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成小说网

正文 第527章 我若是让她掉一滴眼泪(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说到这里,林冠霆的笑容褪下来,只剩下愧疚。

    “……”

    “后来我管家说,小宜性子骄纵多半是被我逼的,我没放在心上,现在想想真的是这么回事。”林冠霆道,“其实小宜从小就很懂

    事,我要忙着餐厅的事,不管回家多晚,她都醒着想让我陪她玩一会,哪怕生病了,她都不睡觉等我,我没有陪,只是让她去

    睡觉,我自认对她宠爱有加,但很多时候都忽略了。”

    自以为付出了多少多少,却从来给的不是女儿要的。

    林冠霆没有在幼儿园停留太久,又领着应寒年去往下一个地方。

    “这里就是小宜从小学舞的地方,她就总是站那个位置。”林冠霆推开一扇门,里边是空空荡荡的练舞室,这里一直在招收学生

    ,旁边的柜子上还有孩子们的练功服。

    应寒年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是个不靠中间的位置。

    “那段时间,我担心小宜学舞辛苦,就常常来看她,没想到她小小年纪却不说一声苦,还说喜欢跳舞,那腿被老师硬生生地压开

    ,她一边哭一边喊我可以的。”林冠霆讲述着点点滴滴。

    “……”

    应寒年蹙眉。

    “很倔强吧?”林冠霆问。

    “她一向都这样。”

    倔起来十头牛都拉不住,从来都只有他服软的份。

    应寒年想着有些好笑。

    “是啊,其实小宜没有变过,她聪明坚持,学舞学到现在,流过那么多泪那么多汗也从来没有放弃过,她对于自己喜欢的事总有

    一种韧劲。”林冠霆看着空空的教室,墙上重新被刷过,留下时间过去的印迹。

    一晃,竟是这么多年过去了。

    两人走出教室,下楼的时候,应寒年抬起手撑在墙上。

    林冠霆看他,“还行不行?”

    “当然。”

    应寒年直了直身体。

    林冠霆慢慢抬起手,“搭着吧。”

    他看应寒年在林家门外站着的时候就是这么搭着保镖的。

    “……”

    应寒年看向他,一双眸子深沉,半晌,应寒年抬起手搭在林冠霆的手臂上下楼。

    “这里的楼梯我走过很多遍,小宜下课,我就抱着她从这楼梯上下去,旁人都说我是溺爱过度,那么大的小孩还抱着,可自己孩

    子跳舞跳得那么累,我抱抱怎么了?”林冠霆边往下走边道。

    那段时间,他和林宜的关系很好,他喜欢宠着林宜,要什么给什么。

    或许是失去妈妈的缘故,林宜也黏他。

    应寒年迈开步子下去。

    林冠霆领着应寒年去了很多林宜呆过的地方,最后,车子停在一处路过的健身场所,还有老人家在里边活动身体。

    “这里很久以前只有一个沙地和两个秋千,后来我花钱弄了这么一处。”

    林冠霆向应寒年介绍。

    “林宜也常来?”

    应寒年挑眉。

    “我第一家餐厅就在那个方向,离这里不远,我忙的时候,小宜就一个人在这里荡秋千。”林冠霆说道,“我得空下来便来陪陪她

    ,她以前可是个小话唠,一点点小事都要和我说个不停,有时我是真累,坐着也睡着了,她就很生气。”

    “……”

    “有次我逗她,故意装睡,才发现她给我盖了衣服,自己玩自己的,吵都不吵我,等我醒来她才开始生气,小嘴哼哼个不停。”

    林冠霆说着笑起来。

    那么可爱?

    应寒年眼睛一亮,妈的,听着想要女儿了。

    林冠霆扶着应寒年过去,应寒年一脚踩进沙地里,在偌大的秋千上坐下来,人终于舒适一些。

    林冠霆在另一边的秋千上坐下来,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回忆中,“我记得我和小宜最后一次来这边,是我们的关系已经闹得很僵了

    ,有次她说想和我走走,我有心修补裂痕,就跟着过来了。”

    “……”

    应寒年听着。

    “可两人说着说着就开始不快,我便训斥她骄纵叛逆。”林冠霆说道,“训斥她大小姐脾气,训斥她在外面交乱七八糟的男朋友,

    训斥她处处顶撞继母,不知收敛。”

    “……”

    “小宜什么气话都能往外冒,可那一次,她却静静地站在那里,什么都不说,由着我骂她,骂到后来,我才发现她眼睛红了。”

    林冠霆说着,声音哽了下,“她问我,还记不记得这是哪里?问完她就跑了,哭着跑的。”

    “……”

    “我这才发现这里就是小时候我陪她玩的地方。”林冠霆的眼睛湿了,双手合拢在一起,“我常常以为是自己溺爱过度,让孩子养

    成无法无天的性子,其实……没有一个孩子是真正逆骨的,安阑常说小宜是为了让我关注,我还不信。”

    “……”

    应寒年看向他,没有接话。

    “其实不是小宜不理解我的丧妻之痛、事业太忙,是我忘了她的丧母之痛并不比我少,忘了她真正要的是什么。”林冠霆说着,

    抬起手揉了一下眼睛,指尖沾到湿意。

    “……”

    “看我都说了什么。”林冠霆苦笑一声,“应寒年,我是要让你看看,小宜是我的掌上明珠,从小,我尽我能力范围内的一切给她

    报最好的幼儿园,找最好的舞蹈老师,她要玩我就给她建这么个地方,她要衣服有衣服,要包包有包包……”

    说着说着,林冠霆说不下去了,眼泪落下来,他以掌心抹去,声音也变了,有些发哑,“其实我什么都没给好她,我不是个称职

    的父亲,我做不好已经来不及挽回了,孩子已经大了,我只想她这一次能得到自己想要的。”

    “……”

    “应寒年。”

    林冠霆叫他。

    应寒年转眸看过去。

    林冠霆定定地看着他,一双眼睛再严肃不过,一字一字道,“所以应寒年,如果你做不成一个合格的丈夫,我这个不称职的父亲

    就会去做一个杀人犯。”

    闻言,应寒年没有半点被慑到的意思,薄唇的弧度越扬越高,一张英俊的脸上依旧苍白,眼睛却黑如黑曜石一般,透着无数璀

    璨。

    “不用。”

    “……”

    “我若是让她掉一滴眼泪,我提头来见。”如此自负。

    “……”www.ecnovel.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