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成小说网

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真正的血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还有谁?”达哈鱼浑身是血,等着一双血红的眼珠子,杀气冲天。身上的血,有别人的,也有自己的。因为杀戮太盛,被人围攻,背地里不知道哪个高手来了两下,把他打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五脏六腑都快要碎了,一道剑痕从左肩划到右腹,要不是闪的快,差点就要切成两半了。

    “风云剑诀,了不起,嘿嘿!”达哈鱼笑的一点也不温暖,相反,听见这笑声,众人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达哈鱼很久没吃过这么大亏了,他盯着李隐阳,杀机浓郁。

    这一剑,就是李隐阳给他的。

    啊——

    最后一个散人高手倒下,杀戮告一段落。剩下的人不是彼此聚在一块抱团取暖,就是大家族的人了,该死的都死的差不多了。

    尸体遍地,却没有血液留下。蓝色之城是一座大城,人口数十万,经历了魔兽之战,人口减半,还剩下10万左右,这几天,陆陆续续来了不少人,数量应该在12万左右。减掉下线的,或者其他的原因,还在城内的大约6万左右,高手们仅用半个小时的时间就把这个数字变成了3.

    蓝色之城已经看不见人了,不是藏起来了,就是偷偷下线了。还敢留下的人,都是有底气的人。

    “算你运气好。”李隐阳语气淡淡,紧紧握着长剑。对于达哈鱼的实力,内心很警惕。偷袭的情况都没杀死对方,很难再找到这样的机会了。

    他的身边,是十几个李家高手,目光沉凝,散发着强大的气息。

    达哈鱼身上的气息波动,有浪潮击岸,一波接着一波,眼光闪烁,几次想出手,还是忍住了。大家停手了,每个人站立的位置达到了一个微妙的平衡,他如果出手,必然打破平衡,引发的一连串后果,是好是坏,他都无法预料。

    “阵法为什么还不破?”一只眼盯着黄柏福语气不善。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刚才的混战中,他被好几个高手围攻,吃亏不小。这让他感觉很不爽,他虽然不是什么善类,但是好歹比血衣教要好,可是,赵家、李家、王家自称正派的大家族,对他的杀机反而比血手尊者强烈,要不是他还有几分手段,刚才就死了。

    现在,他看谁都不

    顺眼。

    “不够!”黄柏福抬眼看了一只眼一眼,又垂下了目光,语气平静:“人王喋血,如果那么好破,这个遗迹就不会被列为二星遗迹了。”

    一句话,让不少人凛然。

    三万多人都不够血祭,难道要把所有人都杀光?

    “还要多少?”血手尊者代替众人问出了这个最想知道的问题。

    “阵法开了就够了。”黄柏福道。

    众人更是心惊,这表示黄柏福这个阵法大师都不知道要血祭多少人,大家你看我,我看你,眼中充满着不信任。一个势力的还好说,那些为了自保而抱团的人一下子觉得气温下降,寒意阵阵。

    “出来,这么好的机会,不能光看着,也要参与一下。”血手尊者一直守护的古老马车里面,响起了苍老的声音。

    一只鸡爪般的手伸出窗口,朝着地上一抓,刹那之间,大地颤抖,数十吨泥土被抓起,露出下面的空间,三个人站在里面,两男一女。一个瞎子,一个青年,一个美女。

    “刘危安!”不少人失声。

    这三人自然就是刘危安、徐半仙和妍儿了。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三人身上,妍儿畏惧那些刀子般的目光,垂下了脑袋,徐半仙倒是不怕目光,但是他刚刚大量失血,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站都站不直。唯有东方青鱼案首挺胸,目光在所有人身上扫过,最后才落在马车上。

    “老家伙,一大把年纪了不在家里颐养天年,还到处乱跑乱出手,小心惹到了不该惹的人,遭天谴。”

    “多谢年轻人呢提醒,不过老朽一把老骨头了,本来也没几天好活了,不如趁着还能喘气,到处走走,浏览一下大好河山,死的时候,免得留下遗憾。”撤离的老者并未生气。

    “你就是刘危安,你竟然没死!”血手尊者表情震惊,他是血衣教的人,比外人更清楚泣血之咒的可怕,中了此咒,就算传说级的高手也会被磨灭。看刘危安的样子,虽然瘦点,但是精神奕奕,这可不是中了泣血之咒应该有的表现。

    “老天不收我,我也没办法啊。”刘危安一副无奈的样子。

    “老

    天不收你,我来收,冒犯血衣教的人,都要死。”血手尊者轻描淡写,脸上还挂着微笑,出手却没有半点容情。

    血色光芒落下,连泥土都几乎变成鲜血,可怕无比。

    “血手印,小心!”徐半仙惊呼,他没有领教过血手印,但是血手印的大名早就如雷贯耳,不出则已,出手必见生死。

    所有人都看着刘危安,看他如何应付,以众人的目光,自然一眼就能看透他的虚实,没有功力。虽然摆脱了泣血之咒,显然付出的代价也是惨痛的。

    “把自己比作老天,你会死的很惨的。”刘危安向着东方走了一步,一颗石头落在地上,石头上的神秘符文闪耀,沟通大地,刹那之间,虚空发生变化,一道虚无的鸿沟出现,把血手和刘危安分成两半。血手明明就在刘危安头顶,看起来也就三十多公分,但是这一丝距离,却变成了天涯,怎么都碰不到。

    咻——

    血手尊者眼中射出精芒,血光大涨,凝聚成一只厚实无比的血手,暗红色几乎要滴出来了,虚空扭曲,几乎要把鸿沟击碎,但是鸿沟颤抖,却怎么也碎不掉,最后血手落入鸿沟消失不见,血光敛去。

    血手尊者眼神一缩,习惯性的笑眯眯笑不出来了。远处,见到这一幕的人无不震惊,血手尊者的血手印何等可怕,之前的杀戮中已经表现的淋漓尽致了。但是血手尊者的全力一击,却连刘危安的毛都没伤到一根,刘危安的功力真的失去了吗?

    “这是什么力量?”不禁有人询问。

    “阵道的力量。”黄柏福道,没人注意,他说的是阵道而非阵法。调息中的诸葛一山睁开眼睛盯着刘危安,眼睛都不眨一下。

    “一个个都要死的人了,不自救,还想着杀我,真是可悲。”刘危安第二块石头落下,土黄色的光芒闪现,刹那构成了一个堡垒一样的东西。

    众人还在思索他话中的意思,天地巨震,无边的杀机沛然涌出,粉色雾气横过虚空,数十个高手在一瞬间死亡,血气没入地底,密密麻麻的人形黑影在虚空浮现,每一只黑影都拥有灭世之力,震惊所有人。

    刘危安眼神冰冷,真正的血祭开始了。www.ecnovel.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