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成小说网

正文 第十九章 性情大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酒过三巡,朱重阳听够了这些人的奉承之词,他问道:“不知道凤阳府上这两日可曾发生过奇事?你们知道的,我朱重阳最喜欢听这些江湖传闻,用来下酒最适合不过。”

    在座有一位长相奇特之人,此人下巴前突,两只耳朵一只高一只低,虽然五官还算周正,但因为耳朵倾斜,所以整个人的面相看起来十分奇怪,朱重阳还是第一次见到此人,但似乎听说过他的名头,一时也想不起来,此人端着酒杯道:“既然朱大侠喜欢听故事,那么我就给朱大侠讲一下发生在去年的一件离奇之事如何?”

    赵追风笑道:“勾兄所讲的故事一定精彩纷呈,那我们就洗耳恭听,来,先喝了这杯酒再说不迟!”

    几人举杯一饮而尽,朱重阳喝了这酒,蓦然想起此人的身份来,原来此人名叫勾心长,有个绰号叫做勾魂摄魄,原本是湘西四节门下的人物。

    四节门之所以叫做四节门,不仅因为他们的兵器虽是长剑,剑鞘却都是四节竹竿形状,而且他们的武功也是分为四节为一段,一套武功有十六段共六十四招,四节门以道教中的四帝为尊,而《道德经》中又提出四大之说,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又因天有四方,一年又四季,星宿有四大神兽等等,故有此名。

    在中原江湖中,四节门名声并不如何响亮,但他们的渊源却也不算短,只不过因为四节门内的弟子向来很少参与武林中事,所以名声不显。

    现任四节门的掌门名叫雨虹道长,不过雨虹道长却并不强行让弟子信道,只传授武功,唯有准备培养为掌门人的弟子,才会让其炼道。

    据说一年多之前,勾心长不知何故,跟同门师兄弟闹翻,就此离开湘西,想不到竟会在这里见到他,若不是他跟师门闹出矛盾,平时想要见到四节门的人可不容易。

    勾心长道:“这件事偿若不是我亲身经历,恐怕说出来别说你们不肯相信,就连我自己都不肯相信,我也因此跟师门闹翻,就算此刻坐在这里,我心中兀自感到不可思议……”

    接下来便是勾心长讲述的他在四节门中的遭遇。

    四节门的门户乃是在一座种满竹林的山上,当地人都称之为竹山,不少山民也都是靠山吃山,以竹子做成的桌椅板凳,以竹皮编织的箩筐背篓为生,每到夏季,满山竹叶,十分清幽,也难怪四节门将门户选在这座竹山上。

    司机们的门户是在竹山山腰间的一道泉眼旁,当年四节门的创始人孤峰道人在这里建了几间竹屋自住,此后随着弟子增多,四节门不断修建新的建筑,到现如今已经形成了一座宏伟的建筑群,四节门的弟子也到了三四十人之多,这些弟子大部分都住在山上,也有几人嫌山上湿气重而住在山下的民宅里。

    勾心长是现今四节门掌门雨虹道长的关门弟子,此后四节门再收弟子,也都是有四节门内几名资历较深的弟子们教习,雨虹道长在勾心长之后再没有亲自传授武功给其他人。

    尽管是关门弟子,可雨虹道长对他仍是十分看重和关爱,不但悉心教导他武功,还将门派中十分神秘的噬魂术传给了他,在其他人眼中,显然是将他看成了掌门的继承人。

    有了这种想法,其他先入门的师兄们自然都感到愤愤不平,认为师父偏心,由其是雨虹道长的大弟子等人,鼓动其他弟子和勾心长疏远,后来经过雨虹道长的调解方才变得好一些,但不少师兄们心中芥蒂依然难平,只不过碍着师父的面,不好在明里再跟勾心长过不去而已。

    对于师父对自己的关怀照顾,勾心长自然是心中十分感激。

    可是就在去年深秋,雨虹道长却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不但忽然对勾心长冷落起来,而且行事也变得十分诡异,令人难以索解。

    门中的师兄门原本都以为勾心长会当上掌门,后来见他失了宠,令原本就不和谐的师兄弟之情变得更是紧张起来,在勾心长和师兄们一起吃饭一起干活时,不少人时不时对他出口嘲讽。

    一开始勾心长还十分克制,并不跟师兄弟们争吵,但这些人见他对师兄弟们的嘲讽言语不佳反击,竟得寸进尺,更是变本加厉起来。

    勾心长想要跟他们解释清楚,可是谁有肯听他说呢?师兄们吵得过分时,勾心长也想过跟他们争吵一番,打不了打一架就是,但是勾心长毕竟想着师父对自己关爱有加,如果和师兄们动起了手,岂非对不住师父的栽培养育之恩?

    而对于师父变成这样,必定有其原因,他决定先将原因查清楚再做决定。

    勾心长在师门中虽然因为师父独宠自己而和师兄们闹得很不愉快,但毕竟还是有两人跟他交情不错,这两人都是他的师兄,勾心长去见师父,企图从他话风中问出师父对自己前后态度相差这么大的原因,若是自己无意中做错了什么事,得罪了师父,而自己还不知道的话,岂非会让他后悔终身?

    哪知道雨虹道长只见他一眼,就说道:“为师从现在开始要闭关一段时间,没有什么重要的事不要让人来打扰我!”

    竟是连让勾心长和他说话的机会都不给,师命如山,勾心长不敢多问,只能将这件事告诉给了师兄们,不过他依然受到了师兄师姊门的不少白眼。

    勾心长满心郁闷,拉着那两名和他关系交好的师兄下山喝酒,酒过三巡,勾心长见自己心中疑惑说给了两名师兄听。

    一名陈师兄告诉他:“何止是你,就连我们都觉得师父有些不对劲,只不过做弟子的怎么好去过问师父的事?”

    另一名汪师兄道:“也许师父不过年纪大了罢了,师弟不须多心,师父原来对你宠爱些未必是福,对你疏远些也未必是祸,而且想要当上掌门人,必须还要修道,咱们四节门的哪一任掌门不是道人?”

    勾心长摇了摇头:“我从没想过要继承师父的掌门之位,说什么师父将来会将掌门位子传给我,那只是其他师兄们的推测罢了,我和他们不和,难能跟他们解释清楚,难道陈师兄和汪师兄两位也不相信我吗?”

    汪师兄道:“既然如此,那你还生什么气?喝酒喝酒,我还以为你之前说什么不愿做掌门只不过是为了照顾我俩的情绪,原来竟真无此心。”

    勾心长道:“可是两位师兄真没有发现师父的异常么?”

    陈师兄道:“师父不再对你比旁人更多的关怀,这不是异常么?勾师弟,我跟你说,咱们师兄弟数十人,师父唯独将噬魂术教给了你,你就知足。”

    勾心长叹道:“我的意思两位师兄还是没有理解,常言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师父这几日忽然性情大变,我所在意的并不是师父对我如何,而是我担心师父身上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咱们做弟子的偿若懵然不知,岂非太也不像话?”

    汪师兄道:“咦,你这么一说,我真想起一件不对劲的事来,师父原本很少去山后的剑冢,但是前天晚上他忽然去了半天,我在山路上见到他时,他也不避讳,跟我说了他去剑冢一事……”

    陈师兄道:“剑冢原本是历代四节门弟子去世后埋剑的地方,本门中人除了掌门外,其他弟子都不得进入其中,否则轻则逐出门外,重则废其武功,师父去了那里去做什么?”

    勾心长道:“师父去哪里或者去缅怀师公,这个至少还能说得通,我遇到的事恐怕就不是这么容易说得通了。”

    汪师兄问道:“什么事?”

    勾心长道:“你们也知道,以前师父对我可说十分关照,他老人家年纪大了,不能像以前教你们武功那样亲自演示,而是经常给我开小灶,这也是其他师兄们感到师父偏心的缘故,也让我因此知道了师父的一些生活习惯,比如师父不能吃酸,绝不会一边吃饭一边看书,作息十分规律,做什么事都有一定的时间,每日必定要读一章《道德经》等等,可是自从他性情大变之后,这些习惯全都变了,不仅如此,师父原本眼力不好,晚上点着油灯时就连树上的字都不大能看得清,可是师父竟然在晚上缝衣服……”

    陈师兄问道:“你想说什么?既然师父性情大变,习性跟着改变岂非正常?”

    勾心长叹道:“一件习性改变还好说,几乎所有的习惯都改变了,这就令人感到奇怪了,况且眼力衰退乃是人在衰老之后不可逆转的,在晚上缝补衣服简直绝无可能,然而我见到师父确实如此,因此,我感觉……”说到这里,勾心长一时感到不好措辞。

    汪师兄问道:“你感觉什么?”

    勾心长道:“我……唉,我怕我的想法说出来会遭到师兄们的耻笑。”

    陈师兄道:“勾师弟请说,我们又怎么会笑话你。”

    勾心长道:“我感到师父已经不是师父了。”

    汪师兄和陈师兄都没有听明白,尤其是陈师兄,他劝慰勾心长道:“勾师弟,你刚才不还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么?师父原来对你这么好,难道你就因为这几日师父性情变了,就不再顾及师徒情分了?”www.ecnovel.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