿,去干涉他与何人相处。”

    沈鸾眼睛眯起来,声音微沉,“牧江大人对九星的心思,他知道吗?”

    牧江眼里瞬间出现一抹慌乱,声音都紧绷起来,“我不明白公主在说什么。”

    “不明白?我以为牧大人单独来找我说话,就是想跟我挑明关系,怎么这会儿又不明白了?”

    沈鸾好笑地摇头,“那还有什么好说的,该说的,在公主府不是已经都说过了?牧大人请吧。”

    她朝门口做了个送客的手势,牧江却没有起身,只放在桌上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缩成了拳头。

    屋子里的静谧变得漫长,沈鸾喝她的茶,品的有滋有味,配着一并送来的茶点,吃得不亦乐乎,她不着急。

    过了许久,牧江的气息变得缓慢,“你是何时看出来的?”

    “这不难吧,也就九星心性单纯,不会去多想,只以为牧大人天生热络心肠,才会围着他转前转后。”

    “他……是迟钝了一些……”

    沈鸾不同意,那都不能说是一些,比起当初的自己,有过之而无不及。

    心思被戳穿,牧江反而变得沉静了一些,之前的气势消减,甚至有些挫败。

    “我也不敢表现得太明显,怕吓到他,可是我又很想让他知道,我从未对一个人如此上心,有时候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牧江居然就在沈鸾面前倾诉起来,沈鸾摸着茶杯沉吟,嗯……没想到重活一世,她还能在情感方面开解别人,厉不厉害?

    “这事儿吧……我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想提醒牧大人几句。”

    沈鸾抬起头,“你也说了,九星有他自己的想法,他不受限于谁,跟九星接触后就知道,他不仅单纯,也很理智聪明,牧大人若

    是一直想将他身边的人都驱逐,只留下自己,迟早会让九星对你避之不及。”

    “你也不必防备我,我与九星,只是朋友间的投缘,我已经定了亲,九星对我也是如此,我能够感受得到,与其你草木皆兵,不

    如想想该如何让九星主动对你生出依赖来。”

    沈鸾言尽于此,他人的情感她不予评价,再说九星那么好,又可爱又通透的一个人,喜欢也不是什么难事。

    牧江眼睛里闪动着疑惑,“那我该怎么做?”

    “我哪里知道。”

    沈鸾被他问的一愣一愣,“这个难不成还要我来教你?那抱歉我不会。”

    “可是九星对你很不设防,他虽然看着好接触,可并非全无防备的人,你是怎么做到的?”

    “那你要去问九星,问我我能说什么,把自己夸一顿?”

    沈鸾没辙了要,牧江眼里生出遗憾来,忽而又抬头,“要不,你能让九星去我那儿住吗?”

    “不能,我说了,这些应该是九星自己的决定,其他人无权帮他决定什么。”

    跟牧江摊了牌,沈鸾对牧江的印象又有了其他定义,一个愣头青跟他有什么好计较的呢?算了算了。、

    在铺子门口分别,沈鸾的马车走了一会儿,紫烟忽然奇怪地说,“姑娘,牧江大人还站在那儿呢。”

    沈鸾掀开帘子往后看了一眼又放下,牧江的脸已经看不清楚,只能勉强看到他还在望着自己离开的方向。

    牧江面无表情目送沈家的马车消失,低下头捏了捏指尖,喃喃自语,“这可不在我盘算的范围……”

    ……

    近来沈鸾颇为不安,她的商队传来消息,祗族那里,似乎又不太平,她原本没当回事,可近来秦戈愈发忙碌,整日留守兵营操

    练,让她隐隐觉得事情恐怕没那么简单。

    她反复整理前世的记忆,当年她死后,秦戈在灵堂之上斩杀了曹瑾,在那之后呢?

    在那之后,又发生了什么?

    梦境中秦戈血液的温度烫的她肝胆俱裂,她恨自己为何没能再多当几年阿飘,哪怕看见他日后娶妻生子,又有何妨?

    皇上寿辰已过,睿亲王却留在晏城,一直也没回去封地。

    有人说,是皇上太想念与睿亲王当年的情谊,因此留他在晏城小住一阵子。

    这期间,九星又去见了睿亲王两次,每一次都相谈甚欢,且看得出睿亲王确实很欣赏他,送了他好几本难得一见的传世曲谱,

    价值连城。

    “睿亲王说这些在懂得的人手里才显得珍贵,他封地的府邸里还有一些,等日后有机会让我去看一看。”

    九星很开心,像是得了新玩具的孩子一样,整日捧在手里看个不停。

    沈鸾来之前略微焦躁的心逐渐平静下来,不会有事的,自己也许,听错了消息呢?

    九星看了沈鸾几眼,将曲谱收起来,“怎么了今天,心神不宁的。”

    沈鸾闭了闭眼,“我听到消息,说是祗族又开始蠢蠢欲动,之前不是已经安分了许多,忽而又有起势,我有点不安。”

    “这种时候?皇上寿辰刚过,祗族卷土重来,若让他们占到优势,国朝必然士气大减。”

    沈鸾担心的就是这个!

    之前国朝就节节败退,如今祗族如果真的再次进犯,谁挂帅出征的可能性最大?

    这个人得骁勇善战,军中还需有威望,并且,得对祗族熟悉。

    除了秦戈,她想不到更合适的人。

    九星很快明白了她的担忧,“你先别着急,消息未必是真的,祗族阴险狡诈,也许只是放出风声想要迷惑人而已。”

    沈鸾不知道,她只知道秦戈有一阵子没来找她。

    之前但凡他有点空闲都会往自己这里跑,他没来,就证明真的忙到一丁点时间都没有。

    这个消息是商队的人无意间带回来的,不过朝廷还没有动静,沈鸾沉住气,希望九星的安慰能成真,万一,真的只是谣言,那

    该多好?

    她一日一日地盼着,却盼来了萧然和林婵月上门做客。

    “你们怎么来了?该是我去看望你才是,你的伤如今怎么样了?”

    沈鸾笑着招呼,林婵月看着她却笑不出来,沈鸾脸色明显不好看,眼底沉着青色,没有休息好的样子。

    萧然坐下,“我的伤不碍事,过来看看你,顺便……跟你说一件事,秦戈近来怕是没空过来,所以托我转达一声,免得你还要从

    其他人口中得知。” Not Found

Not Found


HTTP Error 404. The requested resource is not found.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