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成小说网

正文 第557章 我是林家女婿(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和牧家的类似,什么类似?”

    林宜呆了下,问道。

    “和顾三夫人当年被喂了药的症状类似。”

    李健一说道,当初顾三夫人被下药,也是他在旁边治疗的。

    “您说……什么?”

    林宜脸色一片惨白,呆呆地看着老医生,脑袋晃过一片又一片的空白,身上犯着寒意。

    和顾若被喂药的症状类似?

    她想问什么被喂药,可是她问不出口,因为她太记得那个画面了,她就在现场,牧羡枫坐在轮椅上,让人强行给顾若灌了许多

    药片。

    那药,不致死,却比致死更可怕。

    “是当初顾若给牧羡枫用的那种药?”应寒年也想到了。

    老医生点点头,“不错。”

    “你有几成把握?”

    应寒年蹲在地上替林宜揉着脚问。

    李健一叹了口气,“有八成。”

    因为所有的症状都一模一样。

    “……”

    八成。

    也就是说,不用等化验结果出来,李健一已经确定了。

    林宜感觉自己一下子垮了下去,眼前浮出的画面全是牧羡枫动不动就捂着心口的画面,还有顾若除去化妆品后那张极速衰老的

    脸,脖子上厚厚的颈纹,说几句就要喘几声,本来干练的一个女人一辈子坐在轮椅上。

    这药,是毒,是完全摧垮人的毒,它折磨的不是一段时间,而是一辈子。

    以后,她的爸爸,那些年轻正好的佣人和保镖……都要过这样的日子?

    不行。

    不可以的。

    林宜接受不了,唇颤动得厉害,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药到这么多人身上各有轻重,保镖们个个身强体壮,但还是倒了,估计被下药的份量不轻。”李健一顿了顿又道,“至于三位

    老人家,毕竟已经年迈,这药一下去就垮了,说药,不如说是毒。”

    那么大年纪怎么受得了,又没有特效药可以用。

    “你刚刚拿顾若比例子,是不是和牧羡枫用的药又不一样?”应寒年问。

    李健一没想到应寒年会这么敏锐地抓住关键性问题,便道,“不是用的药不一样,顾三夫人被喂药后,我也替大少爷检查过身边

    ,大少爷是幼时被喂药,而且是下的慢毒,每天下一点,而顾三夫人是一次性吃的药,她的症状更和这次类似。”

    “……”

    “虽然洗胃清毒,但这种药效渗透得很快,不好从身体里完全排出。”李健一道。

    林宜坐在那里,连声音都没力气了,“所以,我爸他们都要变成三夫人那样了?”

    甚至她的三位老长辈,根本连变成那样的资格都没有,连一周的时间都撑不过去……

    “……”

    李健一见她满眼接受不了的悲痛,也不好说什么,低下头。

    应寒年从地上站起来,冷冷地看向姜祈星,“马上吩咐下去,把牧羡枫给我看牢了,多派人手!”

    “是,寒哥。”

    姜祈星立刻退下去。

    林宜坐在那里,神情恍惚,转眸看向应寒年深邃的眉眼,“你是说,是牧羡枫下的药?”

    “之前祈星被下套,牧羡枫在林家埋的眼线还没被找到。”

    应寒年低眸看着她,脸色沉着。

    “是林可可。”

    林宜明白过来,她已经在检查林家所有人的背景和关系了,却没有想到林可可会搭上牧羡枫这根线。

    所以,从一开始林可可回到林家就是有预谋的,不是在外面过不下去了,而是……冲着林家而来。

    为什么她会没有发现。

    为什么她不早点找出来……

    林宜抱住了自己的头,痛苦地恨不得去撞墙,应寒年上前一把挡住她的头,她抬眸,眼睛通红地看向他,“为什么?牧羡枫为什

    么要这样,我得罪他什么了?”

    从头到尾,她得罪他什么了?

    林家人得罪他什么了?

    为什么要这么丧心病狂?

    应寒年将她的头按进自己怀里,无声地安抚着她。

    可遇上这样的事,她怎么能被安抚得了,她恨不得去杀了牧羡枫和林可可。

    应寒年放在林宜风衣口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他伸手去拿,林宜无意瞥到一眼,看到上面牧羡枫的名字,整个人坐直起来,痛

    恨地瞪着。

    应寒年看她一眼,接通电话,打开免提。

    “比我想的还要快,这么快就把我的房子给围起来了。”

    牧羡枫慢条斯理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带着几分优雅,处变不惊。

    林宜牙齿咬得紧紧的,咬出血来。

    “你知道你在自掘坟墓么?”

    应寒年的语气阴沉,充斥着无边的寒意。

    “自掘又如何,反正我早就是半截身体埋在土里的人。”牧羡枫在那边轻笑一声,“被搅了庆功宴的滋味如何?”

    “你做这么多,就是为了让庆功宴办不成?”应寒年拧眉,“你是不是越活越回去了,一场庆功宴而已,我还是牧家的决策人。”

    庆功宴办不成,他是会收到无数的负面,是会有许多阻碍,但还不至于把他从决策人的位置上拉下来。

    “我只是要你不得安宁而已。”

    牧羡枫笑着,声音却是冷的,从手机里传出来竟有几天鬼魅的意思。

    “看来你是真的不想活了。”

    应寒年咬牙。

    “林宜呢?她在你边上吗?”牧羡枫问道,“我有话和她说。”

    闻言,林宜抬起贴着药贴的手,一把攥住应寒年的手腕,呼吸沉重地瞪向他手中的手机,“牧羡枫,你丧心病狂!你根本不是人

    !”

    他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林家完了,全完了。

    手机那边沉默,不知道牧羡枫在想什么,好久才重新开口,“林宜,你恨我。”

    他的语气淡淡的,有着一丝复杂在里边。

    “……”

    林宜额头靠在应寒年的臂上,痛苦极了。

    “不要那么难过,林宜,如果你想救他们,带一个来我这,我给你解药。”牧羡枫的声音近似温柔。

    “……”

    林宜惊呆地睁大眼。

    他说什么,解药?

    “你有解药你还会是现在这个德行?”应寒年不信。

    “所以,你们得快点,过了一个月,解药也清除不掉他们体内的毒素。”牧羡枫在那边道,说完便挂掉电话。www.ecnovel.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