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成小说网

正文 第305章应寒年死了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她又拨打姜祈星的电话,还是一样,糟了,估计是雪风崖太高收不到信号。

    应寒年……

    林宜慌得不知所措,几秒后才想到要去找人,站起来就往外跑去。

    雪风崖崖顶,应寒年和牧羡光都已经换上一(身shēn)翼装,应寒年一(身shēn)银白,手上拎着头盔,一双眼淡漠地睨向牧羡光。

    从翼装飞行开始,从翼装飞行结束。

    牧羡光紧紧握住手里的头盔,面前的应寒年将头盔戴上,伸直长臂感测着风速,然后将头盔上的眼镜扣下,转头望向底下的万丈悬崖。

    “……”

    姜祈星站在一旁,只戒备地看向那些保镖。

    寒哥的技术他知道,他并不担心,况且雪风崖寒哥也跳过,现在就怕一会牧羡光还是不放人。

    “走!”

    一阵风吹来,应寒年毫不犹豫地跳入悬崖,张开双臂似一只蝙蝠展翅,冲进已经化淡的雾气中,急速下坠又往前飘起来。

    牧羡光戴上头盔,跟着跳了下去,展开双臂冲进狂风中。

    险山险势。

    姜祈星从上面望下去,只见两人很快化为山间的两点颜色,穿梭在险要的重山中,崖壁就在他们(身shēn)旁,只要稍一不注意,就容易触壁而亡。

    林宜开着车疯狂地往雪风崖赶去,一路上将油门踩得死死的,不断地超车,到了野外,她更是将油门踩到底,不顾一切地往前冲。

    应寒年。

    等她。

    一定要等她。

    两边的树影疯狂倒退,林宜脑子里一片空白,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她今天必须见到应寒年!必须!

    姜祈星望了一会儿,转(身shēn)便走,那些保镖立刻将他围住,他反手握住匕首,面无表(情qing)地道,“我现在要去降落点等寒哥,你们想拦试试。”

    他跟着寒哥死人堆里爬出来,这些年锻炼下来,还真不惧几个保镖。

    “……”

    那些保镖面面相觑,最后决定一齐去降落点等着牧羡光的指示。

    于是一行人浩浩((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地离开悬崖,往下面而去。

    落地点在一处草叶枯黄的荒地上,众人阵行四散地往前走去,仰望着山间,雪风崖又高又陡,有些地方不过十几米宽,窄得可怕,需要飞行者有绝佳的技术。

    远远的,只见两点颜色相继朝这边飞来。

    姜祈星已经开始判断一会儿如何突围能最快离开现场,等想好后一抬头,就见一个降落伞正在空中打开来,慢慢往这边飘来。

    等等,那不是寒哥(身shēn)上穿的银白色翼装。

    还有一个降落伞呢?

    姜祈星震惊地望过去,就见一抹银白还在高处,心还来不及悬下,那抹银色忽然就从高空直直地往下坠去,像一只雄鹰直入崖底……

    姜祈星惊恐地跑向前,脸都白了,撕心裂肺地喊道,“寒哥!”

    可这时的喊声起不到任何的作用,他只能眼睁睁地望着那抹颜色飞速坠下,坠向悬底,不过眨眼间,就消失在他的眼前。

    怎么会这样?

    不可能的!

    不可能!

    寒哥飞行从来没有过任何失误!

    姜祈星站在那里,人瞬间仿佛被吸了魂魄,空得只剩下一具躯壳。牧羡光攥着降落伞疾跑着停下来,一群保镖立刻围向他,替他解开一切束缚,他呼吸都透着凉意,不是第一次玩这种运动,但在险要的雪风崖飞行还真的超过他的能力,

    他差点触壁。

    他摘下头盔,回过头,愣住了,“应寒年呢?”

    “没看到他的降落伞打开。”

    保镖回道。

    “什么?”

    头盔自牧羡光的手中掉落。姜祈星站在茫茫的枯黄草地上,手机震动起来,他看都没看,只是麻木地接起电话,耳朵里传来林宜急切的声音,“终于有信号了,姜祈星你告诉应寒年,千万不能做翼装

    飞行那么危险的运动,这里边有问题,翼装很可能被人动了手脚……”

    林宜几乎是一口气说完,生怕漏了重点。

    姜祈星呆呆地站在那里,全(身shēn)发凉,好久,他望着远处山间的清澈天空,一字一字道,“晚了。”

    “砰——”

    林宜行驶在路上,闻言猛地刹车,车头撞向一旁的树,她整个人撞向方向盘,头上被狠狠地撞了一下。

    她坐在车里,什么痛觉都没有,只有一个问题。

    什么叫晚了?

    晚了,又是什么意思?

    应寒年呢?

    林宜是冷静的,她问姜祈星,“姜祈星,你让应寒年听电话。”

    电话。

    哪还有人会听她的电话。

    姜祈星咬咬牙,一把摔了手机,拿起匕首就朝牧羡光冲过去,眼里迸(射shè)出杀意,“牧羡光!你他妈敢动手脚,我杀了你!”

    他下意识地认为是牧羡光做的。

    姜祈星不顾一切地刺过去,牧羡光惊得连忙后退一步,几个保镖同时拦向前来,一个保镖挨了一记。

    姜祈星跟发了疯似的不断朝他们刺去,鲜血飙在脸上,迷了他的眼睛……

    牧羡光震惊地看着姜祈星,他突然就变成了一条疯狗,逮谁都咬。

    “我没动手脚!”

    泛黄的草地上,牧羡光大声喊道,被保镖围着不断靠后。

    姜祈星哪里还听得下去,一心就只想杀了他给应寒年报仇,牧羡光想说什么,却被保镖推到车前。

    “二少爷,这人疯了,你赶紧上车!”

    “可是……”

    应寒年人呢?

    牧羡光回不过神来,混乱间,他被人一把推进车里,车子很快开动起来,离开现场。

    姜祈星拼了命地追过去,人被踹倒在草地上,他握住匕首反手一通乱刺,却也挡不住牧羡光的离开……

    林宜到的时候,阳光还很好,晴空云白,草地无边无际,像铺了一张巨大的金黄色毯子。

    姜祈星一个人跪在地上,手上还死死地握着一把匕首,脸上和(身shēn)上全是血迹,看不出是他的还是伤人伤的。

    他短发凌乱,鲜血间的一双眼睁得大大的,里边空洞得没有一点光亮。

    手机掉落在他的(身shēn)旁。

    林宜从车上下来,飞快地跑向他,问道,“应寒年呢?”

    “……”

    姜祈星跪在地上一句话都没有。“姜祈星,我问你话,应寒年人呢?”林宜的额角鼓起一个小小的包,她看着姜祈星,神色还算平静。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www.ecnovel.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