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成小说网

正文 第426章 去你母亲墓前(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好。”

    林宜深呼吸着,也不想再和他说下去,站起来收拾碗筷离开。

    牧子良一个人躺在床上,怔怔地看着上方。

    没感情的是机器么?

    林家人真喜欢感情至上这一套,可他怎么越来越不知道怎么反驳这一套了。

    他曾经想,应寒年若是对应咏希的感情太深,对牧家的恨太深,但继承人这个位置就万万不能给……

    可现在他看到那种恨比他想象的还深了,他却开始犹豫。

    牧子良闭上眼,眼前又浮现出应寒年跳入水中来救他的画面,一个恨他恨得要死的人还是救了他。

    ……

    夜深,外面再没传来舞曲的吵闹声,这样的夜晚安静极了。

    有了白天应寒年收拾混混们的那一出,这边一段小路格外安静,有些想看稀奇的当地人都不敢来了。

    林宜一个人坐在门槛上,静静地看着外面。

    应寒年还没有回来。

    不知道他会不会在应咏希的墓前酗酒,醉倒在墓前都没人管。

    他这人就是这样,很多时候都不愿意与人交流,全部一个人扛着。

    她咬着唇,忽然听到保镖的厉喝声远远地传来,“干什么?什么人?”

    “……”

    林宜抬眸张望一眼,远远的看到一个中年男人站在路口的防护栏外面。

    被保镖一凶,那男人惊了一下,往后连退好几步,一条腿明显僵硬不便。

    林宜目光深了深,忽然想到什么连忙站起来走过去,问道,“怎么了?”

    “林小姐。”保镖对她的态度极为恭敬,“这人不知道干什么,一直鬼鬼祟祟在这边徘徊。”

    有了牧子良被绑架的事,保镖们都格外警惕,看谁都像是做贼的。

    林宜看向中年男人,男人穿着一身看起来还算整齐干净的着装,他看看这边,似有些疑虑,转身离开,走了几步,他又一瘸一

    拐地走回来,壮起胆子道,“我、我是来找人的,我找你们带头的。”

    说的竟是他们国内的话。

    保镖皱眉,“什么带头的讲这么难听,走走走!”

    男人往里边望了一眼,望着灯光下的小房子,有些踌躇,又似满脸不敢相信,他在那里想来想去的转身又要走,忽然,身后传

    来干净年轻的女声。

    “你是不是医生?”

    男人错愕地回头,对上林宜的视线,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她,“你怎么知道我是医生?你是……”

    林宜见状,已经猜出七八分,眼前的男人应该就是应寒年故事中的那个跛脚医生,教他医术的。

    她正要说话,就听到应寒年的声音,“老师。”

    低低沉沉的一句。

    她抬眸望去,就见应寒年站在不远处,站在朦胧的灯光下,身形颀长,衣袖卷到手肘,裤子也卷了几卷,上面沾着泥灰,手上

    提着一个筒,里边是除草的一些工具。

    他扫墓回来了。

    中年男人站在那里,闻言转过头,呆呆地看向应寒年,一脸的不敢置信,好半晌才试探地喊了一声,“寒?”

    “是我。”

    应寒年走过来。

    “应少!”

    保镖们站得笔直,齐声喊道,打开面前的防护栏。

    “……”

    跛脚医生被他们喊得又是一惊,呆呆地看着保镖们,这群刚对着他无比凶悍的人现在面对应寒年只剩下恭敬。

    “应少,我来吧。”

    保镖上前接过他手中的筒。

    应寒年看了一眼林宜,朝跛脚医生道,“老师,里边坐。”

    “啊,好。”

    跛脚医生反应过来,跟在应寒年身边往里走,他打量着应寒年,这才发现应寒年虽然穿得随意,但一身的衣服质地看起来就是

    价值不菲,手腕上的表更是价值连城之感,昔日少年倔强的脸庞如今已经成长得棱角锋利,成熟稳重。

    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人了。

    林宜安静地跟在他们身后。

    应寒年领着跛脚医生进了小房子,他翻出一张折叠餐桌打开,摆了两张椅子,“坐。”

    跛脚医生局促地站在那里,打量着这个房子,迟迟没有坐。

    应寒年朝他看来,扬了扬眉,似在询问,跛脚医生拘谨地笑了一声,“这你站在我面前,我都有点不敢认了。”

    闻言,应寒年勾了勾唇,轻描淡写地道,“有什么不能认的,还不是这个德行。”

    “你可和以前大不一样了。”跛脚医生端详着他,眼睛有些涩,绷着激动的情绪道,“当初送你走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不是池中

    物,你迟早能混出大出息来。”

    这不一回来,穿得好了,身边还有保镖。

    应寒年拿了一瓶烈酒出来搁在桌上,跛脚医生知道他还记着自己是个贪杯的人,又笑了笑,心情渐渐放松,在桌边坐下来。

    林宜见状,转身走进去,直接钻进小厨房,

    “老师怎么会来?”

    应寒年替他倒上一杯酒。

    “当初你让人送钱给我,我就带着妻儿搬出生死街,去更好的镇上生活了,这些年来一直衣食无忧。每年我也就挑时间回来看看

    这房子有没有被人占去,看看山上的墓还好不好。”

    跛脚医生端起酒杯闻了闻,是他没喝过的好酒,“今天,那个丽……也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就是和你妈一起工作过的,她跑来

    我那边,告诉我你回来了,我就立刻赶过来看看,没想到真是你。”

    被保镖们拦在外面的时候,他都有点不敢相信。

    他端起杯子喝了一口,烈得他直拧眉。

    “本来想等安顿好再去拜访您,没想到您先来了。”应寒年又替他倒上一杯酒,“家中一切都好么?”

    “好,都好。”

    跛脚医生连连点头,端起酒杯直接喝下去,辛辣直冲喉咙。

    酒精快速上头,跛脚医生放松了许多,他仔仔细细地看着应寒年,问道,“我听说你把舞厅的老板给捅了?现在还昏着呢。”

    “嗯。”

    他活该。

    应寒年转动手中的杯子。

    “来的路上,我听说千手党被教训……”

    知道他要问什么,应寒年坦然承认,“也是我干的。”

    跛脚医生担忧地道,“你这刚回来,生死街上的形势你也不太熟悉了,小心被报复。”www.ecnovel.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