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成小说网

正文 第969章 来自T的反击(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男人坐在躺椅上,静了几秒,才端起一旁的鸡尾酒喝下一口,慢条斯理地开口,“汪老,我为您可是做过不少事,你就凭应寒

    年三言两语认为我在害您?”

    “叶家三房有个留美的博士,这些年下来从不在外露过真容,说是专心读书,不仗家里财势,但据闻,他是个极聪明的人,很喜

    欢玩游戏,还闹出过帮毒贩耍警察的事,他在网上发言,他认为那边的警察太笨了,忍不住出手教训一下蠢人。”

    汪老捺着性子一字一字将应寒年的话重复出来,切齿地道,“你觉不觉得这话很耳熟?”

    这么狂妄的言语,以及喜欢将人只分成聪明与蠢两者之别,他只见过一个人如此。

    那就是他这个幕后军师。

    应寒年轻描淡写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汪老就知道说的是自己最近信任的心腹,那种被背叛的感觉一下子吞没所有,让他血压都

    往上飙了不少。

    “汪老,这是应寒年捏造的,我可不是叶家人,我就是个替您打工的。”

    男人耐着性子解释。

    “打工?”汪老震怒地道,“你把自己的身家背景抹得干干净净,你说自己干这一行怕家里人被报复,我信了,也没去深查,今天

    我让人又去查了一遍,是细查,结果果然是什么都查不到。”

    “……”

    男人坐在那里,闻言眼里掠过一抹幽暗,伸出舌尖舔了舔吸管。

    “一个能把自己背景抹得连汪家都深查不到的打工者,我汪某可不敢要!”

    “……”

    原来如此。

    应寒年这是把汪家和连家拉着坐到一起了,半实半虚地“揭露”他的所谓老底,没证据就硬来。

    应寒年引导汪老细想他抹掉的背景,套上什么叶家人的梗,汪老信十分也好,信五分也好,谨慎之下都不会再随便用他。

    而且,这里还加上连家,连老知道连家被算计,还有汪老掺乎在里边,汪老这个喜欢图面上光的老头自然会极力撇清关系,称

    他为普通谋士助理而已,如若不信,会立刻辞退。

    虽然不在现场,但他几乎能完全模拟出当时三大家族决策人的饭局是什么情况。

    既然如此,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男人深吸一口鸡尾酒,就听汪老在那边道,“你听着,我不管你有多少阴谋,从这一刻时,你被炒了。”

    “……”

    “现在三大家族盯着你,不管你是不是叶家人,你都死定了,你还是自谋后路吧!”汪老恨恨地说完,便将电话给挂了。

    “……”

    被炒了。

    老狐狸,撇得可真快。

    男人低笑一声,应寒年的这份回礼可真是够重的。

    一个和应寒年对弈的玩家,必须得有等同实力,无家族可靠的他就如同断了翅膀的小鸟,飞不高蹦不远。

    男人勾起唇,晃了晃手中的酒杯,低眸看向一旁的一份医疗文件。

    他很快会向应寒年证明,他靠的从来不是翅膀,而是脑子。

    应寒年,继续接这一场对弈吧。

    ……

    三大家族的巨头饭局之后,应寒年直接道出连家、汪家的阴谋,详细得就跟亲眼见到一样。

    认是肯定不会认的,但汪老还是惊出一身冷汗,他去搅这一池浑水,本来就是看中T的能力,认为这人能助自己成大事……

    可现在应寒年连T都挖了一半出来,汪老既担心T真是叶家人,又担心连、牧因为被算计再一次联合抵制汪家。

    上一次的抵制是在T的意料之中,也被T给及时挽回,正因此,他才彻底信任T。

    现在想想,这未尝不是T来博得他信任的方法。

    大多的东西被应寒年直接摆到台面上来,仔细想一想,好像他真的也被算计在其中了,他可不想再受一波联系攻击。

    这么一算,汪老自然是先守着汪家再说,弃掉T这颗棋子,为免应寒年和连家太过记着,还主动将汪甜甜送回了牧家,以向应

    寒年证明,自己绝无阴谋之心,自己一直是期望四大家族和睦共处的。

    而汪甜甜和牧羡泉被扔回牧家以后,日子就不太好过了。

    这种不好过不是受什么虐待,事实上,牧家上下就当没他们这两个人似的,更提不上虐待。

    什么四少爷、四少奶奶根本不存在,佣人路过都不看他们一眼,他们也使唤不动人,凶一凶下人,下人溜得脚底抹油一样。

    应寒年也不提再送他们出国,就留着他们,不给实事不给实差。

    他们出门没人拦,但一到晚上九点,就有保镖准时出现,请他们回牧家,说牧家有宵禁。

    见鬼的宵禁。

    “砰!”

    夜深的牧家大屋里,一处卧室中,刚洗完澡的汪甜甜受不了地将桌上一堆护肤品的瓶瓶罐罐全打翻在地上。

    “牧羡泉!你真的是没用!”

    汪甜甜站起来,瞪向半躺在床上的牧羡泉歇斯底里地吼出来。

    牧羡泉躺在那里,从回到牧家后,他心情几乎每天都是抑郁的,此时,他根本吵都懒得和她吵,只冷冷地看一眼摔了一地的护

    肤品,“你又发什么疯?”

    “你看看我们现在过的是什么日子!”

    汪甜甜冲到门口,一把拉开房门,离这么远还能听到孩子们开心的笑声,以及牧羡光他们不时逗孩子的声音。

    她激动地道,“你听听,他们现在一天天的多开心,享受着整个牧氏家族,你呢?你也是姓牧的,可我在这里,我连杯水我都得

    自己倒!我晚上饿了我都不能出去吃东西!他们现在就把我们当两只狗一样!”

    偏偏他们还说不出什么理来,不给他们事做,那是因为有老爷子的遗嘱,不让他们留在外面过夜,那是因为他们是少爷少奶奶

    ,在外面不安全,牧家要为他们负责。

    他们还是少爷少奶奶吗?

    她怀疑那俩孩子天天这么晚还不睡,就是存心给他们添堵的!

    “嫌吵就把门关上,把耳朵堵上。”

    牧羡泉不比她好受,在床上翻了个身,拿被子盖住自己。

    见状,汪甜甜更加来气,上前拿起一个枕头就抽在牧羡泉,气愤地吼出来,“牧羡泉!我怎么会嫁给你这么个窝囊废!什么事都

    做不成,就让我跟着你受苦!”www.ecnovel.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