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成小说网

正文 第88章 求你一定要活下去(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林小姐。”

    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林宜回头,就见姜祈星跟在她身后,神色有些怪异,讲话硬梆梆的,“今天是我小人之心了,谢谢你出手,否则今天很可能出事。”

    所有人都吓得半死,连他都忘了可以开发令枪警醒赛车手,只有她还能冷静放出手持烟火,给赛车手一个刺激,迫使他们在最后关头清醒过来。

    闻言,林宜浅浅一笑,一边往前走一边道,“今天这事过去,应寒年少不了要找我的麻烦,你要真谢我,就帮我说说好话,毕竟你们关系不一般,他听你的。”

    他和应寒年是一起从生死街出来的兄弟,自然关系不一般,但今天林宜说过那样的话,再听这话,怎么听怎么觉得怪怪的。

    姜祈星的眉头跟拧了结似的,狐疑地盯着她,想知道她是不是又在恶意揣测着什么,却见她一脸坦诚无辜,反显得他心思重。

    他抓抓后颈,径自往前走出许多步,又回头道,“对了,以后寒哥让你跳舞就跳舞,别那么多废话。”

    “……”

    林宜一脸莫名地看着他。

    姜祈星停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什么,好久才沉声道,“你根本不知道,寒哥比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要尊重舞蹈、尊重舞者。”

    “……”

    他这是在给她讲了个非洲笑话吗?她怎么一个字都听不懂。

    应寒年?尊重舞蹈?哈?

    林宜看看他,姜祈星跟在应寒年身边多年,可能在他眼里,应寒年一切都是好的,所有荒唐都是对的。

    一阵风从山间传来,有些冷冽。

    林宜转头望向那边热闹的人群,似乎应寒年和林可可还在接吻,便道,“看来我不适合再住在这里了,你送我回去收拾下行李,我马上走。”

    “寒哥没有吩咐,我不能让你走。”姜祈星声音很硬。

    远处传来人群尖叫般的起哄声,“舌吻!舌吻!舌吻!”

    会玩。

    林宜轻笑一声,往那边望了一眼,“姜先生,人都得识点趣,你觉得应寒年现在还需要我留在这里?”

    “……”

    姜祈星默了。

    “对了,那女孩是我堂妹,不是很懂事,要是能劝,你帮忙……”林宜说着自己都笑了,“算了,随她去。”

    怎么说也19岁了,林可可真要义无反顾跳进应寒年这个天坑,她还能拦着绑着不成。

    自己的人生得自己负责。

    姜祈星站在那里没动,也没有去开车的意思,林宜见他如此便没再说话,徒步往半山别墅的方向走去。

    “林宜,你给我站住!”

    一个不满到充满戾气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林宜默默地看了一眼远方漆黑的夜空,这个夜晚注定没法平静。

    她无奈地转过身,一张黑卡迎面飞来,林宜连眼睛都没来得及闭,黑卡就狠狠地砸在她的鼻梁上方,再慢慢滑下,掉落在上。

    她闭了闭眼,摸向自己疼痛的眉心,放眼望去。

    应寒年搂着林可可朝她走来,身后是漫天的烟火繁华绽放,响声震耳,他的步伐有些踉跄,一双眼却凌厉不悦地瞪向她。

    林可可把应寒年的手臂搭在自己肩膀上,撑得有些吃力,但见林宜看过来,立刻挑衅地看向她,有着耀武扬威的意思。

    胆小鬼,活该应寒年不要她!

    林可可很是得意,唇被吻得有些肿。

    近了,应寒年忽然一把推开林可可,三分醉三分醒地走到林宜面前,瞪着她这张百年不变的平静脸孔,咬着牙道,“看到没有,200万!我赢了!我没撞死人!”

    这是和她炫耀来了?

    林宜脸上堆砌起虚假的笑容,平平淡淡地道,“嗯,看到了,恭喜你。”

    “就这样?”应寒年冷笑一声,伸手一把攥住她的衣领,低眸阴鸷地瞪着她,“你现在害不害怕,让那么多人知道我带来的女人不服我管,你说我该怎么对付你,嗯?”

    恶劣到可怕的语气。

    林宜抿住嘴唇,她还以为他至少要酒醒之后才来追究这事,结果现在就要清算了。

    林可可站在一旁,看着应寒年的双手恨不得把林宜勒窒息似的,心中窃喜。

    林宜被勒得有些喘不过气,伸手去推他,他的胸膛坚如磐石,推都推不动,她只能迎向他的眼,反问道,“那你想怎么对付我?”

    如果他敢再去帮她的仇人,她会疯狂报复他。

    林宜心中暗暗想着,一双似清泉般的眼里透出狠意,冷冷地盯着眼前的男人,没有半分畏惧。

    应寒年瞪着她,眼中戾气更加浓郁,半晌,他冷笑一声,“我要杀了你!”

    姜祈星站在一旁,闻言愣住,下一秒只见应寒年更加勒紧林宜的衣领,嗓音透着诡异,“杀了你就没得玩了,我要绑了你,天天打你,打到你温顺服管为止。”

    “……”

    林宜被勒得脸色发红,绑她?

    难道这重活一世,她要被他应寒年囚禁不成?看来,应寒年做不成她的军师,她还是得走到向他下手的这一步。

    林宜的目光更冷了,在心里盘算着接下来该如何对付他。

    姜祈星见林宜快被掐死,正欲上前强行拉开应寒年,应寒年勒着她忽然又推翻自己说的,道,“打你太费力气,我哪来那么多时间,给我跳个舞,我就放过你,怎么样?”

    这一神转折转得人根本反应不过来。

    姜祈星的手都伸出去了又硬生生地撤回来,差点没将自己拌倒。

    林宜也怔住,不明白应寒年这算怎么回事,见她不说话,应寒年的狠劲更厉,“说话!林宜!”

    林宜被勒得呼吸不顺,无法说话,只能动了动眼睛。

    应寒年才发觉似的,松开了她。

    林宜重得空气大口大口呼吸,人被他蛮横地拉过去,应寒年死死地抱住她,醉意让他头重,他直接把下巴搁到她的肩上,低吼出来,“林宜!答案!”

    醉得不轻。

    他比完赛还能活着真是不容易。

    林宜被他整个身躯的重量压住,差点倒下来,清了清嗓子,淡淡地道,“知道了,我给你跳。”www.ecnovel.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