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成小说网

正文 第443章 我死在你的床上(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应寒年站着,看着她眼中落下的泪,胸口疼得厉害。

    “你不知道我不是很敢,从决定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就是鼓起所有的勇气,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去尝试第二次。”她视线模糊地

    看向他,“所以你给我一点时间行不行?至少在这之间,你别做傻事。”

    别再自暴自弃了。

    她真的怕看到那样的一天。

    应寒年低眸看着她,眼中刻着不舍,他低眸看着两人缠在一起的手,沙哑开口,“你在施舍我么?”

    在游艇上她把话说成那样了,现在又突然反悔。

    看他这样挺可怜的是吧?

    可就算是施舍,他为什么也会感到开心?

    像死水被照到阳光,满身恶臭,沦落罪恶也仍奢望被阳光照拂到。

    “没有,我没有。”林宜摇头,从他手中挣扎出来,拉下自己的袖子,露出上面的手镯,“看到这个镯子了么,如果我真的那么恨

    透了你,像当初我恨舒天逸一样,你觉得我还会戴着这个手镯吗?”

    两年了。

    就算这个镯子再难解,她也能想到办法拆开了。

    可她没有,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留着这个,她是恨他,她也真是不想再交集了,可如果这个世界彻底没了他的痕迹,行尸

    走肉的……就是她。

    “……”

    应寒年低眸看着她腕上的镯子,漆黑的深瞳中暗涌万千。

    见他还是沉默,林宜目光黯然,“你还是不信?”

    “……”

    应寒年没有开口,只是看着她的手镯,玫瑰色映着她白皙的皮肤特别好看。

    林宜闭上眼睛,好久才睁开,喉咙哽了哽,声音很低,“应寒年,我讲个故事给你听好不好?”

    讲故事?

    应寒年看她,林宜在身旁的床上拍了拍。

    应寒年看了一眼,在她身边坐下来。

    她朝他倾身靠过来,应寒年身体一紧,林宜直起一些身子,唇覆上他的耳,一字一字道,“我活了两世,上一世,我死在你的床

    上。”

    她的声音轻轻的,淡淡的,像在讲外面的月光不够亮一样寻常。

    应寒年转眸震惊地看向她,“你在说什么?”

    活了两世?

    “嗯。”

    林宜坐回去,淡淡地点点头,将自己上一世的事情一一说出来,这是她掩埋在最深处的秘密,现在,她全部告诉他。

    包括她家的动乱,包括他最后掐她的那一下,包括她死在他床上时的那种绝望。

    “……”

    应寒年看着她,眼中惊涛骇浪,无法置信地听着。

    像听一个天方夜谭,她的表情却再认真不过。

    “这就是我的秘密,我没有告诉过任何人,除了你。”

    她低声道,这是她第一次肯把这件事说出来。

    应寒年从床边站起来,来回走了两步,低眸看向她,“所以那个时候你突然性情大变,所以你做生意才会找我帮忙?”

    他说怎么一个嚣张跋扈的大小姐突然变聪明伶俐了,竟然是因为重生。

    “嗯。”她点头,“你信我说的吗?”

    重生,听起来太荒诞了,不是么。

    她说的,他又有什么理由不信。

    “上一世,你找我的时候,你已经被你继母和舒天逸她们关了一整年?”他问。

    “嗯。”

    她再点头。

    应寒年眼底浮现出嗜杀的狠意,“你为什么不早说?要是你早说,我绝对会让他们落个比现在痛苦百倍的下场。”

    他不知道还有这一层的故事。

    “他们已经得到应有的报应,够了。”她的恨,她已经报了,也已经放下。

    “……”

    应寒年站在那里盯着她,他不是听不懂她话里的重点,只是有些难以去面对。

    他站在原地,呼吸越发地沉,好久,他才重新坐到她的床边,手抬到半空僵了几秒,才再次抚上她纤细的脖子,长睫颤动着,

    问得艰难,“那你是被毒死的,还是被我……掐死的?”

    最后几个字,声音含混在他的喉咙里,几乎发不出音来。

    “……”

    林宜看着他没有说话。

    见她这样,应寒年的脸色白得跟张纸一样,手都抖了,“我掐死的?”

    他上辈子到底做了什么?

    他的手就抚在她的脖子上,林宜能感觉他指尖的颤抖,感受他手指一点点变凉,这样的恐惧和后悔让他终于多了一点属于人的

    气息,而不是只想着结束一切。

    林宜坐在他面前,摇了摇头,“没有,我不知道你最后为什么突然收了手。”

    这个答案已经无从知晓。

    那是上一世的他,和她仅有两次交集罢了。

    “……”

    应寒年深深地埋下头,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看他这个样子,林宜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点想笑,她看着他道,“应寒年,我和你说这些,就是想告诉你,我对你从来都不是施

    舍,而是我敢不敢的问题。”

    “……”

    应寒年正起脸,呆呆地看着她。

    “上一世,我死在你的床上,你无情的样子我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这一世,你又亲手碾碎了我的感情。”她看着他,声音苦涩

    得厉害。

    “我不知道是这样,我真的不知道……”

    他怎么会知道她已经被他伤过两世,他怎么会知道她对他的付出是那么不容易。

    他什么都不知道。

    “其实我真的不想再为你付出了,我不知道你还会不会再伤我一次,我真是伤不起了。”林宜苦笑着道,眼眶再一次湿润,“可比

    起这些,我更不愿意接收到你离开这个人世的消息,我想你活着,我想你能好好活着。”

    因为她知道他这一路走过来的痛苦不比她少。

    这个男人,她曾发自肺腑地爱过,想过一生一世,她怎么舍得他自暴自弃,怎么舍得他去死……

    “……”

    应寒年坐在床上,低眸看着她,所有的计划瞬间被她的眼泪打乱了。

    她说,她再痛苦也不愿意他去死。

    她怎么就能这么轻而易举地击溃他的所有。

    “好,你想让我活,我就活下去。”他开口答应她,布着血丝的黑眸深深地盯着她,“你想我活成什么样,我就活成什么样。”www.ecnovel.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