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成小说网

第36章 怼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大丫见气氛有些尴尬,笑着开口,提出准备购置两件乐器,琵琶和箜篌......

    沈氏怔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不动声色的上下打量了大丫一眼,心中暗道,为什么偏偏是琵琶和箜篌呢?

    当日,她的恩人,在她家的珍宝阁之中,买的便是琵琶和箜篌。

    相比沈氏的疑惑,李氏宋氏等则是一脸的震惊,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她们都知道,爷曾经从宫外购置了琵琶和箜篌,放置在一进院的库房之中,初时她们只是好奇,觉得爷好端端的买琵琶和箜篌做什么呢?

    之后,得知宫外的传言,桃木做的琵琶和箜篌,能僻邪,便不曾放在心上了!

    如今,新进门的萨克达氏,却是说在家学了琵琶和箜篌......

    “萨克达妹妹有所不知,琵琶和箜篌,向来是低贱之人所学的乐器,妹妹你如今已经入了咱们乾南一所,是爷的侍妾,若是再弹琵琶或是箜篌,怕是会有失妹妹你的身份,以及影响咱们四阿哥。”李氏眼中闪过一丝嫉妒,娇笑着开口。

    四阿哥从宫外买了琵琶和箜篌,十之**是为了讨萨克达氏欢心的!

    如此一来,便是意味着,她们爷早在选秀之前便和萨克达氏认识,甚至是在选秀之前,便对萨克达氏上了心......

    虽不能确定是否一见钟情,二见倾心,但总归是上了心的。

    大丫怔了一下,勾了勾唇,云淡风轻的道:“李姐姐说笑了,琵琶和箜篌,不过是乐器罢了,在妹妹心底里头并无高低贵贱之分......”

    “古筝、月琴、二胡、笛子等,亦有身份卑微之人学习,所以将琵琶和箜篌归于低贱,其实是不合理的,毕竟琵琶和箜篌,并无错,怎地就低贱上不得台面了?”

    乐器而已,因人而异!

    出身高贵之人的手中,哪怕是一把断琴,一支朽笛,或是一截朽木,一片树叶,那都是尊贵的,而卑微之人,即便是手持金银珠宝,在旁人眼中一,依旧卑微如尘土......

    “萨克达妹妹,你......”李氏一张俏脸涨得通红,拼命忍着心底里头的怒火。

    古筝月琴,怎能与琵琶箜篌相提并论呢?

    照萨克达氏所言,若是有风尘之人,习练古筝月琴,那她这般从小便学习古筝、月琴的,岂不是也是和风尘女子一般......

    沈氏等人掩着嘴,嘲讽不屑的望着李氏。

    呵呵,李氏仗着是安嫔娘娘的远房侄女,是汉军八大家李氏家族出身,仗着其父是一州知府,一直自持高人一等,如今算是碰着硬茬了!

    乐器而已,归根结底不过是死物罢了,怎地就有高低贵贱之分呢?

    顿了顿,沈氏笑盈盈的道:“李姐姐息怒,萨克达妹妹言之有理,人云亦云之事,向来是蠢钝之刃才会做的,李姐姐出身汉军旗大家,断然不会见风使舵,没有自己主见的......”

    “.......”

    李氏一张娇媚的脸蛋,气的面色铁青,恨得咬牙切齿的。

    这个贱人,低贱商贾之女,因神奇丹药美容丹,入了太后娘娘的眼缘,得以成为四阿哥侍妾,如今居然拐弯抹角的讽刺嘲讽她!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李妹妹,沈妹妹所言不无道理,你出身汉军旗名门,李大人又是一州知府大人,自幼饱读诗书,实在不该鹦鹉学舌......”继沈氏之后,早便对李氏心生不满的宋氏,皮笑肉不笑的轻声开口道。

    表面是劝慰的话,其实话里头的深意却是在讽刺李氏,有失妇德、妇言,枉为汉军旗名门贵女!

    众人之中,白氏低敛着眉眼,面上火辣辣的。

    萨克达氏,沈氏和宋氏,一唱一和,虽未曾明言是在讽刺她,但是这话里头的嘲讽之意,却是让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何尝不是与李氏一样的想法,认为学琵琶,箜篌之人,低贱如尘埃!

    月格格和秀格格,姐妹二人对视一眼,低着头沉默不语,安安静静的做个低调的透明人,显然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架势......

    一旁的伊尔根觉罗氏,快速权衡了一番之后,含笑着道:“各位姐姐,今日是咱们来拜访萨克达妹妹的大好日子,琵琶也好,箜篌也好,亦或是古筝月琴也好,左右不过是一件乐器罢了,各位姐姐不必为之生了嫌隙!”

    琵琶女,箜篌女,后宫嫔妃之中,亦是有的。

    李氏一口一个琵琶、箜篌,是低贱之人所学的,无非因为后宫之中,善弹琵琶的卫嫔娘娘,以及善弹箜篌的张庶妃,出身卑贱罢了!

    可无论是卫嫔娘娘,还是张庶妃,都曾为皇上诞下阿哥公主,而李氏入侍四阿哥两年时间,肚子却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后宫王府之中,母凭子贵,母凭女贵,家世门第固然重要,但是子嗣也是不可或缺的。

    无论是琵琶,还是箜篌,都不过是一件死物罢了!

    “伊尔根妹妹所言不无道理,的确只是一件乐器,闲着无事的时候打发一下时间罢了,咱们姐妹应该相亲相爱,断不可因为一件乐器,伤了和气......”

    月格格低着头思量了片刻之后,含笑着开口。

    “月妹妹,你......”李氏一张俏脸之上,满满的都是难以置信。

    为什么所有人都向着萨克达氏呢?就因为萨克达氏是后院,第一个蒙军旗出身的,得爷看重吗?

    若要如此论,她还是众人之中最年长的......

    年长?是啊,自己如今十七了,比起四阿哥还要大两岁,的确是不如十四五岁的,花骨朵一般年纪的娇嫩了,可是自己也不算年老色衰啊!

    大丫淡定在一旁,将各人的嘴脸,看在眼里头,嘴角上扬含笑着道:“各位姐姐,今日之事归根结底,是妹妹我的不是,妹妹本身就出身低微,琵琶、箜篌也算是与妹妹的出身相配的......”

    呵呵,李氏真的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她乐意做琵琶女,箜篌女,与她有何干系呢?

    换句话说,她即便是歌姬戏子,那又如何?

    与李氏有何干系,李氏要自持清高,清高便是了,何苦踩着她找存在感......

    “萨克达妹妹,姐姐我......我不是这个意思!”一张千娇百媚的鹅蛋脸,此时终于没有了趾高气昂,而是一脸挫败的,焦急的开口道。

    出身低微,学的乐器是低贱琵琶,箜篌,那又如何?还不是一样得了她们四阿哥的看重,住进了二进院的东厢房,俨然已经成了如今乾南一所后院的领头之人!

    而她...... Not Found

Not Found


HTTP Error 404. The requested resource is not found.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