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成小说网

最新章节 第1293章 打不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最快更新扶明录!

    这边三人发了狠要在李岩的人赶来之前强攻渡水,隔江铜陵城南却厮杀正激,吕大器同白旺交手数年从未占到便宜,而今在此挂帅却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自信,或许来自身后那个小太监。

    这种感觉很奇妙,他联手左良玉屡战屡败,可跟着小太监才多短短十余日就从南京一路披荆斩棘所向披靡的杀到铜陵,这算啥,天生万物一物降一物么。

    看来小太监就是贼人的克星啊!

    有克星在身后,吕大器的迷之自信愈发浓烈,淡淡一句:“那就打”王体中和徐弘基便率部杀进敌阵!

    当然徐弘基以国公贵体自不会亲身入阵,而是令其家丁随金声桓参战,倒是王体中率自己百余骑兵同王杂毛等六千降兵嗷嗷就杀冲了过去,他自知新降根基太浅需要建功扬名这样才能让小太监垂青,何况此时还属于投名状时期,必须得上啊!

    先前说过贼军阵地本就狭窄却又乱石成堆沟壑纵横,一入其中冲势便缓甚至寸步难行,要命的是这时候一拨箭雨倾盆而下,顿将官兵射的横七竖八乱做一团,这才是白旺的阴险之处。

    战场紧邻山脚,白旺挑数百弓箭手占山崖高地可将阵地全部覆盖,待官兵入阵迎头便是一阵疾射,官兵虽及时还手,奈何一高一低被贼军火力压制死死的,几无还手之力。

    但耐不得王杂毛心狠啊,他要建功手底下那些大小头目也要建功,任谁都明白一件事,不好好打一场,往后只能被官兵瞧不起当炮灰,但只要打赢了这场,往后就可以抬起头横着走了!

    必须要打,必须要冲!

    “都他妈的往前冲,谁往后退老子砍死谁”王杂毛挥舞手中钢刀放声喝骂,那边王体中已率亲兵冒着贼军箭雨杀进阵地同贼军肉搏,正西江畔金盛恒率骑兵本欲包抄,然则江滩陷马便下令弃马冲锋,两千官兵在他率领下也是嗷嗷叫的往前冲,他们距离东边山岭较远弓箭一般招呼不到,不得不说金盛恒这家伙精的很。

    不过打仗靠的是实力,小聪明终究左右不了战局,躲过了箭雨但躲不过短兵相接,对此这两千南京官兵却也不怂,虽说他们战斗经验少,但从南京出来之后大小也干过几场,而且还没输过,这让他们建立不小的信心,同时他们也要为南京兵马正名,老子也能打,毕竟这一路听了太多其他友军的风言风语了,特别是东厂卫那些人,说话忒损了!

    可以说不管是降兵还是南京本土兵马士气都是非常高涨,然而面对气势汹汹的官兵,贼军士气竟然也无比凶悍,待官兵杀入阵地后毫不犹豫挥刀迎战那气势同样翻江倒海。

    按理说贼军风餐露宿蚊虫叮咬因后勤不足吃不好睡不好加上连日受挫士气本该低迷才是,为何此时一反常态比之官兵犹过而不及?

    有计划叫物极必反!

    贼军也是被逼到劲了,其实吃不好睡不好风餐露宿什么的对他们来说早就习以为常这根本就不算事,与之相比官兵倒算是少爷兵了吃不得苦,所以这些对军心影响并不大。

    而是连日受挫使的军心低迷,毕竟曾经的他们很牛逼,往远的说曾将左良玉揍的鼻青脸肿,近的说从德安发兵一举杀到芜湖若非王体中投敌,此时或都打到南京城下了。

    然而这几天却连连吃了败仗,军中两员悍将阎王和袁三忠被官兵骑兵打到没还手之力以至于连攻城的计划都泡汤了,这对军心来说绝对是重击。

    但贼军毕竟是靠忽悠起家的,激励士气打鸡血是每个将领的最基本技能,从上到下一番忽悠什么骑兵非我等所长,败就败了,但此处不宜马战便是官兵葬身之地……什么血债血还为死去兄弟报仇,什么若退又将回山里终无出头日……只需击溃眼前官兵,攻下南京指日可待,最不济尚能拒守安庆……

    士气就这么被激励起来,贼军一心要打个翻身仗,此时仗着地势之便必须要翻盘,所以面对攻进来的官兵杀心大作毫不犹豫就挥刀厮杀一起。

    说是官兵实则都是贼兵新降,很多捉对厮杀的都还是相熟之人,只不过此时各位其主形同陌路更不会手软,最多说了句:“狗日的原来是你……”

    王体中身先士卒率亲兵杀入敌阵,王杂毛不甘其后率部左冲右突,军旗所在皆是厮杀最激烈处,却也被远处阎王王义恩盯上:“那旗下不是王体中就是王杂毛那狗贼,杀过去将其砍成肉泥”说着便率部杀了过去。

    山岭上白旺望着战团嘴角微微翘起,这么狭窄的地方到处都是乱石深沟果真将官兵的骑兵挡在外边,仅冲入数千步卒,这有何可惧,狭路相逢勇者胜,争勇斗狠肉搏战自个从来就没服过谁,即便对手是曾经最勇猛的手下。

    王体中号称白旺麾下最勇猛的战将手下的兵自也是悍卒,否则也不会将左良玉揍成那般德行(老左挥之不去的黑料,出场次数有点多哈)加之人人都建功心切,战力和士气都在线,对往日同僚丝毫不手软。

    悍卒是悍卒,然则一入阵地却杀的极其艰难又惨烈,因为两军士气战力相当,官兵却在兵力稍稍若了些,但这还是次要的,最头疼的还是山坡上那数百弓箭手的火力压制!

    弓箭远程压制悍卒近身肉搏加上地势及兵力的优势,这让王体中寸步难行,而从西路江畔的进攻的金声桓同样步步艰险,虽说受到弓箭压制影响较小,但战斗力比之悍卒还是有差距的!

    战场上杀的惨烈无比,观战的却的气定神闲,比如吴三桂和马科就在吕大器左近面无表情的看着。

    而作为主帅的吕大器却沉不住气了:“东边山坡上的贼人弓箭手实则可恨!”吴三桂和马科对视一笑,他们当然听出这老头的话外之音,但两人并不打算插手,因为代价太大。

    山脚乱石林立,沟壑纵横骑兵根本难以靠近何况上边弓箭如雨难以靠近可远了你也射不到人家,若强行近前必须付出惨痛的代价,吴三桂和马科才不做这折本买卖呢。

    “两位将军且看这战局……如何?”吕大器瞧两人不接招也是没办法,眼见两军厮杀难分难解,心里着急便来讨教,毕竟吴三桂和马科都是百战悍将眼睛毒得很!

    “吕尚书恕本将直言,三刻之后王体中必……退!”马科微微摇头:“非其战不利而是徐国公爷那边拖了后腿”。

    啊,吕大器一怔举目朝西南望去,江畔那边金声桓的人马攻了半天竟毫无进展,看来贼军实是强悍,而这边王体中的人马已陷入了汪洋之中,正在苦苦挣扎!

    “吴总兵您看呢……”吕大器以眼神询问,吴三桂点点头:“即便撑得的过三刻也必败无疑,贼军扼守这不足数十米却长达十余里的山道是下足了功夫,王体中他们绝无实力可以一口气杀进十里,将贼军击溃”。

    马科接着道:“说白了就是即便王体中能将贼军杀退数里亦是无用,难敌其反扑,何况他们根本没实力将其击退!”

    吕大器嗯了一声,他和白旺打过好几年知道其厉害的很,哪有那么容易的就被击退的,不过听了吴三桂和马科的话却也不信:“按照两位这么说,白旺这道坎咱们是过不去了,即便小督主将他的东厂三位投入也未必能一口气打通十里啊”。

    哪知吴三桂和马科竟还点头认同:“若是这么硬打的确难以打通十里路,但还是要看别小督主的手段了!”

    吕大器刚要说什么却被吴三桂给拽了回来:“吕大人,扯那么远的没用,先顾眼前!”

    眼前?吕大器顿感无措,眼前……

    “该撤了,再打下去徒增伤亡!”马科忍不住提醒,吕大器长叹一声,传令撤兵!

    官兵鸣金收兵,深陷汪洋苦战的王体中立刻率部疾退,西边苦苦支撑的金声桓见势也急忙撤兵,然则王义恩同袁三忠那容得他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率部急追,贼军见官兵退走士气大增,嗷嗷冲出阵地追杀。

    “备战!”马科和吴三桂终于等到有活了,各率千骑冲了过去,张弓射箭阻敌追击,贼军惧骑兵不敢再追,王体中同金声桓才得以安然退回。www.ecnovel.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