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成小说网

正文 第671章 爱之错(17)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出国在即,你同我一起去,到了国外以后,我一面做牧家的事,一面创自己的事业,等到差不多的时候,我就脱离牧家。”

    星空下,应咏希错愕地从他怀中坐直身体,“脱离牧家?你以前不是不愿意……”

    “现在愿意了。”

    牧华弘轻描淡写。

    “……”

    应咏希看着他,几秒后反应过来,他的另一层意思是她是真的不可能被牧家容下的。

    不过她没什么太大的感觉,她天生亲人缘薄,也不会替牧华弘难过什么,牧氏家族里边太乱了,他不在也好。

    他肯娶她,又肯独立创自己的事业,那便再好不过。

    这么想着,应咏希觉得未来真的很美好,她点点头,“好,那我跟你出国,你做你的事业,我跳我的舞。”

    “那我们都有事做,孩子生下来怎么办?”

    牧华弘挺喜欢逗她。

    是啊,孩子生下来怎么办?她皱皱眉,一本正经地提议,“那你带一天,我带一天?”

    还想着对半分呢。

    牧华弘笑出声来,双眼宠溺地盯着她,叹息一声,道,“行了,我想自己干就是不喜欢有人压在我头上,听人吩咐。所以,到时

    候,我工作的时候把孩子带上就是,也没人敢说我什么。”

    应咏希意外地看着他,“原来你这么喜欢小孩的吗?”

    一点都看不出来。

    “谁说我喜欢小孩了?”牧华弘摇头,“是你说的,你希望自己能跳一辈子的舞,我只是不想打破你的希望。”

    “原来是这样。”应咏希点点头,又道,“那真的有了小孩,我就把他打掉吧?不让他耽误你工作。”

    她喜欢的一个是舞,一个是牧华弘,很完满了,不需要多些意外出来。

    “不行。”牧华弘一口拒绝,满脸肃色。

    “为什么?”应咏希疑惑。

    “咏希,我知道你不懂亲情是什么,其实我也不算太懂。”牧华弘盯着她,郑重其事地道,“但这个孩子身上有你一半血,有我一

    半血,你舍得不要?”

    他的血和她的血……

    听起来似乎真的很美好。

    应咏希认真地思考着,心底竟渐渐涌起一丝暖意,蓦的,她手上一凉。

    她低头,就看到自己的无名指上被套上一个银戒,光芒温和,润如玉石,她愕然,视线又落在他的手上,他的无名指上也是一

    枚同款的银戒。

    什么多余的纹路都没有。

    “我把何大妈送的镯子溶了,你说的,这是我的功勋,现在,我把功勋给你一半。”牧华弘托着她的手道。

    她的手是他见过最好看的。

    任何珠宝在她手上都可以闪耀出最夺目的光,他不是不想买价值连城的钻石,而是知道,她更喜欢这个。

    果然,应咏希看着手上的戒指喜不自胜,两眼发亮地看着他,“你在向我求婚吗?”

    “你说是就是。”

    他笑。

    应咏希开心地从他怀里站起来,在星空下跳起舞来,眉目之间的笑意纯粹、干净,不染半分尘埃。

    “……”

    牧华弘慵懒地往旁边一靠,看着她舞,薄唇勾起笑意。

    从什么时候起,他竟觉得看着这一舞,余生足矣。

    是她哑着声音向他表白的时候?还是她像个落汤鸡一样跑到他面前寻求安慰的时候?

    或许更早。

    从他第一眼见到舞台上的她,一切都注定了。

    ……

    以前,应咏希只觉得跳舞是美好的,和牧华弘在一起后,她觉得她每一天都是美好的。

    清晨醒来,她整个人被牧华弘圈在怀里。

    他还在睡着。

    她趴在他的胸膛上,静静地凝视着他的轮廓。

    窗外透进来的朦胧光亮洒落在床上,她一头散落的发丝垂在他的肩膀上。

    她伸手在他的五官上轻轻地描绘着,就像描他的名字一样,一笔一划,勾勒的不止是一个名字、一个轮廓,而是她的至爱。

    蓦地,她的手被他一把抓住,牧华弘躺在那里,眉头微动,神情惺松,眼睛还未睁开,嗓音喑哑,“再睡会。”

    “睡吧。”

    她轻声说着,在他脸上轻轻地印下一吻,随即抽离开来。

    应咏希下了楼,在厨房里做早餐,才做到一半,就听到门铃响起来。

    她有些惊讶,住在这边这么多天,她还是第一次听到门铃响起来。

    应咏希快步走出去,直接打开大门走进庭院,走向镂空镂花的大铁门前,只见铁门外站着一个男人。

    时间还早,他却像已经站在那里多时,身上都是披着露水的,他低着头嘴里似在说着什么,看上去有些紧张。

    应咏希疑惑地走过去,近了,她听到他在喃喃自语,“三爷,我不是故意和司机打听您现在住哪,我就是不明白您为什么突然间

    辞了我,我到底是哪里做的……”

    “你找牧华弘吗?”

    应咏希看过去,眼睛清澈。

    站在外面的林刚听到声音猛地抬起头,同她四目相对。

    “……”

    应咏希站在那里,呆呆地看着他的脸,这张脸,她是见过的。

    他曾经将一张支票推到她面前,神色高傲。

    他同她说国,“应小姐,酬码不满意你可以再加,我们主人要你办的事其实很简单,不过是让你利用女人的自身条件去勾引两个

    男人。”

    电光火石的一瞬间,林刚突然明白了什么,转身就走。

    “你站住!”

    应咏希脸色苍白地叫住他,一双眼睛里顿时毫无光彩。

    “……”

    林刚的身形僵硬了几秒,而后更加快步离开。

    应咏希按下开关,大铁门缓缓打开,她站在那里,看着他的背影一字一字说道,“你是他的人。”

    “……”

    林刚僵住脚步,回过头来看着她想要极力地补救些什么,“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是大房那边派过来向三爷……”

    说到一半,林刚收了声,他朝着应咏希身后的某一个方向望去,脸上有着恐慌。

    应咏希站在那里,只感觉自己好像突然又回到了那个可怕的雨夜,冰凉的雨水不断冲刷在她身上。

    她转过身,晨曦之中,她看到了站在门口阶梯上还穿着睡袍的牧华弘。www.ecnovel.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