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成小说网

正文 第984章 他一直陪着她(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强人所难?我是依法办事,应寒年不是权势大么,让他找我上头去啊,让我再见识见识有钱人只手遮天的本事。”王队不屑

    一顾地道,整理文件就要离开。

    “王队……”

    “应寒年之前不是帮一个逃逸的杀人犯脱过罪么?有前科的,我可不敢大意。”

    王队处处讽刺,仿佛已经认定应寒年是个枉法之人。

    听到这话,林宜忍不住从椅子上站起来,一双眼平静地看向他,一字一字从容不迫地道,“王队,我很敬佩您的嫉恶如仇,但希

    望您能明白,这世上分好人和坏人,不是分好人和有钱人。”

    “……”

    王队被噎了下,站在那里,看着她清丽的脸半晌没说出话来。

    ……

    林宜被关进警局里的一个房间,很冰冷的房间,里边除了靠墙的一排座椅什么都没有。

    光影投在门口一根根银色竖杆上,让她有种错觉,好像自己真的在坐牢一般。

    从竖杆间的空隙望出去就是警察的办公区域,可能是接了她的案子,警察们都加班加点的,办公桌前全是人,忙碌却寂静,。

    这个深夜,只剩下纸页翻动和椅子偶尔移动的声响。

    不少人在抽烟,烟雾缭绕。

    林宜静静地坐着,腿上盖着应寒年给她的毯子,可还是会觉得冷。

    她弯下腰,低头看着自己脚上的鞋子发怔。

    这个时间,宝宝应该睡了。

    江娆不知道怎么样。

    家人知道她进了这里还不知道要担心成什么样。

    还有应寒年,没有她在身边,能睡得好么?

    这么想着,林宜感觉这个夜晚格外难熬,手机不在身边,她又没有戴手表的习惯,这会连几点都不知道。

    她双手环紧自己,贝齿咬着唇。

    忽然,外面传来椅脚拖在地上滑动的声响,在寂静的办公厅里显得份外空旷刺耳。

    林宜抬起头,只看到那些警察全都转过头,有些愕然地看向某个方向。

    很快,一个高大颀长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林宜错愕,只见应寒年慢吞吞地拖着一张椅子走到她的门外,身上穿着一件深色的长款大衣,衬得他身形削瘦。

    他冷着脸,鼻翼一侧的阴影覆盖着戾气,他就站在门外,慢慢抬起长睫,隔门竖杆间的空隙与她吃惊的目光接上时,眼底的那

    抹冷意才如雪意逐渐消融。

    “应寒年?”

    他怎么还在警局。

    “嗯。”

    应寒年嗓音喑哑地应了一声,指骨分明的手将椅子按在门口,人就这么坐上去,跷起长腿,裤管下露出脚踝,黑色的皮鞋上掠

    过一抹光。

    见到他,林宜心里踏实下来,那股冷也被填补上。

    “冷不冷,我让人拿条被子进来。”

    应寒年问道,黑眸深邃地盯着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又瘦得单薄了。

    “还好。”这一刻,林宜是真不感觉冷了,“现在几点?”

    “快十二点了。”

    应寒年目不转移,一直看着她。

    “江娆怎么样?”林宜担忧地问道。

    “还在抢救中。”应寒年道,顿了顿又补上一句,“有抢救就还有希望。”

    听到后面这一句,林宜点点头,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还能抢救这么久,的确是代表了希望。

    这么想着,林宜稍稍释怀。

    警察们全往这边看着,有一个年轻的跑过来,“应先生,您这样不符合规矩。”

    应寒年坐在那里,连眼也没抬一下,薄唇掀起一抹阴鸷,嚣张得理直气壮,“合规矩的话我已经带人走了。”

    是林宜愿意配合调查,愿意留下来。

    是她让律师不要争辨太多影响警察办案,否则,他怎么可能这么安静。

    “……”

    年轻警察还想说什么,那胖警察走出来拉他一把,“没事,律师在这里,我们这么多人在这里,还怕人串供不成?”

    一想也是,年轻警察便回到自己的岗位上。

    林宜坐在冰凉的椅子上,看着外面那些警察的眼神,轻声道,“应寒年,要不你回去睡吧,我没事的。”

    “……”

    应寒年坐在外面,隔着一道门,薄唇抿着没有说话,黑眸直直地盯着她。

    那双眼非喜非怒,却又藏了太多的东西,黑压压地朝林宜涌来,密密实实地将她缠绕,让她喘不上气来。

    她闭上嘴,没再说话。

    她明白,应寒年不会走的。

    “应先生,来一根?”胖警察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递了一根给应寒年。

    应寒年坐在那里动也不动,胖警察有些讪讪地正要收回手,烟却被人接了过去。

    林宜怔然。

    他已经戒烟很久了。

    应寒年低眸,指尖碾着香烟,金色的丝被碾得从里边落下来几根,他抬眸看一眼林宜,声线低沉,“就抽一根。”

    说着,他将香烟含进薄唇间,接过胖警察递来的打火机点燃,深吸一口。

    烟雾熏得他的脸有些模糊。

    胖警察走开,林宜坐在里边看着这样的应寒年,有些难受,轻声道,“我没做过,你别担心。”

    天台上那一幕,是她被算计,是完全的意外,她没有罪。

    “嗯。”应寒年颌首,拇指和食指捏着烟取下,薄唇间吐了一口烟,“躺下来睡觉。”

    他的声音,温柔而霸道。

    林宜哪有睡意,但听着他的话,还是顺从地站起来,将手中棕色的毯子展开,披到自己的身上,然后在座椅上躺下来。

    她头冲着应寒年的方向,手枕在脑袋下,一双眼盯着对面白色的墙壁,人格外清醒。

    她能感觉到应寒年的视线一直在她的身上。

    她甚至能听到他吐吸的声音。

    他这是打算一直陪着她。

    林宜咬了咬唇,就这么看着墙壁,连上面有几道裂纹都数得清清楚楚。

    在狭窄的座椅上辗转反侧,熬了三个小时,人终于还是有些撑不住,她躺在座椅上渐渐睡去。

    应寒年还是坐在外面,跷着腿,连姿势都没变一下,背脊挺直,一张英俊的脸庞冷峻极了,没有半分表情,一双眸子一直盯着

    里边睡着的身影,半分目光都不转移。

    审完牧羡泉的王队刚走进办公大厅就看到这样一副画面。www.ecnovel.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