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成小说网

正文 第478章 牧子良突然过世(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应寒年直勾勾地盯着她,带着浓烈的侵略意味,“既然你来了,穿什么都没用!”

    说着,应寒年就去拉她身上的衣服,林宜连忙挡住他,“你疯了,这什么地方。”

    应寒年才想起这里是凤凰山脚下,上面就是牧家的墓园,确实不是什么好地方,他蹙了蹙眉,“我带你换个地方。”

    说着,他也不甘心就这么起来,低头锁住她的唇吻起来,含着她温暖又柔软的唇肆意吮弄,满意地看着一点红从她的耳根处逐

    渐攀爬上脸,他轻轻地咬了咬她,正准备深吻,手机忽然震动起来。

    “接电话。”

    林宜也感觉到了。

    应寒年还是不肯起,就趴在她的身上接通电话,薄唇亲着她泛红的耳朵,还恶意地伸出舌尖舔了舔。

    林宜瞪他,应寒年笑得邪气,把手机放到耳边,两个人离得太近,林宜清楚地听到手机那端传来一个人的声音,“寒哥,老爷子

    去了。”

    “……”

    林宜震惊地睁大眼,只见应寒年的脸色也变了。

    牧子良去世了?

    应寒年从她身旁坐起来,顺手拉了她一把,冷冷地问道,“怎么会这么突然?”

    “老爷子在睡梦中去的,佣人见他迟迟不醒,去看的时候人已经走了。”

    那边的人答道。

    “我马上回来。”应寒年沉声道,挂了电话,转眸深深地看她一眼,“你去我外面的房子先住着,我晚点再来找你。”

    “好。”

    林宜顺从地道,没有多问什么。

    即便出了这么大的事,应寒年还是坚持亲自先将她送回去,一路上,两人都很安静。

    林宜坐在后面,靠着车窗,静静地望着窗外的景色,没有想到自己一来竟遇上这样的事。

    她想到牧子良在林家的日子,眼睛长在头顶上,天天不是嫌弃这个就是嘲讽那个,还喜欢和她外公在棋局上争强好胜,想当初

    她是真的不喜欢牧子良那个人,可现在回忆起来竟然只剩下唏嘘。

    人的生命很奇怪,任凭再有心理准备,还是觉得那么突然。

    蓦地,林宜看到一旁的位置上落着一份文件,她拿起来看着,只见上面是一些关于各个风景区的调查报告。

    应寒年开着车,从后视镜看她一眼,“老爷子想清明去踏青,我正准备今晚回去让他挑个地。”

    “……”

    林宜呆了下,低眸看着手中的文件,里边的资料准备得很齐全,各种风景图片都拍得很美,看着就是生机勃勃。

    应寒年竟然会为牧子良准备这些,可是,那人看不到了。

    顿了顿,林宜抬眸看向他,终于还是问出来,“你还好么?”

    “我对他已经是仁至义尽。”

    应寒年低沉地道。

    “嗯。”

    林宜点点头,牧子良做过的事太多太多了,要谁放下都太难,应寒年能在他最后的一段时光中尽了为人孙子的本份,已经够了

    。

    她看着后视镜中的他,见他脸色不是很对劲,不禁道,“应寒年,你有什么都要告诉我,别瞒着。”

    应寒年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半晌才沉声道,“这几天我一直在用重药吊着他的命,老爷子精神充沛,天天训我,昨天还吵着

    听不到我叫他一声爷爷就不断气,不让我拿大权。”

    林宜坐在那里,一下子听出他话里的重点,“你用药吊着他的命?那他……”

    “我以为他至少能撑到清明过后。”

    应寒年道。

    话不用说得太全,林宜已经清楚,也就是牧子良死得有些蹊跷,如果他的死有问题,那就是代表了牧家有问题,八成又和牧羡

    枫脱不了干系。

    牧羡枫这个人手段阴狠,都难猜他的心思。

    林宜蹙了蹙眉,担忧地道,“你要小心些。”

    “牧家在我的掌控中,放心。”

    关于这一天,应寒年做好了准备,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

    将林宜送回去后,应寒年直接回了牧家大屋,此刻,消息还未往外传开,整个牧家都是一派宁静。

    他在门口脱下外套扔给佣人,从锦鲤池旁经过,直接上楼,近了,里边传来低低的呜咽声。

    走廊里站满了佣人,个个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见到他,异口同声地喊道,“二少爷。”

    应寒年走进房间,只见牧子良躺在床上,身上还盖着被子,跟睡着了差不多,但已经失去呼吸,脸上的皱纹动也不动一下。

    显然,这个老头子不会再跳起来骂他没有规矩,骂他不叫一声爷爷。

    “……”

    应寒年站在门口,面色很沉。

    二房的人都在,牧夏汐和白书雅跪床前哭得厉害,牧羡光也跪在那里,没有哭出声,眼睛里还是红的,牧华康坐在一旁的沙发

    上,手按着眼睛,唇在颤着。

    见应寒年进来,牧华康立刻站起来,红着眼看向他,“寒年,你回来了,送送爷爷吧。”

    “……”

    应寒年沉默地走到床尾看着。

    “没想到父亲走的时候我们一个都不在身边。”牧华康的声音有些哽。

    应寒年从床尾绕到床前,牧夏汐和白书雅不解地看着他,往旁边挪了挪位置,看着他伸手拉开被子,似在牧子良身上检查着什

    么。

    “寒年?”

    牧华康不解地看着他。

    “你们都出去,我和二爷替老爷子净身换衣。”应寒年道。

    应寒年的话,无人敢不听。

    牧夏汐和白书雅互相看一眼,收了哭泣,站起来离开。

    寿衣是很早就准备好的,是牧子良自己的吩咐,怕到时候弄得措手不及,他领导了牧家一辈子,就连死后自己都要安排得明明

    白白。

    应寒年同牧华康替牧子良擦了身体,换上寿衣。

    牧子良的身体已经开始有些僵硬。

    “寒年,你是在检查什么吗?”牧华康发现应寒年的目光有些尖锐。

    “没什么。”

    应寒年淡漠地开口。

    等换完寿衣后,应寒年洗了洗手,走出房间,一群人都站在外面,等着听他的吩咐。

    牧子良之下,就是听应寒年的,大家都默认了这个规矩。

    “现在要通知道家族中的人吗?二少爷。”有人恭敬地问道。www.ecnovel.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