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成小说网

正文 第二十章 找了个所谓的未婚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不能喝!”

    傅忱的话落下,席烟就已经喝了一点。

    她对自己衡量的剂量心里是有数的,并且这提炼出来的解药实际上是有毒的。

    但为了以毒攻毒有效果,所以她只能将自己当做小白鼠。

    “三少,你这是在担心我?”

    席烟俏皮的眨了眨双眼,眸光落在他身上的时候,小脸显得非常的苍白。

    她的状态看起来还不错,但实际上身体已经开始痛了。

    “嘶——”

    席烟一下没忍住,叫出了声。

    原本想要反驳的傅忱,拧眉,“很难受?你不应该拿自己当小白鼠的。”

    “唔——”

    席烟想解释,但解药的疼痛让她有点承受不了。

    她知道,这一次的解药失败了。

    因为剂量太多。

    在傅忱的注视下,席烟的额头已经布满冷汗,很快,她的嘴唇开始颤抖起来。

    大概十分钟左右。

    傅忱觉得她这样下去不行的时候,席烟迅速从口袋里拿出了之前就准备好的解药。

    当她喝下去后,不到五分钟的时间,身体上的痛苦就消失了很多。

    “你还好吗?”

    傅忱挑眉。

    这么任性的席烟他还是第一次见,并且一点儿也不将自己的身体当回事。

    席烟弓着腰,好一会儿才起身,“我没事。”

    她和正常人一样继续调剂刚才的解药。

    “刚才的量放太大了,如果直接口服的话,到时候可能会引起不良的效果。”席烟解释了一句。

    傅忱似懂非懂的点头,目光略过她那苍白的唇时,忽然想到了她刚才那痛苦的模样。

    看来为了医治顾其声,她还真的付出了很多。

    席烟在实验室待了一整天,而傅忱因为有事,便率先离开了。

    在席烟忙完准备离开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赵姨打来的。

    走到实验室外的席烟犹豫的接下电话。

    “赵姨…”

    “你个小兔崽子,我不让你做的事情你非要去做,万一你出了什么事情,你对得起我们吗你?”

    “…赵姨,你不要难过嘛,你看我现

    在不是好好的嘛!”

    席烟知道赵梅是担心她,也是因为真的关心她才那么生气。

    但是她决定好的事情,谁也没有办法改变。

    漆黑的夜晚下,席烟一个人站在路灯下。

    电话那头的赵梅是收到了她送来的红石榴珠宝,这才忍不住打电话给她的。

    “你这孩子怎么回事啊?这些事情都过去十多年了,你就那么好奇吗?难道你不知道好奇心害死猫?”

    赵梅是真的生气,可是也拿她没有办法。

    尤其是席烟现在是在南城,她不想再过去。

    可要不是万不得已的话,她也不想让席烟冒险。

    席烟呵呵地笑了笑,“我知道的,赵姨,你放心嘛,小鹿没有和你说嘛?我现在很好很安全。”

    “你所谓的安全就是给自己找了个所谓的未婚夫!”

    “…那不也算是安全嘛!”

    “…”

    赵梅知道她不可能改变心思,但还是苦口婆心道:“烟儿,你听赵姨一句劝,过去的事情就让她过去吧。”

    “不行,赵姨,我知道你并不是不想计较,而是怕伤害到我,但是我已经长大了。”

    席烟停顿了下来,她的目光非常的坚定。

    “如果妈妈是枉死的,我一定不会善摆干休的,还有当年她们欺辱你的事情,我都记得呢!”

    “你…”

    赵梅非常的震惊,她都记得呢?

    那之前叶青柠去世的事情呢?

    她不敢问,却也不敢说出口来。

    “好啦,赵姨,先这样哦,爱你~”

    挂完电话后,席烟松了口气,她一只担心着赵姨会过来捉她。

    现在赵姨打来电话,倒是让她放松了不少。

    最少赵姨短时间是不会过来的。

    …

    当席烟回去的时候,席家还没吃晚饭。

    席晚抱怨道:“你怎么回事啊?让我们等着你回来吃饭,你不回来难道不能说一声吗?”

    “晚晚,你怎么能这样对妹妹说话呢?”叶青禾瞪了她一眼。

    席晚觉得很无辜,转身往餐桌走去。

    叶青禾走上前,帮席烟的外套接了过去,“辛苦了,先吃饭在洗澡吧?”

    “好。”席烟挑眉,没有拒绝她的示好。

    叶青禾的主意非常的明显,无非就是想要让她嫁给岑渊而已。

    只不过…要怎么选择,是她自己的事情!

    饭桌上,叶青禾一直对席烟示好,而直接忽略了席晚。

    这看着席晚非常的生气,却又不好发作。

    直到晚饭结束后,席烟心情愉快的上楼,席晚则一直抱怨。

    “好了,晚晚,姨妈这都是在做戏,你怎么就不能包容一下呢?”叶青禾不悦。

    席晚还想说什么,但是她知道,如果惹怒姨妈的话,她的下场也很不好。

    最后她只好点点头,没有在说什么。

    楼上的席烟虽然回来了,但是她还是一直专注着自己的医药。

    一边了解药物,一边和小鹿通电话。

    “你的意思是你那男艺人最近身体很不舒服?”席烟拧眉。

    她之前不是让她那个男艺人吃药吗?

    小鹿很是无奈,“是啊,要不是这样的话,我也不会再给你打电话了。”

    “行吧,那你让他明天直接来找我,我到时候给他地址。”席烟没有拒绝。

    “好嘞好嘞,爱你yan!”

    …

    次日。

    席烟本来是要前往其苑的,但因为岑老爷子说他昨天不舒服,所以她便先去岑家。

    当她抵达岑家的时候,发现席晚也在。

    “岑爷爷,我先简单的给你检查一下。”

    “好好!”

    在席烟的检查下,发现老爷子吃太多的药物了,这又叮嘱他少吃一点儿的药。

    岑老爷子发现自己的秘密被发现,有一瞬间是不太好意思的。

    “那行,岑爷爷,没什么事情我先走了。”席烟收起自己的东西。

    在她要离开的时候,岑修走过来,他面无表情道:“席小姐,我想和你聊一下爷爷的病情。”

    “嗯?”

    席烟觉得疑惑。

    不过她想到岑修是席晚的舔狗,又想到刚才看到席晚的模样,她点头。

    然而两人直接来到门口。

    “说…”

    席烟的话还没落下,岑渊就不知道从哪里蹿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