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成小说网

正文 第878章 亲自为她送行(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姜祈星握紧了拳头,他不看连昊,只盯着牧夏汐。

    牧夏汐却是看着连昊,不知道在想什么,那眼神落在姜祈星的眼里,成了他最攀爬不过去的大山。

    几秒后,她挣开连昊的怀抱,淡漠地道,“我只是和他说说话而已,你不必这样。”

    说完,牧夏汐直接转身离开。

    “夏汐!”

    姜祈星脱口叫出她的名字。

    牧夏汐的步子顿了顿,随后头也不回地离去,背影纤瘦地近乎绝情。

    连昊站在那里,有些得意地摸了摸自己的唇,讽刺地看向姜祈星,“夏汐是连牧两家联姻下的大小姐,你算什么,凭你也敢染指

    她?”

    “……”

    牧夏汐走了,姜祈星没了说话的欲望。

    “她是我的人,你再碰她一下,我不会放过你。”

    连昊放下狠话,斯文地拍了拍身上的西装,转身离开。

    留下姜祈星一个人站在原地,风吹过来,像在嘲笑他就是个可悲的笑话。

    “呵,呵呵。”

    他自嘲地笑起来。

    选的还是连昊么?

    她的心里从来就没有他吧。

    他没错,他不过是自作多情罢了。

    自作多情……

    原来从头到尾,只有他一个人做了一场春秋大梦。

    姜祈星一拳挥在佛石上,鲜红刺目的血慢慢淌下光滑的石壁。

    原来,再灵性的佛石,也满足不了他歇斯底里的哀求。

    ……

    夜晚,林宜端着做好的牛奶桃胶一步步往楼上走,正看到牧夏汐从应寒年的书房走出来,她怔了下,“夏汐。”

    牧夏汐一路出来,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听到声音,牧夏汐抬起头看向她,“林宜?那个,我找二哥是为了……”

    “为了你手中股份的事吧?你别想太多,应寒年之前对连家不留情面,说什么看中股份的事,那也只是为了姜祈星。”林宜站到

    她面前,认真地说道,“就算你结婚了,该是你的还是你的,你不必还。”

    她想不到牧夏汐找应寒年还能为了什么事。

    今天连昊回来的时候显得很大度斯文,笑着说姜祈星只是找牧夏汐说两句话而已,没什么。

    夏汐站在一旁没有反驳,看样子姜祈星的存在并没能影响夏汐和连昊的婚事。

    姜祈星是豁出去了,但也绝望了。

    既然婚事没有影响,夏汐这样纯粹的性子大概是想还掉股份,不让应寒年对自己出嫁之事有所怀疑。

    牧夏汐站在那里,听到“姜祈星”三个字目光黯了黯,低低地道,“我明白。”

    “……”

    两人站在走廊上,一时沉默。

    好久,牧夏汐才看向林宜,道,“他没亲人了,请你和二哥多关照他。”

    林宜是真的看不出牧夏汐有多想嫁给连昊,但也许就是上一代的坎让她过不去吧。

    “放心,有应寒年在,他出不了事。”

    事到如今,一切是再定局不过的事了,林宜不好说别的,只能让牧夏汐放宽心。

    不管怎么样,牧夏汐又没做错什么。

    “嗯。”

    牧夏汐点点头,抬起脚离去,从林宜身旁擦过,一步步离去。

    林宜转头看她一眼,牧夏汐走在走廊上的背影多少有些孤独,一点都没有即将举办婚礼的愉悦。

    林宜心里多多少少是无奈的,推开书房的门,她端着牛奶桃胶往里走去,应寒年正坐在书桌前,正襟危坐,单手抵着额头,面

    色凝重,一双漆黑的眸盯着前面,薄唇抿着。

    怎么这个表情?

    是因为姜祈星没能留住牧夏汐么?

    “应寒年。”

    她轻声叫他的名字,把牛奶桃胶搁到书桌一角。

    应寒年转眸睨向她,目色深了深,伸手将她拉进怀里,把她按坐在自己腿上,用双臂搂住。

    “你没事吧?”

    她怎么觉得这书房的气氛有些异样。

    牧夏汐刚刚进来到底说了什么做了什么?

    “没事,让我抱一会。”

    应寒年抱着她,头靠到她的身上,像个依赖大人的小孩,黏乎地紧贴着她。

    “……”

    林宜莫名,但还是由他靠着,她的手滑下去,紧紧贴着他的,“要不要吃点桃胶?”

    “嗯。”

    应寒年应了一声,却是将她抱得更紧,舍不得放开。

    书房里很安静,安静得只有他们彼此的呼吸。

    ……

    牧、连两家的婚事从公开到举办不过一个月的时间,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婚礼这天。

    牧夏汐一个人在外住了这么久,结婚还是从牧家出门。

    牧家宾客无数,聚在一起谈笑风生,热闹非凡,佣人们进进出出忙的不得了。

    庞大的更衣室里,林宜和白书雅坐在外面等着,两人都换了一袭简单的礼服裙。

    林宜穿得颜色比较淡,简洁而不失优雅,耳朵上戴着一副流苏钻石耳环,她拿着杂志在看。

    “还以为最先喝你和二哥的那杯喜酒,没想到是夏汐先结婚了。”白书雅笑着感慨。

    整个事都办得很仓促,突然就对外公开,订婚宴应夏汐的要求办得特别简单,还没恍过神这就办起婚礼了。

    让人莫名得有种不真实感。

    “我和应寒年只是差个仪式而已。”

    林宜淡淡一笑。

    白书雅看她笑得这么淡,人往她靠了靠,低声道,“姜祈星是不是喜欢我们家夏汐?”

    闻言,林宜目光一怔,停下翻书的动作,抬眸看她。

    见她这样,白书雅更加了然,“原来真是这样,我说姜祈星那天怎么会突然当众把夏汐拉出去,那天后,姜祈星基本就不露面了

    。”

    “他身上有伤,应寒年让他休息。”

    打汪子昌一次,和应寒年对打一次,姜祈星落下一身伤,应寒年逼他休养。

    姜祈星大概也是真的绝望灰心了,这段时间没出过房间一步。

    “那他今天应该也不会出来了。”白书雅道,随即轻轻地叹一口气,“造化弄人。”

    “我还以为你会觉得反感。”

    林宜道。

    “我对姜祈星没有偏见的,只是上一代的事横在那里,连羡光和二哥不都是在一点点磨合么?更何况他们。”

    白书雅说道。

    姜祈星的手上那是切切实实沾了他们二房人命的,他们可以谅解,但这事确实存在,改变不了。www.ecnovel.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