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成小说网

正文 第515章 刷好感度的饭局(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林冠霆这么想着,心中越是觉得对不住女儿,于是走上前坐下来,朝林宜道,“小宜,你不是还有论文没完成么?楼上电脑空

    着,你去做。”

    “啊?”

    林宜愣了下。

    “……”

    看,他一向聪慧的女儿都被应寒年的突然到来弄得反应缓慢了。

    林冠霆略带深意地看她一眼,林宜这才反应过来,顿时有些哭笑不得,她看看应寒年,应寒年睨她一眼,目光深邃,唇角弯着

    。

    “这饭还没吃呢,写什么论文。”

    林老夫人心疼孙女,蹙着眉道。

    “她那论文马上要交了。”林冠霆道。

    “那也可以吃一口再去。”林老夫人抬起手让刚要站起的林宜坐下,用母亲的威严压住林冠霆,“小宜,别听你爸的,先吃饭。”

    “……是,奶奶。”

    林宜看一眼林冠霆,默默地坐下来吃饭。

    这叫什么事。

    应寒年到底来干什么。

    林宜低头,在桌下拿出手机,正要给应寒年发微信,忽然隔桌有人道,“啊,我想起来,几年前老夫人摆大寿,应先生也是来过

    的,是可可带来的。”

    “啪——”

    林可可手中的筷子掉落在桌上,一张小脸苍白,头都不敢抬起一下。

    事到如今,林可可哪里还敢攀这样一根高枝,还不知道怕么?

    林宜看看她,又看向应寒年,眼神冷了冷。

    “……”

    应寒年一脸无辜。

    下一秒,林宜手机震了下,她低头,上面是应寒年发来的微信。

    【应寒年:那次我是去见你的!!!!!!】

    又是一串的感叹号。

    林宜抿唇。

    这话勾起不少人的记忆。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都想了起来,有个别胆子大的更是站起来道,“我说应先生怎么会来这呢,原来是来看可可来了。”

    “难道说应先生和可可一直在一起?可可,那你可是押对筹码了啊,你这是要做牧家太太啊!那你比小宜还有出息呢,女孩子做

    的好不如嫁的好啊!”这是个几杯酒下肚已经醉了的。

    林宜默默听着不说话,她低眸,林可可放在桌面上的手指在发颤。

    她知道林可可被应寒年整过,看来是被整怕了,居然没有大吵大闹的。

    林老夫人也想起这件事,当初她就觉得应寒年这人太过凌厉,似一把刚开封的刀刃,上面的寒光都透着要尝血腥气的张狂,一

    双眼极深,藏着城府,根本不是可可这种小女孩能驾驭的。

    这三年过去,应寒年身上的气势更甚从前,怎么看和可可都不般配。

    可除了这个原因,应寒年还能是为着什么来呢?

    林老夫人想了想,琢磨着用词朝应寒年笑了笑,“应先生和可可一直有联系吗?”

    这话问得巧妙。

    应寒年看她,有些讶异地问道,“可可……是谁?”

    “……”

    闻言,林可可忍不住抬头看向应寒年,眼里是来不及掩饰的痛苦和绝望。

    但下一秒,她又低下头去。

    林老夫人和林冠雷夫妇听到这个问话都有些尴尬,倒是那个醉了酒的亲戚站起来大声地道,“几年前老夫人寿宴,应先生不是还

    和可可搂搂抱抱的嘛。”

    “寿宴?”应寒年蹙起眉,而后似是才想起来道,“我想起来了,那时候我岌岌无名,想见林冠霆林伯父一面没有机会,所以想借

    老夫人的大寿进去,没想到进不去。”

    “……”

    林冠霆瞥他一眼,这是什么睁眼说瞎话的功夫,他岌岌无名?他当年是赫赫有名的商界狙击手,自己想见人还要先约见,怎么

    就成他来见自己了。

    应寒年继续道,“后来碰上个女孩子,说要带我进去,我就趁这机会进去了,没想到她一开口就说我是她男朋友,我不想驳了女

    孩子的面子,所以没有否认,没想到让老夫人误会这么久,是我的错。”

    这话一出,林冠雷夫妇满脸尴尬,僵得不能再僵。

    其他人纷纷看向林可可,不由得窃笑,合着当年是她自己拉了个男人冒充男友啊?搞不好是看人家帅上赶着倒贴人。

    啧啧,刚刚还一副懂事乖巧的样子,结果被提起以前做的丑事了哟……

    林可可的面色瞬间白得没有一丝血色,牙齿紧紧咬着唇。

    林老夫人见她这样便知道应寒年说的没错,不禁叹了口气,道,“都是些陈年旧事,不值一提。来人,给应先生倒酒。”

    说着,林老夫人看了身旁的林冠霆一眼,以应寒年现在的身份,这酒得林冠霆亲自倒。

    她这儿子今晚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应寒年嘴上说的是来还他恩情的,结果这么久他连话都不说一句。

    林冠霆正襟坐着,像是没看到母亲的眼神,挺着脊梁动也不动。

    “……”

    林老夫人皱眉,刚准备撑着站起来给倒一杯酒。

    那边应寒年道,“不用,老夫人,我不喝酒,也不抽烟。”

    语气仍是有礼至极,一点都没有介意。

    林老夫人越发惭愧,笑着道,“这年头不好酒不好烟的男人少了。”

    “……”

    林宜看应寒年,真能装。

    林冠霆已经听不下去了,老人家不知道,他又不是没见过应寒年抽烟,抽得跟个老烟枪似的,在这扯谎是糊弄鬼呢?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也不能说什么。

    应寒年今天晚上的举动究竟是为什么,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难道说牧家在S城又有什么新举动,所以要找上他?

    应寒年在林家的饭局上表现得就像个晚辈一般,平易近人,但也仅限于对林家长辈,长辈问一句他答两句,态度恭敬不冷场。

    一般人来问话,他不屑理睬,这时候大家才会发现应寒年到底还是应寒年,代表的是一个不是什么人都能触及到的阶层。

    ……

    半个小时后,林宜被已经忍无可忍的林冠霆赶到楼上写论文。

    楼下还吃着,林宜一个人默默地上楼,站在阳台上吹风,看着外面的夜景。

    被应寒年这么一弄,因为林可可回林家的烦燥心情被搅得散了。

    站了一会,身后忽然传来低沉的脚步声。www.ecnovel.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