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成小说网

正文 第1100章 混世小魔王(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雨点子被风夹着就这么砸在身上,不疼,就是砸得人心烦。

    漫坡的花被打得全歪了,花朵落了满地。

    黑夜中,手电筒的光束一下一下倾斜在雨中,像舞台上晃动的光,牧华弘正演着一个人的独角戏。

    应寒年站在雨中,舌尖抵着后槽牙,黑眸盯着那个身影顶着大风大雨往树上爬,眼中半分光都没有。

    牧华弘的手臂上被拉出一个大口子,鲜血混着雨水一直往下掉,他重新将手电筒咬进嘴里抓着粗树枝往上爬。

    树枝被雨水浇得湿滑,难以握住,握得住的地方却又全是凸起,刺得他满手伤痕。

    电筒光下照出树上的一道道血痕,很快被雨冲掉。

    牧华弘艰难地往上爬,滑了几次,差点直接从树上摔下坡,终于让他勉强爬到一半,他正要抬起受伤的手去抓更高的树枝,腿

    突地被攥住,整个人被扯下去。

    他再一次狠狠地摔下来,摔在应寒年的身上。

    牧华弘还没起身,应寒年猛地抱着他一滚,压在他的身上,黑眸凌厉地瞪着他,伸手一把抢过他手中的红绳。

    牧华弘大惊失色,歇斯底里,“寒年!还我!”

    不能丢!

    他挂两年了!两年了!他没弄掉过一颗铃铛!

    应寒年高高地扬起手,坠在红绳下的一把铃铛不断地发出脆响。

    “寒年!”

    牧华弘大喊起来,雨水疯狂地落下,让他几乎睁不开眼。

    “我说了,这里有我妈的骨灰,你不配死在这里!”

    应寒年狠狠地压了一下他的胸膛,从地上站起来,转身便要走。

    “不要——”

    牧华弘连站都来不及站起来,翻过身趴在地上一把抓住他的腿,五指死死地握住他湿冷的裤管,“寒年我知道你恨我,我保证,

    我的死法让你来定,你要多解恨都可以……但这招魂铃不行,要是你妈在回来的路上,招魂铃突然没了声响,她就回不来也离

    不开了!”

    “……”

    应寒年发狠地抬了抬脚,但被牧华弘抓得太死,如千斤坠于脚上,让他抬不起来。

    “你妈那个人有时候很迷糊很胆小,她要是在半途迷了路,她会害怕,她真的会害怕……”牧华弘道,“所以,不能丢。”

    他声音都在颤,竟是在哀求。

    什么招魂铃,不过就是迷信而已。

    太可笑了。

    应寒年站在那里,听着就笑了,眼睛透着腥红。

    蓦的,他转过身来,抬起腿就是一脚,将牧华弘狠狠地踢到一旁,“你少提我妈!”

    牧华弘连疼痛都没管,爬起来又要抓他,应寒年已经快步朝大树走去,动作利落地爬上了树,修长的腿一抬,跨坐在树干上,

    将红绳挂上去,把结系得非常紧。

    “……”

    牧华弘从地上站起来,仰头看向他,呆住。

    应寒年顶着大雨坐在上面,将一根根红绳绑上去,雨水顺着他的下巴不断往下掉,侧脸的线条冷峻漠然,薄唇紧紧抿着。

    牧华弘呆呆地看着他,视线被雨水模糊。

    从前,应咏希不开心的时候也会这样抿着嘴唇,不看他不理他,但他偶尔哄她一次,她就开心得不行……

    牧华弘看着看着笑了,眼前掠过太多的画面,脸上淌过温热。

    他伸手抹了一把,弯腰去捡落下的手电筒,去给应寒年打光,扬声道,“树上滑,你小心点。”

    “……”

    闻言,应寒年系着红绳的动作一僵,但也只僵了那么几秒,他手上动作不停地系着红绳。

    牧华弘配合着给他打光,让他能找到更粗一点的树枝,这样就不容易被风吹断。

    所有的铃铛都挂了上去,应寒年检查每一根红绳,确保不易吹掉,才抓着树干一跃跳下。

    “小心!”

    牧华弘紧张地冲过去要扶他,应寒年稳稳落地,没摔,牧华弘反倒差点顺着泥坡滑下去。

    “……”

    应寒年冷冷地看向他。

    “……”

    牧华弘有些不支地站稳,见应寒年看过来,顿时挺直了脊梁,在雨中摆出一副身强体壮的样子,解释道,“地上太滑。”

    绝对不是他本事差点连连滑跤。

    应寒年斜他一眼,冷哼一声,没说什么,径自离开。

    牧华弘连忙跟上去,给他打手电筒,照着他脚下的路。

    为赶上应寒年的速度,牧华弘不在乎崴到的脚快速往前走,跟踩在刀尖似的,脸色不由得白了。

    渐渐的,牧华弘感觉脚没那么疼。

    他抬眸,发现应寒年放慢了速度。

    牧华弘握着手电筒,唇角往上扬了扬。

    咏希,你怎么就能教的这么好呢?

    ……

    破屋中,牧羡旭在里边走来走去,看着外面的瓢泼大雨心里很是不安。

    但又无法放着小孩一个人睡自己离开。

    牧羡旭越等越焦急,忽然就听外面有脚步声传来,他连忙迎上去,就见应寒年和牧华弘一前一后地进来,两人都湿了个透透的

    。

    应寒年绷着个脸。

    牧华弘的脸上却是有笑意,牧羡旭有那么一瞬以为自己是看花了眼,再看一眼,向来不苟言笑的父亲在笑。

    虽然淡淡的,但显然心情很不错。

    应寒年大步跨进里边,看向床上的孩子,小景时睡得十分香甜,他看一眼后神色沉淀下来。

    “父亲,您怎么受伤了?”

    牧羡旭这才发现牧华弘的手臂上一直有血水滴下来,顿时皱眉。

    应寒年听着外面的声音,侧了侧脸,面上没什么表情。

    “小事。”

    牧华弘开口道,语气竟是难得的轻松。

    “……”

    牧羡旭再一次被震惊了。

    自从来到生死街,牧羡旭从来没得过牧华弘一次好脸,更没听到过他这样的口吻。

    牧华弘脱下衣服,将手臂放到水下去冲,牧羡旭跟过去,见他手臂上拉了将近20厘米长的口子,皮都外翻着,泛着白。

    “怎么这么严重,有没有医疗箱?”

    牧羡旭看得心惊肉跳,这里离最近的医院也要大半个小时的车程,雨天难走,还是先包扎。

    “没有。”牧华弘倒是无所谓,“拿毛巾过来随便裹一下,等凝血就好了。”www.ecnovel.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