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成小说网

正文 第1170章 我们回来了(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砰砰砰——”

    拍门声突然响起。

    她一惊,转眸望向门口的方向,那种不安达到了顶点,直到她听到一声稚嫩的呼喊。

    “妈妈!妈妈!”

    熟悉的小奶音带着急迫。

    听到这一声,林宜心里松了下,弯腰捡起戒指戴到手上,刚戴上,房门就被人从外面推了开来,一大一小两人站在门口。

    小景时穿着干净的衣服站在那里,一双大眼睛直直地盯着她。

    应寒年则是穿了一件黑色的衬衫,双手插在裤袋中,斜斜地靠在门口,棱角分明的一张脸透着几分邪气,黑眸熠熠,薄唇勾着

    弧度,嗓音有些哑,“我们回来了。”

    见到两人,林宜的心彻底松下来。

    她真是……

    梦做得太多,人都疑神疑鬼了。

    下一秒,小景时却是“哇”的一声哭出来,直扑向林宜,“妈妈——”

    “……”

    应寒年靠着门,见状头疼地拧了拧眉。

    小东西,说好了不能哭,秒秒钟现形。

    叛徒。

    林宜坐在床边,错愕地弯下腰把小景时抱起来,“怎么了?想妈妈了?”

    她以为小家伙和牧华弘呆了一晚,呆得特别想她。

    “想妈妈……呜呜呜。”

    小景时哭着抱住林宜的脖子,怎么都不撒手,眼泪哗哗地往外流。

    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似的。

    林宜有些奇怪,牧华弘是不可能给他委屈受的,她拉下小景时的胳膊,一拉,小家伙顿时哭得厉害了。

    “……”

    林宜一震,意识到有问题,连忙将孩子抱下放到床上。

    刚才站门口还没发现,孩子的半边小脸是肿的,她心紧了紧,连忙伸手去拉他的衣袖,只见细细的胳膊上有好几处擦伤,泛着

    红,都擦了药。

    “怎么会这样?”

    林宜震惊地睁大眼,又去拉他的衣服,只见孩子的肚子上、背上都有不同程度的痕迹,几处青瘀,几处擦伤。

    小景时坐在床上,委屈极了,哭唧唧地看着林宜,“痛痛……”

    说完,小景时突然又想到应寒年交待的,连忙摇头,“不痛,不痛。”

    “应寒年,景时怎么……”

    林宜紧张地抬头就问,应寒年在门口站直身体,笑着朝她走来,步伐却踉跄了下,笔直的裤线在颤动。

    她的声音顿时哑在喉咙里。

    她顺着他的腿往上看去,仔细看了,她才发现应寒年的一张脸有多苍白,眼角乌青,唇角凝着血珠。

    他刚刚在门口时刻意侧了下脸,她没有看清楚。

    林宜呆呆地看着他,有什么东西在脑中电光火石地闪过,眼眶一下子湿了。

    应寒年有些困难地走到她面前,半蹲下来,手搭在她的腿上,仰起脸冲她笑了笑,口吻轻松地道,“出了点小事,不过,解决了

    。”

    “昨天,三爷并不是要带景时回去?”

    林宜反应过来,声音都是颤的。

    所以,从昨天她离开动物园的时候,就出事了。

    而她什么都不知道,还睡了那么长的一觉。

    “嗯。”

    应寒年笑着颌首,下巴上都带着两道细细的血印子。

    “……”

    林宜难以置信地看着他,抬起手抚上他的脸,他的一双眼里染着血丝,嘴角也有些肿,她摸到他的耳朵,耳后都带着伤。

    她的视线落在他的后颈,只有几道血痕从颈处一直没入领子里,不知道有多深,不知道有多长。

    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林宜坐在床边,双手托着他的脸,指尖有些颤栗,眼泪一下子夺眶而出,淌下面颊,呼吸因为害怕而不匀。

    “哭什么,我这不是好好的?”应寒年笑着抬起手抹掉她脸上的泪,“我在这里,儿子在这里,怕什么?”

    他不伸手还好,一伸手,便被林宜握住。

    她低眸,他的手上绑着纱布,纱布边缘有皮肉外翻的迹象,袖口甚至还带着硝烟味……

    “……”

    林宜呆呆地看着,一下子捂住了自己的唇,发不出声音,哑得厉害。

    心,疼得她想把自己缩起来。

    她不敢去拉他的衣袖,不敢去拉他的衣服,因为她知道,那会比她想象的还要可怕。

    她只是睡了一觉,为什么……

    怎么会……

    她轻握着应寒年的手,寒意迅速游走全身,整个人开始发抖。

    “你别这样,你这个样子我怎么和你好好讲。”应寒年见她脸白如纸,眉头拧了起来,不顾伤势握紧她的手。

    “为什么要瞒我?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她不知道孩子出事了。

    她不知道他昨晚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入睡的。

    她不知道他和孩子这段时间是怎么熬过来的。

    她什么都不知道。

    她只看到两个伤痕累累的人回到她的身边。

    悲伤、后怕、心惊胆颤……所有的情绪突然全部涌上来,试图吞噬掉她。

    “你只知道儿子回来了,我回来了,其余的不重要。”应寒年有些吃力地半蹲在她面前,抬起手拨了拨她耳侧的发,黑眸深邃。

    看着他的眼,听着他的话,林宜过于波动的情绪渐渐被安抚下来。

    她吸了吸鼻子,眼睛通红地看着他,声音有些哽,“我、我看看你的伤。”

    “小伤而已,谁能欺得了你男人。”

    应寒年满不在乎地道。

    “看看。”

    林宜坚持。

    小景时坐在床上,小脑袋紧紧挨着林宜,手紧攥着她身上的衣服不放松。

    “行,给你看给你看。”

    应寒年笑着起身准备让她看,脚下虚浮得整个人一晃。

    林宜的目光立刻变得紧张,他正想说没事,眼前却是一黑,紧接着整个人倒了下来,手掌从她手中滑过,倒在床上,昏死过去

    。

    “应寒年!”

    林宜凄厉地叫出声来。

    ……

    在很短的时间内,林宜消化了所有的事情。

    叶家费尽心机想夺应寒年的命。

    顾铭和应雪菲死了,是为救景时双双牺牲。

    牧华弘中了枪伤,牧羡旭也受了点伤。

    而在这次营救孩子的过程中,当地的民众自发寻人,整晚不睡,警方受伤的人不少,还有2名警察牺牲,带的保镖们也伤了一

    大半。

    “应先生为护孩子周全,也为救援争取时间,便只身上了货轮,遭到了毒打,又被子弹擦了下,后来因为双手持枪,后座力让他

    双手都有不同程度的伤,左手溃烂得更严重一点。”www.ecnovel.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