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成小说网

正文 第1028章 调查顾铭(1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别在害她?

    她是谁?

    江娆苦笑一声,坐在轮椅上静静地看着床上的男人,他大概轮回在噩梦中,嘴里断断续续地说着什么,手臂异常用力,仿佛是

    在试图挣扎出来。

    他嘴里一直说着什么,她听得不太清楚。

    “放过她,母亲……放过她,求求你了。”

    男人卑微地哀求着。

    “……”

    江娆听得睫毛一颤,手不由自主地抓上轮椅的扶手。

    “害我……你们都害我……”

    牧羡旭喃喃地说着,眉宇痛苦地皱着,眼角多出一抹湿意。

    又变成害我了?

    江娆低笑,声音有些干涩,“你也知道我在害你么?牧羡旭,我在折磨你,我恨不得你去死,你们三房落到这地步是罪有应得。

    ”

    他躺在床上,闭着的眼皮下眼珠子一直在不安地动来动去,连睡都睡不好。

    忽然,他的语气又变了,“我要出去,我快出去了,娆娆,等我……”

    “……”

    “没有孩子还有我,还有我。”

    “……”

    “我只想试试,试试……还爱不爱我……我没想别的……没想……”

    江娆不知道他的梦里正在经历什么,她低眸看着他的手在挣扎,快要挣开绑着的医生胶布时,下意识地伸手按住。

    这一按,牧羡旭顿时安静了。

    他不再挣扎,就这么静静地躺在床上,紧皱的眉头逐渐舒展开来。

    江娆看着他这样,整个人像是被触电一般,连忙缩回自己的手指。

    她手一松,牧羡旭的指尖动了动,再一次痛苦地皱起眉,“对不起,对不起,娆娆,我错了,我真的知错了……对不起,对不起

    ……”

    他一遍遍地重复着。

    歇斯底里。

    撕心裂肺。

    就像他带给她的感情一样……

    江娆坐在轮椅上,唇微微地颤栗着。

    林宜从外面进来,手上拿着一堆缴费报告单。

    “小宜。”江娆出声,缓缓朝她伸出手,“把他的检查报告给我看看。”

    林宜什么都没有说,将牧羡旭的病历报告递过去。

    江娆一页一页翻着,看到上面一串一串或高或低的数据报告,疲劳过度……

    好一个疲劳过度,换几年前,有人告诉她,花花公子牧家四少有一天会疲劳过度,她绝对会笑得腰都直不起来,笑得眼泪飙出

    来。

    “能帮我弄到牧羡旭这几年在监狱里的表现资料么?”

    江娆翻着病历问道。

    闻言,林宜怔了下,抬眸认真地看向她,“你确定要看?”

    “嗯。”江娆点头,“我想看看,还有三房的所有事情。”

    “好,我来想办法。”

    林宜没有多想地答应下来。

    资料到达江娆手里的时候,牧羡旭还没有醒过来,她就坐在他的病床边上,无声地翻着手中的资料。

    在狱期间表现良好,思想端正,积极劳作。

    两次重伤,二十余次轻伤。

    获得最大减刑的一次,是他以一人之力阻止了狱内两个黑道头目的火拼,身中七刀,落两颗血牙,送急救时人已经陷入无意识

    状态。

    刀是牢内人自制的,捅人伤口极深。

    身中七刀呐……

    牧四少居然能扛住七刀,真是不容易呢。

    她翻过一页,只见档案袋里放着一张小小的纸条,纸条上有着干掉的血迹,字迹在上面已经有些不清晰了。

    上面是一串抖得不行的阿拉伯数字。

    那是她从前的手机号码,她出事后,林宜就将她所有的联系方式都换了,让她新生。

    江娆拿出那张血纸条,上面还有三个颤抖的文字——

    【帮我打。】

    她看了下文件资料,上面写了这样一条记录。

    【警员某某某心生不忍,私自替奄奄一息的编号39894拨打了电话,在无人接电话后编号39894昏了过去。】

    后面还有两张记录照片,照片中下着大雨,穿着囚服的牧羡旭倒在红色的雨水中,整个人绻缩成一团,手还死死地抓着手机…

    …

    照片中看不到他的脸,只看到一个剃光头发的脑袋枕在血泊之中。

    江娆一页一页翻着,一张照片一张照片地看着,然后又去看牧羡旭父母的事。

    林宜做了详细的资料给她,包括上一代牵扯到的某些恩怨也详加倾诉,江娆这才知道自己当初在里边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

    也终于知道自己这条命是由多少人守护才存活下来的。

    江娆合上手中的资料,抬眸看向床上的人,红着眼睛笑,“早点醒过来,我们之间……该做个了断了。”

    “……”

    牧羡旭静静地躺在床上,昏睡着。

    ……

    牧羡旭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撑起身体急不可耐地挣出自己被绑的手,摸着面具戴上。

    “砰砰。”

    门被敲两声。

    门被人从外推开,江娆从外面坐着轮椅进来,见她只有一个人进来,牧羡旭急忙从床上下来,“林宜呢?她没在你身边?”

    “她把我送到这里就回去啦。”江娆笑道,“她还派人照顾你呢。”

    听着她毫无特别的语气,牧羡旭摸摸自己的面具,疑惑地问道,“你刚来?”

    “对啊,之前是120带你过来的。”

    江娆眨眨一双漂亮的大眼睛。

    “……”

    那就好。

    牧羡旭暗暗松一口气,转身就去拿外套穿,“我现在去办出院手续。”

    “你现在就要出院吗?可是医生说你还要观察几天呢。”江娆道。

    “不用,我挺好的,你等等我,我带你回去,你不是不喜欢医院的味道么?”牧羡旭边说边扣扣子,语气匆匆的。

    “可是……”

    “你乖乖的,在这里等我,不要乱跑,想上厕所、想要什么就打我电话,不要自己乱来。”

    牧羡旭说着便往外走去。

    江娆连话都没有来得及和他多说一句,就看着他的背影匆匆离去,她转眸,只见输液管子垂在半空中,针尖正往下滴着透明的

    点滴……

    还有大半瓶的药没有输完。

    他是拔掉的。

    在离开江娆的视线范围时,牧羡旭做什么都很着急,恨不得往脚下装两个轮子。

    因此,江娆不过在病房里坐了一会会,牧羡旭已经回到她面前。

    “弄好了,我带你回家。”

    牧羡旭说着去推她的轮椅,江娆摇头,抬眸看着他道,“我想去做件事。”www.ecnovel.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