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成小说网

正文 第301章享受战果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牧子良按着管家的手从(床chuáng)上下来,气得不行,“你就只会炒几块地皮炒几个房产,你懂什么是银行业务,你懂什么是电商?你看看,你注入资金以后,三房不盈反亏,你干

    出什么业绩来了?”

    “那三房一直盈利不起来,不是我的问题,是三房失尽民意,大众抵制我也没办法啊。”

    牧羡光站在那里道,满腔都是对老爷子的不满,不骂三房骂他干什么?

    闻言,老爷子站在那里气得都笑了,看向(身shēn)旁的冯管家道,“你看看我这孙子,脑子真的跟个摆设一样。”

    “爷爷,我……”

    “跪下!”

    牧子良突地收敛笑容,厉色瞪向他。

    牧羡光郁闷地抿了抿唇,“卟嗵”一声在地上跪下来。

    牧子良往前走去,抬起手苍老的手在他脸上狠狠地拍了两下,“我问你,三房这次的事到底是不是你搞出来的?”

    审讯江娆那天,他本来差点信了这个孙子无辜,可这些天的发展又让他琢磨出不对味来。

    到底是年纪大了,一脚踩进棺材的人,脑子不如以前灵光。

    “爷爷,不是我!”牧羡光竖起手就指天发誓,“您老怎么不信我呢?要不我再给您发个誓?”

    “我知道你不敢认,那我换个方式问你,三房这次的事是不是应寒年做的?”

    牧子良驼着背看他。

    “应寒年是我的人,他敢背着我做事,我弄死他!”

    牧羡光一本正经地说着瞎话。

    “你弄死他?我看你快被他给玩死了。咳咳……”牧子良咳了两声,“我告诉你,牧羡光,这次的事要是应寒年做的,你就给我老老实实交待!”

    牧羡光跪在地上,一脸茫然,“爷爷,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牧子良咳得厉害,冯管家见状便道,“二少爷,自从应寒年到您(身shēn)边以后,牧家就没有太平过,若他真是一心一意为你,您注入三房的资金怎么一路打了水漂呢?”

    “那是三房不行……”

    “那您有没有想过,三房再这么颓下去,连累的是整个牧家,到时牧家都变成了空壳子,您就算争到些家产,那也只是破船下的三千钉了,这真是您要的?”

    冯管家语重心长地道。

    “……”

    听到这话,牧羡光的肩膀垮了垮,跪在地上一脸呆滞。

    他从来没有怀疑过应寒年的忠诚,没有应寒年,他在牧家永远抬不起头。

    不会的。

    不可能的。

    牧羡光还是摇头,“爷爷,三房的事真的与我无关。”

    这事他是不敢认的,一认,老爷子能用家法把他打死。

    牧老爷子也分不清这个孙子说的是真是假,眉头皱得紧紧的,“你自己回去好好想想,想通了来我这里交待清楚,我倒要看看这个应寒年究竟是个什么来头。”

    他现在对这个年轻人越来越好奇的,若一切真的都是出自应寒年的手笔,不仅留不得,还得让其生不如死!

    “……”

    牧羡光眼珠子转了转,没有多说什么,从地上站起来,转(身shēn)离开。

    从楼上下来,牧羡光还没走完楼梯,白书雅就急匆匆地跑上来,手上拿着手机,“老公,你看一下,刚出的新闻。”

    牧羡光接过来,只见新闻上爆了他的料。

    爆他之前在山区做慈善时,另建房子睡豪(床chuáng)安防盗门,一派虚伪做派,底下的评论区已经爆了,全是谩骂之声。

    三房的风波还未完全过去,他这时又出了做伪慈善的丑闻,可想而之大众有多愤怒,在他们眼中,只要是牧家的人,都是一丘之貉。

    “这怎么办?老公,怎么会出这样的丑闻呢,是不是三叔气你做的,反击你一将?”

    白书雅担忧地道。

    牧羡光刚想借着三房乱成一团的时候做点大事,可大事还没做成呢,又出丑闻,这绝不是什么好事。

    看着手机中的照片,牧羡光的步子踉跄了下,差点摔下楼,如果换作以前,他会想是三房做的。

    但今天听了爷爷说的,他突然茫然了。

    “当初给我建房子运家具的,是寒年吧?”牧羡光看向自己的妻子问道。

    “是啊。”白书雅点头,“你还夸他做得好。”

    做得好?

    该不会是给他挖的坑吧?到现在才拿出来埋他。

    牧羡光脸色惨白地一步步走下楼,没理由的。

    应寒年为什么要害他?他给应寒年那么多钱,甚至连妹妹都舍了,应寒年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

    牧家确实乱了,比当年金融危机时乱得更加离谱。

    三房、二房接连丧失民意,旗下所有的公司每天都是加班加点,电脑常时间运作得发(热rè),几乎要烧起来。

    纸张满天飞。

    清洁工作人员收拾都收拾不过来。

    各大高层更是一天连开十多场会议,愁得一个个头发都白了。

    牧家的垮是牵连到各大产业,许许多多的岗位,牵一发而动全(身shēn)。而就在大厦斜对面的一栋大楼中,一层本该空旷连墙漆都没刷的写字楼层中摆了上百台的电脑,所有人都在电脑上快速地运作,有人在((操cāo)cāo)纵股市,有人通过舆论攻击牧氏

    ,有人则是向牧氏家族一些产业上的竞争对手发送信息……

    所有人都忙碌着,将牧家一(日ri)一(日ri)摧垮。

    牧家的资产几乎是以秒在一点点蒸发,数值的往下坠落看得有些人心中发慌,有些人心中得意。

    外面紧张得犹如战场,而门的另一侧,却如(春chn)暖花开般悠闲惬意。

    “我这差不多了,你那里什么时候能辞职?”

    应寒年站在落地窗前,眺望着斜对面的牧氏大厦,薄唇勾着一抹弧度,一向漆黑藏着(情qing)绪的眼睛此刻明亮极了。

    他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轻松过。

    牧家要完了。

    他终于可以解脱出来。

    林宜坐在一旁的办公桌前,把玩着上面的笔,有些无奈地道,“我还有几个月合同才到期,得过了年才能离开。”

    听到这话,应寒年转过(身shēn)来,眉轻轻一挑,睨向她戏谑地开口,“我可等不到你过年,我要是闲下来,多的是美女围在我(身shēn)边,到时你别怕。”

    “你试试。”

    林宜不满地瞪他。

    应寒年朝她走过去,双手按在办公桌上,弯下腰,坏心地继续激她,“试试就试试。”“那我不要你了,我能走多远走多远。”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www.ecnovel.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