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成小说网

正文 第609章 叫谁爸呢?(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长房究竟怎么回事,突然之间大嫂死了,羡枫被抓,寒年,这事跟你有没有关系?”

    牧华弘坐在单人沙发上,翘起一腿,一双眼如冷刀子似的射向应寒年,直中要害。

    他花尽心思留在国内,就是要让应寒年露出马脚,他好拿回本该属于自己的位置。

    突然听到长房的事,他自然是要拉着二房过来问一问,他猜测这里边和应寒年脱不了干系。

    “您认为这事和我有什么关系?”

    应寒年不答反问,邪气地挑了挑眉,“或者说,您觉得这事和我沾上什么的关系,您才方便下手?您说个听听,说不定我就认了

    。”

    “你——”

    牧华弘被应寒年激到。

    应寒年这人说话行事从不按章法,让人连接都无从接起。

    他是不管多少压力逼近眼前,都一副浑不吝的样子,你跟他讲一,他跟你讲你是不是想要二……

    完全聊不下去。

    小辈们都坐在一旁,牧华康见状看一眼牧华弘,然后又看向一身不羁的应寒年,叹上一口气,道,“寒年,这事得查个清楚,虽

    然说老爷子在遗嘱里将长房分了出去,但长房到底还是牧家的,突然出了这么大的事,我们不闻不问也说不过去。”

    “那您想怎么个闻法问法?人都埋去陵园了。”应寒年不在意地道。

    “那羡枫呢?”牧华康道,“羡枫被抓进去又是怎么一回事?”

    “既然是被抓,又不是死了,去问就是了。”

    应寒年态度依然冷淡。

    “我派人去过了,不让探视。”

    牧华康皱眉,本来以牧家的地位,想探视不是不能,但探视不了,一定是先有人打过招呼的。

    “哦。”

    应寒年轻描淡写。

    从他的嘴里探不出半个字来。

    “而且大哥手上少归少,但也有着一堆的产业呢,他被抓了,这些不是要被没收?”牧羡泉担心的是另一个重点,“到时候一曝光

    ,这可是大大的丑闻。”

    “你惦记就自己去抢。”

    应寒年冷眼一瞥,不屑地道,眉间隐隐有不耐之意。

    “你这叫什么话……”

    牧羡泉气极地站起来,被牧华弘又给按了回去。

    牧华弘沉声道,“这事是压不下去的,你刚坐这个位置不久,事情就接连地出,这不是什么好事。”

    长房的沦陷是应寒年排除异己的手笔,这一点,恐怕不只他一个人这么想。

    错的越多越好。

    这么想着,牧华弘又看向一旁的林宜,心中又轻松一些,或许都不用他出手,应寒年的张狂和不顾一切就能活埋了自己。

    应寒年冷笑一声,看着牧华弘满是讽刺,“那真是谢谢您这么关心我了,您放心,我一定把这个位置坐牢,将来给我孩子,给我

    孩子的孩子。”

    就是不给你们。

    牧羡泉不若牧华弘沉得住气,听得鼻子都快气歪了,别过脸去不再吭声。

    其实他本来和牧羡光一样,对牧家的争夺已经失去心思,但失去心思不代表他甘于永远被放逐海外,只有父亲把地位抢回来,

    他才有可能一直留在国外,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战战兢兢的,担心应寒年什么时候对他们三房下手。

    牧华弘坐在那里,冷冷地看向应寒年,“我和二哥今天过来,是想问问清楚,好看看如何解决,如果你就这态度,那就只有请族

    中的长辈过来问个究竟了。”

    林宜坐在林冠霆身旁,她明白牧华弘这是想把事情弄大。

    虽然牧氏家族由牧老爷子这一支引领,但老爷子去了,应寒年刚坐上位置,家族中多的是一些老长辈,真闹起来,全隔着应寒

    年也是件难受的事。

    家族和集团虽然是分的,但分得能有多开?

    多的是牧姓人在里边担任着重要位置。

    她担忧地看向应寒年,应寒年依然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还在那里打了个呵欠,“说完了?那等把人请到了,再告知我秘书,

    我看我有没有空陪你们聊聊。”

    “……”

    全员寂静。

    应寒年的张狂总是能令人抓狂。

    应寒年才不管他们是什么脸色,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林冠霆面前,“爸,我带您去看看房间。”

    “……”

    牧华弘正坐着,乍听到这一句震了一下,立刻转过看去,就见应寒年对着林冠霆低了低头,一副晚辈的姿态,顿时心中不舒服

    起来。

    叫谁爸呢?

    这算什么意思?

    他是正儿八经的亲生父亲,还不曾听应寒年叫过一句父亲,当着他的面对另一个男人叫爸。

    应寒年这是在打他的脸么?

    林冠霆看出这牧家各人的诡异心思,早就呆不住了,听应寒年这么一说正要站起来,就见牧华弘面若冰霜地看过来,眼中透着

    不屑,“这样的岳家牧氏可高攀不起。”

    牧华弘是乐见应寒年娶一个小地方的人,但这一声爸叫得他浑身不舒坦。

    他不舒坦,凭什么让应寒年舒坦。

    这话里的刺意谁都听得出来,林宜蹙了蹙眉,看向林冠霆,只见林冠霆的脸青中泛白,手用力地握住林宜的,“您这是什么意思

    ?”

    牧华弘从沙发上站起来,站到林冠霆面前,见他已经白发,远远不如自己,不禁冷哼,“没什么意思,我只是觉得如今这个时代

    ,懂得自知之明的人是越来越少了。”

    “……”

    林冠霆的脸色更加难看,正欲发作一想到女儿和应寒年,不由得忍下来。

    他无所谓,应寒年和林宜还要在这个家族里生存。

    林宜搂住林冠霆的臂弯,一双眼不卑不亢地看向牧华弘,“三爷,我敬您是长辈,也请您拿出长辈的姿态。”

    汪甜甜在旁看着,想要破口骂去,又有点怵应寒年,于是拼命地扯牧羡泉的衣服。

    牧羡泉站在一旁指着林宜道,“是你该注意一下对我父亲的态度!”

    他这话算是说的相当客气了。

    但下一秒,站在他斜前方的应寒年冷着脸毫不犹豫地扬起手,反手一巴掌就甩到他的脸上。

    应寒年连看都没有回头看,就甩得准确无误。www.ecnovel.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