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成小说网

正文 第449章 受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副模样明显是在防着什么人,而在唐家能够被他防范着的,也就只有自己和自己的女儿了。

    玉蝶夫人明白唐雪玉这番话的意思,只是冷笑一声,过了今天晚上,他自然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夫人身上这股子味道闻得我是浑身都难受,若是可以,夫人便离我远一点,你我电话联系?”

    微微皱着眉头,唐雪玉担心会发生什么不可控制的事情,就主动往一边移了一点,这才试探着开口。

    玉蝶夫人当然知道这个男人的意思,唐雪玉看起来年纪小小的,可是这浑身的本事可是一点也不少,别人算计,他便要比别人提前算计。

    拿起手机直接拨通了给唐雪玉的电话,玉蝶夫人细细地交代了一点儿用法之后,等着这香气渐渐的浓郁,这才笑了笑。

    “我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你就在这里待上一会儿,顺便也去看看书上的那些东西。”说完这话,玉蝶夫人站起身,就直接的离开了。

    外面的迷雾好像渐渐的大了一点,唐雪玉看了一眼玉蝶夫人离开的方向,心里蓦然的感觉到了一丝紧张,自己想一想,她应该还没有这个胆子。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唐雪玉已经在这边等了很久,面上的表情多了几分不耐烦,忽然便站了起来。

    唐雨宁本来就已经在外面等了很久,这会儿就直接走了进去,看着唐雪玉笑了笑:“家主不必这么着急离开,我们既然有些事情走了,也就应该让我这个做女儿的招待你。”

    “你们到底有什么打算?”隐隐的感觉四肢百骸好像没了力气,唐雪玉的表情便更加冷淡了一些,似乎已经被压抑到极致,还有些不耐烦。

    听着唐雪玉这么怀疑的话语,唐雨宁很是惊讶的看着唐雪玉:“我们都是唐家的人,对待家主能做什么事情呢?”

    算计着时间,香味越来越浓,一切好像都要有了交代,唐雨宁咬了咬牙,自己把衣服脱了下来,洁白的身体看起来都透出了几分诱惑,尤其是她这样有些害怕的模样更容易让人把持不住。

    勉强用最后的力量把这个女人打晕在自己的面前,随便拿被子裹了裹,将人塞到了床底下,唐雪玉这才松了一口气,朝着门口走了过去。

    使劲的拉了一下门,根本并没有被打开看来玉蝶夫人是存了心思,一定要让自己留下。

    立刻把随身的药囊拿了出来,淡淡的药草的香气混合着空气之中让人头晕目眩的味道,唐雪玉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点,把瓷杯摔碎,在自己的手臂上重重的割了一下。

    强烈的疼痛让唐雪玉总算是有了一些力气,他使劲的踹了一脚窗户,这儿的一切好像都被人给彻底的封死了一般,即便是他已经足够用力,可依然没什么破开的样子。

    “如果不能出去的话……”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唐雪玉的神色更有些紧张,如果自己真的不能够出去,一直闻着这里的味道,或许真会因为压抑过度而死。

    啧,玉蝶夫人这次也是要玩真的了,可这就算是生米煮成熟饭,自己也不会喜欢这个人。

    脑海里乱七八糟的想了一通,唐雪玉的意识忽然又有些迷惑了,自顾自的站在那里,却摇摇欲坠。

    冥冥之中,好像是有什么感应一般,杜芳菲手上的书忽然就掉了下来,她看着面前关心自己的老太太,笑的愈发勉强:“奶奶,我想去看看雪玉,我总觉得……他好像出事了。”

    “去查查雪玉在哪里。”老太太也不怀疑,扭头对着自己身边的女人开口。

    那个女人倒是很快就回来了,表情倒是有些欲言又止:“老太太,我们这边查到在玉蝶夫人的房间里,好像已经待了很久了,不知道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唐雪玉向来是比较重礼的,绝对不会在这种人的房间里呆太久,毕竟这事传出去对唐家的名声影响都不好。

    “已经进去多久了?”拨了拨自己手上的佛珠,唐老太太的表情严肃了几分,她年轻的时候也是能在整个唐家说的上话的,这会儿板起脸来,无形之中便让人感觉到了压力。

    “已经好几个小时了,据说夫人刚刚已经离开了,此刻应该是唐雨宁小姐在房间里陪着。”那妇人斟酌着,表情也有些无奈。

    这种事情,并不太好处理,老太太如果摆明了上门要人,御蝶夫人那边儿也是有很多办法打太极的,莽撞的冲进去,唐雪玉只会凶多吉少。

    杜芳菲直接就站了起来,似乎是有些着急:“你们去找他总归不合适,我去。”

    说到底老太太还是要顾及着整个唐家人的体面的,她并不是唐雪玉一个人的奶奶,可是自己却只是唐雪玉一个人的未婚妻。

    老太太摆了摆手,这便是默认了,杜芳菲自己果断的走了出去,气势汹汹的模样,瞧起来好像是要打人一般。

    缓缓的摇了摇头,老太太也并没有多的话要说,只是看着杜芳菲这副果敢的模样,有些满意,身为唐家的夫人以后,杜芳菲面临的抉择还有很多,若是不能够自己做主,只会成为别人手中的棋子。

    “怎么?你们还想拦着我不成?”看着门外这一群气势汹汹的人,杜芳菲只是勾了勾唇,眼中透着些冷意,缓缓的抬起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对老太太送来的这枚镯子也并不隐藏,单单凭这一点,她就是唐家这么些人不能碰的。

    守在门口的那些侍卫们脸色有些难看,紧紧的抿着唇,好像是有话要说,可是杜芳菲不管他们横冲直撞直接走了过去,玉蝶夫人的房门紧锁着。

    “诸位是打算让我自己开锁还是你们来动手?老太太送的这镯子若是有所破损……啧。”漫不经心的展示着自己的这个镯子,杜芳菲的表情多少有些狂妄。

    几个守卫不甘不愿的看着杜芳菲的方向,咬了咬牙,自己拿钥匙把门给打开了。

    浓郁的鲜血的味道传了过来,杜芳菲的脸色变的惨白。 Not Found

Not Found


HTTP Error 404. The requested resource is not found.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